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公主出生就被调教的小说H 王爷扣腰撞入体内

鸡汤励志 2021-11-23 14:56:20

夜沉如墨。

酒店的总统套房的主卧里,充斥着奢靡和旖旎的气息。

柳素素浑身酸软的下了床,惊恐的盯着躺在另半边床上的男人。

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却能感受到,男人像是一头正在沉睡的巨龙,散发着无可匹敌的强大气场。

柳素素紧紧的咬住唇瓣,不让自己惊恐、愤怒的尖叫,冲破喉咙。

他是谁?

我和他怎么会睡在一起?

她记得,她受邀参加了一场慈善舞会,只喝了一杯温水,意识就模糊了。

半梦半醒间,她依稀记得男人强势的阳刚之气,还有他霸道的进攻,和不容忽视的掠夺……

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让柳素素的脸色一白。

她快速的在黑暗中,摸索着穿上自己的衣服,脚步虚浮的跑出了房门。

酒店的宴会厅里,假面舞会正在如火如茶的进行着。

她强自镇定的带上手中的羽毛面具,匆匆穿过宴会厅,直奔电梯而去。

她现在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离开这里。

当她的身影进入电梯后,有两个人缓缓的从消防通道的门后走出来。

其中一个脸上带着一个羽毛面具,身上穿着一件蓝色晚礼服,就连头上也带着一个钻石发卡,这些,都跟刚刚逃走的柳素素,一模一样。

她身后跟着的那个中年女人,是管家,只听她轻声开口道:“小姐,她走了,该您上场了。”

女人听到这句话,看了一眼紧紧关闭的电梯门,愉快的扬起嘴角,转身走进了宴会厅……

柳素素慌乱的奔跑在街道上,直到跑出距离酒店足够远,这才放缓了脚步。

她烦躁的摘下脸上的面具,拍了拍脸颊。

今晚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

对,这就是一个噩梦。

梦醒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至于身上的痕迹,就当自己不小心掉进下水沟里了吧!

反正那个男人,看上去非富即贵,而她只不过是因为工作的关系,误闯进舞会的打工妹。

他们完全是两条平行线上的人,不会在有见面的机会。

一遍一遍的在心里这么催眠自己,柳素素那颗惶然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她抬起头,看着这繁华的街道,眼神正好扫过一座大楼上,悬挂在外的液晶电视,里面正播报着一个花边新闻:

“……裴皓天,裴氏企业继承人,一直以来神秘莫测,而他刚刚走马上任,就拿下了H市最大的并购案,震惊了整个商业圈!

他的天命之女,也将会在今晚出现!有记者拍到他在某慈善舞会,与某财阀的大小姐一件钟情,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得到他们订婚的消息……”

伴随着这个报道,一张只有侧脸的照片,被放到了镜头上。

有棱有角的轮廓,薄情薄性的嘴唇,还有那微微勾起的眼角,勾魂摄魄的眼神,这张静态的照片一放出来,顿时一种尊贵的气息,就从屏幕上四散开来。

有些人,生来就是翱翔在天地间的雄鹰。

而有些人,则永远只是只知道为食物疲于奔命的燕雀。

比如她!
 

两个月后。

市人民医院,停车场。

“别跑,抓住她!”

伴随着叫喊声,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渐渐逼近。

柳素素一边抱紧怀里的背包,一边灵活快速的往前跑。

乌黑的眼珠左右张望了一下,最后定格在前方的一辆车上。

车子的主人刚刚上车,司机正恭敬的准备关门。

柳素素眼神一亮,“嗖”的一声窜过去,动作敏捷的钻了进去,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急声喊道:“江湖救急,十万火急,开车!快……”

话音刚落,却在看到坐在车里的男人后,微微一怔。

他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宛如帝王般尊贵的坐在那儿,周身笼罩着一层,生人勿进的霸道气息。

柳素素的语气不自觉的变得客气起来:“帅哥,我正在被人,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去一下警察局?”

“不能。”

纳尼?

正常人听到美少女求救,不是应该奋不顾身的出手相救么?

这人怎么这么没同情心?

柳素素一挑眉毛,着急的望向车外,那几个保镖已经追到眼前,看到站在车外的司机,没敢搜查,只是透过玻璃,探究的看向车里。

完蛋了!

她想都没想,一低头,朝着裴皓天扑去。

裴皓天一直紧盯着她,她刚一有动作,他就轻而易举的抓住了她的手腕,盯着她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锋利起来。

可是下一秒,他就感觉眼前一暗,旋即一个温暖柔软的唇,贴在了他的唇上!

男人身体一僵,下意识的就要推开她。

柳素素察觉到了男人的意图,一边反抗这他的力道,使劲往他身上压,一边张开嘴,咬住了他的嘴唇。

他冰凉柔软的唇,霎时也变得温暖起来。

男人特有的烟草气息,充斥在柳素素的鼻翼间。

他温热的呼吸也喷拂在她的脸上,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男人瞪大了一双凤目,与她近距离对视。

此刻,人与人之间最近的距离,莫过于此。

那微挑的眼角,让她的心脏,不由自主的乱了原本舒缓的节奏。

两个人激烈的动作,落到其他人眼睛里。

司机张口结舌,天哪,天哪,天哪!自家从不进女色的先生竟然被人强吻了!

这女孩,一定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车外的保镖看到这一幕,就转身离开,到别处去寻找了。

柳素素看到保镖全都消失在了不远处,慢慢松开了牙齿,心情刚刚放松下来,她就被一股大力掀翻在车里,接着眼前一暗,男人欺身上前。

刹那间,一股强大的压迫感,重重的往她身上压去。

她赶忙用手撑住男人的胸膛,抬眼看到男人满脸的寒霜,像是一块万年寒冰。

柳素素连忙用另一只手擦了擦男人的嘴唇,一脸真诚的说道:“你放心,我绝对没有任何可以通过唾液传染的疾病!”

话落,裴皓天的表情更加阴寒了,目光似剑,“你想死么?”

柳素素吓得心脏狂跳。

这男人,一看就不是她能惹得起得人,现在估计气的想掐死她的心都有了吧!所以要赶紧想个办法逃走。

柳素素转了转眼珠,压下心头的惧意,扬起小脸,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嗯……,您实在觉得自己赔了,要不,您在亲回来?”

说完,就舔了舔嘴角,崛起了小嘴。

男人厌恶的一皱眉,后退到车门边,说出的话里带着浓浓的怒气:“滚!
 

等的就是这个字。

柳素素麻溜的推开另一侧的车门,“没问题,这就滚!”

可是她刚跳下车,就听见男人低沉的命令声:“站住。”

柳素素只是顿了一下,立刻就脚下生风的,跑了。

她忍不住在心里诽谤道:

“你说站住就站住!你谁呀?再说了,不就是亲了一下么?她一女的还没觉得怎么样呢,这男人怎么就跟失去了贞操的小媳妇似的,还有完没完了?”

难道——他是小受君?

柳素素撇了撇嘴,扭头看了一眼,早就被她甩的没影的男人,停下了脚步,倚在一棵树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等好不容易把气喘匀了,她想起这次在医院里的收获,高兴的眼睛笑成了一轮弯弯的月牙。

边张着嘴笑,边打算摘掉身后的背包,打开看看。

可是手却在肩膀上摸了一个空。

柳素素诧异的一扭头,才发现她的背包不见了!

她一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懊恼的干嚎道:“那可是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的证据,这下全完了,一定是落在那个男人的车上了。”

……

站在车外的司机,觉得现在的气温,一下子骤降了十几度,像是正站在海边惬意的吹风的时候,场景突然换成了在北极看企.鹅。

这个念头刚刚一出来,司机就看见先生,双眼喷火的盯着那个背包,最后用手提起那个座位上的背包,打算从敞开的车门中扔出去,没想到包竟然没拉拉链,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掉的满车都是。

他提着那个破包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裴皓天是真的很恼火,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戏弄他!

手指摸向嘴唇,他眉心微蹙,黑眸中划过一丝疑惑。

女孩身上身上有一种独特的气息,竟然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思考间,车外又传来了脚步声,是刚刚搜查的哪几个保镖,又折了回来,边走边开口:“明明看到那神经病跑到这里的,怎么不见了?”

裴皓天薄唇紧抿,脸色铁青。

那个女孩,竟然是精神病人?

……

柳素素站在街边想了良久,没有再回去找包,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那个男人手下逃出来,再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去,终于松了一口气。

NND

幸亏她反应够快,不然今天非交代在这里不可。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土豪。

按了接听键,柳素素声音变得很正经:“赵先生。”

懒散的动作,严肃正经的声音,听的司机,侧目看了她一眼。

她是怎么办到的?

电话那端的人却急切的开了口:“苏茜给我打电话了,说你跟踪她!还说是我让你去的,你搞什么?”

柳素素撇了撇嘴,“我这不是为了取证吗?要不然这场官司你就输定了!”

“那你拿到证据了么?”

“嗯……,没有。”

“柳小姐你到底能不能帮我打赢这场官司?”

柳素素本来懒懒散散的坐相,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坐直了身体,变得无比正经严谨起来:“赵先生,既然您聘请我做您的律师,那么您就应该选择相信我,我为这场官司准备了一系列的计划,而今天,只是第一个计划。”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