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换人妻好紧三p 呻吟 粗暴 喘息 乳 抓捏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18:58

睁开眼,一片炫目的白。

耳边,传来仪器的“滴滴”声。

这是……在哪里?

自己……又是谁?

洛楚楚头痛,她想转头,却发觉自己的下颌被人紧捏着。

洛楚楚不禁皱眉,而言烨依旧没有放开手。

“太好了,言太太能醒来,就不会再有大问题了。”

一旁的医生高兴地说。

……

一小时之前。

位于S市中心的言氏集团总部,大厦高耸入云。

大厦顶层会客室内,焦曼琪看着眼前的英俊男人,使出浑身解数,侃侃而谈。

男人身穿定制西装,极闲适地靠在老板椅上,一双眼睛沉沉如夜,目光所到处,令人不寒而栗。

一声电话铃骤然响起。

男人伸手拿起桌上的高档仿古电话听筒,里面的声音有点急迫,说道:“言总,言太太刚刚苏醒。”

言烨眼神动了动,放下听筒,言简意赅,冷静地吩咐旁边的下属:“备车,去市医院。”

焦曼琪被截断话头,听到言烨这样说,她一脸惊讶,随后心生恨意,心头汩汩地冒出了酸水。

言氏集团高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个姓洛的女人仗着自己有了言太太的头衔,做出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而言总,那么英俊多金,掌握无数行业经济命脉的男人,令无数名媛明星挤破头了的男人,一接到电话,竟然还去探望她!

她刚要起身,去追随言烨的高大身影时,旁边的高自杰拦下她。

“焦小姐,言总去探望言太太,是私事,请您还是不要跟去了为好。”

焦曼琪听他这么说,甜笑着,声音像抹了蜜:“高秘书,我虽然算个外人,但言太太出了事故,我也要关心一下啊。”

说罢,不顾高自杰阻拦,急急跑出会客室。

S市医院闹中取静,在一片繁华的城中,独辟了一方佳地。

一辆劳斯莱斯驰至医院正门,后面紧随着焦曼琪的跑车。

言烨一下车,医院主任就携着主治医师迎了上来。

“言先生,言太太真是有福之人,受了这样的伤,苏醒并身体机能调节良好的人,真是不多啊。”

言烨由他们接领,大步走向病房,同时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言太太此刻已经苏醒,身体各项指标正常。”

言烨停在病房门前,主任很有眼力地推开门,请他进去。

病床上的人眼睛微微睁开一线,长长的睫毛垂着,软软糯糯的唇是淡淡的粉红,肤色比床单还要白。

一个布娃娃似的女人。

却狠狠背叛了他。

言烨这样想着,伸出手紧紧箍住了她的下颌。

洛楚楚吃痛,一睁开眼,面前是个高大俊美如神衹的男人。

“你……”洛楚楚刚要开口,却发觉自己的声音极其干哑。

她清清嗓子,继续发问:“……你是谁?”

言烨挺拔的身形颤动了一下,她说的是什么?她在问“他是谁”?!

他低下.身子,伏在洛楚楚耳畔,声线低哑:“你再说一遍。”

洛楚楚重复道:“你是谁?”声音清清楚楚传进言烨的耳朵,干净而澄澈,不带一丝的憎恶与厌恨,一如数年之前,洛楚楚当时还不认得他,就问他“你是谁呀?”

言烨深深呼吸,向医院主任冷眼看去,等他一个解释。

医院主任早已冷汗涔涔,一边招呼医师给洛楚楚做检查,一边向言烨道:“言太太她……应该是失忆了。”

失忆了?!

言烨重新看向洛楚楚,后者已经清醒,眼神明亮,像个新生的婴儿一般地看着他。

楚楚……他的楚楚……

言烨像受到了感召一样探出手去,想抚摸一下洛楚楚的头发,可是洛楚楚稍一瑟缩,避开了他的手。

言烨思绪被拉回现实,他面容冷硬,在洛楚楚耳边说:

“记住,你,是我的妻子。”

洛楚楚睁大双眸,她原来已经结婚了?还竟然是这个男人的妻子?

她心里困惑,看了看言烨,然后狐疑地打量着病房里的每一个人:“你们是不是都在骗我?”

“你这里,有个红色胎记。”

言烨挡住众人眼光,指着洛楚楚大腿内侧。

顿时,洛楚楚羞红满脸,呐呐地说不出来话。

医生们来来去去,询问洛楚楚问题并给她检查,洛楚楚眼神似罩上一层毛玻璃,心底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知道。

焦曼琪旁观已久,心下暗喜,看来洛楚楚神智不清,真是失忆了,那她岂不是可以趁虚而入,挤掉洛楚楚成为言烨妻子?

她暗眼觑着言烨,心痒难耐。

言烨自从一进病房,注意力全在洛楚楚身上,他立了立身子,目光落回洛楚楚的脸:“等你病愈,司机会来接你回家。”

洛楚楚怔怔“哦”了一声。

随着言烨带着手下离开,洛楚楚默想,这么帅的男人就是她丈夫?可是她什么都记不起了。但直觉告诉她,他们之间一定很僵
 

自从上次言烨来市医院看望洛楚楚,已经过了一个月。

每天的营养餐和各式花篮果篮都堆满了病房,洛楚楚被人像慈禧老佛爷似的供着,一天里,各种仪器二十四小时为她检查,除了还是记不起来东西,洛楚楚基本恢复健康。

这天,洛楚楚掰着指头,计算着还有几天能出院,病房门突然敞开。

“太太,我是言总的助理,今天言总派车来接您回家。”

门口站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态度恭敬。

她可以提前出院了?

洛楚楚惊喜。

没等她反应上来,从助理身后流水般进了一批人,高档定制服装被一溜排开,床帘一拉,两个女护工为她换上衣服,接着又进来化妆师,不厌其烦,在她脸蛋上涂涂抹抹。

梳妆完毕,洛楚楚终于正式出院。

市医院正门处,洛楚楚瞪大眼睛,面前停泊的庞然大物,是一辆房车!

周围人流纷纷侧目,还没等洛楚楚看清楚华丽的房车外表,助理已经打开了车门:

“太太,请上车。”躬身示意。

洛楚楚像走在梦里,一脚轻,一脚重,刚进入房车,就“哇”地一声赞叹了出来。

可是下一秒,洛楚楚的赞叹声,就被某人的冷脸冻住了。

某人,就是她的……丈夫。

房车内部装潢典雅,欧式小吧台,皮质大型沙发,灯光炫白,而言烨的脸色,在灯光下看起来……特别冷。

言烨在沙发上坐着,手持红酒,一言不发地看着她。

洛楚楚住院的一个月里,对言烨的印象只有她刚苏醒后的第一次见面。她搞不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但还是提起一个大大笑容,冲言烨:

“哈喽!”

言烨继续冷着脸,洛楚楚有点挫败,她走过去,赌气着要坐到沙发上。

房车里铺着长毛地毯,一寸多厚。

就在言烨身前两米处,洛楚楚重心不稳,右脚绊上了左脚,直直向前扑去——

“啊!”她惊呼出声。

“噗!”撞上人肉垫。

“咣当!”红酒四溅,高脚杯滚出去了老远。

半晌过后。

洛楚楚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眼前不是厚地毯,而是言烨放大了N倍的俊颜。

“对、对不起!”洛楚楚羞窘无比,想立刻遁地。

此时二人的姿势极尽**,两个身体一上一下,紧紧贴合,洛楚楚双手乱抓,想扶着起身。

按在皮质沙发上,洛楚楚颤颤悠悠地抬起身,手一滑,又重重地压回了言烨身上。

言烨闷哼一声。

这次,洛楚楚嘴巴磕在了言烨的唇间。

洛楚楚慌忙侧过头去。

言烨的呼吸开始紧促,一双浓墨点染的眸子黑若暗夜,闪着异样光彩,满满都是情、欲。

洛楚楚感受到下方身体的变化,她认命一般地闭起眼睛,反而不知怎么做。

两人的胸前都洒满了红酒,醇香醉人,往人鼻子里钻。湿漉漉的黏意,衣料被液体浸透了更让人清楚感受到了对方身体的温度。

言烨克制的声音响起,原本磁性的嗓音被他压低。

“洛楚楚,还不赶快起来。”

洛楚楚连“哦”两声,她畏手畏脚,小心翼翼,像鸵鸟缩回自己的窝里,乖乖地远远坐到了沙发的另一端。

尴尬死了!

一路上,洛楚楚几乎不敢看身边的男人,低垂着眼帘,手放在膝盖上,后背僵直。

在言烨眼里就成了小女儿般的媚态。

房车里的毛巾只备了一条,言烨不悦地皱眉,递给洛楚楚,示意让她先用。

“哦,哦,好的。”洛楚楚会错了意,一边答应着,她看着言烨西服上的酒渍,接过了毛巾就帮言烨擦拭着。

言烨没纠正她,唇边含了一抹笑,看她手忙脚乱。

柔白的纤纤手指捏着毛巾,微带一点力度,在他西服上蹭来蹭去。

小小的脸蛋,长睫扑嗦着,甜甜的呼吸像婴儿一般的奶香。

言烨突然很想吻她。

可是,思绪倒回,就一个多月前,她还背叛过他!

言烨想至此,不由心底生恨。

他抽过洛楚楚手里的毛巾,撇到一边,冷冷地下令:

“够了。”

洛楚楚不明白什么地方又得罪了他,只好坐回沙发,余程中,他没再和她说一句话。

洛楚楚委屈极了。

同时,又很难堪,他们至少已经结婚了啊!

两个小时后,房车缓缓停下。

车门从外面被人打开,接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向洛楚楚微笑,面容祥和。

“太太,欢迎回家。”
 

洛楚楚下了车,管家引她到高大的雕花金属大门前。

原本在车上闭目养神的言烨也下了车,一辆泊着的劳斯莱斯已在等候,他迈着长腿,看都没看洛楚楚,司机打开车门,他坐进去,车门“嘭”地一关。

无情地阻断了洛楚楚的目光。

劳斯莱斯绝尘而去,洛楚楚心中惊惶,关系脚下追出去,管家立即喊住她。

“太太,言先生还要回公司处理事务,他今晚会回大宅的。”

洛楚楚松了口气,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事,惹火了他!

管家微笑,洛楚楚还未回家前,他就被交代了太太失忆的事,心想太太到底是变了个人。

重而躬身:“太太,欢迎您回家。”

洛楚楚回过神,还是不习惯自己被这样称呼。她四顾周围环境,不由得一凛,吃惊道:“这、这里是我家!”

威严而古朴的雕花金属大门,一条大道笔直通了进去,看不到路的尽头。时处盛夏,门内绿意葱葱,隐隐能望见俨如宫殿的,建筑物的尖峭檐顶。

洛楚楚虽是感叹出声,但管家知道她在询问。于是微笑肯定道:“太太,这就是您的家。”

管家在大门的电子锁上输入了一串密码,继而验证指纹。

大门豁然开启。

他引领洛楚楚坐上一辆敞篷式汽动车,大道两侧奇珍异芭不绝,还有各种铜塑石雕,洛楚楚应接不暇。

佣人们早在主宅门前排成两列,身穿统一制服,整整齐齐,分毫不乱。

他们留出主路,向道中鞠躬,齐声道:

“恭迎太太回家!”

洛楚楚震惊,偷偷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

“你们……”洛楚楚犹豫着,摆手讪笑:“别这么客气啊,不用跟我这样客气的。”

管家上前一步,双手交握在前,轻轻俯身:“太太,午餐已经做好了。您是稍做休息,还是现在用餐?”

洛楚楚看出他在解围,只好作罢,随他进入大宅。

剩余佣人面面相觑,受宠若惊一般。这位还是他们之前的太太吗?

刚一入内,洛楚楚虽然已有准备,但还是被眼前的奢华装潢震撼了一下。

两个大型楼梯对称旋转而上,洛楚楚来到二楼卧房。

管家已另去安排事宜,洛楚楚栽在宽大绵软的大床上,奢侈的触感,令她满足地长叹一声。

转目看向周遭一切,感觉陌生而亲切,说不上来的情绪,好像被无形的丝线牵引着,她急切想恢复记忆,想要知道过去的自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心,好似也随着身体陷入了席梦思,软绵绵的,没有力气,没有着落。

她在大床间急急起来,手撑在身侧。心想,必须去问问管家,毕竟在这大宅内,他应该最了解自己。

出了卧室,还没走到长廊转角处,就听另一边有人窃窃私语。

她脚步一顿,屏住了呼吸。

“太太今天又回来了,受苦的日子,又要开始咯。”

一个佣人说。

另一个慌忙止住他:“嘘!太太那个秉性,也是你说得了的?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一片沉寂后,他指责完却又开口:“你说的也对,咱们太太啊……”话音未落,他也叹了口气。

“她都给先生戴绿帽子了!先生居然还容得下她!”

“对啊,简直是明目张胆嘛!哎,还是别说了,管家都说了,不让我们背后议论这件事的。”

洛楚楚像被定住了一样,呆呆地听着他们脚步声远去。

过去的自己,真的这样不堪?!下人们说起她,都避之不及,畏如虎蛇!

听起来还是个**渣女!

她思绪混乱,只好回到自己的卧房,也没有了去找管家求证的心思。

直到被请下楼用午餐,管家笑吟吟地,站在餐厅门口,指挥佣人把餐车陆续送到洛楚楚面前。

洛楚楚坐在极长的棕木餐桌一端,餐桌上摆着烛托,精致各色菜肴一一端上桌面,直到满满当当再也放不下,而管家还附身告诉她:

“太太,等您用完了这些,还有几盏汤煲,和餐后甜点。”

洛楚楚连连摆手:“太多了,这些就足够了,我吃不下那么多的。”

她又邀请管家:“您忙了好久了,您也坐下吃吧。”

管家弯弯腰,说道:“谢谢太太的好意。我没有资格与您一起用餐。”

听他这么说,洛楚楚知道言家业大户大,规矩繁多,也不愿再强求。便抄起长箸,夹向离她最近的一道冷碟。

她记不起这道菜的名字,但在潜意识里,她觉得这道菜很好吃。

果然,不知道什么食材,但入口筋道而味道十足,洛楚楚在市医院吃了寡淡的营养餐近一个月,面对这么好吃的食物,她大朵欢颐。

管家立在不远处,目光平视,很懂规矩地没有看洛楚楚的食相。

宽阔餐厅中有着细微的咀嚼声,突然,洛楚楚清亮的声音响起。

“管家,我过去……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管家转头,洛楚楚目光希冀,炯炯地看着他。

管家颔首,恭恭敬敬。

“太太过去,尊贵优雅,是这里很好的女主人。”

洛楚楚把头支在手腕上,思考着管家的这句回答。

说了等于没说,看来她的过去还是令人忌讳的。她也不想再难为管家,至于佣人口中的**女,洛楚楚也不相信她所听到的那些话。

用完午餐,洛楚楚回到卧室。眉头紧锁,神情迷茫。

看来,她要是真想知道一个答案的话,还是要向那个男人去了解。

可是他们之间,貌似真的……很冷淡呢。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