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折腰蓬莱客 h

鸡汤励志 2021-07-16 14:47:36

  “有人吗?救命呀,这里有施虐狂,求求你们快点救我啊,啊,啊”

  只见一个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女人,挂着脖颈上刺眼的疤痕落荒而逃,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眼神恐惧满脸是泪,让闻声赶过来的酒店人员纷纷侧目。

  门外等候多时的记着闻风而动,接着各种摄像机全跟了过来,随着“咔擦咔擦”的快门按下的声音, 苏宛如各种凄厉的表情全都跃然底片,随机拍下的,还有慕斯寒闻声赶过来的惶恐吃惊的脸。

  咔擦声不绝于耳,走廊上全都是人头攒动的记者,慕斯寒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心里冷笑一声!

果然是苏宛如爱玩的把戏!

他抬眼望了下人群中各种眼神,故作轻松镇定自若的扒开人群走了出去。

  慕氏集团继承人酒店凌辱无辜女孩的消息不断发酵,几个小时便上了各大报纸头条,虽然慕氏势力雄厚,通过各种途径试图将其平息,但依然阻止不了这件事以龙卷风的势头。

  传遍了整个互联网的尴尬局势。

  慕氏内部各要人紧急商讨应对方案,在这种局势下的慕斯寒也只得乖乖的待在家里,暂且躲避风声。

  某国际大酒店,国内位居top6的服务水平与奢华环境,普通人一辈子都望尘莫及。

  而现在,酒店被24小时全天包下,只为在这里举行一场盛大婚礼。

  苏宛如被酒店奢华的美景包围,玲琅满目的珠光宝气,还有极致豪华的万人大殿,以及空运过来的各种花和树,美不胜收。

这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感叹着有钱人的挥金如土,苏宛如决定将这里的各式高级食物一扫而光。

经过一通厮杀,端着一盘堆积如山的各式餐点的苏宛如迎着其他人鄙夷的目光,找了一处角落坐下,旁若无人的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宛如。”

  背后的声音温和干净,如涓涓细流,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如遭电击的苏宛如的内心一麻,迅速拨动的刀叉也瞬间停了下来。

  缓缓的放下手中的餐盘,苏宛如惶恐的转身,僵硬的对着眼前的男人挤出了尴尬的微笑。

  “嗨,以淮,真不巧。”

  没想到事隔几年,还能在这里碰见她那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前男友,而此时此刻自己这尴尬的糗态,让苏宛如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江以淮着一套灰色西装,腰身笔挺,高大英俊。波澜不惊的秀气文静的脸上,多了一副眼镜,玻璃框下面的双眼里仿佛还透露出丝丝温情,此刻正目不转睛的打量着眼前的苏宛如。

  然,只有苏宛如才能读的到,透过那看似温暖眼神背后的无限恨意。

  “怎么也没料到,我们再一次见面居然是在这里,而且比我想象中来得要快。”江以淮稍微整理了一下袖口,眼神似笑非笑。

  “前段时间听说你回国的消息,没想到这么快咱们就见面了,顺便说一下,我现在做婚礼司仪的工作,今天这个婚礼,也是我们公司承办的”苏宛如滤了下头发,稍作安定的回应道。

  “听说你们公司规模不小,我想应该多靠了我母亲的那笔钱还有那个男人背后的支持吧”,江以淮眯起眼睛,满是讽刺和不屑,望了望她身后的餐盘,仍不忘挖苦:“果然无论这

  世界怎么风云变幻,你苏宛如还是之前那个大大咧咧,完全不顾场合的你”

  苏宛如难为情的打哈哈,一双桃花眼笑成一道月牙:“要说帮助嘛,斯寒确实对我的帮助不少,我身上的那些毛病他也都惯着我,所以我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啦”

  这轻描淡写的回应和毫不掩饰的炫耀彻底震怒了眼前的江以淮,他突然一改之前还刻意掩饰的恨意,神色一沉,顺势就将苏宛如压在了墙上。
“你这坏女人,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在我面前还这么镇定自若理直气壮?”江以淮怒不可遏连珠带炮。

  “还是说慕斯寒的金钱和身体让你如痴如醉,让你的心也变得是非不分被熏黑了?”

  强有力的阵阵撞击,让苏宛如感觉刚刚吃的东西都快要被顶出来,她眼冒金花,耳朵却在一字不漏的接收着江以淮的各种质问。

  “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迷恋慕斯寒的金钱和身体,跟他在一起把钱当床睡的滋味,不知道让我有多爽。”面对眼前的男人如此明显的羞辱和鄙夷,苏宛如毫不客气用最锋利的语言回敬。

  全世界的男人都可以鄙视我,但是你,绝不可以!

  她的目的达到了,从苏宛如嘴里冒出的如此口不择言的回答彻底刺痛了江以淮的心脏,双眼被这深深的嫉妒染得血红,身子不自觉的微微颤抖。

  “不。”不及反应苏宛如的双唇被冰冷的强硬封住,夹杂着熟悉的味道和威士忌的酒香传来,牙齿也被对方的舌头粗暴的撬开,一场狂风暴雨的肆虐即将袭来。

  苏宛如试图将对方的手臂推开,无奈被抓的更猛,一双有力的大手将她紧密的环住,紧紧的搂在怀中,似乎将要嵌进肉里。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口口声声说着深爱我的妻子,竟明目张胆的跟其他的男人偷情吗?”

冰冷而又高傲的磁性男中音传来,解救了正苦苦挣扎的苏宛如。

被打搅的江以淮不爽地将她放开,抬起头朝来人望去,眼眸骤然一缩!

  “我当是谁,不过是苏宛如与之逢场作戏的摇钱树新欢嘛!”

  “哼”,伴着一声冷笑,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慕斯寒气质不凡,他姿态优雅的摇动手中的高脚杯,缓缓的朝着江以淮踱着步子,浓浓的眉毛下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深邃阴冷,斜眼瞥了下一言不发低着头被局面彻底弄乱浑身哆嗦的苏宛如。

  “是不是新欢,我不敢说,只是您这样,是否也太对不起自己的未婚妻了。”

慕斯寒嘴角一勾,抬手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眼角含笑邪魅的注视着目光一怔的江以淮。

  “你的未婚妻王小姐,你们好像已经订婚多年了吧,这次应该随你一同回国了?江家的这份喜酒,不知何时才能喝上?”

  江以淮望了一眼苏宛如,冷笑着说 “我的事儿呢,就不劳慕总费心,不过,你和宛如,看起来感情似乎没那么好啊。”

  两个人从一开始到现在0交流的状态早已被江以淮尽收眼底,他眼底掠过了一丝洞察后的嘲讽。

  “江以淮,请你不要自作聪明了,我跟我老公的感情好得很呢!”

他话音刚落,苏宛如突然从身后蹿了上来,十二万分讨好的上前搂住了慕斯寒的胳膊。

  被触及身体的一瞬间,慕斯寒内心泛起一阵阵反感和本能的排斥,身体也条件反射的变得僵硬,微微收回的胳膊有着反抗的迹象,苏宛如可不管了,既然要做戏就要做到底!

只见她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慕斯寒,近距离的勾人眼神似乎蕴含着无限深情。

面对这火辣辣的目光焦灼,慕斯寒一脸无奈,这蠢女人,为了让自己配合也是够拼了
他低着头斜睨着她,女人仰着一张巴掌脸,脸上盛满了讨好的笑意,这么瞧着倒是有几分顺眼。

  “江先生可别肆意揣测我们的关系,我与小婉情之深,不是外人可以理解的。”慕斯寒嘴角扬起一丝痞笑,双目含情又带着点点悠然散漫。

  江以淮极力压抑胸中无名的怒火,表面却不露声色:“慕先生,作为宛如的前男友,也是一名曾经的受害者,我奉劝你一句,装单纯扮柔弱这些可都是苏宛如的看家本领,等到有朝一日她想反咬你一口,你也就知道,披着羊皮的狼,骨子里究竟有多凶狠!”

  如此恨意满满不加掩饰的控诉,在那双死死盯住苏宛如的眸子里,更加凝重了几分,苏宛如深切的感受到了这种强烈的怨恨背后的痛楚,只是,她无力为自己申辩,一股寒意涌遍全身。

  “呵呵,我自己的女人,我自然比谁都清楚,江先生又何必来操心”,嘴里虽这么应着,但亲见了江以淮跟苏宛如这几个小时内的爱恨纠葛,对于这位原本只是略有耳闻的她的前男友, 慕斯寒内心似乎明白了几分:这对男女之间的故事,绝非只是普通分手情人的版本。

  而他和苏宛如,不过只是名义上的合约夫妻,彼此间的情意,恐连情场上的泛泛之交都不及。

  感受到了慕斯寒盯着自己沉思的异常,担心被抓到什么把柄,苏宛如连忙打岔, “以淮,咱们做不成爱人还能做朋友,况且现在各自都有各自的幸福,对于你刚才这么蓄意的抹黑我无意反驳,但是你也不至于一直在这件事情上发挥想象扩大影响吧?”

  “宛如,我想江先生也只是爱之深恨之切,不过逞一时口舌之快罢了,你又何必跟他计较。”

慕斯寒的侧手搂过苏宛如的细腰,温柔宠溺的抚着苏宛如的小脸,管她们中间有什么猫腻,反正这场合约游戏即将走到尽头,看在名义上的夫妻一场,我也成人之美一次,陪她演完。

  得到稍稍安抚的苏宛如顺势双手挂在了慕斯寒的脖子上,精致的小脸瞬间染上了一抹绯红,娇羞欲滴的声音甜美温柔:“老公说的是,我刚才有些冲动了。”

看着他们郎情妾意,江以淮也深知未必这就是事实,但昔日的爱人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的面前跟别的男人亲密,让他的心依旧被深深的刺痛。

  “外界盛传慕少风流多情,看来只是空穴来风,不过宛如也跟了你几年了,对外却无名无分,这件事……有点不太好看吧!”

提起这场婚姻的实名,慕斯寒身上的气压就骤然降低,眉宇间的散漫不变却让人备受压迫。苏宛如抬头瞧了他一眼,生怕他一个生气将事实抖出来,额角冷汗直流:“家族婚姻的复杂,你也是知道的,斯寒只是怕我受到外界的冷言冷语,尽量低调罢了。”

  她家道中落,在B市的势力全无,甚至遭人唾弃,如果被外界知道她同当今家族显赫的慕氏公子爷结为连理,岂不连累慕氏家族遭人耻笑?

江以淮知道两人有意联合对付自己,再说下去只会更加尴尬,于是草草的起身道别后离开了,当他走过苏宛如的身边,有微风轻轻卷起她的发丝,她望向他的眼神,似乎有那么一丝丝不舍。

  目送江以淮的背影渐渐消失,苏宛如竟愣愣的站在那低头发呆,冷不丁被一双大手狠狠的推了一把,她一步没有站稳,竟打了个趔趄。

  “你干嘛啊?”苏宛如没好气的应道。

慕斯寒冷着一张脸,这女人还真是过河拆桥,人影还没从走廊尽头淡去呢,她就翻脸不认人。

“去民政局离婚。”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