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大团圆合集 6漫画免费下拉式漫画

鸡汤励志 2021-07-23 14:02:30
听到那个赌注,尉皓辰很明显脸上的笑容一僵,道:“自然不会忘。”

  “话说回来,你公司的企划案为何还不交?”季军还是很好奇,明明做什么都很快的尉皓辰,这次怎么如此慢,而且一点风声也没有。

  尉皓辰坐下,指了指旁边的位置,道:“你站在何种位置上问我这个问题?”说完,又看了看季军接着道:“如果你站在兄弟的位置我可以告诉你,只是你我不但是兄弟还是对手。”

  “好了好了,这个问题我不问了。”季军感觉他也没有想明白自己究竟是处在何种位置上问的,既然他难以回答,那就跳过这个问题吧。

  “先生,晚饭已经做好了。”李婶走过来说道,又转身对着季军道:“季先生要不要留下一起吃个饭?”

  李婶之所以敢这么问,都是因为季军经常来这里。

  季军看了看尉皓辰,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某人好像不欢迎我啊。”

  “没有不欢迎你,想留下就留下。”尉皓辰继续低着头看着手中的头条新闻。

  其实尉皓辰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证明他也希望他留下来要不然就尉皓辰这性格一定会直接拒绝,然后轰他走。

  李婶满意的笑笑,继续去忙她的了。

  “对了,李婶。晚饭的时候让她也下来。”尉皓辰突然想到什么,说道。

  李婶听了更是笑容满面,足以证明尉先生还是很在意江小姐的,不然绝对不会让江小姐见季先生的。

  “皓辰,她是谁?”季军从一进来就发现了门口的保镖多了,就连楼梯上都有保镖,这让刚刚进来的他感觉汗颜,关键是每个窗子口都有。

  “等会自然就见到了。”尉皓辰始终没有抬起过头。

  “切…对我还保密…”季军有些无奈。

  晚饭。

  “扣扣…”

  其实每次李婶去敲江小姐的门都知道不会回应,只是处于礼貌她还是敲了。

  “江小姐,先生让您下去吃饭。”李婶看着越来越没有精神的她,不由的心疼道:“江小姐,听我一句劝,该服软时还是要服软啊。”

  见她还没有反应,李婶又说了一句“而且今天还有一个人,他是先生的好友,关系很好的。”

  江羽楠突然想到什么,站起来道:“李婶,你先下去吧,我收拾一下自己就下去。”

  李婶以为是自己的话起作用了,其实并不是,只是江羽楠想到了一个问题——是不是可以找他帮帮忙。

  江羽楠收拾了一下,走进浴室,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劈头盖脸的样子怎么出去见人。

  最近她也是越来越不修边幅了,只是这些以前的她从来都不会在意的。

  楼下。

  “先生,江小姐说她马上就下来,要不要等一下她…”李婶说到后面的时候很明显底气不足,她也不知道会不会答应。

  尉皓辰撇了一眼楼上紧锁着的门,道:“等!”

  季军对这位一直没有露过脸的人越来越好奇,究竟是什么人能让尉皓辰如此,从前的尉皓辰是不会等一个女人的,包括她。

  许久,江羽楠才悠悠的走下来,看着都已经坐好了的人,她竟有些胆怯。

  “好了,既然人来了,就吃吧。”尉皓辰勾勾唇,似乎心情还不错。

  江羽楠看了看桌上的饭菜,似乎还不打算吃饭,只要尉皓辰一天不答应她的请求,她就不会吃饭。

  “你好,我是季军。”季军伸出手笑笑,眼前的这个女人似乎看起来很一般,只是在尉皓辰心里有着一定的地位。

  江羽楠看着他伸出来的手,有些不知所措,伸还是不伸,看着尉皓辰并没有反应,她竟伸出了手回应着季军,道:“你好,江羽楠。”

  两个的互动在尉皓辰眼里如针刺般难受,心情也由此低落下来。

  “都站在干嘛,坐下吃饭!”说完,便拿起自己的碗一言不发的吃着。

  季军笑笑,似乎懂了什么。

  所有人都开动了,就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不动,季军见着问道:“饭菜不和口味?”

  “季先生你吃好喝好不用管我,我习惯了。”江羽楠笑笑,不像解释什么。

  季军一听自然听出了她话里的话,也就停止问话了。

  尉皓辰早就发现了,夹了一个鸡腿放在她的碗里,道:“吃!”

  对于尉皓辰的这个举动,江羽楠更是默然,不说话。

  终于,尉皓辰忍无可忍了,怒道:“不吃回房待着,别在这里让别人堵着慌。”

  江羽楠冷笑道:“尉皓辰,你叫我下来不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吗,我只不过是履行而已。”

  “江羽楠!!!”尉皓辰的怒气总是被她轻而易举爆发出来,这个女人似乎总是挑战他权威。

  “江羽楠,我告诉你,不要去探索我的想法,我是怎么想的不用你来告诉我!”语气稍微平稳了些,毕竟还有外人在,再怎么样也要看清情况来。

  江羽楠似乎现在并不怕尉皓辰,只是她怕尉皓辰这个混蛋会拿她母亲来威胁她,然而每次都会被威胁到。

  她似乎并不想见到他,直接上了楼。

  “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她跟你是什么关系?”季军现在满肚子的疑问,不知道怎么问出来,问了出来他又会不会解答。

  “你一口气问了这么多,我先回答什么?”尉皓辰如此说,就是拒绝回答他的问题,这个季军又怎么会不了解呢。

  “算了,我们吃饭吧。”既然不想回答,那么他就不问了。

  尉皓辰用余光看着江羽楠上楼,他真的是越来越不知道怎么对她了。

  “先生,用不用送些饭菜给江小姐吃?”李婶早在她们吵起来的时候就已经出来了,现在她在犹豫要不要送。

  “砰…”江羽楠的房门大力一关,在楼下的她们都已经听到了。

  “不用了,她现在应该不会饿了。”早就气饱了,那里还有心情吃饭。

  李婶叹叹气,继续回到厨房忙忙碌碌了。

  晚饭后。

  “皓辰,我回去了。”这顿饭吃的他心累,怎么在他这里吃饭比坐牢还难过一点。

  尉皓辰黑着一张脸不说话,他现在也没有心情跟他讨论什么,不回去难道还看着他那张黑成碳的脸啊。

季军一走,他就在想,他要想点办法让江羽楠这个女人吃饭,再这么下去不吃不喝就会虚脱了李婶,今天的碗你不用洗了,让她下来洗,若是她不洗你就说履行她的义务,不然她母亲……”有些话他也不想说的那么清楚了。

  李婶很疑惑,这偌大的别墅保姆阿姨不知道多少,为什么就要让江小姐来洗呢?

  “嗯?还有什么问题?”尉皓见她一直没有打算动身,询问道。

  李婶见他一直盯着她,也有点不好意思,话说她都一把年纪了对如此帅哥还是没有勉励啊。她急忙上楼,敲门。

  “扣扣…”

  “江小姐,先生让您下去一趟。”李婶现在都变成了她们的传话筒。

  江羽楠疑惑的问道:“嗯?有什么事?”

  “先生说让您履行您的义务,要是您不去洗碗就让您母亲……”李婶学着尉皓辰的语气,竟还有几分相似之处。

  江羽楠一听,大笑道:“呵呵,拿我母亲来逼我的也只有他了!”说完便打开门,打算去楼下洗碗。

  听到楼上打开门的声音,尉皓辰往上一看,嘴角似有若无的弧度。

  江羽楠下楼,并没有看他一眼,直接去了厨房开始自己的“义务”

  她已经快两天没有吃饭了,喝水也只是那次他……想到那次她竟耳根子红了。

  江羽楠你想什么呢,快洗碗。

  她一边洗碗一边想着要怎么逃脱这里,虽然可能比登天还难,但万事都要去尝试才知道结果的不是吗?

  水流入她的手心,让她感觉尉皓辰就如同那水一般想抓住时会溜走了。

  突然,她感觉头有点昏,她用手撑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

  擦了擦汗又继续洗碗。

  十分钟后,厨房里该洗的东西全部洗干净。

  她放下抹布,往楼上走去,虽然在厨房的时候她又想过从冰箱里拿出什么来垫垫肚子,可是现实终究还是打败了想法。

  尉皓辰一直坐在一个可以看到她的地方默默的关注着她,当看到她要摔倒时他竟忍不住想要去扶着她。

  她一只手撑着腰一只手扶着楼梯往上走,足以可以看出来她现在是有多虚弱了。

  “李婶,上次让你送的药你再送一些去,不要让她知道是我让你送的。”尉皓辰见她已经进房间了,便转过身呼唤李婶。

  李婶听完,便去取药了,明明很关心江小姐为何还要偷偷摸摸的,尽管心里很好奇但是她一个做保姆的又怎么能多管闲事。

  上一次送药过去差点让她发现,这次又要以什么理由呢。

  李婶拿着药在她房门口走来走去,就是不知道怎么说。

  想了许久,还是觉得见机行事比较好。

  直接推门而入,没有再像前几次一样打招呼敲门。

  “江小姐……”李婶刚进去便见到她站在窗口发呆,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李婶把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走近她,微笑道:“江小姐,您的伤怎么样了?”

  “好多了,谢谢。”她突然听到有人在说话,她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转过身一看是李婶。

  “江小姐,您要不要坐着,我给你上些药好的快些,见您脚上还是有些淤青的。”李婶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用了,李婶谢谢您。”她还是接受不了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关心。

  李婶道:“那好,江小姐那药我就给你放下了,你自己记得洗完澡要上。”

  她点点头,江羽楠觉得自己很排斥这样的关心,那怕是真心实意她也排斥。

  李婶走后,江羽楠便去洗澡了。

  其实她除了不吃不喝跟正常人都一样。

  洗完澡后,她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一切,似乎太多太多的事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这一夜无眠……

  ……

  第二日,上午。

  “她今天又没有吃饭?”尉皓辰这几日最关心的问题还是她吃没吃饭。

  管家和李婶都点点头。

  “先生,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管家站出来说道。

  “是啊,先生。今早我进去的时候,江小姐都没有什么力气起床了,我看她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李婶附和道。

  尉皓辰一听,眉头一皱,道:“把门打开!”又转过身对着李婶道:“你今天多做一些菜打包。”

  管家把门打开,尉皓辰就冲了进去,看着躺在床上的江羽楠,怒吼道:“给我起来!!”说着便要掀开盖在她身上的被子。

  江羽楠一惊,明明是用那种恶狠狠的眼神看着尉皓辰,可在尉皓辰眼里那只是她虚弱无力的表现而已。

  “你…你…又想干嘛?”已经虚弱到说话都结结巴巴了。

  “马上起床,去看你母亲!”连说话都说不清了的她竟然还敢自暴自弃,无论如何都要让她吃点什么。

  江羽楠一听是去见母亲,精神都好了一些,但是连撑起自己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虚弱的靠在床上,看着尉皓辰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限你十分钟,十分钟后你不下来就不去了!”

  明明是威胁的话,可是此时听在她耳里又是另一种意味。

  江羽楠比平时快一倍的速度收拾自己,只是人虚弱无力便让她慢了很多。

  等她下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分钟了。

  江羽楠站在他面前害怕他因为自己迟到了一分钟而不去了,用那种祈求的眼神看着他。

  尉皓辰也是被她打败了,无奈道:“走吧。”

  管家站在一旁,欣慰的笑笑。

  上了车,坐在副驾驶座的她看到后面有很多饭菜,她有些不懂尉皓辰想要干嘛。

  “滴滴…”

  尉皓辰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撇了一眼,滑了接听,“说。”

  “总裁,东城企划案已经做好发到您的邮箱了。”李南有些累,他熬了一个通宵终于弄好了,至于总裁满不满意他也就不清楚了。

  “好。”尉皓辰说完就挂了,他现在没有什么时间去理会其他的事,现在主要的事是让她吃东西。

  什么时候起,她的身体健康比什么都要重要了。

  江羽楠坐在副驾驶座把他们的对话也听的是一清二楚的,东城的企划案?!

  看着江羽楠那种神游的样子,他以为她是那里不舒服,紧张的询问道:“身体不舒服?”

江羽楠在想事,并没有听到他说话。

  尉皓辰以为她是难过的说不出话来,马上在马路上停下来询问。

  尉皓辰一停下车江羽楠就回过神来,迷茫的看着尉皓辰问:“不去了吗?”

  江羽楠以为尉皓辰反悔了,毕竟这里离医院还有一段距离的。

  尉皓辰气自己为什么那么关心她,用力一锤方向盘继续行驶没有回答江羽楠的问题。

  二十分钟后终于到了医院,尉皓辰停下车时,她才算真正的安心。

  医院内。

  所有人都有异样的眼光看着她,她又怎么会不知道那种眼神里有着什么样的鄙视呢!

  到了病房,母亲正在跟护士小姐聊天,似乎聊的很开心,母亲脸上的笑容不会骗人的。

  轻轻推开门,呼唤“妈…”

  那一声里包涵着什么,只有她自己清楚,只是尉皓辰却听出了想念。

  正在聊天的母亲,听到她的呼唤,往门口一看,见到是许久不见的女儿竟有些热泪盈眶。

  “妈,我好想你…”江羽楠一把扑过去抱着母亲,似乎想把这些日子缺少的拥抱都抱着。

  母亲似乎听她这么一说,眼泪竟然流了出来,回抱着她,道:“楠楠妈妈也想你。”

  是啊,哪有母亲不想女儿的,这些日子一直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来看自己,还以为她把她这个母亲忘了。

  她问了很多个护士和医生都说不知道,现在见到女儿了,她竟有些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等两人抱够了,放下手。

  母亲才注意到门口站着的男子,问道:“楠楠,他是你男朋友吗?”

  “是的。”还没有等她回答,尉皓辰就先替她回答了。

  江羽楠直摇头道:“母亲不是的!”

  而母亲似乎比较相信他的话,很暧昧的看着她们。

  “楠楠,最近怎么瘦了?”母亲摸着她的手,问道。

  “伯母,楠楠最近生我的气,用不吃不喝来惩罚我。”尉皓辰如此生动的表演若是不去当影帝都亏了。

  江羽楠鄙夷的看着他,并不想花费口舌去解释什么。

  “楠楠,你怎么能不吃不喝,就算他有错,你也不能惩罚自己啊。”母亲听后特别气氛,又为她感到不值,又为她心疼。

  “母亲,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江羽楠特别无奈的看着她们一唱一和的。

  母亲看了尉皓辰一眼,又看着她说道:“既然来了,我也没有吃饭,不如我们一起吃吧。”

  尉皓辰一听两眼放光,示意门口的保镖把从家里带来的饭菜拿进来。

  江羽楠看到那些饭菜,原来他早有准备。

  母亲见此,说道:“既然都准备江饭菜就吃些吧,不吃就是不给你妈面子。”

  江羽楠一听,真的很无奈,但是又怕影响母亲恢复身体,只好答应了。

  饭菜早已经铺好,就等着她们吃了。

  就在两人要开动时,母亲突然意识到还站着一位,笑着询问道:“要不要一起?”

  “不用了伯母,我已经吃了。”尉皓辰委婉的拒绝了,这些饭菜本就不多,要是他还吃的话,江羽楠这个女人就会趁机少吃让他多吃。

  “既然吃了,就坐会吧。”母亲听他说吃了,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一顿饭过后,江羽楠冲进厕所。

  尉皓辰以为她是肚子不舒服,一直也没有见她出来。

  十分钟左右,她终于出来了。

  “你在厕所这么久干嘛呢?肚子不舒服?”尉皓辰很疑问。

  “哪里是肚子不舒服,是去吐了。”这话她那里敢说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尉皓辰见她一直不说话,就那么紧盯着她,许久才开口道:“吐了?”

  他好不容易才让她吃进去的食物,既然如此浪费。

  “没有,你想多了,我只不过是拉肚子而已。”她挠挠头,想要掩饰些什么。

  尉皓辰一眼看穿她的窘迫,“既然没事,回去后你便去管家那里让他给你分配点事做。”

  江羽楠早在心里骂开了。

  “妈,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您自己要好好保重。”江羽楠特别舍不得走,这一走又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了。

  母亲一听,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尉皓辰见此,道:“伯母,我和楠楠会经常来看您的,您就放心吧。”

  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尉皓辰变了,变得开始有人性了。

  依依不舍后还是离开了。

  车内两人一直没有说话,车内寂静的很。

  “滴滴…”

  “喂?”尉皓辰接起电话,还撇了撇江羽楠。

  “总裁,不好了。东城竞标赛今晚截止,若是再不交上去就算弃权。”助理在电话里很焦急的说道。

  尉皓辰气的直锤方向盘,低咒“该死。”

  “我知道了。”说完便挂了,尉皓辰转过身看着江羽楠道:“会开车?”

  江羽楠鄙夷的看着他,当然会。

  “很好,下车,换你开。”尉皓辰想着要把时间花费在竞标赛上,这个竞标赛意义深长,他不能输也不许输。

  江羽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坐到驾驶座上了,罢了,看他那样应该也是有急事,不然不会让她开车。

  尉皓辰坐到副驾驶座上后,便从后面拿出一台电脑,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开始看企划案。

  进邮箱,点开那份企划案。

  江羽楠时不时的撇过头看看工作中的尉皓辰,果然工作中的男人真的很帅。

  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尉皓辰很气愤,这份企划案若拿出去必定会让季军那小子笑话不可。

  尉皓辰突然停顿了一下,他似乎有个重点忘了,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

  江羽楠以为他弄好了,撇过头看了看,似无意般道:“其实可以在……”

尉皓辰一听,竟有些感觉这个女人似乎也挺厉害的感觉。

  手指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着,到了别墅时他也正好全部弄好。

  点击发送,关上电脑,一气呵成。

  江羽楠这一刻很佩服他,竟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把一份企划案完成。不过看刚刚那简短的一些文字,似乎跟东城的一块地有关。

  那块地对他来说很重要?不过,她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

  下车后两人还是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各走各的。

  企划案的完成,他还得去开几个会议,目前根本没有时间理会江羽楠。

而江羽楠则是去了管家那里,她要完成她的义务,不能让尉皓辰这个小人看不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