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早知(校园)江勐 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

鸡汤励志 2021-11-23 15:04:04

柳素素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保镖,看向裴皓天:“大哥,你到底想干嘛?”

裴皓天没吭声,只是转身走进了别墅里。

柳素素不知道裴皓天在搞什么鬼,但是她根本不是保镖们的对手,只能任他们拉着,跟在裴皓天身后进了别墅。

二楼,保镖在裴皓天的示意下,把柳素素“送”进了她的客房。

她刚回过头,就见房门被关上,“咔”的一声,从外面给锁住了。

柳素素一脸懵逼。

怎也想不明白,裴皓天这是要干嘛。

她扑到门上,拍打着房门:“大哥,大哥,你要干嘛?放我出去啊!”

回答她的却是司机的声音:“小姐,先生说,让您在客房里反省,直到您知道错了,才放您出来。”

“……”

柳素素一脸错愕,张口结舌。

她干什么了?

这男人是神经病吧!

……

天色彻底黑了下来。

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夜灯,窗外的虫鸣声,让柳素素烦躁又憋闷。

已经被关了八个小时了。

可是直到现在她都没明白,自己应该要反省什么。

按理说,上次亲了他一口,不是已经翻篇了么?

现在这又是抽哪们子风?

手机铃声,忽然尖锐的响了起来。

柳素素拿起来,在看到屏幕上闪烁着“陈宝玲”几个字时,蹙起了眉头。

盯着屏幕看了一小会儿,她才接听了电话。

“喂”字刚出口,电话那端就传来了陈宝玲尖利的声音:“柳素素,你这个贱人,这一切都是你害得!”

柳素素正心头冒火,这时有人自动送上门来让他出气,当即张嘴就反击了回去:“贱人给我打电话干嘛?”

电话那头的陈宝玲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自顾自的接着说道:

“我妈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柳素素正要在过嘴瘾,却忽然听到这话。

她懒懒的开口:“林美丽怎么了?”

陈宝玲的声音含着满满的恨意:“现在装什么好心,如果不是你,烁宇的冠军怎么会被别人顶替,我妈又怎么会被气得住进了医院?”

“什么?”

柳素素的心,伴随着这句话,有些不是滋味。

她皱着眉头,缓声说道:“你们在哪?我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她就猛地扑倒房门上,举手就要用力拍打。

然而,在手掌将要落在门板上的时候,她却定住了。

那男人不知道抽什么风!如果她现在去求他,他也不一定会放她出去。

……

裴皓天正在书房里处理一些事情。

突然听到花园里有人大声喊道:“天哪!”

“柳小姐!”

“小心!”

随后还不断传出惊呼出声。

裴皓天眸光一沉,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站起身快步走到阳台上一看。

正好看到女人一瘸一拐的小跑着,跑出了大门。

裴皓天拧起眉头,二话不说,转身走出了书房,下楼。

开车追了出去。

心里说不出的气闷,这个女人,直接跳楼逃出去,也不肯承认自己错了。

他倒是小瞧了这个她的倔强。

柳素素的脚腕一阵一阵的痛,可是她顾不上这些了。

林美丽已经犯过一次病了,当时医生就说过,如果再犯病,那就回天无力了。

她跑出裴家,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她跑出裴家,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心里在默默祈祷着,烁宇你要坚强一点,素素姐来了。

林美丽这次恐怕挺不过去了,如果真是这样,烁宇以后要怎么办?

陈宝玲那个自私的女人一定不会善待烁宇。

想到这里,她心里酸涩的厉害,眼眶也变得有些红了起来,恨不得能长出一对翅膀,能过立马飞过去,她催促道:“师傅,麻烦你再快点!”

出租车司机皱眉,苦笑道:“美女,您这都催了第十回了,我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柳素素点了点头,还是有些坐立不安。

等出租车终于到达医院后,她甩给司机两张红彤彤的大票子,就直接跳下了车,往医院里跑。

出租车司机坐在车里大喊道:“美女,还没找你钱呢!”

伴随着这句话,一道闪电撕裂夜空。

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还没跑到医院门口,柳素素就被浇了一个透心凉。

穿过医院大厅,来到急诊科,她一眼就看到了手术室前有一道小小的身影,安安静静的坐在长椅上。

周围的护士病人来来往往的。

离长椅不远的窗前,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

医院里太乱了,柳素素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腿上的疼痛,也已经麻木。

她咬了咬牙,就快速的跑了过去。

窗外的雨势,很急很猛,雨声夹杂着雷声,轰隆隆的响个没完。

柳素素浑身已经湿透了。

她慢慢的,一步一步来到烁宇面前。

离得近了,这才看到,他整个人犹如一个没有生命的娃娃。

身体瘦小的,仿佛一阵风都可以将他吹走。

柳素素的心,像是被一把大手紧紧的攥住了一样,她蹲在陈烁宇的面前,声音干涩的开口道:“烁宇,素素姐来了。”

一句话落下,原本表情呆滞的陈烁宇,终于有了反应,渐渐抬起头来。

在看到柳素素的哪一刻,他毫无焦距的目光,这才慢慢有了一丝神采。

柳素素看到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

虽然医院里很乱,可是她还是听到了,他低低的茫然的声音:“素素姐,虽然我不喜欢她,可是我从没想过她会死。”

柳素素瞬间泪流满面。

她看着面前的男孩,心脏一缩,一种绞痛,慢慢的传遍全身。

她赶紧擦干眼泪,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伸手抱住了陈烁宇,揉了揉他的脑袋。

陈烁宇“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小小的肩膀,在她怀里哭的一耸一耸的,看的人鼻头发酸。

柳素素紧紧的抱着他:“我知道。”

她缓缓的开口:“烁宇你要记住,人一生,不如意的事情太多了,我们无力改变,一定要学着对自己宽容一点,如果自己都不爱自己,那别人凭什么爱你?”

……

裴皓天一直开着车,紧跟在柳素素的额身后。

他脸色铁青,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眸子里翻腾着层层上涨的怒气。

哪怕是养子的女儿,可现在说出去也是裴家的小姐,每天不是被人追,就是跟人打架,简直丢尽了裴家的脸面!
 

有句话叫本性难移,上次给过她机会,这次……

裴皓天眸子内的情绪翻滚着,别怪他不客气。

想到这里,他抬眸,就看到前面的出租车,停在了医院门前。

他略有些诧异,这才知道,自己可能误会她了。

在外停顿了一下,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还是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从车中拿了一把备用雨伞,他下车,撑着伞,走进了医院。

他在医院里转了一圈,最后在急诊室外看见了柳素素的身影。

他站在一个阴影里,看着女人搂着一个小男孩,低低的说着什么。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他并没有离开,而是定定的站在那里。

然后就看到,女人无声的流着泪,低低的对小男孩说着什么。

旋即走过来两个人,一把拉开了他们。

“柳素素你还有脸来,你就是一个扫把星,自从你来了我们家,我们就再也没安生过。”

“好了,好了,素素也是关心你妈和烁宇。”

他们将男孩从她怀里抢过去,然后就离她远远的。

那样子就像是她身上携带有什么传染病毒一样。

她低着头坐在那儿,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巴掌大小脸上,毫无血色。

柳素素孤孤单单的坐在那儿,在风雨声,喧哗声中,给人一种,像是被隔离在另一个世界中的人。

此时此刻的她,与平时那个古灵精怪、倔强的人,判若两人,脆弱的让人心疼。

他看着她,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人终于回过了神。

她低下头,往回走。

这么一走动,裴皓天就看到,她后背的衣服,已经被血染红了。

他眼睛微眯,就这么跟在她身后,向医院外走去,刚走道医院门口,她的身形一晃,整个人面朝下,直直的倒下去。

裴皓天想也不想,上前一步,接住她倒下的身形。

女孩愣愣的抬头,在看到他后,挤出一抹笑:“大哥啊……”

再然后,就眼睛一闭,晕倒在他的怀中。

裴皓天深沉的看着她,心房上那堵完美无缺的高墙,一下子出现了一道裂缝。

医院的vip病房里。

裴皓天坐在沙发上,眼睛盯着床上昏迷的女孩。

可能是从二楼跳下来的时候,后背碰到了什么尖锐的东西,她的后腰处,皮肉狰狞的外翻着。

护士正在为她清洗伤口,开口说道:“她腰上的伤有些深,如果处理不好,很可能会落下伤疤,不过幸好没有伤到骨头,否则的话,后半辈子就要坐在轮椅上了。”

一句话,让裴皓天皱起了眉头:“会落疤?”

护士点了点头:“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可能会……”

裴皓天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那就好好处理。”

护士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我们医院的技术,你就放心吧!”

这个女孩运气真好,男朋友长的这么好看,又有气质,估计还挺有钱!

有钱这是肯定的,只是一个外伤而已,就要了一间这么好的病房。

可是,她的手刚按在柳素素的伤口上,她就像是触电了一般,身体猛地颤抖了起来。

同时,一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嘴里惊呼着喊道:“烁宇,烁宇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