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鸡汤励志 >

始料未及的软1v2小说 《水泄不通》金银花

鸡汤励志 2021-07-13 16:24:38
尹齐越这副嘴脸实在是让人太过恶心,她因为昨天晚上闹了胃病,这下又被恶心到了,她用力推开他,扶墙干呕。

“该死的三八!”尹齐越心底更怒,一个女人竟然敢当着男人的面做出这种行为,怎么可能不让他自尊心受损?

他大步上前,伸手抓她,却在手快要碰到她身上的时候,突然被人用力一扯,脸上挨了一拳。

“你怎么样?是不是还很难受?”熟悉的声音响起,顾言欢放松警惕。

来回深吸几口气,缓了缓:“我没事。”扶着墙想要站起,却被男人打横抱起。

她低呼一声:“我可以自己走。”

在他冰冷的眼神下,话越说到最后就越小声,直到最后听不见。

“那个人是谁?”

“关爷,他是国企公司的员工,职位经理。”站在他身后的助理,早就已经把有关于顾言欢的一切查得清清楚楚,包括她这位前男友尹齐越。

“让人把他开了。”关慕擎淡淡的吩咐一声。抱着顾言欢转身离开,留下身后面面相觑的众人。

待到众人离开之后,尹齐越愣在当场久久不能回神。

直到他被接到解雇电话,他才后知后觉的回神,他到底得罪了谁?

关爷?难道他就是路傍上了富二代?

尹齐越人人站在原地,他有很多疑问,满腹的不满和浓浓的不甘,他想找他们理论,可是现在他只能紧闭嘴巴,一声不吭。

为了呆在那家国企公司,为了他的前途,他已经放弃了很多,失去了很多机会,没想到到头来竟然他妈的被一个男人轻飘飘的一句:让人把他开了,就抹去他这些年打拼的努力,凭什么?

不就是凭一个有钱的爹吗?他哪里跟她比得过?

呵呵…关慕擎,你等着,既然你毁了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关慕擎抱顾言欢走之后,直接到了医院的顶楼,顶楼平日一不会有什么人上去,这会倒是闲得很冷清。

“可以放我下来了吧?”直到上到顶楼之后,顾言欢才想起此刻还在他的怀里。

关慕擎冷冷的看他一眼,眉头轻挑,把她放到一边的椅子坐下:“这会觉得不好意思了?你还有哪里是我没见过的?”

顾言欢的脸红的能滴出血,骄横的瞪了他一眼,提着手中的水果袋,转身下楼。

怎么说顾言欢也是一个大美女,身材凹凸有致,皮肤晶莹剔透,特别是一双眼睛,更是灵动撩人,关慕擎有一瞬间的失神。

“你想干什么?”关慕擎开掩脸上的尴尬,他还从来没有因为某一个女人失神过。

“我去洗苹果给我妹妹吃。”顾言欢扭头看着他,娇俏出声。

关慕擎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她手中提着的水果,眉头轻皱:“你妹妹住哪间病房?我直接让人送过去。”

顾言欢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不过洗一点水果而已,哪里用得着麻烦别人。”

“正好我过来看老头给他带了一点。”关慕擎不以为意。

好吧,既然他都要送了,那她为什么要拒绝?

“你爷爷也住在这家医院吗?你过来是看你爷爷的?”

“不是。”他声音冷漠,神情高傲。

“既然不是,那你来医院做什么?”顾言欢一副看白痴的模样,他明明就很关心他的爷爷,却非要装作冷漠的样子。

“顺路。”声音依然冰冷,脸色没有丝毫的起伏。

顾言欢笑了笑,装作漫不经心地说:“既然这样,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他吧。”

再怎么说他老人家住院和她也脱不了关系,知道他住同一间医院,如果不去看看他的话,终究过意不去。

“不需要。”关慕擎一脸冷漠,拒绝的干脆。

“真的不用吗?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关慕擎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我说不需要,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不用多管闲事。”

说完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不用就不用,因为我很想看吗?就没见过有人像他这么冷漠的。

“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跟上!”

关慕擎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乖乖跟在他的身后。

有些事情是无法掌控之中发生,比如,缘分。

前两天,顾言欢想去看关老爷子,可是却在关慕擎的阻挡下没去,谁知道今天刚从顾木木的病房出来,就被两个一身黑衣的保镖,请到了最顶层的vip病房。

vip病房很大,阳光充足,看着就像在家里一样,刚一进门,顾言欢被眼前奢华的景象愣住,没想到医院竟然也会有这么奢华的地方,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关老爷子看着顾言欢精致的小脸,目露震惊。

实在是太像了,可是他们两个人的性格又不一样。

于嫣然就像五月的天气,温柔可人,而顾言欢就像十二月的梅花,坚韧倔强。

两个人形似神不似,特别是眼睛。

其实相对来说,关老爷子更喜欢顾言欢多一点,看着她精神性格爽朗的模样,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一些纯粹积极的东西。

只是关家毕竟不是小户人家,关慕擎又是他最宝贝的孙子,这世上还没有哪个女人可以让他觉得真正配得上川,现在又怎么可能让一朵梅花挡了他的前程?

“顾言欢。”关老爷子叫了一声。

顾言欢眼神清澈的看他,心里隐隐有些紧张。

关老爷子看着她眼神清澈的模样,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可是一想到关慕擎的前程,他直接开门见山:“我做事比较果断干脆,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你知道你的身份跟我的孙子一点都不配。”

“不过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说,他应该娶一个配得上他的女人,所以我只能让你离开。”关老爷子顿了顿,抬头看了一眼她的表情,发现并没有过多的变化,心里不禁更加欣赏:“我给你一笔钱,我保证可以把你妹妹的病治好,并且让你们下辈子都无后顾之忧,怎么样?”

说完关老爷子一脸倨傲,眼神闪烁,看着这么单纯的顾言欢,他突然有些忐忑不安
如果她有一点点的野心,凭着她跟于嫣然相似的容貌,关慕擎一定会娶她的,到时候别说一笔钱,就连关家整个产业都会是她的。

“没问题,只要你给钱我,明天我马上带我妹妹离开。”

“……”她答应的太快,让关老爷子一下子反应不过来。

他以为还要费上一番口舌或者用一些别的手段,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连一点犹豫都没有,难道在她的眼里没有爱情?

“我说话一向算话,这里是五千万,你拿去。”关老爷子一边说,一边给她一张银行卡。

顾言欢赶紧摆手:“不用不用,一看你就不会骗人,关爷爷,你放心,我等一下就走。”一边说一边把卡放进包里:“那你还有没有其他吩咐?”

“呃……”关老爷子愣了一下:“没有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保重身体,不要再被你的宝贝孙子气着了,自己的身体才是重要的,再见了,关爷爷。”说着急匆匆的冲出病房,生怕关老爷子会反悔一样。

原本该高兴的关老爷子,看着顾言欢神情淡弱的出去,仿佛真的一点都不在乎一样,瞬间,他心里闷的慌,他的宝贝孙子竟然被人嫌弃了?

顾言欢冲出病房,想到刚刚关老爷子说的那些话,她很想笑,没想到电视剧上那些狗血的剧情,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一想到木木的病情有机会康复,她心底所有的烦躁都一扫而空。

五千万啊,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这笔钱不单止可以治好木木的身体,还可以让她受到更好的教育,而他自己也可以想做自己的事,不用去不用从此以后不用再想钱的问题想想都觉得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天顾言欢就悄无声息的办了出院手术,带着顾木木到了另一座城市。

坐在车里看着源源不断后退的风景,顾言欢的眼里对未来充满憧憬。

“姐姐,现在我们去哪里?”车里,顾木木暗淡无光的双眼透着好奇和不解,为什么会突然转医而且还那么匆忙?

“我们去B市,听说那里的医疗技术会更好。”

“哦。”顾木木乖巧点头,

当他们到B市的时候,两姐妹到商场逛了一圈。

之前顾木木一直都呆在病房里,闷的发慌,对于外界的一切她都充满了好奇。

从小她就是一个极为乖巧的孩子,一直都是安安静静的,她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也从来没有过分的要求过顾言欢。

一直知道自己很麻烦,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替顾言欢减少麻烦。

两人逛累之后,顾言欢找了B市最大的医院给顾木木办理了入院手术。

现在突然有了一大笔钱,顾言欢再也不用跟以前一样那么辛苦。

不用再过着以前那种有上顿没下顿,日夜打工的日子。

A市,一直处于低气压的vip病房,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他直接拿钱就走了?”每一字每一句都蕴涵着他巨大的愤怒。

顾言欢!真有你的!想逃?你以为你逃的出我的手掌心吗?

来回深呼吸,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顾言欢娇俏的脸。

“莫言,马上让人去查看他们去了哪里,就算她走到天涯海角也必须把她找出来!”关慕擎声音冷寒气,莫言听到命令,马上吩咐人手去查。

另一边,顾言欢刚刚安顿好,就遇上了麻烦。

“你们想干什么?不要动手动脚的。”顾言欢刚给顾木木找了一个护工,方便照顾她,而她也可以更加方便的工作,没想到突然遇到绑架。

“哎呦,皮肤真白,性格真辣,要不我们哥几个先尝一尝?”站在顾言欢面前的几个男人看着她精致的脸蛋跟傲人的身材,笑容淫邪。

顾言欢浑身一僵,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好了,先不要闹了,老大等急了。”人群中突然一个戴着墨镜男人走出来。

顾言欢心里一紧,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人绑架,该不会是劫色吧?

可是怎么可能?她又不是美到那种让人心动的人,就算她有几分姿色,但是也不应该被人绑架呀。

难道是劫财吗?那就更不应该了,她又没钱,这几天花的都是以前的。

该不会是关慕擎吧?

应该不会吧,虽然他的性格拽的要死,人又冷冰冰的,对于一个突然跑掉的女人,他应该不会感兴趣才是。

“裴小姐,人已经带到了。”顾言欢心里一跳,裴小姐?

该不会是……当她看清来人的时候,脸色骤然一变。

“是你?你为什么要把我绑来这里?”顾言欢反应过来之后,迅速开口。

他跟他无怨无仇的,她为什么要把她绑来这里?都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她有什么话好好跟她说不可以吗?为什么要用这么极端的方法?

还有,她是悄无声息办的出院手术,为什么她会知道她在这里?

难道……她早就派人在暗中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这么想着,脸色越来越沉。

“好久不见。”裴宁坐在真皮沙发上,一副高傲的姿态,举手投足间透着贵气。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知不知道你这是绑架?”顾言欢被人紧紧扣着双手,根本就没有办法移动,只好气急败坏的对她说。

裴宁对于她的话充耳不闻,悠然自得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她就像欣赏一个艺术品一样。

“绑架?”裴宁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我就是绑架你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怕吗?像你这种女人,捏死你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顾言欢一点也不怀疑他的话,他们这些有钱人,人命在他们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文。

只要有钱,他们就可以瞒天过海,栽赃嫁祸,黑的也可以说成白的。

“裴小姐,我们俩人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你又何苦跟我这种人计较是不是?”顾言欢一脸讨好,心里却把她骂了个遍。

另一边,莫言急匆匆的走进他的办公室,一脸着急的把查到的消息告诉他。

“我们查到的确实是这样,在顾小姐到了B市没多久,就被人绑架了,我们现在正追查她的准确位置。”助理莫言恭敬的站在一边,把查到的消息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马上查到她的精准位置。”这个该死的女人离开就离开了,干什么还要把自己陷入危险当中?

关慕擎原本不想理她的,可是一想到那张跟于嫣然相似的脸,他就没有办法放心。

这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现象。

很快,莫言就查到了准确的位置,带着关慕擎一路风驰电挚的往B市赶。

此刻,顾言欢依然试图跟裴宁讲道理。

“裴小姐,我跟关爷真的没有关系……”顾言欢下的笑,看着依然不为所动的裴宁,心里一片苦涩。

“哼!”裴宁冷哼一声,双手抱胸:“你当然不会跟他有任何关系,他只能是我的,可是谁让你把我惹得不爽呢?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感到厌恶,今天我就要毁了你,我倒要看看你名声尽毁的时候,他还要不要你!”

只要一想到他们两个人滚床单,她就来气,她明明才是他名正言顺的未婚妻,凭什么被这个女人捷足先登?

她在他身边默默守护了那么多年,没想到却换来他那么无情的对待!

这让她怎么甘心?

“你……”顾言欢被她眼里的恨意吓的一愣,没想到她竟然是因为关慕擎,就被这个千金大小姐给记恨上。

现在看他的模样,明明是想要毁了她。

天呐,到底该怎么办?都怪关慕擎!

“怎么?你害怕了?我告诉你,我从来没把你放在眼里,既然你这么缺男人,等一下你就好好享受这愉快的一刻吧。”裴宁一脸高傲的开口,眼中一片得意。

“裴小姐,我跟关爷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不是他的情人,你没有必要因为我而不高兴。”顾言欢都快急哭了,这莫名其妙的怎么惹上了这个祖宗?

早知道有钱人的都是不好惹的,可是偏偏……

“你当然不配当他的情人,你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模样我告诉你,这次既然你又在我的手上,你就别想逃!”裴宁冷哼一声素手一指:“看到他了吗?他跟关慕擎可是有着深仇大恨呢,既然他那么在意你,那我就帮他把你毁了。”

顾言欢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你……”顾言欢脸上血色尽退,红唇哆嗦。

刚刚进来的时候她没有看到,可她才看到在阴暗的角落那里,还坐着一个男人。

由于太过阴暗,有没有看清男人的容貌,可是就是这么看着他,她都感觉到一股深严的寒气。

这个男人透着一股心狠手辣的味道,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汇,虽然看不清楚,可是顾言欢的身体还是止不住的抖了抖。

“长确实不错,特别是那双眼睛。”

裴宁砸了砸嘴,冷冷看他一眼:“既然现在人在你手上,那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但是有一点我要告诉你,这件事记得做干净了,不要让他怀疑到我的头上。”

“放心吧,裴大小姐,既然是他的情人,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我可是记仇的呢。”

“那就好,走了。”

裴宁丢下一句话之后,高傲的转身离开。

“裴小姐,不要把我丢下,我答应你,我以后都不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是裴宁理都不理她一下。

“呵呵……”那个在阴暗角落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他一步一步的走出阴暗角落,他的面容也清晰的倒影顾言欢在的眼前。

男人的样貌说不上英俊,可是他浑身散散散发着冷冽的气息,让人忽略不得。

“大哥,我真的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你们捉错人了,可不可以把我放了?刚刚那个人才是他的未婚妻。”反正是她不仁在先,她也不能怪她不义。

“是吗?”男人冷笑:“可是据我所知,他喜欢的人是你,我劝你还是少说废话,既然你已经落到我的手上,那你就别想逃出去了。”

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打压关慕擎的机会?他曾经给他的羞辱,他要一点一点的还给他,虽然他实力不如他,可是能够毁了他最爱的女人,对他也是一种打压。

顾言欢不知道该怎么脱身,如果他没有拿钱离开的话,现在局面会不会不一样?关慕擎会不会来救她?

她很想把他们之间微妙的关系告诉那个男人,可是她不敢赌,万一把他们惹挠了,他们会找到木木……她无法想象,如果木木因为她而受到伤害的时候,她会变成什么样。

木木是她唯一的亲人,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他们伤害她。

“你跟关慕擎到底是什么关系?”在顾言欢出神的时候,那个男人突然向她走近。

顾言欢闭着眼睛没有说话,落到他们的手里,她就算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

因为她知道无论她怎么解释,她跟关慕擎之间的关系,他们都不会相信。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几分骨气,我最讨厌这种倔强的人!”他伸手捏着她下巴,顾言欢猛然睁开眼睛,他想干什么?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双眼睛,感觉跟别的女人都不一样。”男人缓缓开口。

顾言欢想挣扎却被他用手捏着下巴,动弹不得:“你这双眼睛水汪汪的就像水一样清澈,可惜他竟然不流泪……”一边说一边靠近她。

顾言欢厌恶他这种目光那赤裸裸的目光,好像要把她扒干净一样,她只好闭上眼睛。

“睁开眼!”男人冷冷开口,顾言欢不理会。

“听说你还有一个病秧子妹妹……”

“谁跟你说的?你这个混蛋!”顾言欢恼羞成怒,恨恨的盯着他,眼底深处有不易察觉的柔软。

男人显然没想到她的反应竟然这么大,整个人瞬间变成了老鸡护小鸡的模样,让他一瞬间的悚然。

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他不禁开始对她有些好奇。

“性子这么倔,等一下,我倒要看看你能倔到哪里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