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水泄不通》金银花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鸡汤励志 2021-07-15 13:34:08
荣恩忍不住咒骂,身上的男人仿佛有理智一样,轻轻停顿一瞬,正含住荣恩的嘴唇离开,呼出热气。

他只是用那双精明的眼睛看了一眼荣恩,随后含住荣恩的耳朵用舌尖缠绵起来。

仅仅是如此,荣恩开始不停颤抖。

“唔……唔……”

到最后,偌大客厅,只剩下荣恩如小兽低哑求救的声音。

几番被压榨之后,荣恩终于被放开,身上的人几乎是毫无留恋的抽身离开。

荣恩身体一空,轻轻嘤咛了一声。

该死!

她怎么了?怎么变得这么淫荡了,她不是这样的?

荣恩微微眯着眸子,因为不断的哭泣,她的眸子下面还有水光。

男人起身已经穿好裤子,将衬衫拿来穿上,一边扣上扣子,一边打量。

“……”龙澈露出一抹轻笑。

李家的小姐,也不过如此,上了床一样淫荡。

穿好衣服,龙澈有些虚软,看了眼时间,已经深夜了。

毫无留恋,龙澈拿起外套,转身既走。

荣恩拖着最后的一丝力气,将一边的衣服拿来遮挡身上的羞辱,拖着疼痛几乎瘫软的身体,回到楼上房间。

一进门,荣恩摔倒在地。

出了门龙澈朝着车子那边走去,手下白川立刻走来:“少爷。”

“嗯,查查谁在背后下的手,查到了告诉我。”

白川若有所思问:“少爷,会不会是李家?毕竟,他们现在需要我们。”

“李南天要真做得出来,本少爷绝不姑息。”

“知道了。”

白川回头看了一眼偌大李家。

李家也是昔日枭雄,没想到今天被他家少爷在屋子里面把李荣恩这么对待,竟无人敢出来。

呵呵……

白川忙着走到车子那边,拉开车门请龙澈上车。

龙澈迈步进去,刚刚坐下,抬起手看去,手心和手指都是血迹。

借着灯光,白川也是一怔。

“少爷,你……”

龙澈明眸看向李家别墅,想到什么:“白川,去……处理干净,我不希望有人和小少爷争夺家产。”

白川顿了一下,低头:“明白。”

车门关上,车子缓缓离开。

白川转身看向李家,这就是命!

荣恩从房间门口拖着身体,勉强洗了澡出来,刚出来管家就来敲门。

荣恩看了眼穿着衣服的身体,叫人进来。

管家进门端了一碗药汤。

荣恩皱眉:“这是什么?”

“这是补汤,专门给小姐准备的。”

管家心里难受,不敢表现出来。

为了不被小姐发现难受,他提议不要给小姐吃那种药粒,专门弄了这种的。

荣恩坐起来,看了一眼黑乎乎的汤药,虽然不想喝,但还是端起还是喝下去。

她想要报仇,就要乖一点。

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为了她可怜的孩子,她要报仇,要让那些欠她的人偿还所有欠她的。

管家看到荣恩喝完,端起汤碗:“小姐,你休息吧,我先出去了。”

“嗯。”

门外,白川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

荣恩休息了几天,身体经过调理几乎没事了。

下了床荣恩去外面打算走走,顺便去原来的家看看,看看那两个她自认最亲的人,如今怎么样了?

五年了,她们过得还好吧,幸福吧?

荣恩看着手,紧紧握住,许易扬,我回来了!

荣恩已经接受她现在是十八岁的年纪,是个高中生,而且重生在五年后了。

也就是说,她的孩子已经五岁了。

荣恩要去找他。只是茫茫人海,连孩子是男是女荣恩都不知道,找起来谈何容易。

只能去她生孩子出事的医院,以及她原来的住处看看了,兴许还能找到。

出了门荣恩先去了原来的住处,那房子是她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很快荣恩到达原来的住处,下了车荣恩在那边看了看。

“易扬,以你的能力,最适合做总裁,你们许家你要不是出生的晚了一点,哪一点不比你那个大哥强,凭什么他就能做你们许氏集团的总裁,你做经理,没道理啊!”

李悠雪的声音格外刺耳,这声音荣恩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一向平和的荣恩,握紧双手,朝着说话的地方看过去。

李悠雪穿了一件白色的裙子,荣恩记得,那是她的裙子,买来一直没有穿过,因为太喜欢,她不舍得。

荣恩原先是学表演的,她的专业很强,曾在毕业前接拍了一组广告,拿了一笔为数不小的广告费。

她没什么可买的,也不缺钱用,父母原本是知识分子,不幸的是被一场车祸夺去了生命。

肇事者不存在故意伤害,他也是躲一个年迈的老人,才造成了车祸。

事后,肇事者拿了一笔钱出来,作为赔偿款。

父母还有房子,就是眼前的这栋。

荣恩拿到了第一笔广告费,买了这条裙子,她的梦想是成为电影明星,超级巨星,好看的衣服少不了。

但是她都不舍得穿,没想到给李悠雪穿了。

以往她是怎么对李悠雪的?

没有钱她给她,没有衣服她买,没有被通过视镜她都帮她,可李悠雪呢?想起这些,荣恩的心一阵阵刺痛。

她真是瞎了眼,和李悠雪成了朋友!
“不要胡说,大哥出了车祸,生活不能自理,你还这么说,他会难过的。”许易扬一脸宠爱,抬起手捏了捏李悠雪柔软的下巴,低头亲了一下,离开:“放心吧,只要我有能力,一定可以管理好许氏。”

“易扬,你当然有能力,你一直都是最好的!”

李悠雪抱住许易扬的手臂,得意的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幸福来的真是太快了。

许家一共三个儿子,偏偏许易扬是千年老二,虽然有能力,却不是长子,而许家最重视的偏偏是长幼有序。

许易辰明明没什么能力,却处处受捧。

凭什么?

李悠雪的眸子深处,闪过一抹阴狠,现在好了,看还怎么争?

“呵呵……你啊!”

看着这一切,荣恩紧紧握住拳头,李悠雪!

害死她不够,还要霸占她的房子?

“那里有个人?”

李悠雪先看到荣恩,荣恩这才想起什么,强压恨意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两人。

许易扬不经意抬头,看到荣恩不经意愣了一下,注视着荣恩的黑眸,缓缓打量着荣恩。

荣恩的心仿佛被钝刀割肉,又撒了一把盐,疼已经从身体的深处,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还记得,许易扬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仿佛被惊艳到了,慢慢的流露出他喜欢的情绪。

可是,才多久?

他就变了,看着她抱着肚子,以为是他的孩子,每天期待的围着他转,他在想什么?

肮脏么?丑陋么?

她怎么瞎了眼,和他成了夫妻?

荣恩缓缓闭上眼睛,往事历历在目,刀刀戳心!

“你怎么了?来这里找人?”

许易扬近了一步,身为许家的二公子,见过无数的美女,但是像是荣恩这样,还是第一次见。

许易扬忍不住近了两步,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

李悠雪不是傻子,许易扬的眼神说明了一切,他是看上她了?

轻蔑的白了一眼身边的许易扬,在许易扬还没发现之前,很快又隐藏了起来。

转而,李悠雪看着荣恩轻蔑的打量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荣恩缓了缓心口隐隐刺痛,准备转身离开,她现在还没有能力,不能和他们算账,等以后有能力的时候,再找他们也不迟。

但就在荣恩转身,李悠雪伸出脚绊了一下荣恩,她没站稳,整个身体朝着一个方向跌下去。

“小心!”

许易扬不由分说一把将荣恩扶着,还拉到了怀里。

荣恩惊魂未定,手却给许易扬握住了。

“你……”

荣恩本能要把手拉出来,许易扬却没那么好放开,一来一去,荣恩死死攥住许易扬的手,许易扬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没事吧?”

许易扬全然没有感受到什么,握住荣恩的手,吸取着荣恩身上的少女芳香,笑容扩大,英俊的脸格外温和。

“你干什么?”

荣恩被强行拉开,不等反应过来,啪一声。

“你……”

捧着脸,荣恩并无震惊,但她死死盯着李悠雪。

李悠雪错了个神,有些恍惚,这双眼睛好像哪里见过,但是愤怒已经不允许她做任何的思考,她挥起手还想打。

“悠雪!”

许易扬一把握住李悠雪的手,怒不可遏,冷冷的把李悠雪推开。

“你这是干什么?她只是不小心跌了一跤,我扶她一下,你怎么这么不懂事。”

“易扬……她分明是在勾引你,我是……”

“够了,你和我在一起多少年了,要是能勾引,还会到今天,别胡说了,但你这么做我真的很失望!”

转身许易扬去看荣恩,俊脸愧疚:“不好意思,我朋友有时候是这样,你不要害怕,这样吧,我家里有冰块,帮你敷一下,不然你这样离开,也会令人侧目!”

荣恩看了一眼愤怒不已的李悠雪,竟有些得意。

虽然被打,但是她都会夺回来的。

“还是不要了,我害怕!”

荣恩微微低头,俊俏小脸一脸委屈,撩的许易扬心口一酥。

“放心吧,不会有事。”

许易扬也不等李悠雪反应,扶着荣恩朝着房子里面走去。

荣恩有些发呆,这里是她的房子的,因为地段好,价钱也不错,之前好多人出高价她都不卖,只是想这是老房子,父母留下的。

可如今却成了这对渣男渣女的爱巢。

荣恩的心,几乎要碎裂了。

走一步,回忆一点,那些关于重生前的片段,和此时的画面,都在敲打她的心口,血是流下来的,却不能给人知道。

荣恩被扶着坐下,许易扬马上说:“悠雪你去拿冰块来,给这位小姐弄一下。”

荣恩心下好笑,只是看了一眼李悠雪。

此时的李悠雪有些发呆,站在那里,丢了魂似的。

“悠雪!”

等不到李悠雪的回答,许易扬叫她。

李悠雪说:“我来照顾这位小姐,你去吧。”

倒也没有说什么,许易扬转身朝着楼上走去,李悠雪一直盯着,等他进了门,李悠雪露出可怖笑容。

“不管你是什么人,你最好明白,这是我的地方,和我挣,没有好下场!”

李悠雪把手里的包放到一边,冷冷的盯着荣恩,这个女人,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但她搜罗了脑海里整个圈子,就是没有这张脸。

荣恩这时看着李悠雪,若有所思:“我记得这里住着其他的小姐姐的,我来这里是来看那个小姐姐的,至于你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你……”

提起荣恩,李悠雪的手攥紧。

“你到底是谁?”

李悠雪控制不住压低声音,荣恩不着边际的看了看房间里面,看回李悠雪:“我记得那天我就在车里,看到医院门口有个姐姐,被另外一个人欺负,肚子好大,要生了,然后……”

荣恩正说着楼上蹬蹬下来人,她去看,是许易扬下来了。

“找到了。”

许易扬走到楼下,亲自给荣恩处理。

荣恩感到恶心,抬起手把冰块拿走:“我自己来。”

荣恩拿着小镜子,一点一点的冰敷,却没忽略李悠雪那张花容失色的脸,僵硬,雪白……

可笑的是,许易扬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荣恩心底好笑,男人,不过如此,只见新人笑不听旧人哭。

李悠雪,你的下场不会太好,她保证!
“好些了?”

许易扬问,荣恩把冰块放下,不回答,反而朝着楼上那边看,那里是她的卧室,那边是她的书房,那边是她的换衣间,那边是她的画室,如今一切都成了李悠雪的了!

“我想去你家楼上看看,不知道可不可以?”

荣恩声音软,是一种糯音,荣恩也说不清,这声音是没张开还是以后就这样了,好听是好听,但是一个女孩子,总觉得不好。

一开口男人骨头都酥了,这不是天生的狐狸精本质么?

可不管是现在的荣恩,还是过去的李荣恩,荣恩都觉得,她们都不是那种喜欢勾引男人的人,甚至有些保守。

“当然可以,我带你去。”

许易扬已经完全忘记身边还有李悠雪这么一个人,起身马上拉了一下荣恩。

“不用了,我想让这位小姐陪我。”

荣恩故作友好的笑笑,朝着一边的李悠雪看去,目光是柔和的。

许易扬转身,这才想起什么:“悠雪。”

李悠雪掩饰好心中的恨意,起身站起来,笑颜如花:“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好!”

荣恩微微低头,跟着李悠雪朝着楼上走去,许易扬也跟了上去。

三人到了楼上荣恩去看了几间房间,看过荣恩只是站在那里发呆,很多地方都改动过了,而且被弄的面目全非。

“还不知道小姐贵姓?”

许易扬趁着荣恩发呆,在一边询问,荣恩愣了一下,只是一笑,并没回答。

只是这一笑,就让许易扬心神一荡。

一边的李悠雪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紧紧握着拳头,该死!

看的差不多荣恩说:“我还有事,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不急,我们也没什么事。”

“易扬,我们要去公司的,今天开会。”

李悠雪一旁提醒,压制不住的怒火正熊熊燃烧,她的一切,都是她苦心经营来的,她绝不会放手。

“不急!”

许易扬笑了笑,薄唇动了动:“我房间有名片,我拿一张给你,如果你有事尽管找我,我们公司是做影视公司的,这位小姐的资质不错,如果有这方面的想法,我可以提供资源,希望你能考虑。“

荣恩只是想了想,并未回答,许氏集团是国际知名企业,五年前的许易扬还不受家里的重用,看来今日不同往日了,他已经可以说话做主了。

这五年发生的事情太多,变数太多。

荣恩心思百转,许易扬,你要不害死我,要不害死我的孩子,我们可以一拍两散,井水不犯河水的,可是现在,我怎么能放你?

许易扬转身去他房间,荣恩的眼眸跟着他的背影望过去,直到许易扬房间的门关上。

荣恩迈步朝着楼上走,李悠雪跟过去,她想找荣恩算账,怒火冲昏头脑,她也没注意脚下,结果她脚下一沉,身体一个不稳栽倒,人从楼上滚了下去。

“啊!”

李悠雪几个翻滚落到楼梯下面,荣恩站在楼梯口,如果楼梯再长一点就好了。

“你!”

李悠雪全身受伤,她要去参加会议的,今天对她来说很重要,可现在?

她疼的说不出话来,荣恩站在楼梯上面,全程无动于衷,这……是她那一巴掌的代价。

“你……”

许易扬推门出来,看到荣恩走去,把手里的名片送到荣恩面前:“许易扬。”

荣恩缓缓低头,看着眼前的名片,伸手接过去,低头仔细看。

许易扬三个字像是三把刀子,一刀刀割在荣恩心口上,呼吸是那么疼!

“易扬……”

楼下的李悠雪吃尽力气喊许易扬,许易扬看去愣了一下,随即朝着楼下跑:“悠雪,你怎么了?”

抱起李悠雪许易扬朝着门口走,荣恩也从楼上下来,李悠雪说不出话,身体岔气了,她只能狠狠的盯着荣恩,但荣恩不以为然。

出了门,门口刚好有一辆车子,荣恩招了招手,许易扬抱着李悠雪跑过去,还以为荣恩叫车给他们,结果荣恩坐进车子,决然而去。

去医院的路上荣恩一直在想,她是不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许易扬的?

车子到医院荣恩付钱下车,在医院门口看了下,难免触景伤情,想起那场无妄之灾。

虽然宝宝不是她愿意有的,但总归是她的孩子,她给予了那么大的希望。

她一定要找到。

荣恩先去找当年给她待产的妇产医生,医生在四楼,荣恩去四楼。

但是电梯等了很久,总是人很多,要不就是有病人。

看了看荣恩决定走上去,但就在她走到三楼的时候,楼梯口荣恩听见有人密谋的声音。

“千万看好了,万一跑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吧,怎么也不会跑了,这可是我们的财神爷。”

两个男人在楼道口说话,躲在楼道口吸烟。

荣恩走了几步不敢走了,躲到一边躲着,直到两个人把烟蒂扔掉离开。

荣恩呼了一口气,为了确定什么,走回去二楼,乘坐电梯到三楼去。

从电梯出来荣恩假装找人,就在走廊走动。

很快荣恩发现了那两个人。

两人正假装病人在一边坐着,而他们中间的那个门上面写着被衣间,荣恩知道这个地方,是专门用来医院换被子之类的地方。

荣恩想了一下,去找值班的保安。

保安过来看了一下,把两个人请了出去。

“我们是来看病的。”

“是么,那你们的挂号单有没有?现在是十一点钟,你们应该拿到挂号单了?”

两人根本没有挂号单,支吾着被保安请走。

等人走了,荣恩马上去推门。

结果门只是关着,没有锁。

门开了,荣恩在门口看了一眼,一眼看到地上蜷缩着一个已经睡着的小孩子。

荣恩走去马上叫他:“小弟弟。”

但孩子睡着了,怎么叫也不醒,情急之下荣恩抱起孩子就走。

出了门她怕给人发现,先给警察打了电话报警,之后把孩子送到急诊室那边,准备给孩子看看。

结果去了那边,孩子就醒了。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