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有肉值得熬夜看完的古言,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

撩人句子 2021-07-15 15:29:56
凶狠而充满杀意的光芒,看的柳絮浑身一凛,这才反应过来应该逃开。脚还没有抬起,眼前才成熟的香玉灵谷又让她为之一顿,若是她跑了,那魔兽岂不是要将她的辛苦种出来的灵谷吃个干干净净?

“你想死了,还不逃?”脑海中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恼怒。

“我的灵谷!”

“还管什么灵谷,真是蠢得不可救……”连殇的话都没有听完,那巨大的黑影已经朝柳絮扑了过来。

顿时手臂上一阵剧痛,似乎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擦破了,仿佛刀割一般。强烈的危机感袭来,仿佛死亡来临,柳絮脑中一片空白,身体却因为求生欲下意识的就地一滚,竟然躲过了那魔兽的猛扑。

反击!

脑中本能的冒出这个念头!

这十多天来,柳絮一有空就自学九九诀,第一招的口诀对于她来说已经烂熟于心。遇到攻击,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应该还击,不知道比划了多少次的手势法诀,顺势就对那魔兽使了出来。

当柳絮将手挥出之后,蓦地才反应过来,她根本没有真正修炼,就连九九诀也是最近根据自己的理解随意比划的。没有灵力,不会招式,她根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

脑子中轰一下炸开了,柳絮万念俱灰,她今天死定了!

生死关头,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感觉,随着她心中闪过九九诀的第一招,下意识的比划出动作和法诀的时候——身体的某些地方,温热微凉,此起彼伏交替着,犹如一开一合的眼睛,又仿佛一颗颗星辰明灭不定,在她身体中形成一股玄妙的震荡。

耳边传来清晰的嘶吼声,腥臭的口气已经扑在了柳絮脸上,她瞪大了眼睛,甚至能够看清那怪兽长大的嘴巴,那一颗颗牙齿上,牙缝中还残留着一些猩红的血肉……

时间仿佛静止了!

柳絮仰面倒在地上,一只手撑在地面,另一手下意识的挥出,剑指而立。之后……就这么僵在空中,整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动弹不得。

浑身的血液直冲脑门,脑中仿佛爆炸了一般,她什么也看不见了,也听不到了,整个人仿佛陷入了混沌一般,混混僵僵,起起伏伏。

身体中突然涌出一道气流,虽然微弱却飞快的流动起来,仿佛一根细若毫发的丝线,沿着之前那股玄妙的震荡,穿梭交替,越来越快,越来越清晰,最后化为闪电般,直冲她手臂而来。

嗡嗡嗡嗡……

仿佛有什么声音响起,从遥远的天边传来,回荡在脑海中。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仿佛预兆着什么,不断回响着。

茫然的双眼逐渐清明,圆瞪的杏眼也缓缓恢复了焦距,柳絮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那只巨大而恐怖的魔兽,正张开血盆大口,似乎想要对准她一口咬下。但偏偏,它没有半分动静,一直保持着张嘴的架势,诡异而古怪,仿佛时间已经在它身上停止,将它从头到尾凝固在空气中。

不对!

忽的,柳絮眼瞳一缩,她看清楚了。这魔兽不是没有动,只是动弹的程度很小,就像是在发抖一般,浑身瑟瑟。

它的每一颗牙齿都在颤抖,一条口涎从舌尖趟下,拉长成蛛丝一般晃动着。眼中红光依旧,却莫名的感觉不出杀机,反而带着一股恐惧,深深的恐惧。

一股冲天而起的巍然气息,自柳絮身上的瑶光珠中透出,带着冰冷刺骨的杀意,如波浪般朝四面八方冲击开来。那种强大到让人心悸的力量,直透神魂,如涟漪般瞬间冲过了噬晶兽的头部,颈部,身体,四肢……

柳絮惊呆了,又是这股力量,如上次在地宫门口,公孙博文想要杀她那时一般!

是殇!

仿佛遇到了最强大的天敌,这股气息让这头变异噬晶兽王者根本生不出半点抵抗。僵死,呆滞,浑身每一片铁鳞还保持在最初受惊时的炸毛状态,一块块揭开竖起,即使想表示臣服,却也根本惊骇的动弹不得。

那种让它恐惧到骨子里的强大气势,几乎让它当场昏死过去。即便依旧保持着张嘴的状态,这只变异噬晶兽王者此时已经没有半点威胁。

突然,柳絮痛的差点没喊出来,指尖好烫,仿佛被火焰烧灼!

伸在半空做剑指状的两根手指没有丝毫异常,但就是痛的发烫。仿佛有一团看不见的火在烧,还有什么东西不断汇聚在指尖,想要从指尖冲出来似得。

痛的几乎连手臂不是自己的了,鬼使神差,柳絮口中突然发出一声清啸,剑指朝前一送。

“噗噗!”

清脆的暴响声传来,几滴液体飞溅在脸上,柳絮只觉得指尖开了个闸口似的,一大股疯狂的气流顺着指尖宣泄了出去,原本烧灼的痛苦立即消失。

她定神一看,自己的手指正插在那只魔兽的左眼眼眶中,犹如拳头大的血红眼珠,被她手指戳的没根而入!

“吼……吼……”

巨大的痛苦让这只变异噬晶兽王者发出渗人的惨叫,粗长的的尾端不停的来回摆动,但它根本生不出反抗之心,那股恐怖的气息依旧笼罩着它,似乎它只要动一动,立即就会被碾成粉碎。

柳絮心头剧跳,飞快的抽出手指,急退几步,强烈的后怕席卷全身。

她一退,那只魔兽如蒙大赦一般,四肢飞动,也急速的后退几步。原本张开的血盆大口已经合上,一丈多长的身躯老老实实的伏在地上,紧贴地面,做臣服状,一动也不敢动。

它的左眼眶中,血洞中不停的涌出鲜血,顺着它的眼睑,流淌到下颌上,再滴在地上。那只完好的右眼闪过一抹惊惧,似乎怕再被柳絮戳一般,飞快的闭了起来。

这只巨大的变异噬晶兽王者,匍匐在柳絮面前,犹如最驯服的绵羊。

柳絮有些呆了。

这……这是她干的吗?她居然弄瞎了魔兽的一只眼睛!

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柳絮完全没有在乎自己身上已经血迹斑斑,雪白如纱的裙裳上带着朵朵红印,仿佛红梅飘落,宣示着刚才惊心动魄的一幕。

“蠢!”

“真是蠢透了!”

森冷而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几乎将她整个人冰冻起来:“本尊从来没有见过你这般蠢的丫头!毫无修为,没有半点灵力,见了魔兽不但不逃,反而冲上去的。”

“你真是想死了吧?”

“若非本尊答应了帮你报仇,你刚才真的该去死了!
回想之前的情景,柳絮沉默了。

她知道自己做得不对,危急关头之下,她唯一正确的选择就是保命,别管什么灵谷,别想什么心血。她只有活下来,才有以后的一切可能,若是死了,哪怕是无数功法灵器丹药摆在她面前,也无福消受。

是的,她只不过愣了一下,比一次呼吸的时间还短,但这已经足够给她带来致命的后果。若不是殇,她又死了。

“对不起。”

身处瑶光珠的世界里,夜冥殇将一切感知的清清楚楚。

不可否认,柳絮在突然面对那只变异噬晶兽王者时没有惊慌失措,他的确是有些意外。而她后来竟然使出九幽千幻诀的第一招,刺破了那魔兽最柔软的的眼珠部位,虽然她并没有灵力,也仅仅是依靠他的气息压制使得它不敢动弹,但他不得不感慨一声……

这丫头的确天生就是修炼的苗子。

不过,她的反应也实在让他生气。遭遇魔兽,她不但不躲,还想着在乎那些杂草,这差点没让他气结。

她难道不知道死了一切都没了吗?

再是天才,再是厉害,若是不能遇事做出正确的反应,她有一万条命也死光了。他居然要帮这么蠢的一个丫头报仇,真觉得当初的承诺是个错误。

若是这丫头以后又遇到什么情况,又傻愣愣的不知道跑,反而还冲上去螳臂挡车,难道他还会如今天这般一次次救她吗?

他哪有这个闲工夫?

绝对不能再让这种情况发生了,他一定要好好的、狠狠的,调教这个蠢笨的丫头!

就在柳絮依旧站在原地反省,静默不动的时候,木区入口处,终于察觉到一股冲天而起的恐怖气息,顺着追来的季舒玄,带着十多名狱卒惊愕的急速冲了过来。

当所有人都看清眼前的一切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看到什么了?真以为出现了幻觉一般,好些人还揉揉眼睛,依旧是一个个震惊的嘴巴都可以塞一枚鸡蛋了。

那只咬死了七八只同类,凶猛无比的的变异噬晶兽王者,他们搜寻了半天的珍贵魔兽,此时正趴在地上,如同遭遇到了至强天敌般,连动弹都不敢,臣服柔顺。

而它的面前不远处,一个弱小纤柔的白衣少女静静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使用什么灵器,仿佛她根本不害怕这只变异噬晶兽王者似得。

只是她的手上,一片血红,分明是她制住了这只变异噬晶兽王者。

一人一兽周围,狼藉一片,和之前豢养场发生的情景一般。

季舒玄和十多名狱卒几乎能够想象的出,之前到底发生多么激烈的战况,满地的沟壑,灵田中那个巨大的深洞,遍地的碎石泥土,还有他们老远就察觉到的,追寻而来的那股惊人的威压……

“难道是、是她……是这、这位大人收拾了这只变异噬晶兽王者?”

“太不可思议了,变异噬晶兽王者如此强大,居然吓得……”

“这位大人究竟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呢?”

听着身后狱卒们震惊的议论,季舒玄忍住心头的震惊,大步走了过去。站在院门口,他终于看清了这位白衣少女的模样。

精致俏丽的面孔,肤如凝脂,秀发如瀑飞扬在身后,婉约如水,清雅出尘。她静静的站在原地,眸光有些飘忽,仿佛蕴含着云雾般让人看不真切。

裙角摆动,带起绽放如花的风姿,几点殷红的鲜血点在其上,如红梅般绚烂,给这看似娇弱的少女赋予了强烈的肃杀感,绝美神秘强大。

她仿佛神游天外,浑身毫不设防,但一身白衣上沾染的鲜血,却又让她犹如女战神般傲然绝世,让人生不出丝毫小觑之心,甚至是为之而感到仰视……

嗬嗬……的声音低沉而微弱,季舒玄下意识朝旁边看去。

只见变异噬晶兽王者的左眼眶血洞中,鲜血依旧不断涌出。之前还凶狠的狂暴魔兽,此时却浑身轻颤,仿佛极其害怕那少女。既不敢攻击,也不敢逃走,似乎已经将自己的性命交给那少女手上,等待着她的处置。

一瞬间,季舒玄心头掀起惊涛骇浪。

想要杀一头魔兽并不困难,但是,在没有使用灵兽契约的前提下,想要让一头受伤的魔兽彻底臣服,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只有在双方实力相差太大,以绝对的能力直接碾压震慑,才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比如一只一阶白角羚,遇到三阶钢牙鳄的时候,那是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被活活吞入腹中。

“这位姑娘……”季舒玄心头忽的飞起一股莫名的情绪,问道:“这只变异噬晶兽王者,是你……”

突然响起的男子声音,让柳絮回过神来:“你是……”

那清丽悦耳的声音听得季舒玄心头一跳,忙笑道:“姑娘,我是追这只变异噬晶兽王者来了,没想到这畜生居然跑到这儿来了,惊扰了姑娘,实在抱歉。”

听他说完,柳絮秀眉一蹙,顿时响起了之前遭遇的危险。

居然是这个人的魔兽?只不过,看他的衣着,应该并不是豢养魔兽的囚犯,那就应该是狱卒或者狱卒长的身份了。

只是,他明知这些东西危险性极高,豢养魔兽的人都是有些修为的,居然这样还被魔兽逃走了。若非她运气好,只怕现在早被要死了,哪还能等到他慢吞吞的赶来?

柳絮一言不发,只冷着脸的看了一眼灵田中被毁的乱七八糟香玉灵谷,转身走入了木屋中。

“哎,姑娘你……”居然不理他?

季舒玄忍不住又喊了一声,心头却被她那一扫而过的眼神看的心跳加速。

好一个清冷娇俏的女子,想不到在天狱中竟然还能遇到这般绝色,不但容貌出众,气质出尘,而且竟然还能够震慑的住变异噬晶兽王者!

她到底什么身份,怎么以前没有听过呢?

看了一眼依旧趴在地上,几乎快要晕过去的变异噬晶兽王者,季舒玄本想直接跟着过去,转念又想到他的计划。好在这白衣女子并没有杀了这头噬晶兽,否则想要再豢养一只出来,那就纯粹是碰运气了。

瞎了一只眼无妨,没死就行。

快步走到噬晶兽面前,季舒玄咬破食指,在它头上凌空比划着。

鲜血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形成了一个怪异而玄妙的图案。片刻,他手势停顿,勾勒完成,这幅图案飞快下沉,仿佛水融般没入了噬晶兽的坚硬的头颅之中,一抹血色光华一闪而逝。

之前还昏昏沉沉的变异噬晶兽王者,缓缓的扭动起来,仿佛又恢复了生机,只是它仅剩的眼中再也看不到暴戾,而是驯服柔顺。

才做好这些,季舒玄又听到了脚步声传来,那白衣女子又从木屋中走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割草的镰刀
季舒玄心头一动,温和的笑道:“姑娘可是想收割这些灵谷?”

正愁没法和她攀谈,如今一见,他连忙迎了上去。

弄不懂这人为什么不走,若非不想惹什么麻烦,柳絮早将他赶出去了。按捺住心头的不喜,她淡淡嗯了一声,看也不看他,掀起裙摆下了灵田。

裙底露出的两节白生生的小腿,看的季舒玄心头又是一跳,忍不住也跟着走到灵田旁:“姑娘,这些灵谷都被那畜生毁了,不要也罢。你若是真需要,不如我赔给你好了。”

带着无比的诚意,他认真道:“说起来也实在抱歉,若不是在下不小心,这畜生就不会逃走了,给姑娘带来不便,实在……”

柳絮忽的直起身,冷冷的看着他道:“你的魔兽毁了我辛苦种的灵谷,我没有让你赔就是好的了,希望你不要再打搅我做事,赶紧离开。”

一听就知道她生气了,季舒玄忙道:“都怪我,这位姑娘,真对不起。”

“不知姑娘芳名,负责哪个区的?在下季舒玄,是土区第九矿洞的守卫长。今日之事的确是季某人的不对,在下愿意赔偿,还望姑娘不要生气了。”

站在院子外的众狱卒们几乎看呆了。

他们可是知道季大人的脾性的,平日里虽说对人还算客气,但实际却是非常高傲的一个人。平时不少姿色不错的女囚犯,为了巴结他讨好献媚,更有不少主动爬上他床的,可从来没见他对谁假以辞色。

为何今天……他居然如此低三下四的给这女子赔笑脸,还说要赔偿?

季舒玄心中,却飞快的转了起来。

这万中无一的女子,能够在这般情景下遇见,真乃天意。若是能够结交上,以后徐徐图之,或许真有机会俘获她的芳心?

对于自己的魅力,季舒玄还是有些把握的。

身为九十九名守卫长之一,在天狱中也算身份不错了,加上培元境六重的修为,仪表不俗,平日里仰慕他的女子不知道有多少,只不过他统统看不上。

今日遇到的这白衣少女,冷漠的气质,出众的容颜,一见之下就激起了他的征服欲,再想到她有可能隐藏的强大不俗的身份背景,他更是起了志在必得之心。

能够凭自身能力制服一头变异噬晶兽王者,她绝对不可能是普通狱卒身份。至于狱卒长,只怕也不像。至少是和他一样的守卫长身份,才能勉强配得上她之前施展出的恐怖手段。那么她的真正来历……呼之欲出。

若能够和她结交,绝对是无尽的好处!

尽量展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季舒玄浅笑柔和,负手而立,耐心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赔偿?”

柳絮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面色却更冷:“不用了,你走吧。”他脸上虽然挂着笑容,态度更是无比耐心,但她哪里察觉不到他的意图?

小时候在柳家,这样的笑脸难道她还见少了吗?别说她的哥哥姐姐,就算是那些下人丫头,哪个见了她,不是经常流露出这般隐含恶意的笑容。

装的温和好心,等她信以为真后,不是被整的摔破了膝盖,就是在饭菜中吃下了死苍蝇。到后来,那些人变本加厉,脸上笑的如开花一般,却一巴掌一巴掌狠狠抽在她脸上,只为了讨好那个比她小她五岁的九妹妹。

这种包裹着蜜糖的毒药,她在十岁的时候就会分辨了,怎会再上当!

季舒玄心头一沉,瞬间却又更加激发他的征服欲。

上前一步,他走到灵田前蹲下,环视了周围一圈,声音更是柔和:“姑娘,在下知道你生气了,可是这都是意外,谁也不想的。还请姑娘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否则,擅自毁坏灵田,被上头知道了,我也是会受罚的。”

“姑娘总不至于忍心见到在下因为你而受罚吧?”

看来不将他打发走,她是没法安安静静的收拾这些灵谷了。柳絮站起身道:“好,这位……”

“在下季舒玄。”

“嗯,季大人,既然你执意要赔偿,那就将我的灵谷赔偿给我吧。”

季舒玄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姑娘你就只要些灵谷……”

“这是香玉灵谷。”

“香玉……香玉灵谷?”季舒玄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看了一眼灵田中被毁的乱七八糟的灵谷,果真有别于常见的灵谷,全株金黄犹如黄金。

他不禁尴尬道:“这是什么灵谷?”怎么从来没见过?

柳絮并没有意外,香玉灵谷连典狱长公孙博文他们都没听过,眼前这人怎么会知道?她这么说,不过是想他知难而退罢了。

看了他一眼,柳絮道:“既然季大人拿不出我想要的,那就请离开吧。”

眼看着她又要赶他走了,季舒玄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有束手无策的感觉。果真是冷若冰霜,心性高傲,更加引起了他的兴趣。他连这女子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甘心离开?

“姑娘,在下真的……真的没有听说什么香玉灵谷,没法赔偿给姑娘,但是我可以用别的代替。”

一边说,季舒玄一边将腰间的身份铭牌取下。这是他身为土区守卫长的身份标识,也是一件空间灵器,平时他的贵重之物都存放在里面。

“想来姑娘平日修炼也是需要各种资源的,不知道姑娘觉得是灵石好,还是丹药更合适。如果需要功法,我这里也有一本适合女子修炼的《白水剑诀》,这可是属于青乙级上品的功法……”

为了打动这白衣女子,季舒玄连这本平时最看重的功法都拿出来了。

这本功法是他偶然得到的,几乎没有人知道。

功法的品级分为白木级,青乙级,黄道级,紫府级等……每一级根据威力大小,修炼难易和完整度等,又细分为上中下三品。

最基础的白木级下品功法,能够提升修者一倍的实力,中品能够提升两倍,以此类推。而一本上品白木级功法,至少要一千灵币。

若是青乙级上品的功法,售价低于一万灵币别想买到!

对于季舒玄来说,他肯用一本价值一万灵币的青乙级上品功法,来赔偿一点灵谷,那已经是破天荒的诚意了。若是换了稍微了解点的人,绝对会震惊他的做法。

哪里会有人用功法来代替灵谷赔偿的,传扬出去,这绝对是傻子的做法。但堂堂天狱九十九守卫长之一的季舒玄大人,会是傻子吗?既然不是,那么自然就能够明白他的诚意了。

“青乙级的功法?”柳絮眼神微动,随即神色淡然。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