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没人在家姐姐就是我的了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13:01

心虚有,担忧有,可是没有后悔。

看见就看见了,她做事什么时候后悔过,白月雅拿刀往她心口戳,不反击她就不叫许羡。

“不要——”白月雅反应过来,她平时自诩端庄,面具常年戴在脸上天衣无缝,但在这种时候早已经忘了所谓的气质风度,狼狈不堪的模样对比之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好笑。

她胡乱把衣服往自己身上拉,一边不忘记伸手推开许羡。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许羡脸上的真诚更加浓厚,只是这个时候宾客根本无人注意她的表演。

现场直播,谁还有心思看其他戏码。

“你走!”白月雅尖叫,仿佛是钢琴最高音部发出的敲击声,刺耳又锐利。

许羡却似乎没有听到的模样,手忙脚乱的帮着白月雅穿衣服,她拉着白月雅的裙角,用力一扯盖住那两坨白花花的肉。

很好,两坨肉盖住了。

“啊!”白月雅叫的更夸张了,因为上面盖住了,下面却露出来了。

啧啧,两坨变成了两片,看起来一样恶心,许羡在心中评论。

白月雅为了长裙的贴服,里面穿着性感的丁字裤,虽说重点的地方盖住了,可是其他地方——

其他人也没有心思看戏了,纷纷转过目光,开始是不小心也说的过去,可是后面看起来更像是单方面的戏耍,但看始作俑者,却还是一副担忧自责的样子。

在座的或多或少和谢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许羡和谢临渊那点子绯闻大家都有耳闻,流言虽然大都是空穴来风,但是无风也不起浪不是。

至于白月雅和谢临渊,那更是很多人心中板上钉钉的谢三夫人。

原配对小三,被小三KO颜面尽失,且不说在谢临渊心中两个女人孰轻孰重,就说白月雅对谢临渊的重要性,他们这眼珠子能保住都是万幸。

“许羡,你给我滚开。”单明非飞一般的冲到两个人面前,脱下西装盖在白月雅的身上,小心翼翼的扶着白月雅站起身,凶狠的目光直直的射向许羡。

“月雅姐,你没事吧?”比起许羡,单明非更加担心白月雅的的情况。

“我......”白月雅终于清醒过来,她拢了拢身上的西装,目光一转无声的落下泪来,“我没事,许,许小姐也不是有心的。”

擦干眼泪,白月雅又是那个高雅若仙的钢琴家,举止端方的大家千金:“许小姐,我为自己刚才的话道歉,你就当我太激动了口不择言。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不能拿自己的观念去强迫你,对不起!”

似是而非的话,可是听到大部分的耳中都变了味道。

许羡知道,明日就会传出她挑衅原配女友,甚至下作去扒对方衣服。

可是那又如何,白月雅一直以来的手段都是用这副模样迷惑她人,她就是什么都不做,名声不也烂到家了么?

名声狼藉被逼出家门的母亲,鸠占鹊巢却被称赞名家典范的苏曼,她们母女的手段一直如此。

“我不是有意的,刚才我也是想扶白小姐。”许羡站起身,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也被泼上几滴酒的礼服,有些心疼。

Unipue的标签,加上打上了“谢临渊送”几个大字,她不心疼都不可能。

“月雅姐你为什么要给她道歉,从小到大这个恶毒的女人欺负你还不够么?”单明非听到许羡的解释嗤笑:“你因为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无非就是想着月雅姐出丑,你好取而代之是不是?”

“呸!你这个人尽可夫的小三,不要脸贴到三哥身上,你把自己当成个人,实际上你就是一个随时丢弃的玩物。你一个不知道被多少人养过碰过的女人,还肖想进入谢家?”他冷哼,脸上的不削和嘲讽渐渐浓郁。

“你以为你这样的人在三哥身边,他不会恶心不会想吐?不过是看在你的脸和白雅姐有些相似才容忍你罢了。”

“别说了!”白月雅拉住了单明非不让他继续说。可是她越这样,单明非就越激动。

“你就是太心软,人都欺负到你的头上你还忍让?是不是她把谢三哥抢走的时候,你才知道后悔。一个给钱就能玩的东西,你还当她是个人?”单明非真真是口不择言,同时也相当于在所有人面前承认了许羡的身份。

谢临渊养的小三。

白月雅面上难堪,可是眼中的冷意却被许羡真切的捕捉到了。

这熊孩子被人当枪用了,还沾沾自喜自以为英雄救美!许羡心中咬牙切齿,她果然就不该对单明非心软,明天的爆料一定让单明非日子过得非常精彩。

现在,也该她反击了!

她没有一个“单明非”可以救场,她也不需要不稀罕有人帮助。

许羡的表情变了,她努力挺直自己的身体,原本歉疚的目光也变得冷淡起来,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让她整个人多了几分的孤傲。

她目光毫不躲闪的看着单明非,眼中满是坚毅:“这次的事情我出于好心,办错事我道歉。可是单二少用这样的话语嘲讽一名女性,你的教养在哪里?”

“还有,你说我被谢总养,又把我说的那么不堪,岂不是在说谢总品味不行,竟然和我这种人混在一起?你不但是污蔑我,也讽刺了白小姐和谢总。我需要你向我们三个人道歉。”

单明非真的想打死眼前的许羡,可是他脑子也清醒过来,许羡和谢临渊如何,都不是他能干预更不能大大咧咧说出来的事情。

许羡目光转向白月雅:“白小姐刚才只是来找我说一些合作的事情,关于‘RE’代言人的一些提案,我们意见不同,但是并没有其他的纠纷。我和谢总,也不过是合作的关系。”

众人的目光下,白月雅只能艰难的点头:“是!”

许羡上前一步:“倒是你,白小姐出事了你急匆匆赶来。白小姐是你什么人,谢总还没有开口你就急忙忙为白小姐打抱不平,你是什么心?”她红唇一挑,露出一个明艳又了然的笑意:“窈窕淑女,别说你毫无想法。”

“你......”单明非抬起手,毫不留情对着许羡挥了出去。
 

对付熊孩子第一招,你比他更熊!

许羡明显做到了,还成功的激怒了熊孩子。她不打算躲开这一巴掌,打到她身上,万年为单明非擦屁股的单明寒自然知道怎么补偿自己。

一巴掌换一个订单,这买卖划算极了。

“明非!”在谢家大打出手就连她也会被牵连,白月雅连忙拉住单明非,可是却被单明非一甩,整个人“柔弱”的倒在了地上。

“啪!”

声音不是从许羡身上发出来的,而是从单明非身上。单明非一脸诧异的看着挡在许羡身前的单明寒,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哥!”他看着自己被打掉的手。

单明寒没有理会他,而是转身看着许羡以及排开从人走到许羡身旁的谢临渊,单明寒微微俯身:“这件事是舍弟不对,我替他道歉。希望谢总和许总不要介意。”声音清寒冷冽,比起谢临渊少了些烟火气。

到手的订单黄了!许羡有些失落,但是面对一直对自己都礼貌有加的单明寒,她也不想为难。

“哥你为什么道歉,我没错。”单明非大怒,但看到单明寒斜射过来带着警告的眼神,他愤愤的低下头,再也没有开口。

“没事!”熊孩子而已,她还不至于真的生气。她现在担忧的,是谢临渊的态度。

这男人对自己的地盘太过敏感,自己这样直接让白月雅出丑,几乎等于拿着屎盆子扣在谢临渊头上。更何况她身为情人的身份去挑衅正宫,更是对谢临渊权威的挑衅,面临她的将会是什么?

暴怒?合约解除?

许羡心头发紧,手心也微微出汗。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礼服,更觉得上面的酒渍刺眼的厉害。

她甚至不敢转头去看谢临渊。

“带白小姐下去。”谢临渊低沉的声音奏鸣而起,带着他特有高雅的音色。声音没有暴怒没有心疼,只是平铺直叙的去议论这件事情。

头顶传来的声音让许羡忍不住抖了抖,就是在谢临渊身边这么多年,她都搞不懂这个男人的心思。

“临渊!”白月雅被侍者扶起身,她泪眼婆娑的看着谢临渊。谢临渊目光在她身上顿了顿,终于是想起来什么一般,眼神虽然冷硬语气却软了一分:“去换件衣服。”

白月雅含泪微笑,好一副较弱美人的样子。

“今晚你就出发去度假酒店,那边缺监工。”谢临渊的落在单明非身上,单明寒替他回答,一点也没有帮着求情的意思:“好!”

单明非不满意,可是单明寒的决定他一向不敢反驳。只能低着头跟着单明寒离开。

这一片只剩下谢临渊和许羡,再也没有不长眼睛的凑过来。许羡低垂着头,一副认错的小媳妇的样子。

“我不是有意的。”没错!她是故意的,要不是有谢临渊在,她玩死白月雅八百回。

“去吃点东西,离着我们走还有一会。”谢临渊看着她低垂的头,嘴角微微勾起一点弧度。许羡莫名的觉得,谢临渊和自己说话的时候,语气中反而多了几分温度。

“啊!”这家伙不是打算一会秋后算账吧?这难道是黑暗前的光明,也就是说回光返照?

“我还有事,一个小时候后去车子边等我。”谢临渊伸手似乎是想摸摸她的头,却半路放下。

左看右看也不见暴怒的意思。

许羡心中更忐忑了,她不会因为谢临渊什么都没有说就沾沾自喜觉得自己重要,她跟在谢临渊身边五年,太清楚白月雅对谢临渊的意义。怎么看谢临渊都不会这样轻飘飘的让事情过去。

过去的经历让她太清楚,一切幻想的美好最后都会支零破碎。

右手突然有些疼痛,许羡下意识握紧手腕,打起精神面对所有的宾客。能来谢家家宴,注定这些人非富即贵,她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不就是耍了白月雅么?疾风暴雨她等着就是。

离了人群,单明非去看白月雅,他看不懂单明寒听到白月雅时眼中的那抹深意,问清楚了白月雅的房间,犹豫自己要怎么安慰白月雅。

这样大的事情,对任何女孩来说都是难以接受的。

“月雅姐......”单明非小心推开门,房间如同鬼魅一样飘忽的声音,传递着恶毒的诅咒:“总有一天我让你生不如死,以前我能踩死你,以后我照样可以。”

阴冷的寒气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那声音明明是他熟悉的,他最喜欢的月雅姐的声音,可是他却不敢认。

单明非甚至不知道自己怎么关了门,怎么回到车上。他心中烦乱毫无头绪,一向温柔大方的月雅姐,怎么会诅咒人?

对了,一定是许羡做的太过分了!女孩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看光,就算是神仙都会生气的。

单明非安慰自己,全然不知自己心中已经崩塌的一角。

许羡在宴会中混的如鱼得水,就算后来谢家人来了,她也没有过多的回避,当然谢家人也没有谁来主动和她打招呼。

五十五分的时候,她准时出现在谢临渊的车子旁边,甚至没有过多的回避他人的目光。反正这些人心知肚明,她有何必躲躲闪闪的。

情人守则第一条:一个优秀的情人,要时时刻刻都注意金主的行踪,听从吩咐!

许羡觉得自己把这条政策执行的很好。

等了四分钟,谢临渊也十分准时的出现,看到许羡的一刻他明显心情不错。许羡弯腰坐进副驾驶,小心翼翼又带了讨好意味的看着谢临渊。

“怎么了?”谢临渊抬手摸了摸她头顶。

“你没生气?”许羡拉着他衣袖,整个人直接越过中间的位置,蹭到了谢临渊身上娇声道:“谢先生,我以后绝对不会做这种事了。”我会做的更过分。

她说谎了,可是她没有丝毫愧疚。

“为什么生气?”谢临渊看着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的小女人,眼神暗了下去。他伸手抱住许羡不让她乱动,并把身子侧了侧让她靠的更舒服。

“因为......”许羡眼睛转了一圈,思考怎么措辞;“我对白月光,不,白小姐这样这样,那样那样。”

白月光?

谢临渊太明白这个词,不过不阻拦他理解这句话:“你说了你不是故意的,其他人也不敢说出去。”

许羡身子一僵,带出了几分心虚!她手指在谢临渊胸口画圈,低低的应了一声:“恩!”

心中却蔓延了些苦涩,她终究是要和白月雅对上,那个时候谢临渊会说什么?自己是不是终究也要和谢临渊陌路而行甚至霸道详见呢?

谢临渊不会处罚还是他女人的自己,可是也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白月雅。

到时候,她要如何?
 

压下这些负面情绪,许羡振作起来!不去想没有发生的事情,是她一贯的作风。

“谢谢你,谢先生。”许羡抬起头蜻蜓点水一般亲了一口谢临渊,谢临渊环着她肩膀的手移到许羡头顶,按着她加深了这个吻。

车内的暧昧不断加深,清新好闻葡萄酒的香气充斥着许羡的鼻尖,勾动着她浑身的感官。而谢临渊这个吻就像是他的人一样,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

迷茫中许羡睁开眼,能看到谢临渊那灰蓝色的眼眸直直的盯着自己,眼眸深处印着自己的脸。

许羡承认自己在这一刻沉醉了。

“临渊!”车窗敲响,白月雅的声音震醒了许羡,她推开谢临渊坐直身子。只是胸脯还不停的上下起伏。

谢临渊伸手擦了擦她唇,这才摇下了车窗。

“临渊,你能送我回家么?”白月雅似乎没有见到车内的暧昧,眼中还带着盈盈的泪水:“我自己有些怕!我想你能陪陪我。”

此刻她已经换了一身轻便的休闲服,亚麻色的衣服高高吊起的马尾,看起来整个人年轻了不少,就像是一名大学生一般,清纯又可爱。

谢临渊还没有回答,白月雅已经看向了许羡:“小羡你坐到后面去好么?我想和临渊说说话。”

从车窗吹进来的微风吹散了车内的暧昧,让许羡脸上的温度也降了几分。

她勾起嘴角:“好!”

情人守则第二条:永远不要试图在金主面前和原配对上,不要想着取而代之,也永远不要试图试探自己在金主心中的地位。

她刚才已经试过一次,不能再来第二次。

识时务是她能活到现在,还能混到这个地步的主要因素。这个光荣传统她不想打破。

许羡下了车坐在后面,金主也没有让她走。她只能坐在后面看着金主和原配亲热了。不过——

她目光看着白月雅,竟然能这么平静的看着自己和谢临渊卿卿我我。这白月雅真的好胸怀啊!她都不知道是要鼓掌,还是赞扬了。

白月雅坐在副驾驶上,微微侧身,带泪的眼眸微微颤抖,露出自己修长的脖颈:“临渊,我......”

她不安的看了一眼许羡:“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我就是有些害怕!想你和你说说话,你不会怪我吧?”

谢临渊沉静如水的面容让两个人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许羡自觉已经足够了解男人,可是在面对谢临渊的时候 ,她总会发现自己的的本事没有用武之地。

他看不懂谢临渊,从过去到现在。

“去哪?”谢临渊沉声问。白月雅眸光一亮:“江城国际......出国进修前你送我的那套房子,在哪里住了几年,虽然有些年头了,但是我舍不得换。”

听听,舍不得换。

许羡在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叹号!

江城这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一套房子,你要换到哪里去?放眼整个江城都不会有比那更好的地方了。

当然除了谢家这些老牌世家的庄园。

谢临渊点头,却突然话锋一转:“我喝了酒,许羡来开车!”打开车门,直接走到后面坐下。

“先送白小姐回去。”

谢临渊说完闭上了眼睛,一副小小睡片刻的样子。许羡突然想到之前在酒局后谢临渊说的话,问她难道不想和白月雅聊聊。

这是给她和白月雅创造机会?

许羡头脑发晕,除了这个她想不出第二个理由。她迷迷糊糊坐在驾驶位上,直接发动了汽车。

“安全带。”谢临渊睁开眼,灰蓝色的眼眸中带着不赞同的神色。许羡手忙脚乱的系上安全带这才安心的开车。

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安静异常。许羡从后视镜看着谢临渊,他似乎真的睡着了。想到最近谢临渊为了国际上的一个合作忙里忙外,许羡把车子开得更加平稳了一些。

车子很快到了白月雅楼下,白月雅看了一眼睡着的谢临渊,想说什么却咽了下去。

只是死死的盯着许羡,眼神中露出的怨毒让许羡觉得自己可能是欠了白月雅八百万。可是翻遍了整个记忆,都没有找到自己曾经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白月雅无声道:“你给我等着,白羡!”

“恭候!”许羡笑了,她张张嘴方便白月雅看清楚自己的口型:“小三的女儿!”

白月雅冷笑,却突然开口:“临渊我走了,明天你带着小羡去我家吃完饭。”

许羡转过头发现谢临渊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白月雅轻笑,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头发:“爸爸一直很想小羡,父女之间哪里有隔夜仇,回来吃个饭道个歉,爸爸不会怪你的。”

她拉着许羡的手:“以前没有我这个中间人,这次我在中间搭线,你一定不要拒绝。临渊,你也一起来吧!”

许羡转头看着谢临渊,谢临渊虽然在意白月雅,可是这五年却没有去过白家一趟,这一次——

谢临渊点点头:“好!”

许羡听到他点头,顿时瞪大了眼睛。她压下自己的惊讶看着白月雅,轻易捕捉到了对方那一抹得意。

“没问题,我一定准时到场!”

白月雅,白家!你们真的准备好让我登场了么?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