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撩人句子 >

玉蒲团之偷情宝鉴 大团圆合集

撩人句子 2021-07-15 15:04:24
江渡一愣,明白了白亦的意思后笑了,觉得这姑娘还真挺有意思的,明明之前那么提防他,把他当跟踪狂当色狼,现在倒是怕自已的反应伤到他。

“那不知道,如果我当护花使者一路送你过去的话,是不是可以蹭一顿饭吃呢?”

这下换白亦讶然了。

她没想到他能够在一个见面不过三次的人面前把蹭饭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可看着他那双含笑的眼,还有那占据了她整个耳朵的清悦的声音,她竟然,无法拒绝。

“你口味偏向清淡还是重口?”

“重口。”白亦还在恍神,听到问话下意识的就答了一句。

“重口啊。”江渡偏头想了想:“刚好这地方的菜色味道比较重,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本地菜,咱们现在打车赶过去应该还能够占到位置。”

江渡偏头看了白亦一眼,先前还是煞白的小脸,经太阳这么一晒冒出了点红晕,显得倒是比刚才看上去可爱了些,就是状态看上去还是有点虚。

眉心一皱,在揽着白亦的肩膀将人移到阴暗处后才叮嘱道:“这里稍微凉快一些,我去开车,你在这地方等会,别乱跑到时候再晒晕了就不好了。”

白亦刚反应过来张口要说话,江渡却已经走远了。

看着他在烈日下小跑着试图尽量快些的样子,白亦把话咽回了肚子,算了,现在这天气热成这个样子,又是这个时候,自已除非了回酒店让他们帮自已安排车,不然打车也挺费力的。

江渡带白亦去的一个地方叫湘厨,等到他们开车过去的时候大厅的客人已经满了,好在还有最后一个包间。

两个人点了一个干锅花菜,一个酸菜鱼,一个蟹黄粉丝煲,一个青椒小炒肉,一个酸辣土豆丝。

“你吃葱吗?”蟹黄粉丝煲是饭店的一道特色菜,基本都会备着现成的,最快上菜,一端上来江渡便拿过了筷子和碗,刚要下筷子便想到什么,抬眼看着白亦询问。

“我什么都吃,基本没什么忌口的,你随意,按着你的喜好来吧。”看着粉丝上头那一小摄翠绿的葱,以为他是怕自已有忌口所以不敢下筷,当即大方的道。

“那就好。”江渡点点头,好像真的放开了一样,拿着筷子拌了两下,最后盛了半小碗,放到了白亦面前。

“这个蟹黄粉丝煲是他们的特色菜,是在刚刚进来的大厅旁边做好备着的,其他菜都得现做,你先吃点这个垫垫肚子,免得其他菜还没有上上来就饿晕过去了。”

白亦有些错愕。

她还以为是他饿得迫不及待了,结果是盛给自已的吗?这倒是意料之外的绅士。

“谢谢。”

白亦很认真的道谢后便没再客气埋头吃了起来,江渡笑笑没有说话,看着白亦在小口吃了一口后,下筷的速度明显变快起来,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他就知道,这家饭店一定能帮他扳回一局。

江渡说要蹭饭,白亦也做好了准备,可是菜都陆陆续续的上来了,江渡除了开始的时候帮白亦盛了一小碗粉丝后便再也没动过筷,就坐在对面,安静的看着白亦吃,看得原本还沉醉在美食里的白亦都开始觉得不好意思了。

“你不吃?”

江渡暗自咽下了不知道第几口口水,看了一眼桌上的菜,五个菜上了四个,还有一个没上:“你先吃,我待会再吃。”

白亦却以为他是被自已的吃相吓到了,连忙道:“不好意思,我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S市本地菜了,之前还不觉得肚子饿,一吃进嘴味蕾就全打开了,没顾得上你,要不你再点点你喜欢吃的吧。”

“不是不是,这些足够了。”江渡不好意思说他是怕到时候送菜的人上来认出他来,到时候他跟白亦两个人在一起吃饭的照片被拍到网上,只怕林皓又要威胁他死他家门口了。

“没关系的,这次多亏了你我才能吃到这么地道的本地菜,我把服务员叫进来你再点几道菜吧……”说着,白亦就要叫服务员,情急之下江渡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江渡的掌心温热,白亦的手腕纤细柔软得让江渡有种自已一个不注意就会折断的错觉,乍一相碰,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好在江渡反应及时,连忙松开了白亦的手。

“你吃吧,我也吃。”江渡别过头,打算取下一直戴着的口罩。

白亦低着头继续吃着,却明显吃得没有之前那么全神贯注,眼神无意识的往江渡那边飘过去,眼看着江渡就要将口罩取下来了,房门一响,江渡又迅速的将口罩戴了回去。

“打扰了,这是您们点的青椒小炒肉,您们点的菜都上齐了,请慢用。”

“谢谢。”

菜上完,江渡还在装作不经意的侧着身子,可这次服务员却并没有像前几次一样迅速离开,而是站在那里,很明显想要说些什么,又有些不敢不好意思的样子。

江渡心下一惊,他藏这么严实都认出来了?

白亦一脸疑惑,看着明显变得紧张的江渡,正欲开口,那服务员却走了过来。

江渡整个人处于十级戒备的状态,结果,那服务员却径直走到白亦那边去了,连看都没往他这边看一眼?

“那个,我能跟您拍张照片吗?我之前在网上看到你录制《天籁之音》的视频,一下子就喜欢你了……”

曾经一度当他出现其他明星的光环就暗了一圈,如今防不胜防被转换了角色的江渡:“……”

“《天籁之音》?”白亦除了一脸迷茫之外还是一脸迷茫,而江渡在胸口传来一下又一下的刺痛的时候,听到这四个字,一下子将目光放在了白亦身上。

天籁之音?
“对啊对啊。”服务员点头像掏蒜,一副典型的小迷妹状态捧着手,双眼冒星星的看着白亦:“刚看的时候就觉得你真的太帅了,怼天怼地怼程羽阳,女王气场十足啊!而且竟然不化妆也那么好看……我真的超级喜欢你……”

最终的结果,白亦虽然一脸懵,但实在抵挡不住那个服务员的热情跟她拍了一张照片,而其全过程江渡都像是默默的躲在一个阴暗的黑角落,默默的画着圈圈。

尤其是在自已惴惴不安的在白亦面前摘下口罩后,白亦的反映还是很平常很淡定,别说是兴奋,连半点认出他来了,知道他是谁的痕迹都没有的样子,又在江渡胸口上插了一刀。

林皓昨天跟他说他稳居国民男神第一位的事情肯定是骗人的。

白亦向来不是个多话的人,而江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还在郁闷着自已这张脸的识别度降低了还是因为什么,也没怎么说话,包间里的气氛很安静,按理说会让人觉得尴尬,尤其是两个真正算起来才不过是见过三次面的人,可却莫名的有种很和谐的感觉,两个人都是各吃各的,白亦率先吃完后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充分展现了她的素养和礼仪。

只是等到结帐的时候,服务员却告知白亦,她同桌的朋友已经结过帐了,白亦当场没说什么,只是问了下服务员总共花费了多少钱,在江渡送她回酒店的时候,将那些钱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的递给了江渡。

江渡愣了一下,明白过来白亦的意思后笑了:“上次你救我于水火,你不肯要车费,这次你就给我这个请你吃饭的机会,报答一下恩人,了却一下心事呗。”

江渡的语气和话都不让人反感,可白亦却十分坚持:“说好了我请你,钱就应该由我来出。”

“你请客,我买单啊。”

“我知道你赚钱不容易。”白亦这句话把江渡弄得有些懵了,一时之间竟然都忘了把白亦推到面前的钱推回去,任由着她塞到了手里。

“虽然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走上那条道路,但经过今天相处下来,我感觉你并不是那种单纯因为贪图享乐,或者只是想赚轻松钱的人,你肯定有你自已身不由已的苦衷,我能够理解,也不会用异相的眼光看待,不过我觉得,以你的外形条件,你其实可以不用……”

白亦很认真的想了想,终于想出来了一个不那么直接委婉表达的说法:“不用将自已的身份放得那么低。”

“你可以尝试着去做模特,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不错的经纪人。”见江渡目露惊讶,一脸震惊,白亦以为他是没有料想到自已竟然知道了他的秘密,伤到了他的自尊,当下有些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揭你伤疤,或者是要怎样,只是,我那天看到了你和那个男人……”

白亦的话点到即止,可是透露出来的意思,却足以让江渡脸上的表情震惊乘以无限大。

她说她知道他赚钱不容易!

还有那个男人!

他和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

男人!

人!

眼看着江渡眼底的神色越来越像是被雷劈过了的样子,白亦面上神色还算如常,可是心里已经对自已没经过周全考虑冒然开口说出的话懊悔得肠子都快青了,可她又实在不擅长做擅后工作,只能够非常怂的选择了盾走。

“今天的午饭是我这几年来吃得最满足的一顿,谢谢你。”

白亦的表情凝重而复杂,一句谢谢说得相当用力,江渡看着她的表情也相当疑重复杂,直到目送着白亦离开他还久久处于怔愣恍惚当中。

他这是,刚从跟踪狂色狼标签中摘出身来,又成了失足青年了?

她看到了他和那个男人啊……

林皓啊……

江渡的眼晴都笑成了月牙状,这表情要是被人拍到了传到网上,又不知道要酥化掉多少人的心。

而在大热天蹦上蹦下的某林姓人士,刚坐下来歇上一口气,却冷不叮的打了个寒颤。

“白小姐!”白亦刚进酒店,正想看看那个公鸭嗓走了没有呢,侧边就响起了一声呼唤。

几乎是一瞬间,白亦就像是火烧眉毛一样,在电梯门合上的前一秒跑了进去,将公鸭嗓拦在了电梯门外。

“白小姐,我没有恶意啊白小姐!咱们聊聊啊白小姐!”

“先生,请您冷静点。”

小刘都快将那电梯门拍烂了,可是电梯依旧还是继续上升,半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因为自打进了这个酒店门就没有迈出去过一步的原因,林阳酒店的保安和前台的接待人员都对小刘格外关注,现在见他情绪激动,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了过来。

“你们放开我,我要去见她,我要去见她!我得找到她才行啊,不然我会死的啊,你们知不知道,我会死的啊……”小刘死死的扒着电梯门不让他们把自已拖走,那一声声的都快声泪俱下了。

酒店的保安和接待直接将小刘的‘我会死’,自动更改成了‘我要死’,过了一遍耳之后更加严肃了:“先生,请您冷静点,如果您再这样我们只能请您离开我们酒店了。”

“我不管,我……”

叮……

刚刚眼睁睁看着升上去,已经觉得人生隐隐无望了的小刘,在听到这一声声响后,就像干涸濒死的人突然找到了水源,而当电梯门打开,看到里面的人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我跟你谈。”

四个字,小刘顿时就觉得他灰暗的世界照进了一抹彩虹。

“白小姐,您是姓白吧?是这样的,我想找您参加我们西西卫视录制的一档节目,就是您那天进过现场的那档,叫《天籁之音》您应该听过吧?我们呢……”

“停。”两个人一坐下,小刘就迫不及待开始试图劝说白亦参加《天籁之音》的选秀,一张嘴就有停不下来的趋势,结果白亦一脸冷漠的喊了停。
“你中午的时候有说,你能够帮我找人是吧?”

“找人?”小刘刚露出疑惑的神色,却见白亦就要变脸,也不管自已的脑子有没有搜索到这个信息就立马点了头:“啊,找人,对啊!我们西西卫视是B省,乃至整个Z国除了Z国卫视之外最具影响力,最大的电视台了,在这上面发布的消息,我不敢保证说整个Z国人,但起码,百分之八十的Z国人都能够看到,只要你要找的那个人是Z国人,就绝对能够找到。”

“你的条件?”

“只要你答应我参加《天籁之音》选秀,我就可以说服台里帮你发布消息,帮你找人。”

小刘迫不及待的说完,又怕自已话说得太满,到时候完成不了一不小心又再将自已送上自我毁灭的道路,连忙又忙羊补牢的加了句:“而且《天籁之音》是我们西西卫视今年斥巨资打造的节目,国民关注度一直只增不减,你要是参加了,以你现在的网络人气,万一要是得了冠军,你自已以后也能够靠自已的能力找人。”

“冠军奖杯的名字你们还没刻上去么?”白亦撇了他一眼,那冷漠的眼神都凉到小刘那小心肝里头去了:“也是,刚刚才开始录制嘛,还有不少时间。”

知道白亦话里藏的话指的是什么,小刘无法反驳,只能够尴尬又心虚的低着头,默默的数着自已的脚趾头。

“比赛我会参加。”

小刘唰的一下抬起头,看着白亦的眼神亮晶晶的。

白亦:“……”这么一副邋遢相还敢卖萌,是因为对面没放镜子才给了他勇气吗?

“你把电话号码给我,我明天联系你。”

“那个……”小刘声音有些弱弱的。

白亦实在看不惯一个大男人在她面前扭扭捏捏的样子:“有什么事你直接说,我刚吃完一顿味道不错的饭,并不想它们只是在我的肠胃里一时游。”

“今天是海选的最后一天。”节目组给他的找人的期限就是海选结束的这一天,他现在找到人,就只能够趁着海选还没有结束赶紧过去进行录制。

“我知道了。”听这话白亦就明白了意思,主动站了起来:“走吧,你带我过去。”

大概是从第一眼见到白亦的时候,白亦给他的印象就一直气势逼人不好说话的印象,现在白亦这么干脆利落,反而让小刘有些不知所措了:“现在?”

“你不是说今天是海选的最后一天吗?”

小刘反应过来,猛的点头:“对对对,走走走,我带你过去。”

江渡回到酒店后原本是打算好好的补个觉的,昨天林皓临时给他拉了个通告,他凌晨三点就过去了,十点半的时候才结束拍摄,本来是打算回酒店倒头就睡的,结果碰到了白亦,导致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白亦说的那些话,然后整个脑袋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将林皓代入进来,越代入他就越清醒,到最后已经到了一闭上眼晴就是林皓的地步,简直就跟深夜看恐怖片一样。

尤其是还有在湘厨的时候,那个白亦的服务员小迷妹的无视和白亦的陌生脸,这对江渡来说,无异于就是双重打击,双重折磨。

在床上第N次翻过来,又第N次翻过去后,江渡终于受不了了,拿出手机,对准自已的脸,找好角度卡嚓一张,又登陆微博,选取照片之后,沉呤了一会才啪啪打字,发了距离上一条无关于宣传的私人微博小半年后的新微博。

江渡V:皓哥昨天跟我说我被票选成国民第一男神,但我觉得他是骗我的,因为我今天去一个饭馆吃饭,根本就没有人认出来这张脸:)[照片]

江渡的照片背景是他就地取材以床为的背景,身上是回酒店换上的黑色真丝睡衣,虽然扣子都规规矩矩的扣上了,却耐不住他还有锁骨,这一白一黑的衬托下,简直比那些吃货眼中的美食还要诱人,尤其还有那张超凡脱俗到都已经带了点仙味儿的脸,还有那双清冷,透着股子禁欲味的眼晴。

1L:啊啊啊,肚肚发微博了!

2L:千年难得一见的自拍,屏幕脏了我舔舔[口水][口水][色]

3L:所以你是受了刺激才怒发微博吗wuil大肚肚?求那个饭馆的坐标,我要去给他们颁锦旗以示感谢。

……

50L: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我,你让我逮到一次试试:)

88L:我刚刚才手撕八千要跟我抢你的小婊砸,还有八千万等着我,结果你现在告诉我你还不是国民男神?

110L:哈哈哈,饭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222L:这张脸我都已经拿刀刻在心口了,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是谁这么眼瞎竟然没认出来WUIL肚肚……

233L:肚肚不哭,还有我们爱你。

333L:大肚肚小肚肚国民男神江肚肚,天籁之音的官宣不是放出来有你吗?为什么我等到花儿都谢了还是没有见到你wuil肚肚

……

江渡的微博粉丝早就已经破了七千万,平日里随便转发一条宣传微博底下的转发评论也是分分钟破千,更何况是冷落了好久,早就嗷嗷待哺的今天,微博一发完,江渡再一刷新,底下的评论就已经破了百。

看着那上头跟平时没什么差别的评论,江渡遭受到打击的自信这才回归了,看了一眼时间,把手机一扔,心满意足的睡了。

江渡这一觉再醒来的时候,是被林皓以一种相当惨无人道的方式叫醒来的,俗称,吓醒。

他的睡眠一向浅,入了眠之后,白亦的话就像个已经幻实了的魔法,让林皓也跟着进了梦,整个梦里的场景、情景,堪比一个无时无刻都在变幻的地狱,所以当他一睁开眼晴真的看到林皓那张近在咫尺的脸的时候,他真的是受到了十万吨的实质伤害及惊吓。

而正在找寻角度,试图避免攻击,却被迎面一个枕头砸得眼前一黑的林皓:“……”

果然每次叫江渡起床都是一个危险活,不过该惊恐的人是他吧?怎么这一枕头砸来,他还一副受到惊吓,惊恐万分的样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