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水泄不通》金银花 美女诱惑 双夫1v2

撩人句子 2021-07-24 14:10:35
我惊呆了,过了好几秒才僵硬地点点头,“我……我……好的,我会准时到贵公司参加复试的。”

  挂掉电话,我还是难以置信这是事实,直到我咬了一口手背,生疼生疼的感觉传遍全身,我才明白这确实是真的。

  不过转念一想,也可能人家只是给艾森一个面子,让我进初试去过过瘾,开心一下,然后再把我给拒绝,一举两得,互不伤害情分,我也不用高兴得太早。

  尽管如此,我还是要感谢艾森和微风,能够给我一个机会,参加过这样大公司的复试,可能会对我将来的面试有很大的帮助。

  到厨房给自己做了一顿简单可口的饭菜,美美地吃完之后,我认真地洗漱了一番,换上了一套新的宝蓝色OL套装,将长发认真地盘在脑后,搭配上淡雅的唇膏,踩上五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往穿衣镜前一站,整个人立刻就变成了职场熟女。

  加油顾可伶!

  我深呼一口气,挎上包,抱起简历出了门。

  没想到,我刚走出大门不远,就跟一个人差点撞了个满怀。

  “于东。”我尴尬地说了一句,他是柯渝伦的助理兼司机。

  于东也用讶异的目光看着我,上下打量一番,疑惑地问道,“可伶姐你这是要去哪儿?”

  “噢,见个朋友,你呢,有事吗?”我随口撒谎道。

  “我来给帮柯总拿一份资料,你……需要帮忙吗?”于东有些不自然地问道。

  “不用,你去忙吧,再见。”我点点头,匆匆走开了。

  其实我并没有走开,而是躲在了旁边的花台后面,窥视着于东的一举一动。

  果然,他并没有进家门,只是在原地愣了一下,便坐上车走了。

  很明显,他只是被柯渝伦派来监视我的而已,并不是要拿什么狗屁文件。

  柯渝伦,你心机真多,至于这样把我当罪犯一样监控起来吗,恶心。

  咬着嘴唇,一不注意居然咬破了,一股血腥味刺入了口中,我鼻子一酸,眼泪已经溢满了眼眶。

  我赶紧拿出纸巾擦拭着眼角,将不争气的眼泪扼杀在了纸巾上。

  半个小时后,我走进了微风高大上的大厅,硕大的空间,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于是只好去求助前台小姐。

  “请问人力资源部在几层?”

  “您是来面试的吧?请坐电梯上三楼,往左边,倒数二间就是,祝您面试成功。”

  前台小姐优雅迷人的笑,给了我一针强心剂,终于不再是昨天在人才市场看到的那些冷面孔了。

  面试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士,她优雅高贵,穿着一身藕色的职业连衣裙,给人一种很亲切,又尊重的感觉。

  “您好,顾小姐,谢谢您参加微风实业的复试,谢谢您的支持。”女士起身跟我握手,我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谢谢您,请多多指教。”我坐了下来,心里的紧张感瞬间爬了上来,很久没这么紧张过了,好像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面试的问题都是跟专业有关的,还好我没有把学过的东西都忘掉,回答得还算是流利,女士不住地点头,一脸的赞许。

  “最后一个问题,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到微风实业应聘?”女士看着我,眼神很是认真。

  我愣了一下,感觉那双眼睛能够看穿我的心思,所以,我还是如实回答道,“是我的一位朋友推荐的,我才得到了这次机会。”

  “是朋友推荐的?您之前就没有想过来微风实业工作吗?”女士问道。

  我难为情地摇摇头,“抱歉,我自知能力不足,所以便没有敢来逞能,这次是受到了我朋友的鼓励,我才鼓足勇气投了简历,并且获得了复试的机会。”

  “很好,谢谢您的回答,面试到此结束,请您回去等候通知,我再次感谢您对微风的支持。”女士站起身,跟我握手。

  再一次握手,我心里已经坦然了很多,或许我说了实话之后,便会被拒绝,现在很多公司都讨厌裙带关系,我是靠了艾森的关系才得到了复试机会,估计一定会被毙掉。

  无所谓,这次经历也足够了。

  走出微风的大厅,迎面吹来的风让我很惬意,我抬腕看了看表,快到饭点了,于是我便给陈娜打了电话,约她出来吃饭。

  我坐在落地窗后面,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余晖,嘴角微微上扬着,回忆着无忧无虑的大学时光。

  无数个这样的日子,我和陈娜漫步在学校的足球场上,看着夕阳,幻想着未来的生活,一切都那么美好,我一直都以为,我可以把我所想要的生活,完美地诠释出来。

  事实证明,我是在做梦。

  还好,这个梦就要醒了。

  “咣咣咣——”,陈娜贴在玻璃窗上,轻轻地敲了敲玻璃,我才如梦初醒,冲她招手。

  很快,陈娜跑了进来,一头扑到了我身上,“你想什么呢那么专注,我一个大活人站在外面看了你半天,要是我不敲玻璃,估计你根本就不会发现我是吧!”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是的,我刚才在回忆我们逝去的青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还在等你。”

  “切,你就是这么多愁善感,对了,说说你的事情吧,找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陈娜坐到我对面,喝了一口果汁,认真地看着我。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我需要认真地整理一下思绪。

  “行,你先慢慢梳理,我看你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陈娜拿起手机,“我给孙航打个电话吧,约他一起来坐坐,上次他还问过我,最近怎么没聚会。”

  我还来不及阻止,陈娜已经把电话打了过去,我们仨在学校的时候关系就很不错,只是好像孙航对我,比对她对一点。

  我也不是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说破而已。

  挂掉电话,陈娜得意地说道,“孙航马上就过来,今晚他请客,咱们狠狠的吃……你怎么了?是不是不高兴啊?”

  陈娜的笑意一点点僵硬了,她伸手捏了我的脸颊一把,“你不想让孙航过来?”

  我揉了一把石化的脸,摇头说道,“不不,随便,正好大家聚聚也行,不是说我工作的事情吗,特别奇怪,我遇到了那天晚上的那个男人,他叫艾森,是他给我推荐了去微风面试的机会。”

  陈娜瞪大眼睛,“不是吧,这么有缘分。”

  “屁的缘分,你不要这么八卦好不好,只是单纯的巧合而已。”我打了陈娜一下,将她好奇的小情绪扑灭之后,才开始说起了我和艾森的这次机缘巧合。

  陈娜听闻,一双大眼睛瞪得更大了,“天呐,可伶,好浪漫的缘分,他这是在对你示好吗?”

  “快给我住口,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我难为情地伸手去打陈娜,“人家只是好心而已,看到我一个女人,孤苦伶仃地在人才市场里转悠,四处碰壁,人家好心介绍一个工作而已,再说了能不能成还是一回事,你想哪里去了。”

  “可是,也没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跟你坐茶餐厅去聊那么久啊?难道你就没想到一点点浪漫的因素,其实现在很多白领和城市精英,就是这么认识的。”陈娜撇嘴笑道。

  我无奈地摇摇头,“算了,陈娜你还是去写小说吧,你不适合做会计,你脑子里风花雪月的东西太多了。”

  “哈哈,开个玩笑而已啦,我祝你面试成功啊,要是真的进了微风,你得请客。”陈娜冲我挤挤眼,鬼马地笑道。

  “放心,一定不会少你的这顿饭,我还请你吃两顿,如何?”我笑着,在陈娜的手背上轻轻掐了一把。

  这个少女心十足的动作,勉强让我觉得开心一点点,在陈娜面前,我好像还可以捕捉到从前的影子。

  聊了一会儿,孙航来了,他还很贴心地给我们带来了两盒抹茶蛋糕。

  “大师兄,你居然没忘记我俩爱吃的抹茶蛋糕,真有你的,好暖心,谢谢。”陈娜捧着抹茶蛋糕,笑成了一朵花。

  孙航笑了笑,“在学校的时候你俩经常排队去买,有时候等了两个小时,连晚课都给耽误了,我能记不住?”

  我咬唇一笑,“是,那个时候挺二的,有很多追求,又很容易满足,不像现在,总感觉已经活到了最无聊的阶段,对什么都没兴趣。”

  孙航眉头微微一皱,“可伶,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我一愣,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于是赶紧笑了笑,解释道,“事实就是这样啊,人越长大,要顾虑的东西就自然会多起来的,不会再像从前一样那么单纯了,这就是成长的烦恼。”

  孙航这才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也是,你没事就好。”

  “哎呀,你想多了,可伶怎么可能会有事呢,你忘记了,她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呢!”陈娜咬着蛋糕,将我的难堪掩盖了过去。

  “是的,我希望你们俩永远都像在学校里一样,无所畏惧,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快乐。”孙航微笑着看了看我俩,颇有一种哥哥的感觉。
我拍了拍桌子,“好不容易聚聚,能不说这些话题吗?弄得吃一顿饭的胃口都没了。”

  “是啊是啊,大师兄你的段子呢,快给我们讲讲啊,你这个段子手也词穷了吗?”陈娜笑道。

孙航歉意一笑,“走出学校之后,我这个段子手还真的是几乎变得不会说话了,每天都面对工作的事情,很久没有开怀一笑过了。”

  “那现在就给我们说几个呗,温习一下你当年的风采。”陈娜笑了笑,手中的抹茶蛋糕已经被消灭了一大半。

  气氛渐渐变得轻松起来,聊着有趣的时候,我的心也松弛了很多。

  就在大家聊得正起劲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我以为是微风给了答复,赶紧拿出手机,一看却又愣住了,居然是柯渝伦!

  从来不会给我打电话的他,现在是想说什么?

  “谁呀?”陈娜侧过脸看了一眼,随即用胳膊肘捅了捅我,“快去接啊,愣住干嘛!”

  孙航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我歉意一笑,起身说道,“我丈夫给我打的,失陪一下,你们先聊。”

  我举着手机,跑到了餐厅外面接起了电话,“有事?”

  我的声音有些颤抖,说不出是激动还是紧张,我其实挺意外的,他居然会给我打电话,从前哪怕是天塌下来,他都不会给我打一次电话。

  “你马上给我回来,马上。”柯渝伦的声音很冷,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命令。

  我的怒火立刻就上来了,“不好意思我现在很忙,没时间。”

  “顾可伶!我警告你,限你二十分钟到家,否则后果自负。”

  “呵呵,那我就等着看后果好了。”说着,我便挂掉了电话,转身进了餐厅。

  陈娜和孙航看到我进来,脸上僵硬的表情勉强柔和了一下,“有事吗?”

  我淡淡一笑,“没事,就问我什么时候回去,不管他,我们聊。”

  坐下来不到一分钟,手机又响了。

  我直接就将电话挂断了,随即又响,我干脆拿起手机关机扔进了包里。

  “要是有事的话,你就先回去吧,别惹出麻烦。”陈娜皱眉看着我,小心翼翼地说道。

  我摇摇头,“没什么事,我们继续。”

  孙航直视着我,皱眉说道,“你这个样子,我们也吃不下去的,能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看还是先送你回去吧,家里的事情要紧,我们可以改天再聚。”

  “真的没事,他就是有些啰嗦,不用理会他。”我说着,自顾自地拿起了刀叉,心慌意乱地切着牛排,将牛排切得乱七八糟的。

  陈娜一把按住了我的手,“我陪你回去吧,他这么急着给你打电话,可能真的有急事。”

  “是的,我开车送你们,这样快一些。”孙航说着,站起身拿起了车钥匙。

  我慌忙冲他们摆摆手,“拜托你们,别这么大惊小怪的好不好,真的不会有事的,都给我坐下来,如果还是朋友的话,就把这顿饭给吃下去。”

  见我有些生气,俩人面面相觑,便也只好坐了下来。

  继续吃着饭,我在努力地找话题聊天,但是气氛已经变味了。

  我心塞得不行,柯渝伦这个混蛋,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发什么疯,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过分!

  “可伶……”坐在我对面的陈娜忽然直起身子,轻轻地用手指碰了碰我的手背,双眼有些惊愕地盯着我后面的玻璃窗。

  我疑惑地回过头去,瞬间僵住了。

  柯渝伦那个魔鬼,居然就站在外面,冷眼看着我们,他见我回头看他,嘴角扯起一抹阴冷的笑意,转身朝餐厅走来。

  “他……”我惊愕地站起身,柯渝伦已经走了过来,他双手插袋,轻蔑地看了一眼陈娜和孙航,“哟,挺热闹的吗,你就是她的那个青葱校园的暖心学长是吗?呵呵,果然是长了一张伪君子的脸。”

  “柯渝伦你怎么说话呢!”我怒吼一声,使劲拽了他一把。

  “我没说错话吧?你们俩都心虚了,是不?”柯渝伦戏谑地看了看我,随即怒视着孙航。

  “柯渝伦你神经病吧你,孙航是我朋友,不许你这么说他!”我生气地吼道。

  孙航站起身,对柯渝伦伸出手,“你好柯先生,我叫孙航,是可伶的大学校友,我们也是好朋友。”

  柯渝伦冷冷地笑了笑,双手依旧插在裤兜里,一脸不屑地看着孙航,“你跟她什么关系我不管,但是你最好适可而止。”

  “柯渝伦!”我冷喝一声。

  柯渝伦转脸看着我,“回家。”

  “我们还没吃晚饭,你先回去。”我将脸别过去,陈娜拉了我一把,轻声说道,“回去吧,别闹了,很多人看着呢!”

  柯渝伦伸手一把揽住了我的肩膀,将我蛮横地拽了过去,“回家,我再说一遍。”

  他的手指关节弄痛了我,我龇着牙,使劲地推开他,“你别碰我!”

  “柯渝伦你能温柔一点吗?”陈娜气鼓鼓地吼道,拍了拍我的肩膀,将我护在了身前。

  “没事的陈娜,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吃吧,改天再聚。”我歉意地冲陈娜和孙航笑笑,大步走在了前面。

  身后,柯渝伦鄙夷的声音声声刺耳,“孙航先生,我是不是挺扫兴的?呵呵,请你弄清楚,我和她什么关系,别再做打脸的事情。”

  我站住脚,转身瞪着柯渝伦。

  然而柯渝伦一脸冰霜地走了过来,连睁眼都没看我一眼,撞开我的胳膊,便径直出了餐厅。

  上了车,柯渝伦一路无语。

  我们就这样沉默着。

  刚进家门,柯渝伦就将我拽到了客厅里,茶几上赫然放着一个快件,是离婚协议!

  我心里一惊,难怪他这么急着要我回家,原来是因为这个。

  “你挺急不可耐啊,刚和你的暖心学长勾搭上,你就要急着跟我离婚,是吧?”柯渝伦阴笑着,坐到沙发上,将两条长腿搭在了茶几上,戏谑地看着我。

  “你不要血口喷人,离婚是我自己要提的,跟别人无关。”我直视着他,认真地解释道。

  “早不离婚晚不离婚,你就在这个时候跟我离婚,你以为我是瞎子吗?今晚我都看到那孙子的眼神了,恨不得把你一口吃进肚子里一样,要是今晚没有陈娜在,那他是不是会直接带你去他家?”

  “混蛋!”我将手中的杯子狠狠地摔在茶几上,溅起的水花飞到了我脸上,跟眼泪一样狼狈不堪。

  “你还跟我摔杯子?”柯渝伦站起身,指着我的鼻子吼道,“你真是胆儿肥了,我还没质问你和那小子是怎么回事,你居然跟我摔东西了?”

  我咬着后槽牙,将怒气咽回去,平静地说道,“你可以骂我,但是你没必要污蔑我,我跟孙航是大学校友,也是好朋友,不过自从毕业之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今晚聚在一起吃个饭,你就想到了那些恶心的事情上去了,我真是觉得你脑洞开得够大的。”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这些日子动不动就失踪,是去哪儿了?”柯渝伦抱着胳膊,斜眼看着我。

  我苦涩一笑,“我想我还没那么窝囊,连出去一下都要跟你汇报。”

  “我是你丈夫!”柯渝伦一把捏住我的脸颊,附身怒视着我,他粗重的鼻息喷到我脸上,一股说不出来的心酸让我几乎窒息过去。

  “我还能去哪儿?你仔细想想,我的生活里,除了这个家,我的家,陈娜,还有别人吗?”我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尽管我已经练习了无数次,要在最艰难的时候也强忍住,尤其是在他面前。

  可惜,眼泪是不由人的。

  柯渝伦的手指被我的眼泪打湿了,他缓缓地松开我的脸颊,坐回到了沙发上。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跟我离婚?”柯渝伦扯过纸巾盒子,扔到了我面前。

  我抬起手腕擦了一把眼泪,“这还用问吗?你也知道这一年多发生了什么,我跟你离婚,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倘若你还有心的话。”

  柯渝伦笑了,“我真的不明白,你有什么理由跟我离婚,如果仅仅是因为你小肚鸡肠的猜疑,那我只能送你四个字,捕风捉影。”

  我抬起头看着他,含泪笑问道,“那请你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总是夜不归宿,为什么总是跟我形同陌路,形婚一年多,我也是个正常的女人,我需要爱你懂吗?”

  柯渝伦的瞳孔缩紧了,眉头微微地颤抖着,好看的双唇张了张,但还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我不是一个喜欢折腾的人,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轻言放弃任何人任何事的,谢谢你这一年多来,陪我做梦,现在我该醒了,离婚是最好的结局,我们都可以去寻找各自的幸福生活了。”

  “你终于承认了,你要去找你的那个蓝颜知己了。”柯渝伦鄙夷地笑着,嘴角勾起一个邪恶的弧度。

  “我再说一遍,你不要血口喷人!我跟孙航只是朋友,很单纯的朋友,不是你和李雨菲!”
“你给我住口!你再提李雨菲你试试!”柯渝伦失控地抓着我的肩膀,用身子顶在我的后背上,将我压在了沙发上。

  他滚烫的身体透过布料燃烧着我,这是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每次都用李雨菲来当借口,你好意思吗?李雨菲到底哪一点对不起你,你需要这么针对人家,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拿李雨菲说事,我会对你不客气的。”柯渝伦松开我,将离婚协议撕成两半,扔在了地上,还狠狠地从上面踩了过去。

  奇怪的是,他今晚却没有再出去,摔上他卧室的门,便没有再出来。

  我揉着被撞得酸痛的胳膊,蹲在地上拾起了那份被撕毁的离婚协议,这个婚我是一定要离的,不管他怎么想,我跟他死磕到底,我不相信他能有那么大的能耐,会顶得住。

  就算他顶得住,他身后的那些小妖精也顶不住,一直想要嫁给他,一定是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我刚把离婚协议收好,手机就响了,是微风打来的!

  “您好,我是顾可伶。”我的声音很紧张,不知道对方给我的是什么样的消息。

  “您好顾小姐,恭喜您成功通过了复试,获得了财务总监助理的职位,您现在就是我们微风的正式员工了,恭喜您!请您下个周周三到公司人事部报道,谢谢。”

  我几乎喜极而泣,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总算有人给我开了一扇门。

  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辜负微风对我的期许。

  双手合十,虔诚地对着老天祈祷着,我要感恩所有人给我的一切机会,并且珍惜,再也不能作践自己了,人生的路太漫长,走错一段路不要紧,重头开始就好。

  我给艾森发过去了微信,告诉他我被微风聘用了,并且感谢他给我的推荐。,

  艾森一如既往的温和,给了我祝福和鼓励,温暖的文字让我心里很暖和。

  刚放下手机到浴室洗漱,镜子里忽然出现了一张阴冷的脸。

  “顾可伶,原来你瞒着我那么多事。”柯渝伦依靠在门框上,手中正握着我的手机在滑动着。

  “还我手机!”我扑过去抢手机,却不料脚下一滑,整个人朝前面的置物架扑了过去。

  置物架的角很锋利,我这一下子摔下去,估计得毁容,我绝望地惨叫一声,闭上了眼睛。

  然而,意外的是我并没有撞上去,而是被一个温暖结实的怀抱接住了,转了个圈,将我稳稳地放在了地上。

  双脚落地了,身子却还是被紧紧地抱着。

  我心有余悸地抬头,正好对上了柯渝伦邪魅的目光。

  “啧啧,做贼心虚呐!”柯渝伦咂嘴说着,将我松开,冲我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跟人聊得挺好啊,这个艾森又是怎么回事,那么热心给你介绍工作,有事吧?”

  “你还我手机,你偷看我的隐私,这是违法的!”我生气地吼道,伸手去抢手机,可惜自己的个头在柯渝伦的大长腿面前,根本就是弱势群体。

  “我看我老婆的手机,这算什么违法?”柯渝伦冷嗤一声,将手机扔在了洗漱台上。

  我慌忙抓起手机,把微信退了出去,然而这有什么用,内容都被他给看光了。

  “你凭什么动我手机,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的?”我气鼓鼓地看着他,他从来都不碰我手机,怎么可能解锁我的手机,我记得刚才离开的时候是锁屏了的。

  柯渝伦摸着下巴,斜靠在柜子上,一手插袋,一手摸着下巴,懒洋洋地说道,“六位数的密码,我生日。”

  我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根,悲哀啊,自己把一个男人的生日当做手机密码,所有账号的登录密码,甚至连我爸给我的那张救济的银行卡,密码我都用了他的名字。

  现在好像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打醒了我的愚昧无知。

  “你男人缘真好啊,我一直以为你每天待在家里,朋友圈很小,没想到是我想错了,你堪比交际花啊,有蓝颜知己,有帮你找工作的露水鸳鸯,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男人吧?”

  看着他那张鄙夷的脸,我脑子一阵阵缺氧,嘴角在剧烈地抽搐着,许久,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随便你怎么想,婚我是离定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要你任何东西的,我怎么来的,我就怎么走,离婚协议上面的条款,你觉得不行的,可以随时改,不过应该没什么纠纷了。”

  “我说我同意离婚了吗?结婚的时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那么离婚这件事,你也不可能一手遮天,你才多大个巴掌啊,你就妄想着把离婚这件事给遮过去?顾可伶!”柯渝伦厉声问道,犀利的目光像匕首一样刺在我的心脏上。

  终于谈到他的软肋了,不就是担心离婚了之后,失去我爸的庇护,他的事业会受到影响吗?

  我淡淡一笑,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会暂时保密的,不告诉任何人,我们表面上继续维持婚姻状态,等到你的事业顺风顺水之后,我再跟我爸说,他绝对不会……”

  “住嘴!”柯渝伦断喝一声,“顾可伶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比你爸厉害的人多了去了,你别以为你爸帮了我一点忙,你爸就是我的救世主了,我就得涎着脸跟他屁股后面,像狗一样祈求他的保护。”

  我一时语塞,也是,我怎么又忘了,人家李雨菲的家底,比我家不知道硬了多少倍。

  “那正好,我们离婚,你也无所顾忌了。”我咬着嘴唇,深深呼出一口气。

  “你以为你随便打出那一份破东西,就可以把婚离了?我告诉你,我坚决不同意离婚,你要是哪天真的想跟某个男人走了,麻烦你诚实一点来告诉我,可以吗?”柯渝伦冷眼看着我。

  我揉着太阳穴,“要走,我早就走了,我只是想用合法的方式来解除这段婚姻关系,名存实亡,就不必为难彼此了,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不想跟我在一起,是我逼你的。”

  柯渝伦没有说话,他歪着头,一步步地朝我逼了过来,双眼带着一种邪魅的神色,让我心慌意乱起来。

  猛地想起了,第一次见他,也正是在人群中,无意间跟他对视了一眼,而他却用这种邪魅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就那么万恶的一瞬间,我爱上了他,毁了我自己。

  心口抽搐了一下,我赶紧挣脱出了痛苦的思绪,冷冷地看着他,“难道不是?”

  柯渝伦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已经被逼得无路可退了,身后就是冷冰冰的墙壁。

  柯渝伦来了个很霸气的壁咚,将我死死地扣在墙上,他的双唇凑了过来,距离我仅仅只有不到一寸的距离。

  “我告诉你,我这辈子没人逼得了我做任何事。”

  我艰难地呼吸着,侧过脸不敢跟他对视。

  他松开了我,转身出了浴室。

  我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几乎咬破了嘴唇,什么意思?他不是被逼的,那也不可能是心甘情愿的。

  回到卧室,我刚躺下,卧室门忽然被砸响了。

  是砸,不是敲。

  “你干什么?”我愤怒地冲着门外吼了一句。

  “开门!有话跟你说!”柯渝伦一边砸门,一边不耐烦地答道。

  我起身开了门,他闪身走了进来,“锁门干什么?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要说什么就直说,没必要这么损人。”我抱着胳膊,冷冷地看着他。

  “我忘了问你了,你真的要去那个什么狗屁公司上班是么?谁允许你去的,家里的公司还照顾不过来,你去外面帮别人,你心真是大得漏风。”柯渝伦皱起眉头,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我淡淡一笑,“那是你的公司,跟我无关,而且,我们很快就没关系了。”

  “你脑子进水了吧,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离婚了?我警告你,老实在家待着,否则我会跟你爸说。”转身,摔门。

  我闭上眼睛,僵硬地站在原地,终于忍无可忍,冲着门外撕心裂肺地大吼了一句,“柯渝伦你没资格管我,我有我自己的自由!”

  好吧,无所谓了,不管他怎么想的,反正还有好几天才去报道上班,我有足够的时间跟他周旋,我不信他真的可以奈何得了我。

  很久没有跟他几乎在同一时间休息了,虽然可笑的是各自在不同的房间,我还是很满足,在离婚之前,我能够享受一下这种病态的温存,也好,骗骗我自己。

  早晨我醒来的时候,那边的卧室已经人去屋空,被褥折得很整齐,就像是他从来就没来过一样。

  我在他的床上坐了下来,轻轻地替他将枕头放好,回想着结婚的那天,心窝又绞痛了。

  那天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这里被布置得红红火火的,床单,被褥,全是火红的,地上还铺了火红的玫瑰花瓣。

  我坐在床上等了他一个晚上,最后他醉醺醺地在沙发上躺了一夜。

  然后,我就跟这间卧室再也无缘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