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大团圆合集 宝贝看我怎么破你的处

鸡汤励志 2021-07-23 13:55:20
背靠在玄关处墙上再无处可退,而何慕恺长长的双臂就那么撑在墙壁上,将她困在其中,但一个陌生男子离自己这么近,孙嫣然再泼辣也不由得红了脸,恶狠狠地瞪着何慕恺。

  看着孙嫣然气急败坏的模样,何慕恺心理平衡了一些,他也没打算真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

  何慕恺扯出一抹标志性的迷.人微笑:“咱们谈谈吧!”

  孙嫣然本来并没有邀请何慕恺进屋的打算,奈何没想到一个大明星会那么无赖,竟然不请自入。

  孙嫣然看了看身高差距,乌黑的眼珠子转动着瞅了瞅棒球棒一类的物品放的地方,脑子里飞快计算了一下,若是硬赶出去,在不损坏家具的情况下,似乎自己胜算并不大。 

  鉴于录像被她复制了一份藏在了极为隐密的地方,她自信何慕恺找不到,再加上何慕恺在她手上也讨不了什么好去,真要打起来,大到桌椅小到花瓶烟灰缸乃至相框都是她的武器!

  孙嫣然只好悻悻然地让何慕恺进屋详谈:“请坐!”

  何慕恺一边欣赏室内装修,一边问道:“时晓裳和你什么关系?你怎么住在她家?”

  孙嫣然可不耐烦和他打太极,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得了,开门见山吧!要谈什么?”

  何慕恺摸了摸鼻子,这丫头完全不按理出牌啊!本大明星和她说话,她不是应该受宠若惊,有问必答么?除了被打出门那天摔倒在地时从她眼中看到惊艳之色以外,似乎自己在她眼中和一般人没什么差别啊!

  对于这么一个似乎还没进化成女人的丫头来说,美男计能行得通不?

  “何必这样呢?都是邻居嘛!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咱们搞好邻里关系,也是为和谐社会做出一分贡献嘛!”

  孙嫣然可不知道何慕恺打着什么鬼主意,不耐烦地说:“别说这些虚头巴脑的,我忙着呢!有事说事,没事走人!”

  何慕恺咬牙,望向天花板——我忍!

  三秒后,仍是露出他标志性秒杀众生的微笑:“嫣然你真是心直口快!”

  嫣然?这名字从何慕恺嘴里冒出来显得十分暧昧,孙嫣然浑身直冒鸡皮疙瘩,我们很熟吗?她也微微一笑:“叫我孙嫣然就好!”

  何慕恺自来熟地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又觉不妥,不动声色地放下来:“那咱们就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吧!”

  孙嫣然在他对面坐下来,微微一笑:“好!”她可没打算给何慕恺泡茶什么的,自己手里有他把柄不假,但也只为自保,并没有害他的心思,而若是何慕恺在她家吃了什么喝了什么之后再闹个中毒之类的事出来,被他们讹上了怎么办?

  “我当初其实并不知道这个房子里有人住,因为我认识时晓裳,知道她不会长期在这里住,而当时时间也太晚了,不方便打电话和她确认屋里有没有食物,所以才翻阳台过来找吃的。”

  何慕恺同学十分诚恳地向孙嫣然同学解释他们初次见面时的情况,说到这,他似乎都还能感受到自己的小分身隐隐作痛。

  这事孙嫣然基本心中早就明了,她点点头,似笑非笑地说:“你是怪我咯?”

  何慕恺连连摆手,言不由衷地说:“怎么会呢!我只是给你解释一下当时我真没恶意。我也能理解一个单身女子遇到家里被人闯进来肯定会受到惊吓,你的反应也是正常的!”

  正常个鬼!明明认出我是何慕恺了,我会做偷鸡摸狗的事么?还将我乱棍打出,让我丢脸丢到全国去了!你这个没眼光的暴力女!哼!

  孙嫣然仍然微微一笑:“如此说来,你也认为我做得对?”

  何慕恺一怔,只得点头:“当然……你做得没错。”咋感觉这么憋屈呢?被人打了还要夸对方做得好?

  孙嫣然点点头,严肃脸:“那你是来向我道歉的?”

  何慕恺又是一怔,老天爷,这比演戏难多了,演戏提前看过剧本,知道怎么发展,自己有些什么台词记住就行了,可这……这姑娘完全无套路可言啊!

  “是……是啊!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想请你吃饭,不知嫣然你可愿意?”算了,见招拆招吧!总不能被这丫头牵着鼻子走吧!

  “请叫我孙嫣然,要不然孙小姐也行,咱们没那么熟!”孙嫣然又抖落了一地鸡皮疙瘩,笑意盈盈道,“你这是诚心道歉还是给我找事呢?出去吃个饭,记者又一阵猛拍,还不定会怎么写呢!”

  小样儿,想和姐斗?姐的志向就是做编剧,脑洞大着呢!

  何慕恺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丫头战斗力指数爆表啊!他怎么这么冒冒然就过来了?应该做好充分准备工作再来应战嘛!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到,嫣然觉得怎么样算有诚意?”何慕恺暗暗咬牙,若不是亦如不想公开他们的关系,他才不会对这暴力的女人这么低声下气。

  对于孙嫣然要求名字改口的事,他充耳不闻,这丫头人虽泼辣,名字倒是挺好听的。

  “我这人没那么小气,竟然你道歉了,这事就此揭过。没别的事你就先回去吧!”两万封口费都收了,孙嫣然没想着揪着不放,她知道何慕恺来找她用意是想拿回录像。

  “既然你不怪我了,那能不能把你录的东西还给我?”何慕恺干脆直说了,他最在意的是安亦如的想法,拿回视频就好,至于当助理的事,他觉得无所谓,绯闻传传就过去了。

  他本想婉转一点,先用美男计将孙嫣然迷得七荤八素的,再开口要视频,想他见过不少女人见了他路都走不动的样子,他是十分有自信的,但孙嫣然显然是披着女人外表的汉子,不但对他的男色视而不见,引他道歉,还下逐客令!

  “哦?拿给你之后,好让你们强迫我签下用工合同,否则就让我拿不到毕业证?”孙嫣然讽刺地笑道,“何大明星,是你太天真还是我太天真了?”

  何慕恺傻眼了:“怎么会呢?我只要视频,你签不签用工合同都没关系。”他也恼了,云晓婉可没给他说还给这丫头放过那狠话啊!这不是坑人么?

“逗谁呢?”孙嫣然似笑非笑地看着何慕恺,看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样的话在云晓婉刚放过狠话当天来说,太显软弱无力。

  何慕恺强忍着暴走的冲动微笑着:“你把视频还给我,我给你签个保证书,保证不因此事要求你签用工合同?”

  “行!那你先等等!”孙嫣然稍一思索,转身进她卧室抱出她的笔记本电脑,打开视频软件将摄像头对准何慕恺,递给他纸和笔“你写吧!”她也不想再和何慕恺有什么纠葛,若是对方不再找她麻烦,把那视频还给何慕恺也没什么。

  何慕恺咬紧后槽牙,眼神像X射线似的射向孙嫣然,他真想撂挑子走人,要曝光请速度!能让他和亦如的关系早些公之于众,他还巴不得呢!

  但想想安亦如小鸟依人,软语细声恳求他在她合约期满前不要曝光他们的关系时的模样,何慕恺又心软了。

  罢了!写就写!他还真不信这丫头敢坑他!

  孙嫣然看着何慕恺咬牙切齿地写着保证书,唇角微微上扬,进屋拿了一个U盘出来,刚好何慕恺写完保证书把笔狠狠一扔。

  孙嫣然也不在意,拿起保证书仔细看了一遍,又将录好的视频保存好,这才不急不缓地拿出U盘:“给!”

  何慕恺U盘到手,长长呼出一口气,总算是了了一桩事。随即他瞟了一眼孙嫣然手里的笔记本电脑。

  何慕恺恶向胆边生,突然抱起孙嫣然的笔记本电脑就往浴室跑。两个房子结构一样的,何慕恺也算轻车熟路。

  孙嫣然一时间并未反应过来何慕恺要做什么,虽然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她急急跟上:“你想干什么?”

  浴室门被何慕恺从里面反锁了,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

  孙嫣然这才明白何慕恺竟然……

  “何慕恺你这个卑鄙小人!……何慕恺你开门!何慕恺!”孙嫣然喊得嗓子都发痛了,何慕恺才施施然开了浴室门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笑容。

  这在孙嫣然看来,何慕恺无异于是在向她挑衅:小样儿,跟我斗?你还嫩着呢!

  孙嫣然推开何慕恺,冲进浴室,看到被完全浸泡在水中的笔记本电脑,孙嫣然怒气值飙升!

  但孙嫣然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手无武器,身高力量悬殊太大,她就算爆发,也未必是何慕恺的对手。

  不能力敌,只可智取,短短时间,孙嫣然脑袋里千回百转,最终决定以柔克刚,示敌以弱!

  她深吸两口气,努力压下怒气,酝酿出悲伤之意,转过头眼泪汪汪,控诉地望着何慕恺,沙哑着声音——这不是装的,她刚吼得嗓子有些哑了。 

  “何少爷,你生在富豪家,长在蜜罐里,视金钱如粪土,可你知道别人生活的艰辛吗?你知道我这个笔记本电脑的来历吗?我家里穷,还有个年幼的弟弟,父母供我上大学的学费都攒不出来。生活费全是我课余打工自己挣。而这个笔记本电脑是我从打工挣来的微薄的生活费里省吃俭用攒钱买的二手笔电,吃了好几个月泡面!”孙嫣然一字一句缓缓说着,慢慢瘫坐在地上,眼角余光还不忘看看何慕恺的表情。

  嗯,不错,愧疚!

  孙嫣然心下暗笑,脸上表情却仍是悲伤万分,还带上了几分嘲讽继续控诉:“你知道我为何要买这笔电?宁愿吃几个月泡面也要买它?为了梦想!梦想你知道吗?何少爷!你当然不知道,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要什么有什么,你又哪里需要什么梦想?”

  “可我从小就想当一名作家,做一名编剧!你知道这笔记本里有我多少心血吗?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修改,终于近百万字的小说就快要完本了,可是……却被你扔到水里……何少爷,你毁掉的不是笔记本,是我这一生的梦想!嘤嘤嘤……”孙嫣然半真半假地表演着,没有周星驰因“小强”之死那么浮夸,却声声直击何慕恺心房。

  何慕恺从孙嫣然犹如梨花带雨悲切地叫他“何少爷”时,就开始愧疚了,上次半夜来找吃的,若这女孩不是在熬夜写作,也不会发现自己,孙嫣然真真假假的表现让何慕恺深信不疑。

  随着孙嫣然半嘲讽半吐苦水的控诉,何慕恺简直觉得自己罪大恶极,毁了一个积极努力,为了梦想奋斗的少女!

  孙嫣然瘫坐在地上时,何慕恺伸了伸手想去扶,竟然有种怕亵渎了这女孩的感觉,怯怯的又收回了手。

  孙嫣然抱着头嘤嘤悲泣时,何慕恺凑上前去,轻轻扯了一下孙嫣然的衣服,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别……别哭了!我赔你一台。”

  孙嫣然抬起哭得红红的眼,悲愤道:“那我的心血呢?新电脑里也有吗?”

  何慕恺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小声说道:“可以把这电脑拿到电脑城去试试,硬盘上的东西能读出来不。”

  孙嫣然心如死灰的样子:“你别逗我了,硬盘进水还能读出来?突然感觉人生没有了希望……”

  何慕恺脸色一白:不会吧?他不就是一时冲动毁了个笔记本,怎么好像逼得人家姑娘要自杀了似的?

  “你别胡思乱想,你这么年轻,这么努力,这么……聪明,这么……漂亮,怎么会没有希望呢?每一天都是一个新起点,每一天都希望满满的……”何慕恺觉得自己都有些口不择言了,心灵鸡汤什么的,他不擅长啊。

  偏偏孙嫣然还得寸进尺:“你看你说得这么勉强……我知道,我不够聪明,不够漂亮,虽然年轻,虽然努力,却无力与你们这样的有钱有势的人争斗,无缘无故被卷入你的绯闻风波里,还要被逼签下卖身契……嘤嘤……”又一阵伤心的哭泣。

  何慕恺虽觉孙嫣然用语不当,但用工合同从另一种意义来说,也算卖身契了,看着眼前哭得颤抖的单薄身子,何慕恺有些手足无措。

  “好了,别哭了,你……我不是写了保证书不让你再签用工合同了吗?”何慕恺放柔了声音。
“那有什么用?谁能证明这真是你写的?我的电脑……嘤嘤……”孙嫣然发现何慕恺竟然这么好糊弄,演上了瘾。

  “我赔!”

  “什么时候?”

  “现在!”

  “那你先出去,我要换身衣服。”孙嫣然瓮声瓮气道。

  何慕恺如释重负地转身出去,孙嫣然关上门对着门做鬼脸吐舌.头:“笨,这也信,现在什么都有云端保存了好不?要是我稿子真没了,看我不找你拼命!”

  孙嫣然心情极好地哼着歌换了衣服,把被泪水糊了有些紧绷感的脸洗干净,又梳了条马尾辫,这才又快速切换到忧愁状态走出去。

  ……

  去电脑城前,何慕恺带孙嫣然去了一趟何氏国际,何慕恺将那还湿漉漉的笔记本电脑带上,交给了他爸公司里电脑技术部最牛的几个技术人员,结果都说这笔记本电脑是在开机的情况下被泡到水里的,硬盘已经被损坏,无法修复。

  何慕恺脸上的懊悔越发明显,孙嫣然则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得何慕恺一阵心惊胆颤。

  电脑城,孙嫣然则抱着新买的最新型号的联想大屏幕笔电,心里美滋滋的,自然,她脸上表情还是有些郁郁寡欢。

  不过在何慕恺看来,好歹不是“生无可恋”了,何慕恺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次日晨,昏睡中的何慕恺被床头电话吵醒,他摸索着拿起电话,半睁了眼看到屏幕上显示“云妈”,眉毛微锁,按下接听键,放到耳边,再度闭上眼。

  “喂……云姐。”何慕恺的声音带着刚醒的喑哑,电话里传来的怒骂声让他眉毛皱得更紧,将电话远离耳朵十几秒,听着动静小点了再移回耳朵边,“你一大早给我打电话就是骂我的?”

  云晓婉还犹自气难平,深深吸了几口气:“那你告诉我,网络上好几个网友拍到你和孙嫣然携手电脑城买电脑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拿回视频吗?”

  “视频拿回来了。你放心吧。”何慕恺张嘴打了个哈欠,“我还困,不要吵我。”

  “等等……那你这是美男计奏效了?”云晓婉突然心情灿烂起来。“那她答应签用工合同没?”

  “没有。我写了保证书让她不用签用工合同,云姐,有什么事晚一些再说,你让我再睡会儿。”又一个哈欠袭来,何慕恺直接挂了电话关了机,只留下电话那端的云晓婉气得直跺脚。

  好在何慕恺和孙嫣然同去电脑城修和买电脑这一举动让舆论更偏向孙嫣然的确是何慕恺的助理,不过云晓婉仍决定上门问清楚怎么回事。

  因为全程都有网友跟随拍照,二人并无亲密举动,反而在旧电脑扔了,买了新电脑之后,何慕恺两手空空,而孙嫣然抱着新电脑——这正是助理做的事情不是么?

  也有少数的声音质疑:现在要买电脑还需专门跑电脑城吗?他们买的笔记本又不是自行配置的台式机,网上订购多方便?在荣城,苏宁或国美下单当天就能送到家。严重怀疑二人作秀!

  不过这少数质疑的声音如一颗小石头沉入了海里,没激起什么浪花。

  云晓婉是直接用钥匙开门,到卧室把何慕恺从床里挖起来的。

  眼睑下方明显还有些乌青的何慕恺睡眼惺忪地接过云晓婉递过来的筷子,看了眼眼前云晓婉打包买来的食物,何慕恺并无胃口,将筷子放回桌上,打了个哈欠:“有话快说,说完我还要睡觉。”

  “啧啧啧……瞧你这样子,哪像个明星!”云晓婉嫌弃地直啧嘴,“要不要姐给你洗脸清醒一下?”

  眼前的何慕恺头发蓬松,哪有半点发型可言,虽说长相仍无可挑剔,但这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像个赖床的孩子似的,哪有半分巨星风采。

  何慕恺痛苦地皱起了眉:“云姐,我昨晚睡得很晚,你能不能说重点,早点说完,我还要继续睡!”早知道就不给她钥匙了!

  “昨晚又玩游戏了?你多大的人了还熬夜玩游戏!幼稚不幼稚!视频拿回来了?你确定她那里再没有?”云晓婉瞪着何慕恺,又是心疼又是生气。

  “拿回来了,确定!”笔电都坏了,硬盘上的就算孙嫣然没删也恢复不了了。她根本没料到自己会将她笔记本损坏,所以不可能一次拷到几个U盘上吧!

  “那你说的保证书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想办法让她签了那份用工合同吗?”

  “你还好意思说!你前脚给人发狠话,要让人毕不了业。后脚就让我去哄骗视频,还要签用工合同,人家又不是傻的,我若不签那保证书,视频根本拿不回手里!”何慕恺惺忪的眼睛睁开来,视线突然凌厉地射向云晓婉。

  云晓婉有些讪讪,不敢直视何慕恺:“那……那我不是一时气愤,逞口头之快么?我又不是混黑涩会的,谁知道那丫头听真了。那……真没办法让她来做你私人助理了?”  

  “唉!你说就那野丫头,你还让她给我当私人助理?你不怕她将我的更多秘密拍下来威胁我们?”何慕恺烦躁地说道。

  “这我不怕!”云晓婉有些得意,“用工合同里明确规定不能泄露雇主的隐私,否则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

  “我觉得也没必要非让她给我当私人助理不可。说起来这丫头也挺可怜的。”何慕恺想起昨日哭得梨花带雨的孙嫣然,心间被某种称为疼惜的感觉充斥。

  云晓婉敏感地抬起头,秀眉微皱:“我让你去使美男计,合着你被人反使美人计了?”

“哎哟我的姑奶奶,合着我就这么没用?”何慕恺又困又累,偏偏云晓婉不但是他经济人,还是他表姐,他惹不起。

  “那你为何陪她去买电脑?我一进门就看了,你家里根本就没有新电脑!”

  “一时冲动将她电脑泡水里了,电脑里有她辛辛苦苦写了好久的稿子。”说起这个何慕恺心里还有些不得劲,总觉得自己还亏欠了孙嫣然。

  “嗤……干得好!这丫头就得这样治治!不过你傻呀,她说里面有什么就有什么了?再说了,如果真是重要的东西,还不邮箱或U盘备份啊?”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