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丰腴尤物贵妇 扯开她的腿狠狠占有NP

鸡汤励志 2021-11-23 15:00:17

一字一句,犹如一把利剑,插进柳素素的心里。

就拼凭你不姓……

这几个字,是她第二次听到,也是她此生最不想在听见的话。

想到两个月前……

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保镖已经追到近前,一左一右,擒住了她的胳膊,二话不说,就要拖着她往外走。

柳素素急了,想要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

如果就这么走了……裴家是豪门贵族,日后她该怎么再进这扇门?

而且看这男人的样子,她走了,恐怕就再也进不来了。

顿时,恶从胆边生。

“妈,有人欺负你女儿。”

话音刚落,就听到院内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一道凄惶的喊声:“素素,妈的乖女儿!你在哪里?”

还是亲妈最好!

柳素素眼内闪过一道愧疚的光芒,挣脱了因为柳如絮的声音,有些犹豫不定的保镖,扑进了小院。

“妈。”委屈的声音,带着点撒娇和哽咽,让人听着,就心里发酸。

女人抓住柳素素的手,慌张的问:“素素,谁欺负你?妈妈保护你。”

抬头四处张望,诧异的问:“皓天?你怎么在这里?是你打跑了欺负素素的人么?”

裴皓天眉头一皱,上前一步:“柳姨,我来这是因为……”

柳素素猛然出声打断他,“妈。”

柳如絮吓了一跳,扭头看向她:“怎么了?”

柳素素伸手抓住女人的衣角,从小在别人家长大,使她变得很敏感。她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就知道,这个女人,是真的很爱她!

现在,柳如絮就是她唯一的救星。

想到这儿,她抬头,对女人说道:“妈,就是大哥帮我打跑了坏人。我就是在想,我不姓裴,也跟裴家人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他们会不会赶我走?”

说完,她定定的看向裴皓天。

“妈的好女儿!”柳如絮听到这话,眼眶登时就红了,握住她的手说道:“不会的,谁要是赶你走,我就跟你一起走。”

裴皓天:……

他觉得像有一根鱼刺梗在喉咙里,扎的难受。

这家伙是怎么笃信,他们是不会让柳如絮走的?

柳素素摇了摇头,垂下眼帘,开口说道:“妈,就算他们要赶我走,我也不会生气的,你不用跟我一起走,如果将来有空,我会来看你的,只是希望到时候,他们会放我进来。”

裴皓天:……

还没完了!

“素素,妈的乖女儿!放心他们不会赶你走的。”柳如絮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柳素素低下头,像是被夸赞的不好意思了一般。

可是她的眼角余光,却挑衅的扫了一眼裴皓天。

裴皓天眸光一沉:“柳姨,你去睡吧,您休息的时间已经到了。”

柳如絮每天都会在同一个时间入睡,这已经变成了她的习惯。

“对,素素,你也赶紧去睡吧,我看今晚能不能梦到你爸,到时候我一定要告诉他,我们的小宝贝长大了。”说完这句话,柳如絮就转身回了小院。

她每晚都是这么入睡的吗?柳素素的整颗心一下子掉进了苦瓜汁里,那种感觉让她忍不住出声喊住了柳如絮。

“妈。”

“啊?怎么了?”

她眨了眨眼睛,唇角勾起一抹笑:“没事,我就是想告诉你,明天早上,我想陪你吃早餐。”

柳如絮立马笑道:“好,好,明天早上我亲自给你做早饭。”

有了柳如絮这句话,裴皓天至少今晚不能赶她走了。

这个男人霸道又嚣张,非常目中无人。

可是她早就发现了,对于柳如絮,他总会莫名的退让几分。

只是不知道,这份退让的底线在哪里?

能不能让她成功的留在裴家?

等柳如絮屋内的灯光熄灭后,柳素素定定的看着裴皓天,等待最后的判决。

男人表情平静,面瘫的脸上看不出明显的喜怒哀乐。

良久,他才出声道:“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良居心,不管谁求情,我都会把你丢出去。”

话落,他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转身离开,消失在了夜色中。

明明就是报复她亲了他一口,还说什么“不良居心”。

柳素素不屑的“呸”了一声。

不就是钱么?她柳素素有手有脚,才不稀罕资本家靠压榨广大劳苦民众得来的财产!

……

柳素素回到房间后,就洗洗睡了。

可是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烙了很多张煎饼,却怎么也无法入睡。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她的脑子有些乱,再加上陌生的环境,让她感觉很不安。

脑子里闪过很多画面,大部分是小时候和妈妈见面的场景。

有一种感情,是人生下来就注定好的,这份感情,因为是伴随着生命降临的,所以生来就是血浓于水,那就是母女之情。

所以,她们之间哪怕隔着时空,隔着万水千山,也无法忽视淡化。

妈妈,一个给了她生命和爱的女人,是这个世界上只想对她好,并且无欲无求的亲人。

所以,既然她们重逢了,那么以后的日子,换她来照顾她,爱她……

“Doctor actor lawyer or a singer

Why not president be a dreamer

You can be just the one you wanna be……”

清晨,吵闹的手机铃声,在房间里响起。

抱着被子睡得正香的柳素素,伸手拿过手机,闭着眼接听了电话,开口的声音有气无力:“喂……”

对面传来了陈国辉的声音:“素素,烁宇的奥数得了全市第一名,今天要颁奖,你来么?”

被子猛地被踢到了一边,柳素素噌的坐起身,困意顿消。

烁宇是她养父母的儿子,虽然只有十岁,但是特别聪明,而且跟她关系非常好,甚至比跟他亲生父母还要好。

而现在烁宇小小年纪取得了这么大的成绩,她怎么会不到场呢?

想到这里,柳素素肯定的回答道:“我现在就过去。”

她急忙洗漱,跑到柳如絮哪里把她做的早餐,全部打包带走,就急急忙忙的打出租车,直奔颁奖场地。
 

刚进入颁奖场地的大门,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柳素素,你来干什么?”

她扭头,就看到一个身材瘦弱,穿着栗色连衣裙的女孩子走了过来。

柳素素嘴角紧绷,盯着女孩的眼神渐渐变冷。

这个女孩,是陈国辉和林美丽的亲生女儿,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陈宝玲。

虽然那时的她们也是看彼此很不顺眼,但却还不至于成为仇敌,现在……

柳素素眸光一沉,怪自己瞎了眼!

收回眼神,她一声不吭的从她身边绕过。

胳膊却被陈宝玲一把拽住:“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让我们家人跟着你一起蒙羞!你还有脸来这里?”

想到两个月前的那一晚……

柳素素的眼神陡然变的犀利:“陈宝玲,两个月前发生的事,别人不知道,我难道不知道?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装给谁看?”

陈宝玲垂下眼帘,不看她,嘴角却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得意的开口:“就算你知道又怎样?你有证据指控我么?呵,现在整个大院里,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你的大名。”

她抬起下巴,一字一句的说道:“你知道他们提起你的时候,都喊你什么吗?他们都说‘狐狸精’、‘三陪’……”

柳素素的拳头一下子攥紧了。

陈宝玲冷笑一声,扭头正好看见不远处,和陈烁宇一起上下学的同学,那几个孩子正盯着她们看。

她对她们招了招手:“你们素素姐来了,过来打个招呼吧。”

话音刚落,那几个孩子吓得后腿了几步,转身就跑:“不要,妈妈不让我们跟她玩!!”

从小在大院里长大,很多叔叔阿姨,待她就像自家人。

她跟那里的每一个人都有感情。

可是现在,那些曾经跟在她屁股后面,喊着素素姐的孩子,见到她却像看到了洪水猛兽……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两个月前,那一晚的“不检点”。

柳素素的心,猛地一缩,陈宝玲就盯着她嘲讽的开口:“看见了么?你的出现,就像是一粒苍蝇屎,恶心到了所有人!”

一时间,周遭的喧嚣都安静了下来。

柳素素盯着那些熟悉的面孔和充满厌恶的眼神,感觉自己如坠冰窖。

就在她被伤的体无完肤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素素姐,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你怎么才来?”

一个十岁的可爱小正太跑过来,牵起她的手,大喊道:“我很想你。”

刚刚还冷硬的那颗心,瞬间柔软了下来。

柳素素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烁宇。”

陈烁宇刚想说,‘不要摸他的头,他已经说过很多次了。’

就听见陈宝玲冰冷的声音传来:“陈烁宇,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跟她走的太近了,对你没有好处!”

身为陈家最小的孩子,陈烁宇并没有得到过太多妈妈的爱,因为自从他生下来,林美丽就把照顾他的责任丢给了柳素素。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