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余下全文打不开

鸡汤励志 2021-07-15 13:35:04
缓缓睁开眼睛,龙小宝看到荣恩,荣恩一脸关切:“小弟弟,你醒了?”

龙小宝画眉动了动:“我获救了?”

“嗯,获救了?”

听到孩子说话荣恩松了一口气,生怕他有事。

“你家里人的电话你知不知道,要打电话给他们才行,我看那两个坏人很快就会过来。”

“111……”

龙小宝把一个奇特的电话号码告诉荣恩,荣恩一阵无语:“你不要糊弄姐姐,这是手机号么?”

“是,打给我爸爸。”

龙小宝粉嫩小脸坚定不移,荣恩只好打了这个电话。

电话打通那边迟迟没有声音,良久传来一个低沉声音:“说话。”

声音透着不耐烦。

荣恩愣了一下,怎么感觉哪里听过?

“那个……我这里有个孩子,他四五岁样子,穿着蓝色鞋子,红色体恤,绿色裤子,请问你是他爸爸么?”

“……”

电话依旧沉默。

荣恩呼了一口气,好累!

“他被人绑架了,我在医院把他救下来了,你如果是他爸爸,尽快来这里,我担心坏人还会来这里。”

“哪里?”

电话里的声音依旧淡漠从容,荣恩想,这肯定不是亲爸。

儿子被绑架,还能这么从容的,能有亲爸?

“我在仁爱医院,急诊室,你来之前我会保护他。”

“……”

电话那边无声挂掉电话,荣恩把手机收好,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看她的小孩子。

她没有照顾过孩子,不知道怎么照顾孩子,可能是源于母爱吧,她莫名的喜欢这个小男孩!

不过这孩子长得也太好了,精致的小脸粉白粉白,像是陶瓷娃娃,更像是精工巧雕的一尊玉娃娃,特别是那双沉静如水的双眸,乌黑乌黑,亮的好像宝石。

最特别的是这孩子的穿着打扮,和他一脸酷酷的表情。

他身上不少于四种新鲜的颜色,这么多的颜色,别人身上即便不乱,也会影响气质 ,但他完全不会,虽然不那么精神,但他反而穿出了他本身的气质格调。

荣恩对服装颇有研究,她是准备做明星的,做过不少功课。

能这么穿的,要不是本身自信天生丽质,就是父母不懂服装,乱搭穿的。

但这孩子,绝非乱搭,看他衬衫式的上衣领口两条带子也知道,那上面的英文字符代表的是一个世界级著名品牌!

换句话说,这孩子的衣着和造型,是有专门设计师设计,国际大品牌打造的。

这么小的孩子,荣恩实在难以想象,他的身份代表什么。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不放心,荣恩走到小男孩的面前问他。

“抱抱。”

龙小宝伸手过去给荣恩,要她抱着。

荣恩有些紧张,但还是把龙小宝抱起来,一到了荣恩怀里,龙小宝搂住荣恩的脖子,趴在她肩胛上。

一副我很弱,要你抱着的姿态。

荣恩轻轻拍着怀里的孩子:“你要是饿了,一会你爸爸来了,就能吃饭了。”

龙小宝趴在荣恩肩上,眯着眼睛也不说话,荣恩轻轻拍着:“你是怎么和家人分散的?”

龙小宝眯着眼睛,小脸贴在荣恩的肩上,不管荣恩问什么,他都不说话,荣恩还以为他是睡着了,想要推开看看,他立刻说话:“抱!”

冷冷的,很强很酷,荣恩硬是没法拒绝!只好这么抱着在房间转动。

稍微停顿,手停下,立刻换来肩上小家伙掷地有声的声音:“拍!”

荣恩愣住,悄悄转过头去看他,小家伙眯着眸子,稠密的眼睫毛像是一把小扇子垂盖住他的下眼睑,眼睛有条缝隙,弯弯的,好像画上去的一样。

荣恩大气不敢喘,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怀里这个孩子,他的五官怎么那么好,简直无可挑剔。

荣恩甚至觉得,这孩子好像哪里见过,但到底是哪里见过,荣恩想不起来了。

把脸转开,荣恩继续拍!

荣恩待产时候学过抱孩子,这会抱着龙小宝在急诊室走来走去。

医生还以为孩子是荣恩家的,要不是看荣恩年龄确实小,当她是妈妈了。

急诊室内外,不足刻钟时间,被一行黑衣人占据。

走廊内林立两排,从中央走来两人。

前面不紧不慢从容不迫的是龙澈。

一件红衣,一条黑裤,一张巧夺天工的俊颜。

白川紧随其后。

到了急诊室门口,白川先进去看,确定有个女人抱着个孩子,没有多想,退后出来。

龙澈迈步进入,荣恩刚好转身,迎面对上龙澈那张英俊轮廓,吓了一跳,手一松差点把怀里的龙小宝扔掉。

龙小宝勾着她的脖子,加上她也反应过来,才没扔掉龙小宝。

场面定格住,龙小宝缓缓扭头,看到龙澈伸手过去。

龙澈走近一步,抱起龙小宝呵护在怀:“睡着了?”

“嗯。”

龙小宝趴在龙澈怀里,扭头看向荣恩,好像很期待什么。

但此时荣恩已经被震惊到了,她未婚夫有孩子?

为什么没人告诉她啊?

“抱!”

伸手龙小宝要找荣恩,荣恩尴尬的笑了笑。

“原来你有个儿子?”

龙澈眸仁微眯:“不许?”
冷冷的话从龙澈的口中说出,仿佛置身冰川,但是奇怪,她并不觉得惊讶。

仿佛,这样的话,就适合龙澈这样的人说出来。

荣恩摇头:“没有,只是意外。”

龙澈把怀里要找荣恩的龙小宝交给荣恩,脱下身上的外套披盖在她们身上,转身走去外面。

荣恩从急诊室出来,只看见一双笔直修长的大腿,正朝着前面走去。

一旁白川走来:“李小姐请。”

荣恩此时才发现,身边还有一个人。

只是荣恩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白川看她的眼神怪怪的,但具体怪在哪里她又说不清楚。

跟着白川他们离开,荣恩坐到龙澈的车里,她还不知道,龙澈的车,至今没坐过女人。

到了车上龙小宝就睡着了,荣恩想,这孩子是真爱睡。

车子里的气氛迥异,荣恩尽可能避开龙澈,但是车里的空间有限,她想避开,禁不住他一直打量。

车子很快到达龙家大宅,有人拉开车门,荣恩跟着龙澈下车,龙家门口站着一些人,看到龙澈连忙走上前。

“大少爷。”

“大少爷。”

“没事了,散了吧。”

迈步龙澈进门,强盛的气场令人不敢直视,龙家的佣人纷纷低头后退走开,荣恩此时才发现,这人有些过于冷酷了。

荣恩就这么跟着进了龙家大门。

没人告诉荣恩该干什么,她也只好跟着龙澈一直走。

龙家的大是荣恩无法想象的,纵然她在没有重生之前也见过一些世面,但那些世面如果和现在的龙家比,简直不值一提。

龙家别墅里面,早就已经备好了沐浴更衣之物,荣恩进门就被带到了龙小宝的房间里面。

进门龙小宝也醒来了。

“今天她是我的了。”

龙小宝醒来后大声宣告。

门口站着目光深不见底的龙澈,龙澈不经意看了一眼发呆中的荣恩。

“只此一次。”

说完转身而去,门被他关上。

荣恩良久看向怀里一脸标配版的龙太子,这孩子和龙澈的长相简直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只是大小问题而已。

难怪之前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们是父子,怎么会不像?

“放我下来。”

小太子糯糯萌萌的,荣恩不由自主的听他话,弯腰把他放到地上。

龙小宝朝着浴室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脱衣服:“我要去洗澡。”

“我帮你放水。”

“嗯。”

荣恩随后走进浴室,先是感叹了一番有钱就是任性,开始了伺候少爷的工作。

等她一番陪伴下来,龙小宝羞答答的把裤子小内内脱掉,站在淋浴下面洗澡。

荣恩不知道有钱人家的孩子怎么给人伺候,帮忙给龙小宝洗了个澡。

换上衣服出来,荣恩给他整理好,才说要回去的事情。

结果龙小宝不干了。

绷着俊俏小脸,龙小宝问:“我对你不好?”

“……”这都是哪里话?

这么小的孩子,何况初次相见,什么好不好的?

荣恩耐着性子:“我要回家的,不回家我父母会担心我,我家人会着急。”

“那你就可以不管我?”

“……”

荣恩愕然,他们没关系吧?

荣恩一脸无辜,龙小宝比她还无辜。

拉着荣恩的手去楼下。

此时龙家的楼下正忙着,龙澈正在大沙发上坐着,眼前站了一些人,全部是龙家的佣人。

龙澈交叠着腿坐在大沙发上,俊脸毫无表情,说不上冷,但是比冷更可怕。

“大少爷,真的不是我们,小少爷之前还好好的在院子里面的,不知道怎么就不见了。”

“大少爷,我们真的没有害过小少爷。”

龙澈并不应声,白川从旁说:“要不然报警吧?”

“不用了,叫人都走,明天安排新人。”

“大少爷。”

不管他人怎么哀求,龙澈始终面无表情,等把人都打发了,龙澈转身看去:“看不够么?”

那么冷的声音袭来,荣恩愣了一下,她才从楼梯口下来,被龙小宝拉到龙澈面前:“爸爸,我要和她结婚!”

“……”

顿时,整个房间雅雀无声,荣恩更是风中凌乱。

“不行。”

龙澈拒绝的毅然决然。

“为什么?”龙小宝的声音诸多不甘,提防起眼前这个女人都想扑的爸爸。

“你太小了。”

“那等我长大。”

“……”

白川嘴角直抽,等你长大你还会这么说?

“你叫什么?”

龙小宝去看荣恩,荣恩超级尴尬,磨蹭半天,在龙澈追杀般的目光下回答:“李荣恩。”

“哦……”

龙小宝若有所思:“跟我小后妈一个名字?”

小后妈?

荣恩看向龙澈,他只是扫了一眼荣恩。

四目相视荣恩立马转移视线,龙澈的目光刀子似的,她可不想自讨没趣。

“你为什么不觉得,她就是你小后妈呢?”

龙澈反问儿子,龙小宝眉头皱:“我们可以公平竞争。”

“……”荣恩无语。

龙澈薄唇动了动:“她是我的。”

这是荣恩听见过最好笑的事情,差点憋不住笑出来,为了掩饰她的情绪,低着头不看他们。

但这些都没有逃过龙澈的那双眼睛。

这女人,越来越大胆了,不但骂他该死,还在他面前偷笑。

“爸爸……”

龙小宝对龙澈的分心很不满,好像在说,我们在说正事,你也分心。

我们还能不能好好玩耍了?

“嗯。”

龙澈重新定格儿子:“谁带你出去的?”

龙小宝下意识后退,跟着走到荣恩身后躲开,拉住荣恩的手,推了一下荣恩。

荣恩回头:“我?”

抬起手指了指自己,她可没有,第一次见面好不好?

龙小宝很倔强一句话也不说,站在荣恩身后无辜的瞪大眼睛,荣恩心一软,朝着龙澈解释:“他还小,慢慢来,他会懂事的。”

龙澈抬眸去看:“是么?”

“是。”

荣恩连忙点头,不忘心里鄙视一把,就这么一个小糯米团子,就把她俘虏了,好没出息!

龙澈坐了一会,就这么一会,荣恩感觉已经有无形的压力在她身边形成漩涡。

特别是龙澈那双深若寒潭的双眸落在她嘴唇上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抿动嘴唇,总觉得哪里有些干燥,弄的有些喉咙冒烟。

真不是故意的,可她是怎么了?不会是因为龙澈是她孩子的父亲,她就对他有那种感觉?

荣恩垂着眸子,吞咽了一下喉咙。

但是……

“咕!”的一下,荣恩的手握紧,她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

注视着地板的眸子紧张不安到处乱蹿,落在龙澈那双穿着鞋的脚上,荣恩一下心悬了起来,噗通噗通要撞出来了一样,脑海里,忽然涌现出龙澈把他压在身下,不断占有的画面,脸颊忽地一热,下面好像……

一把握紧,荣恩深深呼了一口气。

天!

她怎么了?

想起那两次的事情,不论是这一次,还是那一次,对她而言都无比深刻。

眼前的男人,狂野,霸道,坚挺……

所有的所有,足够让她不安。

她的目光顺着龙澈的鞋子不由自主攀爬上去,先是膝盖,慢慢是大腿,最后是那地方……

荣恩动了动嘴唇,因为干燥,伸出柔嫩的舌尖在嘴唇上面舔弄了一下,她也没觉得怎样,但是等她把目光落在龙澈那双手上,身体都热了。

龙澈的手缓缓握住,但又松开。

荣恩张了张嘴:“我还有事,不打扰了,我先……”

“过来!”

龙澈换了个姿势,声音强硬。

荣恩本不想过去,但双脚像是不受控制,迈步走去。

到了龙澈面前,荣恩还没站稳,龙澈的手一把抓住荣恩的手,稍稍一用力,荣恩啊的一声跌过去。

等她反应过来,已经被龙澈抱住,禁锢在怀里。

“你……”

“闭嘴!”

冷了冷的,不容反驳。

荣恩不等反应,龙澈低头亲了一下荣恩颈子白皙的地方,荣恩身子一缩,双手抓住龙澈衣服,龙澈一把搂住荣恩,搬过荣恩的脸,薄唇覆上荣恩的嘴唇,一口下去,荣恩几乎流出眼泪。

“嗯……”

荣恩疼的打了几下龙澈,周围的佣人纷纷低头,白川立刻弯腰抱起地上的龙小宝。

龙小宝正聚精会神看,他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小少爷,我昨天在车里发现一样东西。”

白川逃一样把发呆中的龙小宝抱了出去,其他佣人纷纷退出。

大少爷好不容易开荤,这下老太太要高兴了。

“打我?”

龙澈离开,捏着荣恩下巴,荣恩委屈得要哭,疼死了!

就不能温柔一点!

看她那双眼睛,龙澈目光冷冽:“不愿意?”

“……”

荣恩抿住嘴唇,低头,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她为什么要愿意?

两人都不说话,荣恩把脸转开,为了要生存,为了报仇,她不能反抗。

龙澈现在就是天,在这个地方,谁还能比龙澈更有资本帮她,可……

端起荣恩的下巴,毫不温柔吻下去。

荣恩轻轻嘤咛着,被咬痛了还不许叫么?

结果……

龙澈的眸子微眯,一把撕开荣恩身上衣服,两人隔着空气相望,荣恩忙着拉扯衣服,护住身体,却迎来龙澈冷冽的声音。

“拿开!”

荣恩的手一顿,原本已经合上的衣服,因为她慢慢松开手,露出白光,龙澈黑眸落在她胸口。

荣恩觉得周围空气凉凉的灌进胸口,本该是冷的,却火辣辣的发烫。

“脱!”

龙澈身体向后,手松开,好整以暇看着腿上的人。

荣恩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要我打电话给你父亲?”

荣恩缓缓抬头:“你能帮我父亲?”

“那要看你怎么做。”

荣恩抿着嘴唇,手慢慢放到身上,把衣服脱下去,露出完美无瑕的身体,因为无地自容,身体都透着红。

龙澈仔细看着,好像在打量一副画值多少钱。

可荣恩对龙澈的每一个眼神,都感觉他在身体游荡,忍不住吞咽口水。

“想要么?”

龙澈问她,荣恩摇头。

随着她摇头,身体也在晃动。

龙澈那双黑眸缓缓流动,从她倔犟委屈的小嘴一路眼神往她的胸口打量。

落在她胸口的白光上,龙澈伸手去挑弄了一下她最该遮挡的地方,荣恩反应特别强烈,身体一缩,轻嘤着,心口好像电光闪过,变得敏感。

“还说不想?”

低低沙哑的声音袭来,荣恩缓缓看去,她那双眸子深处的东西缓缓流淌着,龙澈的手顿了一下,手从她的腰身一把环到后面,用力带过去,按在怀里。

他们一上一下,她被按在怀里,抬头只能看他。

“即便是给了你,你也得不到什么,更不要妄想我的心!”

荣恩有些迷离,被这么挑逗,身体已经开始躁动。

她想,或许她天生就是不安分的女人,对男人的身体不能抗拒,所以他把她按在怀里,她没挣扎。

“嗯……”

龙澈的吻忽然而至,她呜咽着摇头,疼……真的疼!

但她越是挣扎,龙澈的力道越大,直到她不在挣扎,被龙澈压在沙发里面,她整个人变得迷离,身体在沙发上慢慢扭动。

“别乱动!”

龙澈的声音变得粗重,双手按住荣恩的腰身,不许她乱动,荣恩如喝醉一样,迷离着看他,龙澈嘴角轻笑:“还说不想?”

随着而来是男人直挺挺的灌入,荣恩被弄痛,几乎哭出来,但下一刻,她的嘴被堵住,只剩下她呜咽的低泣。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