首页 > 撩人句子 >

年轻的岳母 东岑西舅水乳交融那片

撩人句子 2021-07-27 15:14:03
穿了她的琵琶骨!”

巨大的锁链从花容的身体当中穿过。

惨叫声不绝如缕。

半个月后。

看着日思夜想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后,花容动了动干裂的嘴唇,有气无力的说道:“慕辰,你……肯相信我了吗?”

然而,薄慕辰凛冽绝情的声音打破了花容的念想。

“救不救云裳?”

阴影当中,花容的胸口被足有三指粗的铁链硬生生穿透琵琶骨,在血液的浸湿下,伤口处的铁链已经生锈。

“慕辰,我救不了她。”

花容睫毛一颤,心中说不出的滋味,她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了薄慕辰,可惜,他是为了另外一个女人而来。

“救不了还是不愿救?!”

薄慕辰的话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狠狠的在花容的心上剜下一块血肉。

“慕辰,你是在怀疑我吗?”

披头散发下的花容露出一双无助的眼睛, 泪水滑落:“慕辰,你说过要信我一辈子,永世不疑我。”

“花容,只要云裳苏醒过来,朕答应从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薄慕辰再次开口,可惜花容足足半个月滴水未进,虽然她还活着,但之前的两句话已经用尽了浑身所有的力气。

就在她又要昏迷过去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一只明黄色的靴子,紧接着胸口传来剧痛,而薄慕辰仿佛还觉得不解气,不断的用力揉搓着,被贯入在花容身体当中的铁链咯咯作响,将刚愈合的伤口再一次硬生生的搅动开。

“啊!”

一声惨叫,花容整个人痛的浑身肌肉战栗,紧接着喷出一口血沫,溅在薄慕辰那双明黄色的靴子上。

“朕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救云裳?”

因为失血,花容的脸惨白无比,不是她不想救,而是在那场战役上,为了保护薄慕辰,她耗尽了一身的巫力,若是再使用巫术的话,她会耗尽心头精血死掉的。

“救不救云裳?”

薄慕辰一脚将花容踢在墙上,然后伸手抓住铁链一头向外一寸一寸的拽动。

“救不救?”

一寸一寸,皮肉绽开,鲜血横飞。

因为薄慕辰太过用力,甚至可以听得到琵琶骨和铁链令人胆战心惊的摩擦声。

连带着仿佛将花容的一颗心也拽了出去,她受尽苦楚煎熬,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局。

为什么?

当初说要陪她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帝王,此刻却成为最凶残的刽子手。

见花容仍旧不肯答应,薄慕辰一招手,监牢立刻有一群侍卫押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阿星,阿月——”

花容激动的喊道

“皇后——”

两人在看见花容这个样子后,怆然落泪。

那个在她们心中如九天仙子下凡的皇后娘娘,此刻头发蓬松如鬼,眼眸凹陷,没有半点神采,琵琶骨被一个粗大的铁链穿透,浑身结满了血痂。

“贱人,如果你还是不肯救云裳的话,朕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自从花容进宫,阿星阿月就一直跟在她的身边,明面上三人是主仆关系,但是对于花容来说,她们两个就是自己的姐妹。

见状,花容抬起头来望着眼前这个冷漠的薄慕辰问道:“慕辰,有什么事情你冲我来,不要伤害她们两个。”

薄慕辰神情冷酷。

“来人,动刑!”
牢房门口传来一阵响动。

只见侍卫合力抱着两根削尖的木头走来进来,花容顿时惊恐的喊道:“慕辰,你想做什么?”

“将她们两个的衣服扒了!”

听到薄慕辰的话,花容死命的喊道:“不要,慕辰,你不能这么做,难道你忘了当初我们两个被困忘情谷的时候,是她们不顾生命危险穿着我们两个的衣服引开敌人的吗?”

往日回忆,浮现心头。

当初两人被困在忘情谷,九死一生之际,薄慕辰紧紧抱着她,情深至极的说道:“花容,就是是死亡也并不能将我们分开,你要知道我们两个是三生三世的爱人。”

转眼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过去山盟海誓转过头化成一道锁链狠狠穿透她的琵琶骨。

两人被扒光衣服直接吊在柱子上。

侍卫们分列两旁硬生生掰开两人的双腿。

“不,不要——”

花容看着侍卫距离两人越来越近,慌忙的爬了过去,想要阻挡这一切。

可惜等到她爬到薄慕辰脚下的时候,琵琶骨上穿插的锁链让她寸步难行。

“皇后,不要求这个没良心的男人!”

“皇后,你千万不用为了我们两个求他!”

木柱距离两人越来越近,而就在这个时候,薄慕辰突然抬手,侍卫立刻停了下来。

见状,花容抓着龙袍一角,庆幸的说道:“慕辰,我就知道,你不会如此狠心的。”

只见薄慕辰转过身伸手捏着花容的下巴:“将棍子竖在这里,朕要让她亲眼见证!”

“不——”

花容想要起身抓住眼前的那抹衣角。

可惜,贯穿在琵琶骨上的铁链一抻,让她的骨头都隐隐作痛。

“朕说过多少次,这大夏只有一个皇后,那就是云裳,可惜你们一直记不住,既然如此朕就换个法子让你们永远的记住!”

削尖的木头泛着寒芒。

花容有些慌乱,不顾胸前的剧痛,死命向前蠕动终于再次碰到薄慕辰的衣角:“慕辰,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

薄慕辰转过身嘴角泛着冷笑,无情的薄唇吐出的三个字如同冰箭刺入四肢,那种寒意顺着四肢蔓延开来:“木、桩、刑”

木桩刑是极刑的一种,一般来说只有对那些罪大恶极的人才会使用。

受刑者会被一根削尖的棍子直接从嘴或肛门里插进去,整根没入,穿破胃肠,死得苦不堪言。

但是她们从未做过一件对不起薄慕辰和大夏王朝的事情,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们还是薄慕辰的救命恩人。

更残忍的是薄慕辰却是想从另外一个地方施刑。

“不要,慕辰,求求你不要——”

“这样子她们会死的!”

花容跪在地上狠狠磕头,地上顿时留下一滩血迹。

每低一下头,胸口就会不住的向后缩,使得原先的伤口更严重。

“薄慕辰,我们两个死了一定会变成厉鬼来找你索命的。”

闻言,薄慕辰微微抬眸,寒意迸发。

“索命?朕是天之骄子,有真龙护体,岂是你们想来就来的,动刑!”

一声令下,两人被带到花容面前,然后吊了起来瞄准那削尖的木头一点一点向下落去。

这两人从未行过男女之事,如此之下,恍若千刀万剐一般,可是两人咬掉嘴唇上的一块肉也不肯哼叫一声。

那木桩上尖下宽,花容眼睁睁看着两人的血肉被一点一点撑开。

噗!

一声闷响,一块夹杂着鲜血的肉块打在她的脸上。

与阴暗潮湿的地牢相比,鲜血的温度太过温热。

花容悲恐交加,却又无能为力只能跪在地上不断求饶。

“不要,你们快停下来,你们住手!”

“薄慕辰,她们是无辜的。”

削尖的木桩如同一柄锋利的刀子,一点一点没入两人的身体之中。

当花容看见那木桩从两人的口中钻出来后,彻底发狂,死命的喊道:“魔鬼,你们都是魔鬼,薄慕辰,你的心难道就不会痛吗?”

咔擦,咔嚓——

是骨头脆裂的声音。

一根根琵琶骨被硬生生挣断。

哗啦!

铁链从花容的胸口抽出,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阿星,阿月——”

花容冲了个过去,鲜血染透了她整个身子,每走一步,地上就留下一个血脚印,她抬起头来看着两人因为柱子从嘴里穿出,而被迫昂起头,眼球凸起,死不瞑目。

而在那木桩尖上还顶着一条染血的肠子。

花容浑身颤抖,面色死灰,痛声尖叫出来。

“啊!”

看到花容的样子,薄慕辰一愣,这么多年他曾亲眼见证眼前这个女人填山倒海,恍若仙人一般撒豆成兵,一步一步扶持他登上皇位,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花容。

“慕辰,你还记得曾经说过要和我一生一世在一起,就算是登上皇位,此生也不会因为别的女人让我受半点委屈,你说……”

花容神情悲痛,转过身流下一滴血泪:“你不会让我受到半点伤害!”

此时,没了那粗如树干的铁链,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通过肉眼,甚至可以看到断开的骨头,因为常年绑在锁链,那骨头表层都染上了一层红锈。

薄慕辰看到花容这个样子,心里一揪,但是一想到躺在床上的云裳,便冷声说道:“那是因为朕当初瞎了眼。”

三个月前,一个叫做云裳的女子进了宫,从那之后,花容便被打入冷宫,而在三天前,云裳突然陷入昏迷,宫人们对薄慕辰说云裳在昏迷之前曾经去过冷宫见过她。

“瞎了眼?!”

花容露出一个自嘲的苦笑。

她身负厚重的铁链,坚持这么长时间,她被穿透琵琶骨,数月来滴水未尽,却硬撑着一口气,只是为了有一天薄慕辰能走到她面前说一句:花容,朕错怪你了!

可是现在她得到的只是一句瞎了眼。

她好想问一句:薄慕辰,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

为了能够救活两人,只能先将那木桩从体内抽出来。

花容背过身去不去看,可即便如此在抽出木桩的时候,还是能够清晰的听见血肉被木桩带动的声音。

噗嗤,噗嗤……

如此惨烈的画面让在沙场上征战多年的士兵都感到阵阵寒颤。

“慕辰,我可以出手,但是你要答应我,在她们苏醒后,放她们离开皇宫。”

虽然为了救薄慕辰她身上的巫力全部耗尽,但是在历代巫女体内都会长有一枚纯洁的巫种。

巫种就像泉眼,在巫力枯竭之后,只需要再过十几年,巫力就会重新充满。

但是如果动用巫种里的巫力,那么等到巫种里巫力用尽的那一瞬间,她就会死掉。

听到这话,薄慕辰一个箭步冲上前狠狠扼住花容的脖子质问道:“你口口声声说不能救云裳,但是却肯出手救这两个下贱的仆人,是不是在你的心里,朕的话还不如她们两个贱奴。”

花容嘴唇微动,她想要告诉薄慕辰一旦巫种枯竭,她就会死掉,只是现在薄慕辰巴不得自己死掉吧。

“真脏!”

薄慕辰将花容扔出去,立刻有人递过来一块洁净的手帕擦拭掉薄慕辰手上沾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