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大团圆合集 《每天醒来都在师兄屋里》

撩人句子 2021-07-24 14:12:27
就在我正准备开始工作的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进来,我看了眼来电显示,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柯渝伦他现在打电话进来做什么?他好像从未主动给我打过电话。

不过想归想,我还是起身到了茶水间接电话,现在这个点,没人会来茶水间里。

“有什么事?我在忙。”接起电话我就对电话那头的人淡淡的说道。

“给你二十分钟回家。”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柯渝伦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听见他这个声音,我心里不由得一颤,柯渝伦一般很生气的时候才会这样说话,我不明白我今天到底怎么招惹他了,还是说他在其他女人那里受了气想到我这里来发泄。

“柯渝伦,你要发火去找别人发去,我没空听你发脾气。”说完这句话我就想挂电话,结果就听见柯渝伦在电话那头说道:“顾可伶,我限你二十分钟内回家,不然我就亲自去你公司找你,你应该知道我去你公司的后果。”

说完之后他就把电话挂断了,我呆愣在原地,他来微风集团做什么,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以后我在这公司里还怎么工作,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

于是我赶紧又给他打了几个电话回去,结果无一例外的他都没有接,正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艾森过来了。

“怎么了?”艾森看见我脸色似乎有些不好忙问道。

“我家里出了点事情,可以让我先回家一趟吗?我保证一处理完事情就赶回来。”我急切的看着艾森说道,柯渝伦说了给我二十分钟就一定是二十分钟,要是迟到了一分钟他都不会等我的。

“当然可以,工作虽然很重要,但是家里的事情也很重要,需要我开车送你吗?”艾森的脸上没有一丝为难的样子,反而十分热心的对我说道。

“真的很谢谢你,我会尽快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的,就不劳你送我了。”我说完转身就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一定要赶在柯渝伦来公司前到家里才行。

“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艾森在我身后说道,我回头感激的冲他笑了笑。

好不容易打车飞速赶回了家里,我看见柯渝伦正悠闲的坐在沙发上,看见我回来后他只说了句:“过来。”

“你到底有什么事?你知不知道我在上班,你这样做我以后还怎么上班?”我有些生气的朝他走了过去,边走边说着对他的不满,结果他一把抱住了我将我放在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我捂住了自己的裙子看着他,大白天的他做这么亲密的动作做什么?

“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他语气冰冷的对我说道。

是啊,他要是想对我做什么早就做了,何必直到今天还不愿和我同房。

我松开了捂住裙子的手,脸上勾起了一丝冷笑:“谁知道你柯总会不会是外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吃腻了,想回家来吃顿饭?”

“你放心,不会是现在。”柯渝伦也同样冷笑着看着我说道。

是啊,的确不会是现在,因为现在他的妻子还是我,等到他的妻子不再是我了,他就会在家里好好的“吃饭”了。

他趁我没有一丝的防备的时候直接伸手进我的裙子里,抓住了我的丝袜边缘,我心中一紧张,忙隔着裙子抓住了他的手:“你要做什么?”

“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什么?”柯渝伦有些不满的问道,随后伸出一只手来拂开了我的手,然后脱下了我的丝袜,第一次被男人脱丝袜,我的耳朵不由得有些发烫,眼神不敢看他的动作,只是低垂着。

一股淡淡的清凉从我的腿上发出,我抬起头看见他正半蹲在沙发边上,小心的为我涂抹着一盒膏药,而他所涂抹的部位正是我被粥烫伤的那几块。

等他涂完了膏药,顺手就将我的丝袜一把扯下来给丢到了一边。

“你干嘛?”我还要去上班,不穿丝袜让我怎么去。

“涂了药就不要穿这个了。”他一边说着这句话,一边伸手拉过了我的手,当他看见我手上那道长长的伤口时,他好看的眉头似乎微微皱了下,我以为是我看错了,便仔细的看着他的眉头,发现他并没有皱眉,原来真的是我看错了。

“你怎么这么笨?收拾个东西都会受伤。”他拿过碘酒为我消毒,然后又小心的贴上了创可贴。

“开车在门口等我。”柯渝伦拿起手机吩咐了华东一句,然后朝门口走去。

他这是在关心我吗?不会,他那么冷漠的一个人怎么会关心别人。

正当我想着这件事的时候,就看见华东从外面走了进来站在我面前。

“夫人,你的伤好点了吗?”华东的眼神停在了我被柯渝伦包扎好的手上。

“好多了,是你给他说的吧。”柯渝伦才不会关心我的死活,他只会关心他的公司和他的生意。

“我没有告诉柯总,柯总今天一大早就出去买药了。”华东认真的看着我说道。

“你没告诉他?那他是怎么知道的。”我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华东问到。

“夫人,其实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久了,彼此的生活习惯早就熟悉了,今天早上太早了,很多药店都没开门,柯总他找了好多家药店才买到药,柯总是真的很关心你,夫人还是不要再让柯总伤心了。”华东劝诫着我。

“我还以为他只是出去上班了。”我喃喃的说道,回想起这一年来柯渝伦对我好像有时是挺好的。

“你怎么没和他一起出去?”柯渝伦不喜欢迟到的人,华东在这里和我聊天他会不高兴的。

“柯总说夫人你受伤了,最好哪里都不要去,让我待在家里陪着夫人,看夫人有什么需要的。”华东一字不漏的传达了柯渝伦的话。

但是我一点都不觉得柯渝伦是让华东在家陪我,他肯定是想让华东在家里监视我,好看着我不让我去微风上班,柯渝伦这个借口可真是够烂的。说什么受伤不能去公司,只不过是一点烫伤罢了,他以为派个人看着我我就去不了公司了?

我在心中暗自想着支开华东的主意,就听见华东在那边说道:“夫人,您还是听柯总的话好了,柯总他是因为在乎你才会关心你。”

他在乎我?一个真正在乎自己家庭和妻子的男人是不会经常夜不归宿的,柯渝伦对外的形象倒是树立得挺完美的,我没有拆穿柯渝伦的谎言,反正这些也与我无关了。

“华东,我好像有些感冒,你帮我去买下药好吗?”我装作有些不舒服的样子对华东说道。

华东看我如此难受,便急忙说道:“好,夫人您等我回来,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他就朝着门口跑去,似乎着急着去买药去了。

看着华东离去的背影,我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得逞的笑意,柯渝伦,你以为你派个人监视着我我就不能去公司了?

我急忙拿过一旁的丝袜穿上,然后朝公司赶去。

今天我按时下了班,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还很早,一般这个时候柯渝伦都还在外面,我可以赶在他之前回家。

今天下午柯渝伦都没有打电话给我,华东应该怕他责罚没有给他说我偷跑的事情,只要我现在回去和华东商量好,柯渝伦应该就不会知道我去上班的事情。

一回到家里,我就看见站在客厅里一脸沉默的华东,除了他之外客厅里就没有其他人了。

我急忙走过去对华东说道:“华东,柯渝伦还没回家吧?你听我说,他待会儿要是回来问你我今天有没有出去,你就说没有,他不会怀疑你的,这样你也不用受罚了。”

正在我交代着华东该怎么说的时候,一道隐隐有些发怒的声音从我背后升起:“顾可伶,你真行。”

他回来了。

我急忙转过头去看,发现他就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的地方,一脸阴沉的看着我,眉头紧紧地皱着,似乎很生气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有些心虚的问道,毕竟在他面前和他的属下商量骗他的事情是我理亏。

“在你之前不久,要是我比你晚回来就听不到如此有趣的话了。”柯渝伦一步步的走进了我,我的心开始慌乱起来,他要做什么。

“华东,你先回家,你的事情我明天再给你说。”柯渝伦站在我面前看着我对华东说道,看出了他眼睛里那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我暗暗握紧了手,让自己不要这么慌张。

听见华东离开的声音,我这才意识到这里就只剩下我和柯渝伦两个人了,而此刻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近到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

“柯渝伦,你不能阻止我去上班,我有我的自由。”我在心里为自己壮了壮胆,然后对柯渝伦说道,房子里很安静,静到我可以听到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你的自由不是早该在嫁给我的时候就没有了吗?”柯渝伦倾身在我唇边说道,看着那近在咫尺的唇,我的嘴不由得有些发干,完全忘记了要和他说什么,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看到我这幅样子,柯渝伦不屑的冷笑了声:“去做饭,我饿了。”

说完他就离开了我面前,走到沙发跟前坐着,像个少爷一样等着我去伺候他。

我握紧了拳头,忍了又忍,最后还是选择去厨房里做饭。

正当我准备换睡衣睡觉时,柯渝伦突然就推门进来了,他扫了我一眼,然后就把一个东西放在桌子上:“记得换药。”

说完这句话他就出去了,留下我呆呆的站在原地,柯渝伦他就不会敲门吗?

愤愤的坐在床上擦了药,在把药放在梳妆台上的时候,我不由得看了眼穿衣镜中的自己,身材不说很好,但是至少也是有曲线的啊,柯渝伦他怎么就会无动于衷,果然还是他不喜欢我。

正当我走到门口想要关灯的时候,卧室的门突然打开了,柯渝伦站在门口有些着急的看着我:“你这里有卫生巾吗?”

“你说什么?”柯渝伦他一个大男人要卫生巾做什么?别告诉我他来大姨妈了,我瞪着眼睛看着他。

“有卫生巾就赶紧给我拿来。”柯渝伦说完还推了我一下,似乎很着急的样子,他不会真来大姨妈了吧!我好奇的看着他的下半身。

正在这时我听见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来电显示,便急忙接听了电话。

“怎么了?我马上过来,疼吗?不哭,我马上过来。”柯渝伦一边温柔的哄着电话那头的人,一边用眼神催促着我。

我在那一刻就明白了,他要那个东西是为了别的女人,男人去超市买这个东西会很为难,所以他才找上了我,我在他眼里到底算什么,他竟然当着我的面哄其他的女人。

那一瞬间,我那颗有些躁动的心立刻就变得冰冷了起来,我忽视了他眼睛里的那抹着急,转身去柜子里拿了一包卫生巾丢给了他,他接过之后就急忙转身离开了。

听见他下楼时的匆忙,我的泪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我坐在地上放声的哭着,反正这栋房子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没有人会在乎我是不是难过,我也不用在意他会不会听到。

心好痛,痛得我没办法呼吸,朦胧中我听到了手机的铃声,我站起身去拿手机,发现是陈娜打给我的。

“娜娜。”我哭着接听了她的电话。

“可伶,你怎么了?”陈娜听到我撕心裂肺的哭声很着急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好难过。”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直哭着,似乎觉得有个人在电话那头听着我哭我就会好受得多。

“是不是和柯渝伦有关?”陈娜的语气里有些心疼。

“我是自作自受,娜娜,我一直以为我不会在意的,可是我还是在意了,就在刚才,我听到别的女人给他打电话,他那种语气让我觉得我好失败。”我从未在柯渝伦那里听到如此温柔的语气,就连我们当初谈恋爱的时候都没有过,就凭这点我就知道我输了,而且输得好惨。

电话那头的陈娜只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她什么都没说,就在那边一直听着我哭,最后直到我靠着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睡的,昨天晚上的事情我记得很清楚,我哭到最后哭累了,就直接坐在地上睡的,难道我晚上还会梦游?

没有想太多,我急忙去梳洗,看着肿成了两个核桃般的眼睛和苍白的脸,我拼命的用粉底和腮红来遮掩,然后看着镜中的自己,我竟有种看假人的感觉。

下了楼,我看见柯渝伦竟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没有理他,而是朝着门口走去,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你去哪里?”柯渝伦似乎还没睡醒,声音里有些疲倦。

“你管我,你还是管好你的女人吧。”我没有回头,怕他看出我昨晚哭过,其实被他看见也无所谓,反正他一点都不在乎我。

说完这句话我没有过多停留的就朝外面走去,这一刻我觉得我是真的死心了。

“夫人。”华东在我身边恭敬的喊道。

我停下了脚步,微笑着看着华东,眼神却十分的冷漠:“华东,我不是你柯总的夫人,我担不起你这句夫人,以后别再叫了。”

华东的眼神不自觉的就看向我身后的柯渝伦,我没有理他,匆匆赶往了公司,没有了婚姻又怎么样,从今以后我就自由了,我还有工作,我还有朋友,我不需要柯渝伦这个可有可无的人了,我相信他也不需要我了。

工作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竟然是用家里的座机打的。

“喂,谁?”我刚问出这个字,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宋美凤尖利的声音:“可伶啊,你这次一定要帮帮我。”

“帮你?到底怎么了?你不是在度假吗?”我有些好奇的问道,宋美凤她怎么突然提前回国了,不是说好要去两个月吗。

“可伶啊,我炒股票赔了,我现在欠了好多钱,你一定要帮帮我,除了你我找不到别人能帮我了。”电话那头的宋美凤似乎哭了,听见她声音里的哭腔,我也有些不忍。

“你别慌,你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柯渝伦他不是不让你炒股票了吗?你怎么还炒股票?你哪来的那么多钱炒股票啊?”对于宋美凤我是知道一些的,她一直很喜欢炒股票,上一次就是因为她疯狂的炒股票赔了很多钱,柯渝伦知道后就言令禁止她再碰股票,还限制了她的零花钱,她还对着柯渝伦发过誓,说她再也不炒股票了,可是这回她是怎么碰上的股票的。

“可伶,我就是一时糊涂,开始有个人找上我说他知道股票的规则,只要我按他说的买就会赚很多钱,我一时财迷心窍,就被他说动了,因为我手头没有钱,那个人就他认识借高利贷的,让我去借高利贷,等到我赚了钱之后就可以还上,所以我就去借了高利贷,现在我亏了,那个人也跑了,高利贷那边是不会放过我的。”宋美凤说到这里又忍不住哭起来。

“高利贷?你知不知道那个东西借钱容易还清难?”在听到高利贷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的心不由得剧烈的跳了一下,宋美凤她胆子怎么那么大,还敢去借高利贷。

“我现在知道了,可伶,你就帮帮我好吗?那些人要是知道我没钱还给他们,一定会找我麻烦的,我都这么大把年纪了,再受点惊吓就活不成了。”宋美凤在电话里苦苦的哀求我,我也没办法,只能答应她我替她想想办法。

听到我同意替她想办法之后,宋美凤那边千恩万谢的挂了电话,只是现在换成我发愁了,我该去哪里筹这笔钱?

站在走廊里,我拨通了陈娜的电话:“喂,娜娜,你现在有多余的钱吗?”

“你要钱做什么?没钱花了,我这里倒还有几千,你什么时候要?”陈娜以为我是没钱花了,于是就想先给我几千块钱应急。

“不是的,是我婆婆,她借了高利贷去炒股,现在赔了没钱还,需要一百多万,你现在手头有多少?”我有些为难的问道。

“高利贷,你婆婆疯了去借这个东西,她没钱还为什么不去找她儿子帮她来找你?你和柯渝伦不是在闹离婚了么。”陈娜一时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柯渝伦不让她碰股票,还限制了她的用钱,所以她才会去借高利贷的,现在她不敢给柯渝伦说。”我的语气里有些犹豫。

“我现在手头也没这么多钱,你也知道的我这才工作一年没存到多少钱,就只有两万块钱,还是让你婆婆去找柯渝伦,毕竟你婆婆是他妈,他总不会不管她吧。”陈娜也知道我没那么多钱,便给我出主意。

“要是被柯渝伦知道这件事,他们母子又要吵架了,我再想想办法吧。”我皱着眉头挂断了电话,由于我正专心的想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看到自己身后有个人站在那里听了很久,直到我挂断了电话他才离开。

当晚等我回家的时候,柯渝伦已经回家了,这几天他都回来得很早,似乎是在监视着我,而我却毫不在意,他要监视就监视他的,我要做什么都由着我自己。

在饭厅里,我看见了在饭桌边忙碌的宋美凤,她正在殷勤的摆着碗筷,桌上是做好的饭菜,我走进厨房洗手准备帮她摆放碗筷,宋美凤就跟着我走了进来。

“怎么样?筹到钱了吗?”宋美凤一脸焦急的看着我,似乎她那边的高利贷催得很急一样。

“我正在想办法,你再等等,这几天你还是不要外出了。”我听人说起过那些高利贷,要是知道借贷人还不起钱,他们就会采取一些暴力手段逼迫借贷人。

“我知道了,这次的事情真是辛苦你了。”宋美凤一脸感激的看着我说道。

“什么事情辛苦她了?”柯渝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厨房的门口听我们说话,我和宋美凤都被他吓了一跳。

宋美凤被他吓得脸都苍白了,看见她这幅样子我怕她说漏嘴,便急忙说道:“婆婆,我把这个汤端出去,你端一下这个菜吧!”

说完我就拿着汤朝外面走去,柯渝伦见我不理他也就没问什么,只是坐在饭桌上等着开饭。
一家人安静的吃了饭,宋美凤又在暗中叮嘱了我好几次,我都安抚了下去,只是心中有些犯愁,不知道该找谁借钱,要是去找爸爸要,爸爸肯定又要问我要这么多钱做什么,到时候说不准就让柯渝伦知道了,还是不要去找他了。

一夜辗转反侧好多次,我一直睡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房门口传来细微的动静,我以为家里进贼了,忙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借着走廊里的灯光,我看见那个“贼”依稀的影子,竟然是柯渝伦,他来我卧室做什么?我赶紧闭上了眼睛装作熟睡,就感觉到他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

听见他慢慢走近的声音,我的心紧张到了极点。

感觉到他掀开了我腿部的被子,然后一只温热的大手摸上了我光滑的腿,我的心跳在此刻加速,手也不自觉握紧了,以缓解自己的紧张。

床的一边陷了下去,他应该是坐在了我的床边,然后把我的腿放在了他的腿上,一股熟悉的清凉感从腿部传来,我这才明白他是在给我擦药,我突然想起来自己睡前忘记了擦药,可是他为什么要大晚上的跑来给我擦药?

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有些抗拒他碰我,那双手昨天晚上还在另一个地方抱着另外一个女人,我装作睡得不舒服的样子,将腿习惯性的从他腿上移了下来,移到了被子里,然后暗中将他给我擦上的烫伤药擦在被子上。

我以为柯渝伦就会这样离开了,没想到他等我的腿没动静之后再次抓住了我的腿,然后拖出来轻柔的在我的伤口处抹上烫伤膏,我又换了个姿势侧睡着,将那条腿压在身下,让他没办法再为我抹药。

谁知道他从床上站了起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我以为他是发现我装睡了,心中一阵紧张,没想到他轻轻的将我从床上抱了起来,然后给我换了个姿势睡,再次为我抹上烫伤膏。

在那一刻,鼻子似乎有些酸,我没有再拒绝他的好意,也许这个晚上会成为我以后对他对这次婚姻最美好的回忆。

他擦拭完了烫伤膏后又轻轻地给我盖上了被子,似乎是不想吵醒我一样,随后又走到我身边,拿出我那只受伤的手,把上面的创可贴揭开了,再次上了药,换了创可贴,他这才轻轻的离开我的卧室。

在他走之后,我紧闭的双眼终于流下了一行泪来。

第二天一到公司,我就收到了财务部的通知,让我去财务部一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就去了,到了那里我才知道原来是艾森吩咐他们给我预支两年的工资,那笔钱刚好可以还清宋美凤的高利贷。

拿着那笔钱,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激艾森,他每次总是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帮助我,而且每次都不图回报。

正好明天是周六公司不上班,我决定趁着这次机会请他吃顿饭,以表示我对他的感谢,艾森也接受了我请他吃饭的邀请。

下班的时候我就把那笔钱还给了宋美凤的债主,并且亲自看着他们撕毁了借条,这才打电话告诉宋美凤事情解决了,宋美凤听了这个消息之后很是高兴,说等我回家之后要好好的感谢我,我却觉得没有必要。

周六一大早,我就起来开始化妆,毕竟是请人家吃饭,再怎么说也要准备好一点,花了一个小时化妆,我从衣柜里选了一条黑色的收腰长裙穿在身上,再搭上一双细高跟鞋,很好的把我的身形修饰得很修长迷人。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微笑了一下,然后就朝请艾森吃饭的餐厅赶去,既然是请他吃饭,自己去晚了总归不好。

尽管我认为自己来得很早了,可是等我到那里的时候艾森已经坐在位置上等我了,他今天穿了一身很休闲的西服,看上去别有一番味道。

“对不起,久等了。”我一坐在座位上就对艾森道歉,没想到他来得这么早。

“没关系,我一向都习惯早到,要是你比我早到反而让我觉得有些不适应,你今天很漂亮。”艾森微笑着看着我,眼神里那种感情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只维持了短短的几秒就又恢复了正常。

“那就点餐吧!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把桌上的菜单递给了艾森让他点菜。

他微笑着接了过去,问了我喜欢什么口味,然后点了几个菜,看着上菜的速度很慢,我们便随意的聊天,越聊越觉得投缘,我们之间共同喜欢的东西还挺多的。

就在我们聊天越聊越开心的时候,一个人站在了我艾森身后,我抬头看着他,心里微微一沉,我并不知道柯渝伦今天也在这里吃饭,要是知道我就不会选择在这里了,也不知道他今天来这里是谈生意还是陪女人。

艾森注意到了我的目光便回头去看,发现是柯渝伦,他们似乎认识的样子,艾森站起来伸出手向他打招呼:“柯总,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久仰。”

可是柯渝伦没有看他,眼睛还是直直的看着我,艾森在这一刻似乎也猜到了我们的关系,以为柯渝伦是误会了什么,便开口解释道:“柯总,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刚好是周末约在一起吃顿饭,你不要误会。”

柯渝伦听见他这句话才把目光移向他身上:“我没有误会,希望艾总自重,可伶是我的妻子,我不希望听到任何有关她的绯闻。”

“不会有绯闻的,柯总多虑了,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艾森不想让我为难,一直在解释着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可是柯渝伦似乎没有相信,眼神一直看着我,最后对我说道:“回家。”

我没有丝毫反驳的权利,就被他扯着离开了餐厅,回头看着独自站在原地的艾森,我的嘴角扯出一个歉意的微笑,柯渝伦似乎感觉到我在回头看艾森,扯我离开的速度更快了。

回到家里,柯渝伦愤怒的盯着我,就像我是一个出轨的女人一样,而宋美凤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反正不在家里。

“顾可伶,打扮得这么漂亮去陪别的男人吃饭,你觉得我的脾气很好?”柯渝伦冲着我冷冷的说道。

“你脾气好不好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因为我对你这个人没有一点兴趣了,只是告诉你一句话,别把所有人都想得和你一样龌龊。”我不甘示弱的对他说道。

“我龌龊?好,顾可伶,你给我记住了,从今以后我不许你再出去上班,不许去见那个叫艾森的人,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他看你的眼神都快要把你吃了。”柯渝伦大声的对我吼叫道。

“艾森才不是那样的人,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都被精虫上脑了,见到女人就想上。”艾森帮了我那么多,我不允许柯渝伦在背后说他。

“顾可伶,你现在就学会维护别的男人了?你到底还知不知道谁才是你老公?”柯渝伦气得身体都有些颤抖,仿佛下一刻就要打人一样。

“老公?到了现在你觉得我们的婚姻还有维持下去的必要了吗?”我不带一丝感情的对他说道。

听到我这句话,柯渝伦的手重重的砸在了客厅的茶几上,伴随着沉闷的声音流出来的是柯渝伦手上的血,我被这声沉闷的声音吓了一跳,眼睛就看见他的整个手上鲜血淋漓,他抬起手来,血就一直往下滴着。

当时就想找东西为他包扎一下,结果被他一把推开了:“顾可伶,从明天开始给我好好的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离婚这件事你想都不要想。”

他说完这句话就走出了家门,我看着他的背影大喊道:“柯渝伦,我恨你,你这个自私鬼,我恨你一辈子!”

最后我仿佛是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重重的跌坐在了地上,看着滴在地上的那几滴鲜红的血,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拼命往外流着,和那几滴血混合在了一起,再也分不出到底哪滴是血哪滴是泪。

擦干了眼泪,我默默的从地上站起来上了楼,随便收拾了几件衣服和生活用品,我就离开了这个住了一年的家,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想回来了。

我不想让爸爸知道我和柯渝伦的事情为我们担忧,所以就随便在外面找了个离公司近的地方住下来,我开始为我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为了还清艾森的钱,工作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幸好我自己还有些钱,在这两年里应该可以养活自己。

安顿好一切,我和艾森见了一面,坐在咖啡厅里,我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杯子里的咖啡,坐在我对面的艾森有些心疼的看着我:“昨天他带你回去你们没吵架吧?”

“没有,昨天真不好意思,本来是打算请你吃饭的,结果害你饭也没吃好。”我对他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告诉我,我能帮你的就一定会帮你。”艾森情绪有些激动的看着我,还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努力挣开了他的手,心里有些反感。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