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羞羞漫画在线阅读 入口免费

撩人句子 2021-07-16 14:40:02
盛宠,也就是如此吗?

  一连几天,威帝都是在德妃那里就寝,只是从那天晚上以后,就没有再早早离开,而是直到早朝前才离去的。

  今晚有些累,绰碧凝跟那个宫女交换了一下,决定自己去守下半夜。

  她不想守在纱幔之前,因为她讨厌听到那些让人心烦的呻吟声,讨厌听到那些让她恶心的喘息声。

  她宁愿守夜的时间更长一点,也想要避开那个时段。

  离开了德妃的宫中,却没有半点睡意,想到回到房间里也不一定能睡得着,绰碧凝决定在后宫中随便的走走,消磨着时间过去,然后再回德妃的宫中守夜。

  算算日子,她还有几天就可以解放了,就再撑几天吧!

  只是过了这几天之后,她想要见到威帝就更加难了。

  重新再活一次,她才知道原来争宠是一件这么不容易的事啊!

  无意识的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宫殿,绰碧凝这才意识到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

  这里是威帝练剑的地方,可是……里面怎么会有烛光呢?虽然是很微弱的烛光,可是她还是能看得清楚,里面肯定有人是吗?

  这么的想着,便控制不住脚步,绰碧凝一步一步的登上台阶,伸手将门推开时,便可看到里面舞动着的人。

  她的脚步跨进,走上前去,眼看着身穿白色衣裳的男人在半空中舞动着,除了那慑人的剑光,这画面其实是很优美的。

  剑在半空中回转了几圈,最后收起,白衣男人将剑放到了背后,冷冷的向她看来。

  如此直接的视线,没有闪躲或计谋,就好像空灵的心绪里没有任何的想法,只为了纯粹的看着她。

  “你怎么会在这里?”朱唇微启,绰碧凝轻声的问。

  这里是威帝练剑的地方,一般是没有任何人会来的,没有人知道这个闲置着的空旷地方是有什么用的。

  “那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弯起唇,面前的男人轻笑着反问。

  殿内烛光虽暗,可是绰碧凝还是能认出这男人是谁,这分明就是之前见过面的西岩皇子端琪皇子。

  “是我先问你的。”微蹙眉心,绰碧凝不高兴的说。

  “那你先回应了我,我再答你啊!”笑得很好看,却有点无赖。

  绰碧凝微咬牙,在无奈之下只好转身,不打算理会他。

  “在德妃那里侍候得还好吗?听闻威帝近几天都到德妃那里就寝,你侍候在寝宫之内,就没有争取到任何能勾引皇帝的机会吗?不过看你现在这模样,肯定是没有吧!”就在绰碧凝转身要走的时候,背后的男人轻笑着说。

  绰碧凝深吸了口气,不高兴的转过头去正想要反驳,却被不知何时站到了身后的男人吓了一跳。

  她本能的后退,却没有计好背后是高起的梯阶,当她的脚落空了几乎要倒下时,一只有力的手环抱上她的肩膀,稍一用力,将她给拉了回去。

  被拉倒在那温热的怀抱之中,绰碧凝吓了一跳,快速的将人推开,无助的闪到了另外一边。

  她这么一闪,闪到了门的旁边,将自己压在墙边上,惊惶的瞪着面前男人。

  “你不用这么紧张,我没有想要可能对你怎样。”不耻的轻笑,周端琪举起手中的剑,手扬起,动作是那么的快,剑射出后快速的穿进了剑销之中。

  轻嘲的笑挂在唇角,周端琪举步时,人已走出了宫殿之内。

  仍旧是受惊未定的绰碧凝伸手轻抚着胸前,转头看着走在月色之中的白衣男人,有些不明白的凝住眉。

  她真的想不透,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呢?

  又是为什么,这位端琪皇子能在后宫中来去自如?他不是一个人质吗?像这种没有身份的质子,哪怕是出身高贵的皇子,可是在别人的皇宫中,就什么都不是。

  深深的喘了口气,重新靠回门边上用力的喘着呼吸,绰碧凝无奈的闭起眼,试图让自己稍稍的冷静回来。

  *

  往常晚上都要侍候德妃就寝,所以白天都只能补眠,但是今天却因为媚妃在宫中办了小宴会,所以只好不能再补眠了。

  带着秀莲向着御花园方向走,绰碧凝不时轻揉着有些酸痛的眼,感觉到阳光的照射,双眼更加的不舒服了。

  “主子,你还好吗?从今天早上回来到现在,你就只睡了一个辰,这样子行吗?要不然我们回去休息吧!我去说一声就说主子你不舒服病了,相信媚妃娘娘也不会在乎一个贵人有没有去吧!毕竟主子你跟媚妃娘娘也很少交集。”秀莲不放心的跟在一侧,试图劝说着。

  绰碧凝转头看了看她,弯起了唇微微摇头:“不用了,没事,我只是有些困,是不会死的。而且就因为身份低微,所以我们更加不能放弃自己,去吧!”

  弯着淡淡的笑,绰碧凝仍旧走着,没有停下脚步。

  她就是太清楚自己跟媚妃的交集太少了,所以才一定要去,不管怎样都得要去。

  她这一次重生不是为了重新过生活的,而是为了要报复那些所有害过她的人,特别是媚妃,所以她一定要重新走进媚妃的世界里,才能找到机会。

  “主子,你好像变了许多,秀莲记得,你以前不是那么爱功名势利的,怎么现在好像很着急的争取着皇上的宠爱呢?难道醒来以后,主子你就忘了……忘了他吗?”秀莲跟在绰碧凝的左右,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仿佛绰碧凝就是不该忘得了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他?”绰碧凝意外的回过头来,有些好奇的皱起眉。

  这个他是指谁?

关于绰碧凝本身的所有记忆她根本没有可能记住,庆幸的是这里对于绰碧凝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所以许多重要的人不记得都不重要。

  “主子,你真的忘了他啊?我跟秀荷都一直在猜测,是不是真的忘了,原来你还真的忘了?”秀莲惊讶的睁大了眼眸。

  绰碧凝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秀莲,隐约的意识到还有一个对于这身体主人来说很重要的人物,而她还不知道的。“秀莲,不要再提起过去的事,经过这一次的意外以后,你难道还没有明白在这后宫之中的身不由己吗?如果我们不努力的向上爬,等候我们的将又会是什么呢?我不想平淡无波的在这个镶金牢子里等死,哪怕是要死,我也要走上去,走到顶尖上,走吧!”不想去了解那与自己无关的人或事,绰碧凝叹了口气后继续的走。

  关于真正的绰碧凝人生中有任何重要的人都好,现在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因为进入这深宫之中,所有曾经的过去都只能成为过去,在这里活着,要面对的就只有这里的所有人。

那么,关于那个‘他’是谁,一点都不重要。

*

  “碧凝向媚妃娘娘问安。”走到坐在亭子内的媚妃面前,绰碧凝带着温和跟恭敬的笑轻声说。

  一路的走来,她多努力的去强压着自己心底对媚妃的恨。

  在没有能力敌对之前,她就只能是绰碧凝,而不再是卫皇后。

  “平身。”媚妃轻声应。

  “谢娘娘。”

  “对了,本宫听说,你因为在夜里弹琴惹德妃不高兴,皇上罚你到她的宫里侍候着,是吗?”媚妃把玩着怀中的白色小猫,抬眸问。

  妩媚的笑,那威慑的眼眸里带着不可盗视的邪气。

  “回娘娘,是的,碧凝进宫时间虽长,可是一年以来都是在昏迷之中,所以有些无知,没有理清自己所处地方的禁忌,惹怒了德妃娘娘,庆幸皇上并没有重罚,碧凝感谢圣恩。”微垂着头,绰碧凝小心的应付着。

  “是啊!侍候一个月也的确没有什么,不过德妃出了名的娇纵,如果受累了,也就撑一撑吧!还没有几天就能过完了罚期吧!”媚妃轻笑,如说着玩笑一般。

  院子里其他的妃嫔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暗咬唇,绰碧凝在心里想着应对的话,若她什么都不说,就等同了默认了媚妃的说话,表明德妃是一个娇纵的人,她在德妃的宫中过得很苦。但若是她反驳的,只怕会得罪媚妃,这形同是当众否定她的说话,这样她也肯定不会好过的。

  处在这种两难的立场之中,她第一次明白到在这宫中没有势力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长公主到。”忽然公公传话的声音将这一切打断了。

  绰碧凝后退到一边去,双手却不自禁的颤动起来。

  长公主,那就是她的女儿啊!

  在她闪神之间,一个穿着漂亮粉色衣裳的小女孩进入,欢喜的跑动着,快速的进入所有人的视线里。

  “好多好吃的啊!”稚气的笑声,小女孩冲进来后就立即冲到了媚妃前面的一排桌子前趴着,伸着可爱的小手去拿起一块色彩特别的糕点。

  绰碧凝贪恋的盯着面前的小女孩,双手在身后用力的扭动着,努力的劝告着自己不要太过激动。

  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自己对长公主的情绪的,不可能的。

  “公主怎么就没有半点规矩呢?虽然你母后已不在,但你这般没有规矩,若是让人知道了,也会怪本宫没有好好管制你的。”媚妃冷冷的开口,说话里有几份恐吓的意外。

  “管制?媚妃姐姐你用这两个字好像不太对吧!卫皇后虽然走了,皇上将后宫交给姐姐暂管也只是一时缓计,可却没有说过要将长公主也交给媚妃姐姐你来管教啊!再说了,像这么一个才四岁的小丫头,你也想要管制什么呢?”德妃不知道是何时来的,优雅的举步进入,走到长公主的面前蹲下,伸手轻抚着长公主的头。

  小小年纪的女孩虽然仍旧天真,但大概也能明白到自己引起了什么小风波,于是无辜的将手中的糕点都吃完,躲进了看起来较友善的德妃怀里。

  心疼的看着女儿这一举动,绰碧凝用力的咬着牙,恨不得能立即上将抱着自己的女儿,让她不必害怕。

  “这么看来,是德妃妹妹你将长公主带出来的吗?”媚妃冷哼,目光带着吓人的高傲。

  “当然啊!德妃姐姐你在宫中设小宴会,邀请后宫中所有妃嫔前来观花点尝美食,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不让我们长公主也来凑凑热闹,吃点喜欢的,跟大家一起开心呢?”德妃妩媚的笑着说,伸手轻抱上长公主的肩膀:“想想我们长公主才这么小,就失去母妃跟哥哥了,还真让人心疼啊!我们若能多疼疼她,也是应该的。”

  听着德妃的说话,绰碧凝在背后握紧的手还用力了,指尖几乎都要将掌心刺出血来。

  她太清楚,这些人根本不会真心的去心疼她的女儿,只可怜了这么年幼又不懂事的孩子,在没有母娘的护佑之下,真不知道要吃多少的苦。

  “德妃妹妹说的极是,卫皇后虽然不在了,可是长公主却始终是皇上的亲生女儿,我们一定得好好的爱护她。”媚妃冷笑,说到亲生女儿的时候语气微重。

  绰碧凝秀眉一动,心里想,在场所有人里也许就只有她算是明白到媚妃这说话里的嘲讽意思。

  这恶心的媚妃就是一直在给威帝洗脑,存心要让威帝相信这两个孩子也不是他的吗?

  暗暗的咬着上,绰碧凝努力的强迫着自己不要动怒,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她内心的情绪,这是不可以的。

  “对啊!我也这么想,再说了,今天我才发现,我们长公主越来越漂亮了,看这脸蛋,跟我们卫皇后长得可真是一模一样,多么的漂亮动人啊!长大以后一定会是一个美人胎子啊!”德妃轻笑,伸手抚上长公主的脸。

  “是啊!长公主真是漂亮,长得跟卫皇后越来越像了。”

  “是啊是啊!可惜皇后早逝,不过还好有女儿传承着她的美啊!”

  “听闻皇上最近都没有去看过长公主呢!不知道是不是害怕看见这张长得跟卫皇后一样的脸,会更加思念卫皇后呢?”

  “皇上对卫皇后一向宠爱有加,这一次皇后忽然就走了,皇上心情不好,所有人都知道的,这也有可能呢!”

  忽然,大家都在讨论起卫皇后跟长公主来了。

 绰碧凝忧心的抬起头来,能看到媚妃那努力强忍着,却又暴露着痛恨的目光。

  她忽然间有些怕,她很害怕,害怕媚妃对自己的恨会转多到长公主的身上。

  会吗?

  “好了,大家既然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快品尝品尝一下,这些都是用许多新鲜的花做出来的糕点美食,你们都多尝尝。”媚妃咬下牙后,弯起温柔的笑,对着后宫所有嫔妃说。

  这段时间,她都一直在努力的扮满着温柔的女人,想要和谐的和宫来告诉所有人,她来掌管的后宫绝对不会比卫皇后差,而且还会更好更和顺。

  冷眼看向抱着长公主在玩乐的德妃,媚妃的眼眸微沉,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

“长公主,你的彩球。”拿起滚到了脚边上的彩球,绰碧凝慢步走到长公主的面前蹲下,心疼的看着心爱的宝贝。

  这个曾经是最幸福的小女孩,有着父皇跟母后的宠爱,还有着皇兄的迁就,贵为一国公主,她该是多么的幸福而让人羡慕啊!

  只是转眼之间,却面临着这么可怕的一切,母妃与皇兄的死,年幼的她再怎么不懂事不是会难过吧!

  “谢谢。”接过彩球,长公主欢喜的笑着应。

  绰碧凝激动的咬着唇微点头,庆幸是因为德妃娘娘将长公主拉过来玩,于是她便能看到自己的亲生女儿。

  “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不是要到侍寝的时候才来吗?现在天还没有黑呢!”德妃的声音有些懒懒散散的,她碎步而出,走到了绰碧凝跟长公主的面前。

  “德妃娘娘。”长公主看见德妃后,笑着扑进了德妃的怀中。

  “回娘娘,碧凝看就还有这两天侍候娘娘的机会,所以就早一些来。”弯起唇,绰碧凝柔和的笑语。

  “是吗?说得好像很喜欢侍候本宫一样。”德妃冷笑。

  “不是喜不喜欢,就只是还算习惯吧!最重要的就是德妃娘娘仁德厚爱,碧凝原本是得罪了娘娘才会被派到这里来赎罪的,却没有想到娘娘一直照顾有加,虽说不上哪里好,但是碧凝在德妃娘娘的宫里并没有受过半点苦,而且还长了许多的见识,学会了许多,这都是娘娘的慈善之心。”弯着唇,绰碧凝努力的说着讨好的话。

  这话也不算完全的虚假,事实的确是如此,她在德妃的宫中没有受过什么伤害,就算德妃偶尔发点小姐脾气也没有让她太为难,最难受的不过就是上一次因为弹琴的事,惹威帝不爽而被打耳光而已,也不算痛啊!

  “嘴这么甜,怎么了?担心还就只有这两天,本宫不放你走是吗?”德妃将长公主拉进怀中,低头轻抚着公主的脸轻笑。

  “不是的,怎么会呢!碧凝没有这样的想法,而且碧凝相信娘娘真是好人,要不然又怎么会总是照顾着长公主,这几天经常带她到德妃娘娘宫里玩呢?卫皇后死了以后,没有人再将长公主记在心上,也就只有德妃娘娘你有这样的心思。你这不是善良是什么呢?相信皇上也看在眼里,心里为德妃娘娘的慈爱而感动吧!”微摇头,绰碧凝温柔的笑着小声说。

  她说尽这么多的好话,也只是希望德妃能对自己的女儿好一些。

  就算不是真心的,可是……至少表面上做点什么,孩子也是能享受到一点恩泽的。

   “当然,皇上就是最懂得本宫的心,所以这段时间他才会这么的宠我,也就只有我能解他心里的困。”德妃听着,弯起满意的笑,笑得可开心的。

  绰碧凝微微点头,也跟着弯起笑,看向长公主时眼神不禁暗淡,心痛着自己的女儿。

  *

  连续几天对德妃的宠爱之后,威帝又没有进入后宫了,他这几天也不知道是在忙着什么,反正不会是她这么一个小小贵人会知道的。

  今晚,她终于可以不用到德妃的宫里侍候了,却感觉不到半点快乐,却有些担心。

  就算德妃的宫里当着宫婢做的职务,但总算是偶尔会有机会跟皇上冯毕安见上一面,现在这么一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跟他接触。

  多少妃嫔到老了也不能见皇上一面呢!而她却只是一个小小的贵人。

  “主子,难得今晚不用去侍候德妃娘娘,你不如早一点回去休息吧!”秀莲跟在绰碧凝的身后,小声的说。

  “没事,我不累,只是有点冷,你去拿件披风给我好吗?”这里的夜都会有点冷,跟白天相差还是比较远的,刚才出来的时候没有感觉到,现在倒是觉得很不舒服。

  “好吧!那主子你在这里等我,不要走太远。”秀莲点头,转身离去。

  绰碧凝在原地来回的走动着,看着这住了长达数年的后宫,却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过去她的心思全都系在冯毕安的身上,根本不知道这个世间还有什么是美好的,认定一切的好都是他。

  自嘲的一笑,在转身时,绰碧凝眼尖的发现不远处的一个身影,那人走过,她竟然轻易便认出来。

  不知道是出自什么原因,她竟然举步跟了上去,尾随在后,只是想要知道他做什么。

  作为一个质子,这男人不该如此随意的出入在深宫之中吧!他到底是什么人?他半夜闯进深宫总有一定的原因吧!而这一切她有些好奇,最重要的是他所走的方向好像是媚妃的宫殿。

  就她所知,这一边走过去,就只有媚妃所住的云香宫。

  难道这位来自西岩的端琪皇子跟媚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若不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一个沦落在他国当质子的皇子,又怎么会冒险进入深宫之中呢?

  这么想着,绰碧凝便急急的跟了上去,为怕跟失了,她一下气都不敢喘,只有紧紧的跟上。

  转进了假山边,眼看那人就要离开视线,绰碧凝更焦急的想要跟上去。

  “啊!”忽然从一边冲出来的人把她吓了一跳,绰碧凝伸手轻抚着胸口,难受的喘着气。

  瞪着眼,受了惊吓的绰碧凝就只能瞪大了眼看着面前的男人。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