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俯首称臣校园HI车 我故意穿真空短裙挤公交车

鸡汤励志 2021-11-23 14:57:23

柳素素刚跟管家走进屋里,迎面就冲过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贵妇。

她穿着一身很普通的家居服,却通身自有一股温和高贵的气质。

她保养得当的一双手紧紧抓住柳素素的手,红着眼眶说道:“素素,这么多年,妈总算见到你了!”

说着话,声音都跟着梗咽起来。

柳素素感觉从握在一起的双手中,有一股温暖沿着血液流进心房,让她的鼻头有些发酸。

她看着贵妇,有心想喊一声“妈”,可出口的话,却变成了:“您真的是我妈么?”

“是,是,我真的是小苏打的妈妈。”

小苏打?

听到这个外号,柳素素的神情有些恍然,她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这个小名儿了。

还没收回神思的柳素素,忽然感觉有人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脸,她看向对面的贵妇,只听她说道:“素素,都怪妈没用,才让你在外面吃了这么多年的苦,你既然姓柳,就一辈子是我柳如絮的女儿。”

通过这几句话,柳素素总算明白了,这复杂的关系。

看来,因为一些原因,她妈并没有找到她亲爸,而是给她找了一个后爸。

因此她就算来到了裴家,也不会改姓。

思考间,柳如絮又说道:“我给你介绍一下,你叔叔今天不在家,这个是你叔叔的女儿裴雨妍。”

顺着柳如絮的指尖,柳素素看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倨傲的站在那儿。

她正打算对这个妹妹客气的笑笑。

却没想到,裴雨妍不屑的冷哼一声,皱着眉低声骂了一句:“土老帽儿!”

柳素素:“……”

怎么办?这欠抽的小样,让人忍不住想好好收拾她一顿!

攥了攥拳头,按耐下那股冲动。

算了,初来乍到,我不跟傻缺一般见识。

柳如絮好像没听到一样,只是抓着她的手,陡然一紧。

她松开她的手,从脖子里摘下一个造型逼真的,玉石豌豆项链,放到柳素素的手心里:“这是妈给你的见面礼,长者赐,不能辞。乖女儿,你好好收着。”

这项链,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柳素素迟疑着,她感觉得到,柳如絮是真的高兴见到了她。

如果她拒绝了这份心意,就显得跟她生分了。

想了想,她决定先收下,脸上绽放一个甜美的笑容:“谢谢妈。”

柳如絮听到她喊得那一声“妈”,眼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柳素素,无声的抽噎起来。

这么多年,柳素素终于再次感受到了母亲怀抱的温暖。

她抬手回抱住柳如絮,眼泪欲夺眶而出。

抬头想制止眼泪的流出,却看见柳如絮身后的裴雨妍,盯着她攥着项链的手,眼神像是要喷出火了一样。

她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来,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眼神里带着一丝惧怕的看向柳素素的身后,整个人像是看见了饲养员的猴子,变得柔顺安静起来。

柳素素感觉浑身一冷,就连房间里的温度,都平白降了好几度。
 

就在她想要寻找冷源的时候,裴雨妍看着她身后,磕磕绊绊的开口道:“大,大哥,你回来了。”

怀里的柳如絮听到这话,连忙挣开柳素素的手臂,擦了擦眼角,拉着她的手说道:“皓天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就是我女儿,素素。”

“素素,这是你大哥裴皓天。”

一句话让柳素素的身形僵住了。

她慢慢的转过身体,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的裴皓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四目相对。

柳素素感觉像是站在刑场上,等待受刑的犯人。

这男人,眼神也太犀利了。

这么想着,她就努力的扯出了一抹笑容,试图缓解自己的处境:“大哥你好,我是素素。”

话落,一股欲将人冻死的寒意,瞬间弥漫在整个客厅里。

裴皓天嘴角一绷,深渊似的眼眸里闪过各种情绪。

震惊、错愕,还夹杂着滔天的怒火。

他俯视着她。

怎么也没想到,今天被接回家的所谓“妹妹”,竟然是她!

一时间,空气都凝固了。

柳素素没有得到回应,就讪讪的低下了头。

柳如絮发现了两人之间的奇怪气场,却选择了沉默。

正在这时,裴雨妍忽然说道:“大哥,你嘴巴怎么了?”

房间里所有的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裴皓天的嘴巴。

柳如絮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有些着急的说:“好好的嘴巴怎么肿成这样?要不要叫医生来看看?”

裴皓天的视线扫过已经把头埋进胸口的柳素素,淡淡的说道:“被狗咬了。”

“……”

柳素素猛地抬头看向男人。

男人含着冰渣的眼神也幽幽向她射来。

柳素素心里一抖,忍不住又低下了头。骂吧骂吧,反正被骂一句,又不会少块肉。

再说了,恐怕那个男人的心里阴影,肯定比她多。

柳如絮却是一皱眉,好奇道:“狗咬嘴上了!那得去打狂犬疫苗啊,赶紧叫医生吧!”

“……”

柳素素硬着头皮开口道:“应该不用吧。”

“素素你不懂,那狗万一有狂犬症怎么办?要知道狂犬症可是有隐伏期的,如果真有狂犬病毒传染上了,说不定哪天就发作了。不过,这狗怎么咬嘴上了?”

“……”

请那路大神赐下一个话题终结者,万分感激!

大神在睡觉,没听见她的祈求,看来只能靠她自己了。

“那个,妈……我的卧室在哪?”柳素素眼神在客厅里扫了一圈,硬生生的插口道。

柳如絮果然被转移的注意力,指了指楼上,说道:“你是不是累了,你的卧室在楼上,我让管家带你去。”

“柳姨,我带她去吧。”裴雨妍一把抓住柳素素的手腕,拽着她,“走吧”。

柳素素只希望早点离开这里,就算知道她的态度有问题,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随着她走了。

两个人离开后,客厅里安静了下来。

柳如絮盯着女孩的背影,叹了口气:“幸亏素素没有怪她的意思,还长的这么乖巧懂事,否则,我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爸爸
 

说道柳素素的爸爸,柳如絮似是想到了什么,满脸痛苦的说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裴皓天听到柳如絮的话,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

乖巧?懂事?

他垂下眼帘,遮住了眼内嘲讽的光芒。

……

裴雨妍拉着柳素素的手,直接进了二楼其中的一间房间,然后万分嫌弃的甩开了她的手。

她抬高下吧,倨傲的伸出手,蛮不讲理的说:“把项链还给我!”

“项链?”

“对。”

“为什么要给你,这是我妈给我的。”

开什么玩笑,她亲妈给她的东西,她为什么要给她?再说了,她凭什么看不起她?

柳素素从来都不是好欺负的人,想拿她当软柿子捏,没门!

裴雨妍见她不给,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她的鼻子骂道:“我就知道,你跟你妈一样,都是一个贱人,赖在我们家,就是想算计我们家的财产。”

柳素素眼神如刀,用力挥开鼻尖的手指,说道:“裴雨妍,你凭什么骂我妈?你算个什么东西?”

裴雨妍被柳素素的手劲,打的生疼,再听到这话,暴跳如雷的吼道:“凭什么?就凭你爸是个养子,死就死了,你妈还总想着爬上我爸的床。”

柳素素瞪大了双眼,错愕的看着裴雨妍。

“养子?”

裴雨妍冷笑一声,开口说道:“对,你爸就是我们裴家的养子,而你跟我们裴家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我爸只不过是看你们可怜。给你妈一个裴家二夫人的身份,你还真当自己是裴家大小姐了?”

“我告诉你,你和你妈就是我们裴家养的宠物罢了,如果不是那件事,怎么可能同意你进家门?”

裴雨妍说道这里,猛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

她捂住嘴,看向柳素素。

柳素素已经被“养子”和“死了”几个字震惊到了,以至于没有听到裴雨妍后面的话。

所以,裴江海并不是她的后爸!

裴雨妍松了一口气,继续耀武扬威的说道:“柳素素,我告诉你,在我面前,你只有摇尾乞怜的份!”

柳素素终于回过了神,她苦笑了一声。

果然,飞上枝头变凤凰什么的,都是假的!麻雀就是麻雀,飞上枝头,也改变不了本来面目。

搞了半天,她亲爹是裴家的养子,还已经死翘翘了。

至于她,在裴家更没什么地位了。

怪不得,这23年来,裴家就没有一个人去看她。

不过这样的话,那她跟那个“大哥”也就没什么血缘关系了。

莫名的心中一松。

感觉还不赖。

至于还不赖什么,她还没来得及深想,就听见裴雨妍充满恶意的声音:“现在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吧!快点把项链给我,要不然,我让你好看。”

这时,天已经黑了。

柳素素低着头,窗外路灯的光线洒在她身上,半明半暗,让她浑身充满了邪气。

她咧着嘴嗤笑了一声,抬头叹了口气,说道:“想要?”

她将项链拿了出来,看了一眼,攥着链子,在裴雨妍眼前晃了晃。

裴雨妍伸手,正要接过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