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把我绑在床头虐奶头 可怜的校花(h)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17:25

谢临渊离开,单明寒强拉着要留下来的单明非回家。

他们留下来已经没有任何作用,要是许羡真的受了什么伤害,看到的人越少越好,谢临渊的心中也能好过些。

“哥,你拉着我做什么,我想去看看许羡.”单明非坐在车里很是不高兴。

“你不是不喜欢许羡,她现在出事了你去凑什么热闹?”

“就是不喜欢才要看她的笑话......”单明非的声音在单明寒的注视下变得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他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单明寒的眼睛。

“明非,这是你的真心话?”单明寒神色不虞:“一个女孩子出了事情,不论你是否喜欢她,你都不能有这种想法,要不然你和禽兽有什么区别。你要是这么想你也别和我回家了,我们单家没有你这样的孩子。”

“我错了哥,你别生气。”

从小单明非就是单明寒带大的,单明寒一向教育他要善良知礼,如今自己说了这样的话,单明寒生气是必然的。

“你和白月雅在一块就学到了这些?我以前教给你的都忘了?”单明寒发动了车子:“既然这样你明天和段奇去非洲,一年之内不要回来了。”

“哥!”单明非诧异极了:“我不就是说了一句许羡么,我是过分了,可是她就是个外人,我是你弟弟,你为了一个外人这样惩罚我?”

单明非不高兴了!

“她有什么好你和三哥都这样护着她?还有,我什么样和月雅姐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就不喜欢月雅姐?”

单明寒头疼极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和单明非交代清楚自己的意思,只能沉默的发动车子。

“哥你说话啊?”单明非不依不饶;“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去非洲的,绝对不会。”

“好了,这件事就此略过,我不想说。”单明寒头疼极了,他本身就是不善言辞的人,面对自己的弟弟更是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思来想去,只能干巴巴的说了一句。

“明非,我的身体情况你知道,日后单家是需要你来支撑的。有很多事情你需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而不是要我或者其他人给你答案。你为什么觉得我为了外人处罚你,而不是想我是希望你变得更好才处罚你?”

单明非不言不语,单明寒知道自己的话他没有听进去,只能无奈的叹气。

这孩子,看来真的要好好的收拾他了。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单家两兄弟闹得有些不愉快,而谢临渊此刻带着人赶往查到的地址。

那个男人在弃车之后带着许羡去了郊区废弃的工厂,好在男人不是什么惯犯,也没有缜密的心思,所以轻易的就被找到了。

但是这些时间,也足够男人施暴——

助手偷偷的看着谢临渊,心中忐忑极了。他觉得谢临渊身边盘旋着低气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引爆。

一路疾行,很快到了那废弃的工厂仓库。谢临渊下了车,还未开口,身后的数十辆黑色汽车就把这仓库包围的水泄不通。

车上下来几十人,把所有的地方都堵住,防止有人偷跑!

“临渊,这里好可怕。”白月雅开着车跟在后面,此刻也下了车来到谢临渊身边,她一手拉住谢临渊的衣袖,一手捂着胸口,一副害怕极了的模样。

这仓库四周都是腐坏的垃圾,还有的地方有不少腐烂的食物残渣。

这么恶心的地方,就是许羡被人糟蹋的地方。真是想想就美好极了!

那个男人果然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只要一想到一会就可以看到许羡凄惨的样子,她就无比愉快。

事实证明,许羡果然是玩不过自己的。

只要许羡出来,就能看到她站在谢临渊身边,而自己却已经被男人糟蹋,在这种恶心的地方受尽了凌辱。而她却依然美丽出众,知性漂亮,这样强烈的对比一定会让许羡崩溃。

相信谢临渊看到许羡那个模样之后,比较之下就会发现自己的好。

一个残花败柳而已,谢临渊这样一个有洁癖的人是绝对不会再碰许羡。

白月雅挺直了胸膛,调整好脸上的表情。让自己看上去即担忧许羡,又带出了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

她真的是迫不及待看到许羡狼狈凄惨的模样了。

“临渊,姐姐就在里面我们赶紧去救她啊!”白月雅焦急的催促谢临渊。而谢临渊抬起来要发号施令的手却微微颤抖了起来。

“临渊?”白月雅吃惊。

谢临渊放下手,推开拉着自己的白月雅,上前走了几步,他没有回头而是给所有人下了命令:“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自己进去......”

“不要啊临渊,里面危险。”白月雅想上前拉住谢临渊,却发现谢临渊已经坚定的向前走去。她被周围的恶臭味拦住,不敢走上前。

她心中对许羡的厌恶更加的深厚,许羡何德何能让谢临渊这样为她。不就是一个爬了床的婊子么?

早知道,早知道——

白月雅咬着嘴唇,还有心思把脚上的泥土蹭掉,只希望等许羡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最高贵美丽的她。

她一定要把许羡踩在尘埃里。

而那些保镖此刻也紧张极了,他们小心翼翼的盯着谢临渊,生怕他出什么问题。

谢临渊已经走到了门前,伸手推开了门!

让人诧异的是,里面没有丝毫的声响,门也很轻易的被打开了。

“临渊,你让保镖先进去吧!”白月雅忍不住呼唤,她巴不得更多的人看到许羡被人压在身下肆意凌辱的场景。

可是谢临渊却似乎没有听到她的喊声,直接走进了仓库。

仓库中满是刺鼻的腐臭味道,寂静的了无生息。

白月雅心中晃过无数的想法,难道许羡是死了?

虽然遗憾了一些可是死了也好?还是说被那个男人凌辱的昏了过去?

焦急之下白月雅也顾不得脚下的泥土和垃圾,急急的走了过去。偏偏此刻谢临渊突然回过头冷厉的声音道:“别过来!
 

临渊?”白月雅咬着嘴唇,脸上都是伤心欲绝和痛楚。

“我就是想见见小羡,我......”她神色不安。“小羡受了委屈,一定需要我,我不能在外面看着什么都不做。”

她的心中已经给许羡下了结论。

白月雅觉得谢临渊听到她的话一定会动摇,会感动。可是谢临渊的目光带着恍若实质的冷意和拒绝,语气淡淡道:“你不用过来。”

白月雅却不肯如意,一定要走过去:“临渊我知道你是怕我受不了打击,你放心,不论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哪怕是......”

说道这里白月雅笑了笑,苦涩的笑意蔓延在脸上:“只要小羡活着,我什么都能接受。”

她想明白了,谢临渊不想自己跟上去无非是不想许羡的情况被很多人都看到,可是若是只有谢临渊一个人看到这个情况,就算是许羡受到了什么,他也会保持沉默不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

所以她一定要亲眼看到,落实许羡被人糟蹋的这个事实。

谢临渊早已经不耐烦,他眉目间带上丝丝的冷意,白月雅心中忐忑,却不肯后退半步。

她绝对不会给许羡翻身的机会。

谢临渊闭上眼,等到再睁开的时候已经平静的不剩下任何感情:“把白小姐带到车里去。”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要往里面走。

“临渊你不能这样,我想见小羡,我是她的亲人,我一定要见到她!”白月雅哭了起来,话语中的悲伤让所有人都动容不已:“她需要我,这个时候我不能......”

周围的保镖和助手心中都带上了不忍,觉得白月雅真的是一个好妹妹。

“白小姐,你不要伤心了,许总有你这样的家人一定会很开心的。”助手低声劝慰:“就算许总真的出事了,你也要坚强。”

白月雅垂下的眼中多了几分狠厉,心中不停的思索要怎么办。嘴上却还不停的嘀咕着:“我不能,我不能不去看小羡,我不能......”

助手不忍的别过头,看到平时仙子一样的白月雅露出这样脆弱的神情,格外的让人不忍。

“不能怎么样?”

清脆的声音响起,谢临渊愣在当场,而周围的保镖马上戒备起来。

一旁的侧门被推开,许羡走了出来。

她身上的大衣已经不见了,里面的小西装脱下系在腰间。头发散乱,原本干净妖娆的脸上带着尘土,就像是刚从煤灰堆里面爬出来一样。

可是她看起来精神奕奕,一点都不像是受到了伤害的样子。

“许羡你......”白月雅诧异极了。

许羡挑眉:“怎么了,我的好妹妹?你刚才不是要见我么,现在怎么一副见到鬼的样子。”

说完她信步走到谢临渊的身旁,本想恢复自己平日中妖娆妩媚的笑容和身姿,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的这副模样,只好故作潇洒的笑了笑随后伸手捋了捋头发,装作平静的摸了摸鼻子说道:“谢先生,你来找我了?”

谢临渊上上下下打量着她,许羡被他看得奇怪。

谢临渊怎么一副像是要吃了她的样子,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今天这件事她也是受害人好么?

想到这里她挺直了胸膛:“我没事,你放心吧?”

“怎么可能,你不是被人掳走了?”白月雅失声道,许羡点点头:“是啊,可惜我棋高一着。”

说完拍拍手,一旁萧蔷带着两个看起来魁梧的大汉走过来,把那个抓了许羡的男人一把扔在了地上。

许羡在白月雅请她吃饭的时候就觉得不安,她偷偷的把自己的地址告诉了萧蔷。

她在车上放了追踪器,她告诉萧蔷一定要时时刻刻的盯着自己的车。

所以在她的车离开白月雅所在的江城国际小区的时候,萧蔷就已经在追踪许羡的车辆了,原本她也不知道许羡的车被人劫持了,可是看到车子开向了郊区,萧蔷觉得不好,马上带人追了过去。

好在是她们速度比较快,在男子弃车之后也跟了上来,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救了许羡。

许羡也此刻也觉得自己实在是万幸,好在是她一向小心,要不然真的是会有不可挽回的事情发生。

她是骄傲的,能接受谢临渊作为自己的金主,除了金钱和权势,谢临渊本人也是一个很大的因素,她是绝对不能接受自己被一个这样的男人占有。

若是真的出事了——

许羡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不论别人怎么说,她自己就过不了自己那关。

“你没事就好。”白月雅也反应过来了,此刻她咬牙切齿,没有想到这样天衣无缝的计划都能被许羡识破,可是也只能承认自己技不如人。

该死的许羡——

若是目光能杀人,许羡此刻已经被白月雅杀了无数遍了。

而白月雅心心念念让其他人看到自己比许羡强,比许羡美,现在也不敢和许羡比较了。

就是在场的保镖和助手,也觉得此刻许羡远远比白月雅要美丽要漂亮的多。哪怕许羡衣着狼狈,哪怕许羡脸上还有灰尘。

可是她此刻爽朗的笑容,劫后余生那种活力,以及身为女性却掌握了最后的胜利的那种自信,让她远远的把白月雅落在了后面。

若是白月雅一身白衣是月宫仙子,可望不可触及。那许羡就是江湖上的女侠,虽然仙子美丽,却让人觉得望而却步。

而女侠才有生活的气息和活着的感觉。

特别是许羡脸上的笑容,让所有的人都由衷的佩服她。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不是哭泣等待救援,而是自己想办法。

在困难之后不是害怕和恐惧,而是笑着面对一切。

就是刚才的助手,在看到许羡的时候都忘记了身旁的白月雅。

“你,没事吧?”谢临渊手指微微紧握,他上前一步擦了擦许羡脸上的灰尘,可是谢临渊发现许羡的脸越擦越花。越擦越像是一只花猫。

“没事的!”许羡嘿嘿一笑:“有事的是他。”

她用下巴点了点身后的男子:“他被萧蔷带的人揍了,现在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谢临渊的目光落在男子身上,刚才他看着许羡的目光是平静的、淡然的,其中还带着些许的温情,可是看到男子的时候就变成了实质的杀气。

“送去警局。”谢临渊淡淡道:“好好招待他。”

助手心中凛然,谢临渊说的好好招待——

他点点头:“是,老板!”说完有些可怜的看着躺着不知死活的男子,为他默哀三秒钟。和老板工作了这么多年,老板一向淡然的没有任何情绪,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这次他是撞到枪口了。

谢临渊这才拉过许羡的手:“走吧,回去收拾一下自己。”

“好!”

许羡笑笑,她也真的是累了。见到谢临渊知道自己确实是安全了,更加的觉得疲惫:“对了,我的首饰......”

“在车上,他们找到的。”谢临渊回答。

萧蔷为了保护许羡没有来得及查看轿车,谢临渊的人找到车子之后看到了里面的首饰,自然是没有人敢据为己有。

许羡这才松口气,自己废了这么大的功夫,身处险境。若是没有把首饰拿回来,那真的是亏大了。

她走到白月雅身旁,目光落在了白月雅身上。白月雅尴尬的笑了笑:“小羡,你没事就好。”

“我当然没事。”许羡嗤笑,“就是害怕妹妹你心疼还给我的首饰。”

她若是出事了或者是死了,哪里还有心情理会这些首饰,到最后还是要便宜白月雅。白月雅真的是打的一手好算盘,可惜赔了夫人又折兵。

“这有什么心疼的,只要妹妹没事就好。”白月雅故作大方的笑了笑,可是心理什么样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许羡也不走了,就站在白月雅面前欣赏她明明恨不得自己要死,却只能笑着面对自己的表情。

她就是喜欢白月雅这种打不死自己,还要装的样子。

许羡心情很好:“既然这样,妹妹也不要忘了之前说过的,你会把剩下的都还给我。要不然......”

许羡拉长了音调:“我怕我会突然想起这个男人说过的一些话。”

白月雅脸上的笑容马上就要绷不住了:“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都没有,字面的意思。”许羡耸耸肩,这才想起金主大人就在自己身旁,而自己竟然公然威胁金主的白月光。

她果然是胆子大了。

许羡讨好的对谢临渊笑了笑,谢临渊转头走向了自己的车子,许羡马上跟了上去。

白月雅咬咬牙也跟了过去:“临渊,小羡没事就是最好的结果了。你累了一天回去要吃些东西再睡觉,不要累到了。”

谢临渊打开车门没有理会她,白月雅觉得没脸,只能干笑了几声:“我回去会告诉明非的,让他不要担心。”

这是谢临渊已经坐进了车里,许羡想了想自己身上的灰尘,刚才和男人打斗的时候她还是沾上了不少不明物体,她自己都觉得恶心,还是不要祸害谢临渊的车了。

想到这里她也没有坐上谢临渊的车,转身去找萧蔷。

“上车!”

谢临渊按下车窗,正当白月雅惊喜的时候,谢临渊却对许羡冷冷的来了一句。虽然语气很冷,而且还有些不耐烦,但是白月雅还是觉得这两个字狠狠的打在了自己的脸上。

许羡,又是许羡。

她有什么好!

许羡愣了愣,她指了指自己的身上:“谢先生,我浑身都是脏东西。”

“上车。”

谢临渊的语气更不好了,许羡耸肩。既然谢临渊都叫她了,她作为一个合格的情人当然要听从金主的命令了。

看到白月雅嫉恨交加的目光,许羡笑的夸张:“知道了,谢先生。”

她真的是一个好情人。

对着白月雅投去一个欠揍的目光:“白小姐要自己开车回去了,对了回去的时候小心点,毕竟小区不安全。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可没有我这么好的运气。”

“对了对了,一定要小心坏男人啊。毕竟白小姐这样的,可是很多人爱慕的对象呢。”许羡大笑几声,嘚瑟的上了车。

谢临渊也没有管身后的其他人,也没有叫司机,一脚油门离开了这里。留下白月雅一个人在原地尴尬的要命。

车上许羡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规规矩矩的坐在副驾驶上。

谢临渊平静的开着车,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了家中,许羡进屋就想着去冲澡。

别的不说身上实在是太脏了,好在是初冬没有那么大的味道,她真的怀疑那个男人怎么找到那种地方的。

她都不知道江城还有那么脏乱的地方。

许羡还没有脱掉自己的鞋,就被谢临渊抓着手腕,一把拉过许羡,把她困在了自己和墙壁的中间。

许羡一顿,她低下头不想谢临渊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抬头!”谢临渊命令。

“太丑了!”

虽然这么说,可是许羡还是缓缓的抬起了头,下一刻许羡瞪大了眼睛。

谢临渊竟然吻住了她。

天啊!她自己都嫌弃自己,谢临渊这样一个洁癖严重的人竟然吻了她?许羡完全没有感觉到吻,满心都是震惊。

良久她才感觉到谢临渊的嘴唇。

有些凉,而谢临渊的手不知道为什么还有些发抖,他抓着许羡的手腕很用力,疼的许羡差一点叫出声来。

“谢先生,你弄疼我了。”许羡躲开谢临渊的吻,低声道。

谢临渊这才松开许羡,他抿着嘴不肯说话,也不放开许羡。

“我要去洗澡。”许羡抗议。

就在她以为谢临渊不会有反应的时候,谢临渊突然抱起她,抱着她去了洗手间。随后谢临渊打开了热水,让水流落在两个人的身上。

“谢先生,你......”

“一起洗。”谢临渊目光泛出温柔,他轻柔的松开许羡绑着但是已经凌乱的头发:“吓到了么?”

“其实还好,以前什么没有经历过。这个男人挺笨的,我拖延时间他都看不出来。”其实就算是萧蔷不去,许羡也有脱身的把握,只是免不了要吃些苦头了。

谢临渊却不再说话,而是再一次吻上了她:“你的伤都好了吧?”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