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rapper私生活有多乱: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20:44

言烨翻过文件,眼睫不掀,龙飞凤舞地在纸上签下一个又一个名字。

整个办公室内落针可闻,二人一时无话。

想起昨晚的口角,洛楚楚以为他还在生气,豁出去了地讨好他,藕段一样的纤纤素腿一跨,她与言烨面对面,横坐在了他大腿上。

不管他们之间曾经发生了什么,都由她来做迈出第一步的人吧!

言烨黑眸一暗,右手还持着笔,左手扶上了她的腰。

言烨手掌带着热意透过她的裙子,洛楚楚腻着嗓子,在他耳边:“你怎么不理我呢?还在生我的气吗?”

言烨转头,呼吸拂在洛楚楚的唇畔。

被言烨墨黑如漆一般的眼仁盯着,洛楚楚气焰消了一半,她微微心虚,回避了一下言烨的目光。

好似不满她的回避,言烨放下派克笔,捏住洛楚楚的下颌转向自己。

一个好兆头?

洛楚楚信心重燃,定了定神。

“我打包了料理来看你,你开心吗?”

又道:“昨晚是我错啦,我向你道歉。你不要不理我嘛,你都把我丢在大宅里一个月了,我们一点共处的时光都没有。”

“这是我特意去市内最好的日料店买的,”洛楚楚移过餐盒,餐盒上有淡粉色的樱花朵朵:“老公~感不感动?快尝一尝。”

在她说话的过程中,言烨一言未发,眸光轻轻落在了她带来的两个餐盒上。

洛楚楚解释:“另一个是我的。我陪你一块吃。”

轻薄的裙摆前端褪到了大腿根,后幅顺着言烨西裤垂下,洛楚楚细白的肌肤暴露在他视线里,她像个小娃娃,软软甜甜的一坨坐在他怀里。

言烨喉咙紧了紧。

她是真心的吗?特意来公司看他?

可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过去的伤害太惨重,言烨已经受够了她带给自己的一切,除了套路,只有欺骗。

他许久没有说话。

洛楚楚把胳膊往前一松,搭在了他的肩膀。

“你怎么不说话呀?”

“你想让我说什么。”言烨开口,声音却是哑的。

洛楚楚终于听到他说话了,俏脸笑得像一朵小花,和餐具上的樱花辉映。

“说说你看到我来公司见你,开不开心呀?感不感动呢?”

洛楚楚掰着手指头,像小孩一样数着。

言烨不回答她。

却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我要处理事务了。”

“别这么冷淡嘛!”洛楚楚看着言烨的冷脸,心想,这男人冷着脸还这么好看。

她大着胆子,伸手掐了下言烨的脸颊,他未剃净的几根胡茬刮过她柔嫩的指肚:“中午饭不能不吃,来,我喂你。”

她一转身,从餐盒七七八八拿出各式料理,还有精巧的竹筷。

洛楚楚用筷子夹起一个寿司,寿司白白的米粒上,铺着一片上等的刺身。

递筷到言烨唇边:“乖,张嘴~”

言烨深邃的眼眸眯起。

看来她都忘了。

他从来不吃刺身。

未加工做熟的肉类他全不吃。

橘红色的刺身贴近他脸,洛楚楚还在劝诱着,凉润的肉,碰到了他的唇。

洛楚楚神情希冀,透亮的眼瞳盯着他的嘴巴。

言烨张开了嘴。

“对嘛!老公我爱你!”洛楚楚笑靥如花。

甜糯的寿司送进了他嘴里。

言烨咀嚼着,金枪鱼肉的味道在他口中席卷,他暗暗皱眉。

言烨脸腮微动,洛楚楚看着他的唇形,不禁出了神。言烨的唇堪称完美,多一分则嫌厚,薄一分就显得薄情,唇是菱形的,但唇珠明显,唇峰却不失陡峭,衬得他整个人都英俊硬朗。

如果亲上去……会是什么触感呢?

洛楚楚花痴了。

她之前一定是吻过他的。虽然她记不住了,但他们一定接过吻。洛楚楚极力回想着。

洛楚楚一心猿意马,言烨就察觉了。他静静地看着怀里的女孩,女孩眸中有异光闪过,她脸蛋像个红苹果。

而她在他唇上瞄着。

言烨艰难地咽下寿司,手抬起,准确地擒住洛楚楚的下巴,粗粝的指尖滑过她双唇。

洛楚楚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

他、他这是要吻她了吗!

这将是她失忆后他们的第一次亲吻。

洛楚楚像受到蛊惑一样合上双眼,一片黑暗中,她满怀欣喜地等待着。

她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小鹿似的一撞一撞,前抬腿后蹬腿,在她的心窝处撞出有力的回响。

砰、砰、砰……

时间过了一秒,又一秒,三秒钟,四秒钟……

幻想中的触感没如期落在唇上,洛楚楚终于睁开眼,满心困惑地看向言烨。

只见言烨面容冷硬,眼底尽是尖锐的嘲讽。
 

二人对峙。

洛楚楚眼底似有东西破裂,她一眨不眨,生怕一闭眼睛,就有泪水会掉出来。

言烨把她当成了什么!?

她一心维护他们的感情,就算言烨是座冰山,她也有信心自己可以融化他。

言烨是座山,不是冰山,是钢筋水泥浇筑成的山。

洛楚楚沉吟许久。

她以为自己会哭,不哭,也至少会哽咽。

但半晌后,她听到自己冰冷的声音。

“言烨,你到底怎么看我?你怎么能这样做?”

言烨收回放在她唇瓣的手,像品尝她似的,手在自己的唇上擦了擦。

他目光落回打开了的餐盒:“洛楚楚,你玩够了没有。”

“够、够了。”洛楚楚微一点头,一个硕大的泪珠,顺腮滚落。

“够了那还不快走。”言烨强迫自己狠下心。

洛楚楚不懂自己究竟有什么错。失忆后醒来,好像上天安排给她一个丈夫,在她空白的记忆里,浓墨重彩画出第一笔。

她接受了这个事实,满心欢喜地尝试亲近他,尝试讨好他。但通通都不管用。

她一直关注着自己的内心,却忽略了他不爱她的事实。

言烨看洛楚楚坐在他怀里不动,不忍也不愿再看她泪水,重重把她推开。

洛楚楚栽倒在了地上。

“言烨,我看错你了。”

言烨一怔。

“我以后再也不来公司了!”洛楚楚丢下这句话,夺门而出。

逛至大街上,洛楚楚才发觉自己出门忘带了手包。

看来她不仅是失忆,还把脑袋摔傻了。

洛楚楚自嘲。

从言氏集团总部回大宅很有一段距离,洛楚楚不认得路,就算她记得路线,也没法徒步走回去。

难道回公司去求那个男人?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被洛楚楚扼死。想起言烨刚刚给她的难堪,洛楚楚宁可露宿街头。

“楚楚!”一个喊声。

洛楚楚以为自己伤心过度,出现了幻听。但呼喊声又一次传来:

“楚楚!”

她一回头,一台靓车上跑下来一个高个男人。他戴着墨镜,三两步就跑到了她跟前,双臂一张就紧紧抱住了她。

墨镜男人喃喃地说:“我的楚楚,我可算等到你了。”

洛楚楚奇怪无比,墨镜男人穿着polo衫,胸口手臂肌肉有力,洛楚楚推也推不开他。

不会是她从前的熟人吧?

但他简直热情得过分啊!

一道灵光闪过,洛楚楚好似被电击中一般,说不出话来。

他……该不会是她在佣人口中的移情别恋对象吧?

墨镜男人此时已经放开了她,转而捧起她的脸,即使是戴着墨镜,洛楚楚也能感受到他怜惜的神色。

洛楚楚有点不适应他这样亲密,扒了扒他的手,犹豫着说:

“这位先生,我不记得你哎。您能不能先放开我?”

墨镜男人稍微愣了一下,摘掉墨镜,露出一张充满年轻朝气的俊颜。

“楚楚,你在开玩笑吗?我是顾帆啊!”

顾帆?

两个字在洛楚楚脑海里转了几个圈,搜寻无果,洛楚楚一点也不认得这个人。

她叫不准面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她的移情别恋对象,只好摇摇头,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啊,我前一个月刚刚出院。我失忆了。我一点都记不起来你是谁。”

“失忆?”顾帆好听的声音扬了八个度:“楚楚,你是认真的吗?”

洛楚楚点头。

“我们今年六月刚去旅游啊,威尼斯,你还记得吗?”得到否定答复,顾帆叹气:“我们约好了一回国,你就和你丈夫摊牌离婚的。但你突然消失了。”

让她和言烨摊牌离婚?!

洛楚楚心里劈下一道惊雷。

怪不得言烨对她态度差,原来她真的背叛了他!

洛楚楚心头像乱麻,说不清道不明的烦躁。

好不容易维持了现有生活,洛楚楚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她疲倦地推开顾帆:“这位先生,不管怎么样,请你今后不要再打扰我了。”

顾帆白皙的脸因为激动,浮出一抹红:“楚楚!你是不是回心转意,要和你丈夫重修于好?”

他顿了下,又道:“你说失忆是不是在糊弄我?”

洛楚楚慌忙撇清。她低下头,从发丝浓密处,露出一道疤痕。

“我是真记不起任何事了。”

“楚楚,”顾帆目光殷切,他说:“回到我身边,我不怕重新开始。”

两人在街边纠缠不休。

言烨刚出了大厦就看到这样一幕。

远远地,言烨看着他们,拳头攥紧。

刚才,洛楚楚一走言烨就后悔了。

她丢在他办公桌上的餐盒还开着盖,里面琳琅满目,言烨想起刚刚洛楚楚喂他吃下的那个寿司,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是一想起过去,言烨心中依旧作痛。

沉思片刻,他突然想起来洛楚楚除了午饭外,是空着手来公司的。

他不放心地追下去,大堂里的人见总裁行色匆匆,纷纷侧目,他一出门,却撞见了洛楚楚和那个男人在一起。

顾帆还在劝说洛楚楚。

洛楚楚躲闪着顾帆,从言烨的角度,看起来无限亲近。

言烨怒火上涌。

“楚楚,”顾帆不依不饶:“从威尼斯回S市,你叫你丈夫的司机来接,回途中发生了小车祸。我以为你只是受了小伤,一直躲着不愿见我,哪知道你失忆了……”

洛楚楚不想在大街上和他谈太多,但架不住自己对过去的好奇。

“所以呢?你如何证明我们认识?你说的这些不是道听途说?”

顾帆双眼一亮:“你的护照还在我这里。”

洛楚楚吃惊,顾帆得意又叹慰地说:“原本等你离婚了,我们约好了出国定居的。楚楚,你能跟我走吗?”

一辆劳斯莱斯乍停在街边。

车内,言烨听到洛楚楚辩白。

“顾帆,我真的不记得你了。我也不想和你再有多余联系,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车门打开,言烨在他们面前立定。

糟糕糟糕糟糕!洛楚楚目瞪口呆,心里叠声大喊不好。

失忆后第一次碰见前cg对象,被缠住了说两句话,就让自己丈夫抓到了现行……

言烨听到洛楚楚这么说,怒气稍平。但脸色还是阴着。

锐利如鹰的眼神滑到洛楚楚身上。

洛楚楚连忙解释:“言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是偶然遇见的!”

“我们”?

一个词在言烨心中打了几个弯,他周身散发着凌厉的寒意。

洛楚楚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越描越黑,她急得跺脚,顾帆在一旁满是挑衅地看着言烨,无视洛楚楚投来的求助目光。

言烨转身进了车,洛楚楚扑上去,黑亮的车身倒映着她苍白的影子。

无论她怎么敲打车窗车门,言烨都是不应。车慢慢驶动,终于风驰电掣般离去。

洛楚楚一屁股坐在地面,胸中满是屈辱与绝望。

“楚楚,”顾帆走到她身边,贴心地蹲下:“他有什么好的?你忘了你过去有多厌恨他了吗?回到我身边吧,楚楚。”

她过去厌恨言烨?

洛楚楚来不及往细里想,气愤地瞪了顾帆一眼,拔足跑开。

顾帆在她后面连叫“楚楚”。

她甩开顾帆,漫无边际地在街头游荡着。

当高自杰开着专车找到洛楚楚时,已经下午了。

太阳西移,一辆宾利沐浴在夕阳中,高自杰下车,恭恭敬敬地请洛楚楚:“太太,言总让我接您回大宅。”

宾利车上贴了深色窗膜,洛楚楚看不清车内到底有没有人。

她怕再遇到言烨,用手指了指车里,小心问道:“你们言总呢?他在车里吗?”

得到高自杰的否定回答,她安心上车。

洛楚楚筋疲力竭,她把头靠在车窗上,思索片刻,探究地问高自杰。

“你在言氏集团多久了?”

“已经八年了。”高自杰专心开车,头也不回地答道。

八年!洛楚楚趁热打铁:“那你知道我cg的事吗?”

高自杰很本分地说:“太太,我作为言总的秘书,只负责集团内部的事。”

回答滴水不透,一点内情都没有。

洛楚楚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重新瘫在车座。

回到大宅,洛楚楚刚跟高自杰道谢下车,高自杰叫住她,递给她一个牛皮纸袋。

“太太,这是言总让我给您的。”

洛楚楚疑惑地接过来,她猜这是言烨给她的礼服图样,供她挑选的。

上个月她刚回大宅,就早有人送过来一本本图册,但现在手里的纸袋轻薄,看样子又不像。

她边走进大宅边打开纸袋。

纸袋里只有一张纸,吸附在纸袋内壁。洛楚楚把纸袋倒置,空了空,那张白纸倏然从纸袋中掉落,滑至地面。

洛楚楚弯腰去捡,白纸上深深的黑字顿时刺痛了她的眼。

上面大大写着:《离婚协议书》。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