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高雅人妻被迫沦为玩物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09:07

女佣一下子就被噎住,支支吾吾的说不明白。

“我让你说话,你听不懂是吗?”秦决明冷笑着说,“你要知道如果敢做对不起秦家的事情,你的下场会惨的。”

女佣当然是更想要留住这份工作,可是又不敢得罪秦家人。

秦老太太最烦人有磨磨蹭蹭的,会耽误到他们的时候。

“王妈,结工资,让她走人。”秦老太太说。

女佣迅速的看向秦水苏,发出求救的信号。

秦水苏快要被女佣气死了,为什么要看向她,这不等于将她出卖了吗?

“奶奶,我没有!”秦水苏立即就说。

秦老太太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好孙女,“看来,不仅仅是要让你没有钱,应该让你什么都没有。”

她站了起来,一步步的走向了餐厅。

“什么都没有”,那又是什么?

秦决明带着张菘蓝也走到了餐厅,在落座以后才发现早餐只有三份。

“奶奶,我的早餐呢?”秦水苏震惊的问。

秦老太太说,“等你反省好了以后,再吃饭吧。”

秦水苏没有想到秦老太太会这么对她,气得指着秦决明说,“你以为你很有本事是吗?一群戏精。”

她都没有再去看秦老太太一眼,气呼呼的就上了楼。

秦老太太怎么可能没有为秦水苏准备早餐呢,只不过是想要让秦水苏认错而已。

“多吃点。”秦决明对张菘蓝可谓是无微不至啊。

张菘蓝还为秦决明递了饮料,一直都是很亲密的样子。

秦老太太突然说,“你们看到姜家的新闻了吗?是怎么回事?”

她记得,自己才刚刚问出一句话,张菘蓝怎么就哭了呢?

秦决明迅速的抽了纸巾,按在张菘蓝的脸上,“别哭,哭就丑了。”

“奶奶,对不起,我没有告诉过你,我之前和姜茗瀚订过婚,但是他……”张菘蓝深吸口气。

后面的话不用说,网上都写了。

姜茗瀚是惯性劈腿,又拼命的挽回,直到最后劈腿张翡琼,张菘蓝又被张家赶出了门,所以才没有被挽回。

张菘蓝早就对姜茗瀚失望了,之所以一直拖拖拉拉的,不过是对亲情抱着一丝希望。

正因为她与姜茗瀚婚约,张家才能对她稍好一点儿,结果呢?

“幸好,我遇见了决明哥哥。”张菘蓝看向秦决明,眼中充满着情谊。

秦决明抖了抖,好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似的,气得张菘蓝都想要去捶他。

“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秦决明向她保证着。

“谢谢决明哥哥。”张菘蓝低着头,很温柔的道谢。

他们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根本就看不到坐在餐桌前的秦老太太。

秦老太太也插不上嘴,用过了早餐以后就离了桌。

秦决明与张菘蓝的戏还没有结束,依然表现得很亲密,但是对话正常了很多。

“你奶奶,被你恶心走了,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张菘蓝问。

秦决明扭头看向她,“我会去查跟拍你的人,你就在家里好好呆着吧。”

张菘蓝可不想在家里,她容易和秦水苏打起来。

“我可以去工作的。”张菘蓝提议着。

秦决明当然不会听,只是在吃完早餐以后,桌子上就多了一个东西。

是一个画册。

他们同时抬头看向王妈,秦决明问,“王妈,你是想要拍照片吗?”

“少爷,少奶奶,这是你们蜜月的候选地,快挑挑。”王妈的双眼闪亮亮,好像要去拍照片的是她。

“什么?”秦决明震惊了。

“你和少奶奶要度蜜月的。”王妈开了口,就变得没完没了。

张菘蓝大约是听明白了,秦老太太认为他们的感情应该更加深一点儿,也不至于让秦水苏打扰养胎,所以可以挑选一个离家近,更是风景好的地方。

他们面面相觑,心里浮出抵触的情绪。

他们为什么要去度蜜月?不要!

秦决明将画册合了起来,“我最近的工作协调不开,等到以后有时间了,我再为她补上。”

“我支持决明哥哥。”张菘蓝立即就说,“决明哥哥要赚奶粉钱的。”

王妈觉得张菘蓝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很有道理的,立即就点着头,非常的配合。

秦决明转头对张菘蓝说,“走吧,和我去公司。”

谁要去秦决明的公司,是她要自己出去转一转。

张菘蓝非常的不满,但努力的不去表现出来,跟着秦决明回了房间。

他们真的是收拾了东西,要去星动娱乐。

“你只能在公司的附近活动。”秦决明提醒她。

张菘蓝决定不争取,也不发脾气,她只要出了门,难道秦决明还能绑着她吗?

事情很打脸。

秦决明没有绑着她,但更是比绑着她更可怕。

因为全程都有人紧步跟随,寸步不离。

张菘蓝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有数十保镖保护着她,她想要和老板联系都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她只能是坐在咖啡厅时,时不时的望向星动总部,哀叹着自己忽然被改变的人生。

十几位保镖就分散的坐在咖啡厅的各处,因为穿的比较随意,也不会被认出来。

张菘蓝的手指在键盘上拼命的按着,正在与老板对话中。

“你这一次的新料非常的好,这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你再加油。”

“老板,我不想加油,我需要被解救,你不知道我现在……”

“秦少可是星动娱乐的老板,你接触他就会有更多的新消息,这是好事,你要更努力。”

更努力个大头鬼。

老板这就是相中了张菘蓝现在的身份,可以给公司带来更大的利益。

“老板,你不能这么对我……”

张菘蓝刚刚将这条消息发出去,笔记本被突然出现在他对面的人,狠狠的按合上了。

是谁这么没有礼貌啊,没有看到她正在工作吗?

她冷冷的抬起头,正对上一个非常可怕的男人的脸。

“张菘蓝,你帮帮我。”他说。

“你是谁?”张菘蓝脱口而出。

这不是她故意的,她是真的没有认出来,这个乌眼青到底是谁,为什么会长得这么可怕,看得她瑟瑟发抖。

他直接就坐了下来,指着自己的脸,说,“张菘蓝,你不认识我了吗?”

张菘蓝仔细的看了看,脱口而出,“姜茗瀚?”
 

天啊!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姜茗瀚吗?不会是冒充的吧?

在张菘蓝的记忆中,秦决明虽然说长得没有惊天动地的帅,但毕竟还是相当的不错,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女人睁着眼睛前仆后继。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怎么回事?不会是生来想要吓她的吧?

张菘蓝苍白着脸,慢慢的后移再后移。

“你躲什么?”姜茗瀚对着张菘蓝喝着。

“你神经病吧,你对我吼什么。”张菘蓝拍着桌子,迅速的吼了回去。

负责保护张菘蓝的保镖们在听到她的吼声以后,都很尴尬的看向了她。

他们大约都是在想着,秦少夫人这么凶,还需要他们的保护吗?

“你当你是谁啊,对我大呼小叫的,当心我告你。”张菘蓝吼着。

姜茗瀚又缩了缩脖子,在张菘蓝的面前是绝对不会认怂的,但是想到自己的处境,只能先忍下来。

张菘蓝摆了摆手,准备将保镖们叫过来,将眼前的这个碍事的男人架出去。

因为昨天是有人拍着她的,她可不希望今天人将她与眼前的这个男人拍到一起,会让她觉得人生太不值得。

“张菘蓝,你不要太过分,我知道昨天的新闻是你拍下来的。”姜茗瀚死死的盯着张菘蓝的脸,就像是看着一个仇人。

就是这个仇人只要稍稍抬抬眼皮,姜茗瀚不由得错开了眼,明显的心虚,连正面直视都不敢。

“姜大少,别装了,你就是想要博得同情,再让我帮你想想办法啊。”张菘蓝直接就拆穿姜茗瀚的目的,冷笑着说。

姜茗瀚的确就是这个意思,张菘蓝在这方面是有人脉的,一定可以帮着他想办法。

他当然也是在怀疑着张菘蓝,可是事到如今,他不敢和张菘蓝硬扛,只能请她想办法。

“其实,我也看了,都是正确的新闻,何必再去折腾它呢?”张菘蓝不以为然的说,“依我看啊,你就不要再管了,就让它顺其自然的散掉,不是更好吗?越折腾事越多。”

在网上有很多新闻都是这样的。

如果不去管它,它会慢慢的销声匿迹,但如果非要往上面凑啊凑,反而会弄巧成拙。

姜茗瀚不懂得这个道理吗?来找她干什么?

“你不懂,我现在不能有事。”姜茗瀚说。

张菘蓝看着姜茗瀚,姜茗瀚看着张菘蓝,他们四目相对,突然就沉默契了。

张菘蓝皱着眉头,事情的发展似乎和她想象中的朝向,不太一样。

她向姜茗瀚伸出了手,还晃了晃,挑着眉,向他提示。

姜茗瀚竟然学着张菘蓝的意思,也伸出了手,但是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手背,一头雾水。

“姜茗瀚,你耍我是吧,来求我办事,你是空着手来的?”张菘蓝拍着桌子,就对姜茗瀚吼了起来。

姜茗瀚当然不是真的怕张菘蓝,可是张菘蓝的声音拔高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缩起脖子,本能的想要躲开。

“躲什么躲?”张菘蓝喝着。

姜茗瀚的脸色很难看,但是因为被打成了乌眼青,反而显得脸色不错。

“张菘蓝,你不要太过分,我也不是非要求你,才能办事的。”姜茗瀚气急了,脱口而出。

张菘蓝会在乎姜茗瀚吗?当然不会在乎。

“那就不要来求我啊,又不是我求你,来求我的。”张菘蓝摇着头,烦透了。

她刚想要找开笔记本,但是又被姜茗瀚再一次按合。

张菘蓝的表情顿时就沉了下来,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姜茗瀚。

姜茗瀚得意似的笑了笑,反而让他的那张脸更丑。

张菘蓝嫌弃不已,“你没完了是吗?”

“我听翡琼说了,你嫁人了,嫁给了秦少,挺有本事的。”姜茗瀚嘲讽的看着她。

张菘蓝嫁给谁,和姜茗瀚有关系吗?当然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是男人就是这样,他瞧不上的却得到了更好的,他的心里怎么可能会平衡呢?

当然,女人也是会这么想的。

“我很有本事。”张菘蓝想要抽出笔记本,可姜茗瀚按得很紧。

她还正在和老板谈很重要的事情呢,但是姜茗瀚的一直打扰她,实在是太让人生气。

“如果你不肯把消息给我消掉了,我就让秦少知道你的那点破事,一个张家不要的人,装什么凤凰。”姜茗瀚破口大骂,在他的眼中,张菘蓝就是浑身污点的人,没有一个值得他花心思的地方。

张菘蓝一度怀疑这个家伙是个神经病,一天好几副面孔,或者就是个戏精,要让全天下的人都围着他转。

她可是一个大忙人,没有这个心情。

她随手抓起桌子上的鼠标,对着姜茗瀚的手指,狠狠的砸了下去。

姜茗瀚忘记张菘蓝是一个多么暴力的人,抓着他的手,就想要抽回去。

这一次,是张菘蓝不肯让他放手了。

“想要收手啊?问问我是不是愿意的呀。”张菘蓝用力的抓着他的手腕,“给你三天颜色,你就要给我开染坊,你以为你是个少爷,我就怕了你了,我是不要脸了。”

她猛的放开了姜茗瀚的手。

姜茗瀚毫无防备,向后跌去,撞到了椅子桌子窗户,才坐到地上。

他疼得几乎就要昏厥,又被咖啡淋了一脸。

“烫,烫!”姜茗瀚的脸上有伤,被咖啡泼到,疼得他几乎要满地打滚。

张菘蓝用纸巾擦了擦笔记本,又在姜茗瀚的身上补了一脚,“你回去好好享受舆论给你带来的风光吧,一个人的一生,可没有几次机会。”

她往咖啡厅外走时,姜茗瀚已经爬了起来,疯了似的冲向张菘蓝。

他以为张菘蓝是一个人,其实张菘蓝是“很多人”。

在姜茗瀚的手快要碰到张菘蓝时,整个人就被两名保镖架住,不停的踢啊踢,却发现自己的双脚都不沾地了。

“你们是谁,你们知道我是谁吗?”姜茗瀚拼了命的大叫着。

“他们当然知道你是谁,姜茗瀚,你知道他们是谁吗?”张菘蓝丢下了一句话,扭头就走。

她看见姜茗瀚就生气,怕自己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做出丢人的暴力事件,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
 

“你们是谁,你们到底是谁?”姜茗瀚拼命的喊着,非要将他们的身份问出来。

“姜少,我们是少夫人的保镖。”一名保镖一板一眼的说,“麻烦您离得远一点儿。”

张菘蓝走到前台去结账,但是保镖比她更快一步的将钱结清。

张菘蓝看了看他们,大约明白又是秦决明的安排吧。

“谢谢。”张菘蓝笑了笑,在离开的时候看向姜茗瀚,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张菘蓝,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的。”姜茗瀚大叫着。

让她怎么的?张菘蓝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发现姜茗瀚还是挺瞧得起她的,用能够用得上这么严重的成语了。

接下来去哪里呢?她的心情很暴躁,想要找个地方缓缓她的小脾气。

“少夫人,少爷过来了!”保镖说。

张菘蓝扭过头,就看到向他走来的秦决明。

秦决明还是……挺帅的!

他迎着阳光,大步而来,赏心悦目,可是一开口就不行了,把人气死。

“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我怎么听说你和一个男人打起来了?”秦决明说。

张菘蓝刚想要开口,姜茗瀚就狼狈的跑了出来,跌跌撞撞的要冲到秦决明的面前。

秦决明的脸色一清,最先的想法就是一个醉鬼要扑到他身上,会弄脏他的衣服的。

他拉着张菘蓝,同时向后退了一步,保镖再挡住姜茗瀚,才没有让姜茗瀚靠近。

“张菘蓝,我告诉你,如果你不去把热搜撤下来,我就让你死得很难看!”姜茗瀚对着张菘蓝大呼叫喝的。

“为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前男友,姜茗瀚。”张菘蓝很有心情的为他们做着介绍。

秦决明眯起眼睛,打量了姜茗瀚一眼,又仔细的回想着今天的自己,可谓是天壤之别啊。

“丢死人了。”秦决明冷冷的说。

他不打算和姜茗瀚这样的人纠结,牵紧了张菘蓝的手,就准备带着她离开。

“你站住,你知道她结婚了吗?你……”姜茗瀚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人狠揍了一拳。

姜茗瀚摇摇晃晃的,再一次摔坐在地上。

“姜少,我是很给你面子了,如果你再继续诋毁我的夫人,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秦决明说。

姜茗瀚捂着脸,这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就是秦决明本人。

他虽然平时很嚣张,却也是知道轻重,得罪了秦决明的人,通常在表面上没有什么,但是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彻底的消失,是一个令人胆颤心惊的可怕人物。

姜茗瀚深吸口气,不顾脸上的疼痛,也无视保镖刚刚打他的一拳,急于将张菘蓝拖下水。

“秦少,你知道她是谁吗?她的工作是什么,她以后会给秦家带来多大的丑闻。”姜茗瀚指着张菘蓝的手指一颤一颤的,像是受极了很大的委屈。

秦决明直直的盯着姜茗瀚,忽然凑到张菘蓝的耳边,问,“你是爆竹吗?还会这么厉害。”

“我是狗仔,很多人都知道的。”张菘蓝压低了声音,还特意用手挡住了嘴,对秦决明说。

啊!这个工作是他知道的呀。

“我夫人是我的公司的娱乐记者,这有问题吗?”秦决明的反应特别快,“姜少,希望你以后找麻烦,要看准人,我们秦家是很忙的。”

他这一次是真的牵住了张菘蓝的手,直接就往公司的方向走。

张菘蓝跟在他的身后,走得跌跌撞撞,是真的生气了。

他们在走近公司的刹那,迅速的换上另一副面孔。

秦决明严肃,板着脸,与平时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张菘蓝迅速的挽上他的手嚨,摆出温柔的样子,向每一位员工保持着微笑,心里早就骂得翻了天的。

这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啊,她的性格不是这样的啊,她为什么要配合秦决明?

他们在走进电梯时,同时松了口气,各有各的难处啊。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我看这个姜茗瀚是会阴魂不散的。”秦决明提醒她。

可以找张菘蓝的麻烦,但是不要找秦家的。

“秦少还怕这个。”张菘蓝冷笑着。

姜茗瀚是会找麻烦的,但是他的手远远的够不到秦少,他会通过另外的一番途径,来找她的麻烦。

真正的对决,要开始了。

秦决明发现张菘蓝的双眼放着光,好像在计划着很了不起的事情,让他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我会给你在星动旗的下杂志社挂个名。”秦决明说。

“谢谢。”张菘蓝从来都是他人给予恩惠,她是会感恩的人。

“不客气,我们现在是利益共同体。”秦决明的话一落音,电梯的门就开了。

电梯外的员工在看到秦决明和张菘蓝时,就看到他们手挽着手,时不时的耳语几句,一路无视于他人的走进了办公室。

哇,他们真的是很甜蜜啊。

“我都说过了,那个江明月是有问题的,以秦少的眼光,怎么可能让她当少夫人。”

“快不要在背后说人坏话了,当初啊……”

当初就是有人在背后嚼舌根,被秦决明给开除了呢。

以后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工作,当然要尽全力的去工作,不能再让人抓住小辫子。

在办公室的门一关时,秦决明与张菘蓝迅速的分开,一个走向办公桌,一个走向沙发。

“你……”秦决明想要给张菘蓝安排任务似的。

张菘蓝扬起了手,很自然的打断了他,“你不要打扰我啊,我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

秦决明被堵得“哼”了一声,不愿意再搭理她了。

不理她才好呢,她可以认真工作。

张菘蓝大约猜出姜茗瀚的下一步计划,在打开笔记本以后,与老板重新联系,毕竟提供了几条思路。

“张菘蓝,你不愧是金牌啊,太厉害了,就按你说的做。”

张菘蓝得到老板的表扬,可没有特别的开心,反而是在眼中透出了一抹失落。

她是不愿意这样的,但是又没有办法。

当初就是姜家和张家逼着她走进了绝境,最后得到了老板的帮助,走上了这一行,解决了最基本的温饱问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