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想把你抱着C 和三个学长一起要了我

鸡汤励志 2021-10-12 16:17:36
“这……这……”宋柔慌了,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江清韵跟他说了什么?

收到宋柔求救的眼神,苏澜似乎突然想到什么,连忙翻找着自己的包将捐献同意书递给黎朔。

“黎朔啊,我们家柔柔可是真的很爱你的,这捐献脊髓需要父母签字,这份同意书都在我这呢!我当时不同意,觉得对身体有害,可是柔柔却说她爱你,不能让你有事,一定要给你……”

手术同意书上清清楚楚的签着宋柔的名字,黎朔眉头舒展开来,忽然有些愧疚,冷冽的目光柔和下来抚摸着宋柔的头,“对不起,我待会儿让他们多炖一些滋补的汤给你,一定将身体养好。”

“没关系的黎朔,只要你健健康康的,我怎么样都行!”

看着黎朔终于妥协不再怀疑,苏澜和宋柔双双松了一口气。

黎朔离开以后,宋柔和苏澜相视一笑,宋柔冲进苏澜的怀里甜腻腻的说,“妈!还好有你在,不然刚才差点就穿帮了,对了,刚刚的手术同意书你什么时候准备的啊?”

苏澜将同意书收起来,“是我签字的,只不过,捐献的人是江清韵。”

从医院出来,黎朔脑子里依然时不时浮现出那张梨花带雨的脸,那眼睛里的痛意,竟让他的心都微微一疼……

江清韵,你勾引我接近我,到底是想要什么,难道只是为了钱吗?

坐上门口的迈巴赫,助理沈星往后看了一眼,“总裁,去哪儿?”

黎朔略一沉吟,经过手术一个月的恢复期,他已经完全好了,“你去帮我查一件事。”

江清韵,究竟为什么一直说当年在日本的那个人是她,他一定要将事情查清楚……

三个小时后,别墅内,沈星将厚重的A4纸资料递给黎朔,“总裁,太太她小时候得过自闭症,据说用了三年才走出来。”

“自闭症?”黎朔瞳孔微微一缩。

“对,大概在七岁的时候……”

黎朔颔首,握着资料的修长手指却猛地收紧,江清韵七岁的时候,也就是……十六年前,十六年前发生了那场空中事故!为什么这么巧她会在当时得了自闭症?

有些事情似乎越来越让人迷惑,但是又似乎越来越清晰。

“给我再仔细查!”黎朔粗暴的声音让沈星吓了一跳,他忙点头答应。

事情仿佛快要浮出水面,订婚的日子也一天一天的逼近,从医院出来宋柔便像是俨然已经将自己当成了别墅的女主人,每天不是指使佣人干活儿就是缠着黎朔,对此黎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于宋柔却沉默了许多。

这天,结束了一天的劳累工作,他刚刚换下西装洗了澡出来,腰间松松垮垮的系着白色浴巾,性感的人鱼线隐没在浴巾下,宋柔穿着一件儿红色的蕾丝吊带睡裙,直接从背后抱住了他。

“黎朔,要我……”
宋柔脸色蒸腾的红润一片,就连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

就在宋柔仰头准备接受他的亲吻时,黎朔却忽然推开他,喉头滑动,“柔柔,你刚没了孩子,我也有点累,先休息了。”

说完,男人转身大步流星的往床上走去,宋柔如同当头一棒,在身后焦急呼喊,“黎朔!”

可黎朔根本不管她的呼喊,她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为什么?

而黎朔回到卧室里屋,忍不住苦笑一声。

他是有了反应,可刚刚他似乎把宋柔当做了江清韵……

黎朔突然心中一震,暗暗低骂了一句,在调查清楚之前,他不能碰宋柔,他必须还她一个清白。

可……为什么他对宋柔没了那种想要疯狂占有的感觉?

就在黎朔准备歇下的时刻,外面忽然传来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黎朔以为是宋柔,他披着衣服有些不悦的开门,就看见客厅内站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而宋柔正衣衫不整的被他们压着!

“黎朔先生?现在宋柔小姐涉嫌四年前的一宗蓄意强奸案,需要她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强奸案?”

黎朔漆黑的眸中闪过怒火和不悦,“不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黎朔,黎朔救我!我是被冤枉的!”宋柔已经慌乱,只能求助黎朔

听着宋柔哭泣的叫喊声,黎朔只觉得脑子嗡嗡的,他抬手按了按太阳穴,声音低沉,“我跟你们去协助调查。”

“哦对。”旁边一位小警察立刻小跑着上前,“您是黎朔黎先生是吧?您还真得协助我们回去调查一趟。”

“什么?”

“对,没错,”小警察翻了翻卷宗,“四年前被强奸的女士叫做江清韵,现在有人指正宋柔小姐涉嫌买凶强奸,而当时江清韵小姐逃到了你所在的酒店套房,是犯人亲口承认的。”

小警察喋喋不休的,黎朔大脑一片晕眩。

他是什么意思?

又是江清韵的把戏吗?可这时宋柔像是发了疯一样挣脱开,“黎朔!黎朔你相信我,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明明是我和你睡在一起!”

黎朔冷漠的推开她,就在这时,门口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江清韵脸色苍白,唇角却挂着淡淡的笑意,眸中却满是疏离,直接将一张检查单摔在黎朔身上,淡漠的说,“看看吧,你心心念念的未婚妻,她上次在我们医院自己喝药流掉的孩子,究竟是谁的。”

黎朔捡起那张检查单,整个人如遭雷劈,原来宋柔的孩子并不是他的,所以她主动药流,可是,这怎么可能……

“你又要搞什么鬼?”这一瞬间的变化让黎朔猩红了眼,一把掐着江清韵的脖子!
江清韵凄婉一笑。

“怎么,接受不了自己想象中那个完美女人宋柔的形象破灭吗?还是打算自欺欺人?”

她无惧黎朔渐渐缩紧的手劲儿,就像是悬崖边的一朵曼陀罗华一般笑得灿烂,刺眼。

“你没资格玷污柔柔!”

黎朔的眼神恐怖,没有一丝的温度。

他死死的握着拳头,指关节在咯咯作响。

“你自己堕落不堪,你以为柔柔会跟你一般?”

黎朔难以接受这些如洪水般倾泻而来的事实,他只能选择麻痹自己。

他靠近江清韵的脸,她的眼眸中倒映着黎朔轮廓分明的脸庞。

“你为什么会这么恶毒?”

“是啊,你的柔柔温柔美丽,而我一文不值,什么都不是。”

江清韵听着黎朔的话,无视渐渐窒息的感觉,她勾起唇角,自嘲道。

早该想到的啊,他还是选择相信宋柔,反倒是她江清韵有心机算计她宋柔了。

呵呵。

黎朔的脸部阴暗不明。

他看着江清韵渐渐涨红的脸,心下一紧,倏然松开了扼住江清韵的手,背对着她。

“我不会相信你的。”

他字字珠玑,仿佛是在说服自己。

“江清韵,你死心吧,我不爱你。”还是同样冰冷的话,

“不爱就不爱吧,我从来就没奢求过你的爱。”

江清韵声音有些沙哑,仿佛透着绝望。

她把这些证据拿出来,只是为了让黎朔看清宋柔这个女人罢了。

而她,早就心灰意冷了。

是啊,该死心了,黎朔的爱,实在是不敢再奢求了。

江清韵浅浅一笑,她抿了珉嘴唇。

“再见了,黎朔。”

她的眼角带着微光,转身便是离开。

黎朔的心在听到她说“再见”的那一刻,微微的抽搐,双手渐渐握拳。

坐在地上的宋柔赶紧起身,她跑到黎朔的身边,脸上已经是梨花带雨了。

她刚才似乎是听到黎朔对江清韵说“这不是真的”。

宋柔以为黎朔对自己还抱有一丝信任,她抓住了黎朔的手臂。

“黎朔,我知道你会相信我的对不对?我是被冤枉的,这一切一定是江清韵嫉妒我,所以设计出来的的,我是无辜的……”

她带着浓重的哭腔,楚楚可怜。

可黎朔现在的心,乱成一团,他完全听不进去宋柔的这些话。

只是心不在焉的安慰宋柔别害怕,之后拿下宋柔的手臂,独自往前方走去。

眼神有些破灭。

“黎朔,黎朔……你去哪?黎朔……”

宋柔看着黎朔没看自己一眼就走了,她的心慌了。

这样沉默的黎朔,比愤怒得吼叫起来的黎朔,更加的恐怖。

是她从未见过的恐怖。

……

“江医生,江医生?”

“嗯?”

小护士叫了她好几声,江清韵才回过神来。

这几天江医生都不知道怎么了,整个人魂不守舍的,看起来有憔悴。

“外面有人找你呢。”小护士说道。

有人找她?

江清韵的秀眉蹙起,放下了手中的听诊器。

江清韵一走出走廊,就看到了黎朔的脸。

几日未见,黎朔似乎邋遢了些许。

线条分明的下巴上有一些细细碎碎的胡渣,深邃的眼眸里似乎藏着许多隐忍与压抑。

江清韵压下翻涌的情绪,她似乎不愿意见到黎朔一般,想要转身进去,却一把被黎朔拽住了。

“干什么,放手。”

江清韵回过头来,就像是被什么讨厌的东西缠住了一般的不悦。

黎朔被她的神情刺痛到了,他的喉咙里就像是灌了铅一般,艰难的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这么不想见到我?”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