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大尺度床笫之欢详细描写 染指之后(校园)笔趣阁

鸡汤励志 2021-11-23 14:58:56

柳素素却猛然抓住了项坠,往后一缩。

裴雨妍立马叫道:“你敢不给我?”

“当然……”柳素素眼里划过一道光,嘴角勾起一抹痞笑:“……敢”。

裴雨妍看她的眼神立马变得凶狠异常,手噌的缩了回去:“你敢耍我?”

柳素素点头附和道:“没啊!我没有耍人的习惯。”

“通常,我只耍猴!”

她痞痞的把项坠叼在嘴边,笑的一脸无害。

裴雨妍本来还想发火,可是看到她竟然把项坠衔在嘴里,那动作跟宠物医院的狗衔骨头一模一样。

她震惊极了,急忙后退好几步,离柳素素远远的,说道:“你……真恶心!”

衔着吊坠,那她的口水不就沾到上面了?

从小在豪门贵族长大的小姐,何时这么不讲究过?

项链也不要了,气的摔门而去。

柳素素看着关上的房门,不屑的撇了撇嘴:“想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哼!

凭什么她要自贬身价的去讨好她?

大不了离开裴家,反正这么多年,她自己也过得挺好!

将项链放进床头,她心情大好的哼起了小曲,将自己摔在了大床上。

柳素素住的房间有一扇窗户,正对着另一间房的一扇窗。

那间屋子同样没有开灯,窗前站着一个人,裴皓天静静的站在那儿。

目睹了事情的全部过程,他一向冷漠没有表情的脸上,此时此刻变得有些古怪,眸中的情绪,变幻莫测。

这个女孩,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眼神,一个表情,都灵动异常,而且她跟乖巧懂事儿,一点也不沾边。

……

柳素素在床上躺了没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小姐,二夫人让您去一趟她的住处。”

“来了。”柳素素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看到是管家,就开口问道:“满叔,我妈住在哪?”

“小姐,请跟我来。”管家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恭敬,却也有几分疏离感。

柳素素跟在管家的身后,来到一个自成一体的小院子。

跟管家道了谢,她转身走进院子。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发现是个很清雅幽静的地方。

园中有花有草,墙边几株挺拔的竹子长的绿意盎然。

从一条方砖铺成的小路走到屋前,她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跪在桌案前的美丽女人。

柔和的灯光下,她脸上带着虔诚,柔顺的低着头,漂亮美丽的脸上,散发着魅人心魄的气息。

她正在默念着经文,低柔的嗓音,为枯燥无趣的经文,平添了一份抚慰人心的韵味。

是她。

哪怕时隔很多年,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不自觉的往前走了一步,喊了一声“妈”。

女人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用手指了指桌案上供着的地藏王菩萨,又指了指身旁的另一个蒲团,示意她跪下来,和她一起念经文。

柳素素一愣,这才发现放在她身旁,那个空着的蒲团,她走过去,和她并排跪在了一起。

她双后合十,闭眼诚心的磕头拜了拜,起身后,她睁开眼睛,悄悄的看向身旁的贵妇。
 

她双后合十,闭眼诚心的磕头拜了拜,起身后,她睁开眼睛,悄悄的看向身旁的贵妇。

那么认真,那么温柔的模样,让柳素素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这一刻,她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年,妈妈没有接她回身边是怎么回事儿。

……

柳素素跪在桌案前,打量着屋里的一切。

她的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压了一块石头。

房间里,离床最近的一张梳妆台上,摆着一个牌位,牌位下方有一些贡品,和插香用的香炉。

她聚集目力看向牌位上的字,却怎么也看不清。

正要睁大眼睛去看时,一道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那是你爸的牌位。”

柳素素扭过头,看向已经睁开眼睛的柳如絮。

柳如絮拉起她的手,站起身,带着她来到那个牌位前:“子杰啊,你看这是我们女儿,她都已经长这么大了。”

“你在天之灵可以放心了,以后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不会再让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受苦。”

柳素素看着冷冷的牌位,只见上面写着‘裴子杰之灵位’。

她心里一窒,抓着柳如絮的手,蓦然紧了几分。

柳如絮感到她的情绪波动,拍了拍她的手,笑了笑,

看着那笑容,柳素素有些不是滋味,这些年她过得一定很苦吧!

寄人篱下的住在别人家,每天守着自己丈夫的牌位,唯一的女儿还被送走了。

柳如絮拉着她的手走到一个柜子前,打开柜门。

“素素你看,惊不惊喜?这些都是你每年生日时,我给你买的。”

柳素已经被那一柜子没有拆封的礼物震惊到了,在听到柳如絮说的那些话,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这些都是给我的?”

“是啊!这是你十三岁生日的时候,我给你买的公主裙。”

“这是你十四岁生日的时候,我给你买的鞋子。”

“这个是你十五岁的时候买的,那时候我见裴雨妍很喜欢这些毛茸茸的大熊,想着你应该也会喜欢,就特地也买了一个。”

柳素素听着她絮絮叨叨的说着话,心思却忍不住有些飘远。

十三岁生日的哪一天,她为了和柳如絮见面,没有去上学,巴巴的在陈家等了一天,可是直到深夜,柳如絮也没有来,当时她就怀疑,妈妈是不是不要她了。

可现在,她终于明白。

这个女人,哪怕失了约,却始终都拼尽全力的爱着她的。

柳素素的眼圈再次红了,她深呼吸一口气,抬头,闭上眼睛,将心中那酸酸涩涩的情绪压下去。

这才伸出手,从礼物堆中,抱起那个憨态可掬的大熊,触手之间的柔软,和抱在怀里的充盈,让她不自觉的勾起了唇角。

其实,她小时候,很羡慕陈宝玲房间里的那些布偶,可是当时养父母肯本不会给她买。长大了,自己能挣到钱了,又觉得不值的买,有哪些闲钱,还不如大吃一顿来的实惠,现在终于她也有一个了。

扭头看向柳如絮,她发现她好像有些困了,可是即使这样,她却还是强撑着想要和柳素素再说一会儿话。

柳素素把柳如絮按在床上,让她躺下
 

看到她习惯性的搂住一个枕头,闭上眼睛,呼吸逐渐舒缓,柳素素才抱着那个大熊走出了房门。

一出房门,迎面吹来一股冷风,为夜色平添了几分寒意。

陡然间,她的胳膊被人用力的拽住,踉跄着往外走。

她吓了一跳,扭头看清是谁后,不禁挑起了眉毛。

拽着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裴皓天。

之前被她压在身下,后来虽然在别墅门口看到了他,可是两人之间隔得距离有些远,所以她并不知道,原来裴皓天竟然比她高这么多。

他至少有一米八七的样子,那身形挺拔的犹如一座高山,带着沉稳霸道的气势。

天色很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可还是从男人身上,她感觉到了来者不善的气息。

柳素素稳住心神,努力的想要挣出他的手掌,却发现她在男人面前,毫无抵抗力,他抓着她好像拎着一只小鸡仔。

她压低声音,叫道:“大哥,你想干嘛?”

该不会是要为白天的事儿,找她算账吧?

月黑风高夜,正是杀人灭口的好时机啊!

裴皓天不说话,只是拽着她一直往外走。

柳素素吓得直接蹲在了地上,恨不得立时从地下冒出一个柱子,让她直接抱住,好与男人的力气抗衡:“大哥,我白天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啊!”

裴皓天停下脚步,低头瞪着赖在地上的柳素素,声音发寒:“你说什么?”

她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女人,犹豫了一下,开口道:“你到底想干嘛?虽然咱两没有血缘关系,难道你还真想再亲回来么?”

裴皓天:……

她到底哪来的自信,以为我要亲她?

狠狠的皱起眉头,他陡然松手,后退了一步。

柳素素正跟他较着劲,没料到他会突然松手,整个人一下子蹲在了草地上。

幸亏草地很软,屁股上肉又多,不是很痛,但却有些丢人。

她狠狠地剜了他一眼,站起身,打打身上的草屑,站的离他远远的。

裴皓天丢下一句,“你给我出来”,就转身走了。

柳素素撇撇嘴,不情不愿的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离开了那个僻静优雅的小院子,裴皓天站定脚步,转身。

一双如深渊般的眼眸,看着她,直到看的柳素素浑身发毛。

她咳嗽了一声,打破气氛:“你……找我有事儿?”

裴皓天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口命令:“马上离开裴家。”

柳素素:……

来之前,她什么东西都没收拾,就是想着来看看,如果不合心意,就马上离开。

而这个裴家,从一进门,她就感觉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所以当裴雨妍说出真相后,她就想走了。

然而,那都是没有在没看见那一柜子礼物与牌位之前。

现在……

她抬眼,语气笃定:“我不走。”

裴皓天冷眸一眯,对于她的反应,一点也不意外。

她当然不会走。

以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现在知道了,又怎么会放弃裴家的荣华富贵主动离开?

他冷笑一声,语气发冷:“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刚落,忽然从两侧,窜出来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

柳素素看见他们,话也不多说,直接转身卯足了劲往小院里跑。

两个保镖立马行动,就要追上来。

柳素素边跑边喊:“你凭什么赶我走?”

“就凭你不姓裴。”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