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口述被多个人添全过程 下属新婚人妻紧窄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15:55

账号被封的事情许羡早就有预料,也有相应的对策,可是她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这里面有谢临渊的插手。

不,或许她想到了,只是下意识的屏蔽了这种可能性。

“许总......”萧蔷的声音喊回了许羡的思绪:“许总你没事吧?”

“没事,你用备用账号重新发一遍。其他的先不用管。”许羡挂断电话躺在病床上,她看着手机上备注为“31107”的号码,却迟迟不敢打下去。

许羡,你果然还是高看了自己。

一个连姓名都不能出现在你电话中的男人,他又怎么会为了你舍弃自己多年的白月光?

握着电话的手微微发抖。

“许小姐身子好些了么?”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她手一抖,手边的号码拨了出去。许羡连忙挂断电话,看向突然出现的男人。

“单总。”平静的和单明寒打了一声招呼,单明寒坐在许羡身旁,伸手给她盖了盖被子,目光转向了自己身后的单明非:“明非......”

单明非不情不愿的走过来,站在许羡病床前:“许总,对~不~起~”

他的声音有些小,拉长的语调听起来带着嘲讽。倒是许羡很大方的一笑:“没关系,单二少不靠谱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倒是辛苦单总你为了这个弟弟四处奔波。”

单明非被她气的吐血,倒是单明寒神色如常,似乎一点不为许羡的讽刺而不满。

单明非刚想讽刺许羡几句就听许羡狮子大开口:“单总,我听说单家有心进军时尚产业,不知道‘RE’是否有这个荣幸合作?”

她要些补偿总没有问题吧?

“这是单家的荣幸,明日我就让秘书把合作书送过来给许总瞧瞧。”单明寒一点没有被人威胁的不满,语调舒缓,嘴角还带着一丝丝的笑意。

许羡被他看得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是熊孩子自己往坑里跳,但是总归是自己坑了他。

“单总快人快语,合作愉快!”

单明非也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家大哥原本定下的合作方根本不是“RE”,多半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想到这里他看许羡更加不满,单明寒和许羡说了一会话就离开了,他那边还有很多工作,能抽出时间来看一次许羡无非是为了给自己蠢弟弟赔罪。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单明寒故意的,他离开的时候没有把单明非带走,而是让他留在了医院,美其名曰照顾许羡。还郑重其事的叮嘱单明非在许羡出院之前,他每日都要过来照顾病患。

“去给我洗个苹果。”单明寒刚走,许羡就明目张胆的使唤上了单明非。

“凭什么?”

“凭你哥哥让你照顾我赔罪,怎么还想打我一拳,再让你哥哥给你收拾烂摊子?”许羡冷笑:“我告诉你单明非,再有一次我们就法庭上见。就让大家都看看单家的家教。”

“你......”单明非恨的牙痒痒,可是却不得不给许羡洗了苹果,又在许羡的使唤下削皮切成了小块,插上牙签方便许羡食用。

许羡因为谢家的问题心情不好,有一个送上门让她出气的她自然不会拒绝,整整一个下午,单明非被许羡使唤的团团转。

“许羡你这个泼妇,你以后别落我手上。”单明非一边清扫许羡仍在地上的瓜子皮,一边怒骂。

“小非子,你过来扶我一把!我要坐一会。”许羡扔掉手中瓜子皮,抬手召唤单明非。单明非大怒:“许羡你是肋骨断了一根,不是残废!”

“你不肯?我给你哥打电话。”

“你等着,你给我等着......”单明非气哄哄扶起许羡。

“后背放一个靠枕,你是猪么?这么简单事情都要有人教?”许羡开始嘲讽模式。

谢临渊来医院的时候,就听到病房中单明非的怒吼伴随着许羡挑刺的声音,整个病房鸡飞狗跳,但是却出乎意料的有烟火气。

而他留下的特护正优哉游哉的坐在门口吃着瓜子。

看到谢临渊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特护打了个哆嗦,连忙站起身。

“怎么回事?”谢临渊面色沉了沉。

特护一顿连忙把事情讲了一遍,心中也有有些忐忑,老板说有事要立刻汇报,可是单家人会来老板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也就没有汇报上去。

难道,做错了——

特护低着头不敢看谢临渊。

谢临渊走进病房,他推开门的一瞬间,整个病房顿时陷入一阵沉默中。许羡挑刺的声音咽回了嗓子,而单明非却在片刻后扑在了谢临渊的身旁。

“谢三哥你终于来了!”

谢临渊往后一步,躲开了单明非:“你回家吧!”

“好,我现在就回去。”单明非觉得自己解放了,他对许羡挑了挑眉,挑衅意味浓厚。可是让他诧异的是,许羡竟然没有反击。

自从谢三哥来了许羡这个女人就老实了。

哼,果然是看钱的女人。

单明非不知道在自己心中已经把谢临渊等同于金钱。

而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替白月雅看着谢临渊,可是他实在是不想面对许羡,只好昧着良心溜走。

“三哥,月雅姐病房就在楼下,你有时间去看看月雅姐!”一边说一边挑衅的看着许羡。谢临渊坐在许羡床边的椅子上:“你还不走?”

“走,我现在就走。”

反正他不想留在这里面对许羡,他还是去看月雅姐吧!出了病房单明非才发现时间已到了傍晚,也就是说他被许羡这个女人折磨了整整一天。

单明非走后谢临渊拿起一旁的苹果削皮,病房中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你似乎不讨厌单明非?”谢临渊目光一直落在手中的苹果上,许羡笑了笑,侧身来到谢临渊身前,纤细的手指滑过谢临渊的下巴,随后落在了喉结上:“他可是单家的二公子,我当然不能太得罪他了。”

谢临渊皱眉,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何况他就是一个熊孩子,虽然笨了一些也没有什么怀心,我讨厌他做什么。要不是他,我也不能这么快和单家合作。”
 

许羡是真的不厌恶单明非。

只要是心思单纯的人她都不厌恶,只是有时候笨的让人烦而已。

“谢家有份企划案,你要不要看一看?”谢临渊突然问道,许羡看着谢临渊。

他一声黑色意大利手工定制西服,暗紫色的衬衣并没有扎领带,看起来微微带了一些随性。

刀削一般的容颜此刻也没有了平日中的严谨,在医院的灯光下莫名的柔和了许多。

手腕上的袖口搭配了衬衣的颜色,紫水晶在灯光下闪着迷人的光彩。

许羡记得这个袖扣,这是自己给谢临渊挑选的礼物。

自己的情人带着自己的送的礼物,按照道理来讲她是应该高兴的。

“当然要看看,谢家的项目可不是街边的大白菜,谁都能插上一脚,能找我是我的荣幸。”许羡眯起眼睛:“还是说,这是谢先生是为了封了我的账号做出的赔偿?”

谢临渊拥着许羡,许羡听到他淡淡的叹气声。

“这件事是我不对!对不起!”她听到谢临渊如是说。

许羡闭上眼睛,她再也不能欺骗自己这件事谢临渊不知情。可是她什么都不能说,不能做!

因为她只是情人。

失望席卷了她的心脏,那一波波的刺痛就像是潮水一般,一波一波的拍打着她的胸口,让她呼吸困难。

若是可以,她真的好想大声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做?你明明答应过我的。

谢临渊不是知道这件事对自己的重要性,她等了这么久,就是要在白月雅回国的这几日给她一个措手不及。

在等下去,等到白月雅在国内稳定下来,她更加没有胜算。

“说什么对不起,我的一切都是谢先生给的,谢先生想做什么和我说一声我自然会遵从!”许羡娇笑出声,带出了妖娆和魅惑。

“但是,谢先生答应我的没有做到。”她吐气如兰,气息扑打在谢临渊的耳边,伴随着她娇俏的笑声。

谢临渊没有回答,许羡也没有再说什么。可是在谢临渊看不到的地方,她的眼睛透露出几分嘲讽。

白月雅,这就是你的目的么?

她这次终究是失算了,但是若谢临渊一直站在白月雅那边,她就算是做的再多,也无法拿回自己的的东西。

怎么办?

许羡沉思着,她没有发现谢临渊已经放开了自己。她沉思片刻也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只能颓然的躺在床上!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她那点计策都是纸老虎。

“我让人一会送饭过来,你有想吃的么?”谢临渊问许羡。许羡的眼神暗淡,他盯着许羡看了许久,发现许羡没有留意自己,淡然的转移了自己的视线。

许羡打起精神:“谢先生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瞧瞧她多敬业,就是在这个时候也不忘记巴结金主。只是这金主还能护着自己多久未可知。

难道她需要再找一名金主?单明寒不错,就是身体差了一些。

许羡的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谢临渊看着许羡的笑容,伸出手指在她的唇边摩擦。随后整个人俯身上去,稳住了那让他有些心烦的笑容。

“谢先生?”

“闭嘴!”谢临渊沉声道,许羡不敢多嘴乖乖的任君采劼。不知道过了多久,谢临渊才放开了许羡,只是他眼中多了几分名为情欲的色彩。

“你要很久才能出院!”他淡淡道。

“怎么,等不及了?”许羡心情很好的看着欲求不满的谢临渊。

这就对了,我不开心你也不好过!她了解谢临渊的洁癖,在没有和自己解除合约之前,谢临渊是绝对不会去找别的女人。

这就注定了他只能憋着!

“这件事就怪单明非,好好的撞我做什么,我又不会伤害你的白月光,不,白月雅。”

许羡给单明非拉仇恨。

晚饭送来的是江城最有名的酒楼大厨的拿手好菜,许羡吃的还算开怀。

有的吃她才不会为难自己。

饭后谢临渊离开,至于他是去看白月雅还是去哪里,许羡没有过问。

“老板!”门外的特护看着谢临渊出来,连忙起身问好。谢临渊转头看着还在沉思的许羡,语调低沉:“明天把单明非拦住。”

“是,老板!”

谢临渊没有回家,而是回到公司继续白日的会议。整个谢氏大夏灯火通明,高层们都觉得谢临渊今天的心情并不是很好,之前的企划基本都被打回重做。

虽然谢临渊不会骂人,可是那面无表情的一张脸面对着高层的时候,高层们都觉得自己的血压有些高。

终于到了中间休息的时间,那些高层一个个离开会议室去透口气,他们害怕继续这样下去,自己会被谢临渊吓死。

整个会议室就剩下谢临渊,和副总段奇!

“谢总,求下班!”段奇垂死挣扎:“你孤家寡人,我家中还有娇妻等候。我不想加班猝死在公司。”

谢临渊看着手中的文件没有开口,段奇只能心中嘀咕这是谢临渊来自单身狗的报复。

“什么是白月光?”谢临渊突然开口。

段奇左右看了看,发现整个会议室只有他们两个人,有些诧异的指了指自己。

“你问我?”他家老大竟然问他和工作无关的话题,段奇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

“非洲那边的合作就由你去,明天出发。”谢临渊合上文件。

“别别别,不就是白月光么?”段奇连连摆手,生怕自己出差:“白月光来源是张爱玲的书中的一句话: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看到谢临渊的目光,段奇好心的解释一遍:“就是说你最喜欢的,可是却一直没有得到不在身边的人。”

一直喜欢却没有得到的!

白月光么?

谢临渊看着手边的文件,原来在许羡心中,白月雅就是自己那个一直喜欢却没有得到的人
 

“老大,你怎么想到问这个词了?”段奇十分的好奇。却突然发现谢临渊站起身把文件交给他:“这是下周和非洲那边签订的进口能源的协定,你下周去非洲一趟。现在你可以下班了!”

“不要啊!”他宁愿加班。

段奇的挣扎并没有效果。

之后几天许羡过的十分安静,单明非一直没有出现,倒是谢临渊每晚都会来看她,陪她吃饭之后再离开。

半个月后,许羡终于可以出院了。她没有想到的是,白月雅竟然和她同一天出院。

她以为白月雅早已经出院了,毕竟白月雅伤的不重,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也在医院住了这么久。

还真是矫情!

她还在白月雅的身旁,看到了许久不见的单明非:“这不是小非子么?”

“许羡你这么快就出院了?”单明非看到许羡自然没有好脸色:“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那真的是让你失望了。”许羡觉得逗这个熊孩子还挺好玩的。

“是啊,我真的想让你在医院住上一年半载的。不要出来为祸人间。”单明非没好气的说道。

他看到许羡拿出手机,下意识的闭上了嘴。

没办法,哪一天给她造成了严重的心理阴影,只要看到许羡拿手机就觉得是找自己哥哥告状。

这个女人太可恶了。

单明非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再撞许羡一次把她重新撞住院!可是等到许羡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单明非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跳的远远的。

“怕我?”

“怕你才有鬼。”嘴硬的单家小少爷。

而一旁被遗忘的白月雅看着和许羡争吵的面红耳赤的单明非,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以前的单明非面对许羡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虽然两个人也在吵架,但是莫名的有些奇怪的气场在二人中间。

她突然开口:“既然出院了,不如去我家里坐坐?”

看着单明非瞪大的眼睛,她嗤笑一声:“这么看我做什么,自然不是去白家!”她一副大度的模样看着许羡:“小羡,我已经把你外公的一部分东西放在了我家里,你和我去拿吧!”

有鬼!

她才不相信白月雅会这样好心的让自己去拿遗物。可是许羡知道这是个圈套,也不得不去。

她没有其他人能依靠,每一个机会都不能错过。

“我也要去!”单明非跳出来:“月雅姐,许羡这个女人太恶毒,我要陪着你。”

最后三个人一起去了白月雅在江城国际的家,这里是五年前谢临渊送她的房子。许羡早就知道这里,但还是第一次来。

这是谢家开发的楼盘,不论是地段还是其他,在整个江城都是数一数二的。而谢临渊特意在这里给白月雅留了一间两百平的跃层。

装修是谢临渊亲自把关,用的都是最好的料子,足以证明他的用心。

许羡心中自嘲,她就没有这命了。虽然是住在一起,可是房间的一切都是她操办的,谢临渊没有一点的意见。

她以为自己看到这里会嫉妒,可是事实上来了也就来了,看到了也就看到了,许羡更关心的是自己外公的遗产。

“我外公的东西在那?”许羡急忙问。

“和我来吧!”

白月雅让单明非在这里等,带着许羡上了二楼的衣帽间。在衣帽间中,许羡见到了她许久没有见到的外公留给她的珠宝。

外公年轻的时候很有远见,投资了翡翠生意。给她留下的大部分都是翡翠和玉石之类的,最值钱也是许羡最喜欢的意见,是一整套祖母绿的首饰。

而那套首饰,现在就摆在许羡的面前。

“外公......”许羡无法克制自己上前一步,她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东西,再也无法看到其他。

这是外公留给她的!

除了价值,许羡更在意的是它代表的过去,那些许羡不愿意回想,可是却最为珍贵的过去。

“白月雅你说吧,什么条件你肯还给我?”

“你说什么话,你是我姐姐,我的就是你的。”白月雅凑上前:“许羡,你这么在意这些东西,不介意因为这些东西给我做一顿饭吧!”

说着她脸上也多了几分的惆怅:“其实我偶尔也会想到过去的事情。”

看到许羡戒备的眼神,白月雅苦涩的笑了:“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有些事情我也是身不由己。临渊答应帮我删除你的账号,可是条件是我要把这些东西还给你。为了白家和谢家的合作,我就算不愿意,也要还给你。”

许羡眼中的戒备淡了一些,白月雅继续说道:“当然你可能不相信。不过只要你一顿饭,你就会相信我的诚意。”

白月雅把这些东西拿出来放在手中:“现在你可以下去给我做饭了!”

许羡看了看那白月雅手中的锦盒:“好,希望你不要玩什么花样!”

“你来我家,你要是出事了所有人都知道是我做的。我还没有那么傻!何况一会临渊也会来,你信不过我,总不能信不过临渊。”

白月雅耸肩:“当然我也有要求,希望你能早点离开临渊。如果你离开,我会说服爸爸把你外公留下的地皮和股份都还给你。”

许羡冷笑:“这个就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了。”

她转身离开,没有看到身后白月雅那阴寒的笑容。许羡到楼下处理食材,顺便使唤单明非给自己跑腿,单明非挣扎不过,又不放心白月雅面对许羡,只能留下来任由许羡折磨。

很快许羡就做好了四菜一汤,白月雅失笑:“姐姐的手艺果然不错。明非,酒柜里有酒,你随意拿一瓶过来。”

单明非来到白月雅的酒柜前,里面摆着数十瓶好酒。他随意选了一瓶,回到了饭桌前。刚打开酒瓶,就听到门铃响起。

“我们先吃,临渊要会议结束才能过来!”白月雅失笑。许羡拿起筷子,仔细的回想这一切,她虽然觉得奇怪,可是饭菜是自己做的。

餐具她清洗了许多遍,就是酒也是单明非随意拿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许羡露出一丝笑意。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