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糖盒(H)软心糖沉沉 学长我错了POP校园

鸡汤励志 2021-11-23 15:04:51

醒了?

裴皓天皱起眉头,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床边。

柳素素胡乱挥舞着的手,正巧碰到了他的手,她立马紧紧的抓住,猛地一拉,裴皓天一下子扑到了床上。

柳素素两只手,立刻像八爪鱼一样缠了上来,整个人也安静了。

“……”

她的身体温热柔软。

可是只要想到,她现在浑身湿透,而且衣服上还有草屑和泥土,就想立马甩开她。

他刚一起身,刚安静下来的柳素素,顿时就慌乱起来,她紧紧搂住裴皓天的腰,口中急急的说道:“烁宇,烁宇,你不要怕!我来保护你。”

裴皓天狠狠地皱起眉头。

护士急忙开口:“诶,诶,你别动,她现在有些发烧,如果伤口不赶紧处理,会引发感染的,你就让她抱一下吧!又不会掉块肉!”

“……”

裴皓天很是嫌弃,她身上的脏乱,可是想到她有些发烧,就忍了下来。

他躺在床上不动,果然柳素素又安静了下拉。

等到护士将伤口缝合好,又打了一针退烧针,才起身离开。

护士离开后,裴皓天立刻甩开了她的手,冲进卫生间,洗了七八遍手,才走出来。

他盯着躺在床上的柳素素,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直到助理带着一名陪护来了以后,才准备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脑海里忽然闪过,她被陈国辉一家排斥在外的场景。

脚步顿住,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正在掖被角的陪护,忽然开口道:“如果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裴皓天直接回到了公司,开始处理工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扣响,他抬起头,就看助理走了进来:“少爷,小姐已经醒了,她吃了一些东西,现在又睡下了。”

裴皓天的眼神,重新落回电脑,淡淡的说道:“知道了。”

助理走后,裴皓天又忙了半个多小时,公司里的事情才忙完。

他起身离开公司,坐进自己的专用车里,本打算回裴家的。

可是出口的话,却鬼使神差的变成了:“去医院看看吧!”

到了医院,他走到柳素素住的病房前,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陪护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裴皓天没有吵醒她,走到床边,借着窗外路灯微弱的灯光,看向躺在床上的女人。

她好像睡得很不踏实,眉头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

忽然,女人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裴皓天拿起手机一看,就见屏幕上,闪烁着两个字“土豪”。

他看着“土豪”两个字,眼内闪过一道锋利的光芒。

真不知道自己那根神经搭错了,竟然跑回来看她。

今天的事,她还没给他一个解释,可是她拜金、行为不端,总是事实。

想到这里,他扔下手机,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躺在床上的柳素素,却“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裴皓天快速的按下,房间的开关,看向她。

只见她捂着后腰,眉毛鼻子都皱到了一起。
 

原来他刚刚正好把手机扔在了柳素素伤口的附近,而手机在弹性很好的床垫上,反弹了一下,碰到了柳素素的后腰。

这才把正在睡梦中的柳素素,疼醒了。

她皱着一张脸,看向裴皓天,开口道:“大哥,原来是你啊!”

裴皓天只能点头“嗯”了一声。

“大哥,你坐吧!”柳素素缓过了那阵疼痛,指了指另一只沙发对裴皓天说道。

他皱了皱眉,刚说了一个“不”字,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

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显示的是别墅的座机,他按下接听键:“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管家恭敬的声音:“少爷,二夫人闹着要见素素小姐,我们这边已经劝不住了!”

裴皓天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柳素素,开口说道:

“把电话给柳姨。”

“是。”

等了几秒钟,电话重新被人拿起,里面传来柳如絮慌张的声音:“皓天,素素在哪?我听说她受伤了?我要见她。”

“嗯,不用担心,我这就带她回去。”

挂了电话,裴浩天还未说什么,柳素素却先开了口:“我妈要见我?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沉吟了一下,裴皓天给还在车里的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没过一会儿,助理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

裴皓天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指着沙发上的人,质问道:“这就是你找的最有经验的护工?”

助理看了一眼,睡的死沉,嘴角还疑似有口水流出来的护工,惶恐的低下了头:“少爷,对不起!是我该死!竟然识人不清。”

“扣除半个月的工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男人沉着一张脸,周身的寒气,犹如化为了实质性的雾气,劈天盖地的扑向助理。

“是。”小助理尽管内心有些不甘,但是却不敢反抗男人的命令。

“你去办理出院手续,越快越好。”裴皓天再次命令道。

助理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

柳素素看着这一切,一声不吭。

小助理虽然算是受了她的牵连,但办事不力,却是板上钉钉。

再说了,她其实也没胆子,为他求情。

……

手续办好后,助理推着一个轮椅走到床边。

柳素素看了看,轻轻的挪到床边,却还是不可避免的牵动了伤口,

她咬牙,皱着眉,努力不让自己痛呼出声。

裴皓天的眼角余光,时刻注意着柳素素的动静。

她丝丝的抽着凉气,却也没有出声让人帮忙的意思。

心里的一根神经不知道哪里搭错了,竟然有一丝不舒服。

在还没想出来这厮不舒服,究竟是因为什么的时候,他的身体不经大脑的指示,做出了一个动作。

柳素素眨了眨眼,扭头看了一眼裴皓天。

男人的两只大手,一只扶在她的腰上,一只握住她的手腕,减轻了因为移动,牵扯到了伤口,传来的疼痛。

她随着他的力气,轻而易举的坐进了轮椅里。

“谢谢。”柳素素扬起嘴角,给了裴皓天一个灿烂的笑脸。

“不是为了你!”裴皓天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没头没尾的说了这么一句。
 

三人出了医院,来到车前。

由裴皓天推着轮椅,他的的助理快走一步,来到在车前,为他们打开车门。

此时已经快要十点了,医院门口的行人,并不是很多。

柳素素坐在轮椅上,被裴皓天推到车门前,她正要忍着伤口传来的疼痛,起身钻进车里。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却一下子被刺痛了双眼。

只见柳素素后腰上的衣服,有一些星星点点的血迹,正在晕染开来。

这表明,她的伤口,裂开了。

可是她却始终没吭一声,甚至正慢慢的站起身。

夜色中,裴皓天看的分明。

女人的身体,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痛,正微微的颤抖着。

裴皓天眉心一簇,快步绕道柳素素的身前。

当看到,女人那双明亮乌黑的眼睛时。

他伸出去准备扶着她的动作,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弯腰一把抱起了她。

在她的惊呼声中,把她抱进了汽车后座。

旁边正扶着车门的小助理,嘴巴一下子变成了o型。

天哪!天哪!没想到少爷这么看重素素小姐,竟然为她打破了不近女色的规矩。

看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简直就像是在放一件稀世珍宝。

弯腰退出车门,裴皓天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傻愣着看着他的助理。

小助理赶紧合上自己的下巴,低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柳素素怎么也没想到,人生中的第一个公主抱,竟然是她“大哥”给她的。

男人的手势温热的,被他触碰到的地方,有些发热。

这些热度,变成一股暖流,流进荒芜的心田里。

小助理看了一眼坐在车后座的俊男美女,低头,麻利的把轮椅折叠起来,放进了后备箱里。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道路上,路两旁的景色不断后退。

裴皓天通过后视镜扫了一眼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的柳素素。

女人的眼睫毛,又长又密,像是一把小小的刷子,遮掩住了灵动的双眸。

她的鼻子很是秀气,秀气的鼻子下面是一张标准的樱桃小嘴,大概是因为受伤流血了,那张小嘴,显得有些苍白。

因为那双灵动的眼,被遮起来的缘故,她整个人有了一丝与古灵精怪相反的,病美人的娇态。

这么一细细看来,他发现她跟柳姨长的还真有几分相似。

而且皮肤也很细腻。

想到这里,裴皓天的指尖仿佛又感受到了那丝熟悉的触感。

滑滑的、嫩嫩的,让人总想一模再摸。

还有一道似曾相识的香味,似是女人特有的体香,不断不断侵袭着他的鼻尖,

裴皓天感觉整个人都有些不对劲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股体香,让他想起了两个月前的那一晚……

熟悉的感觉,陌生的情愫,让他忍不住,捻动指尖。

正在这时,柳素素的身体一下子砸到了他身上。

裴皓天吓了一跳,皱起眉心,下意识的就要伸手,把她甩到一边。

可是手刚碰到女人的肌肤,他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她的肌肤灼热滚烫,撒发着不正常的温度。

现在是夏天,车里还开着空调,按说她不该这么热。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