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_ 太大了实在是太大了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07:23

“蛇”被丢到了地上,竟然是一个裹着蛇皮的女人。

张菘蓝实在是害怕蛇,都没有看清是什么东西,只顾着大喊大叫,先保命再说。

其他人在看到这条蛇时,最先想到的是这条蛇还挺性.感的,之后就带着浓浓的愤怒,这就是想要栽赃陷害啊。

“江明月,我们秦家对你不好吗?你要用这种办法来挑衅离间?”秦老太太冷冷的问。

张菘蓝捂着自己的嘴,小心的往地上看过去,就发现瘫坐在地上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蛇,是江明月。

江明月全身裹着性.感的睡衣,将身材显得凹凸有致,整个人蜷缩在地板上,想躲都没有地方躲。

“是,是江小姐啊。”张菘蓝震惊的看着满脸是血的江明月,飞走的魂渐渐回拢。

江明月狠狠的瞪着张菘蓝,看到一旁的秦老太太时,连忙就低下了头,气得浑身发抖

“她、她的头是怎么了?”张菘蓝指着江明月的头问。

“我也是被吓住了,不知道是什么,就先动手了。”秦决明看着地上的江明月,“乍一看,真像条蛇,我都懵了。”

他们一唱一和,将责任全部都推到了江明月的身上。

这也是江明月自己的问题,没事往秦决明的床上爬什么,也不好好的看清楚。

“奶奶,我是走错忘记了,我不是……”江明月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是想到自己穿的衣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行了,江小姐,走吧。”秦老太太嘲讽的说。

江明月的这点把戏能不被看穿吗?穿成这样窝在秦决明的房间里,真的是“司马昭之心”啊。

“奶奶,你听我说……”江明月还想要说呢,就被一个外套盖在了身上。

她还以为是秦决明好心呢,结果一回头竟然是张菘蓝,愤怒的就将外套甩到了身上。

张菘蓝迅速的退后,她是有点小善良,但是打算被江明月伤到。

“再去叫水苏出来,把她的好闺蜜送走。”秦老太太又说。

这可真的是一场闹剧。

佣人力气大,架起骨瘦如柴的江明月,是一点儿也不吃力。

直到江明月被丢出去时,秦水苏都没有出现。

秦老太太也懒得再管,先回去顺顺气。

“你真的动手了?”张菘蓝有点被吓住,秦决明会动手打女人吗?她忽然觉得自己也挺危险的。

“想什么呢,我就是把花瓶丢过去,是她自己撞上来的。”秦决明说。

他还被吓到了呢,那么大的一条蛇来回扭着,他都不敢看,直接就砸上去了。

他没有来得及再看清里面的东西,它竟然又扭啊扭的往被子里钻,他就直接拖出来。

张菘蓝听着秦决明的形容,想要哈哈大笑,“冲着你来的吧,还装蛇,厉害了。”

江明月根本就不是装蛇,她是想上位。

这一天的热闹终于因为江明月的离开而告终,张菘蓝就奇怪了,秦水苏都不敢为江明月说半句话,这闺蜜是怎么当的。

秦决明晚上临时会议,在离开的时候,都以为张菘蓝已经睡了。

车停在了公司的停车场,秦决明匆匆的跑进了公司。

关得好好的车,突然就被打开了。

张菘蓝从里面爬了出来,憋得她的脸都微微发紫了。

“都喘不上气了,太难受。”张菘蓝拼命的深呼吸,终于缓上气,扭头看了看四周,立即就拿着手机去叫车。

当她走到路边以后,也有车停了过来。

张菘蓝上车以后就忙了起来,又是拆着包装,又是拼命的安装。

“对,就是前面的酒店。”张菘蓝指着前方,着急的说。

司机将车停下来以后,张菘蓝就匆匆下车往酒店的方向跑。

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她一定要抓得到才行。

这种事情就是,绝对不能给对方喘.息的机会,抓住就绝对不能放过。

张菘蓝背着背包,路过小瘫的时候,开始吞口水。

秦家的东西好吃,可是吃多了也想要再尝尝外面的小吃。

她又退了回去,买了好几样,全部都密封打包,准备回秦家好好的尝一尝。

她只买几样,不会耽误到时间的。

张菘蓝拿出身份证办理了入住,就带着大墨镜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合时,她就看到一个男人搂着两个女人,大摇大摆的走向电梯,但是被隔到了外面。

“哼,算你们倒霉,要栽在我的手上。”张菘蓝的眼眶泛着红,想到了某些伤心的往事。

她和前男友姜茗瀚,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从小一起长到大,感情特别的好。

张菘蓝以为自己以后不会走上妈妈的老路,可以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结果却碰到……

对,碰见张翡琼和姜茗瀚鬼混的场面,张翡琼不仅没有心虚愧疚,反而向她叫嚣。

最可笑的是她的好爸爸认为她拴不住男人,竟然一巴掌就将她打出了家门。

她回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心里就像针扎似的疼。

“姜茗瀚,你死定了。”张菘蓝说着,就举起了相机。

她躲到楼梯间,看着姜茗瀚是左搂右抱,好不热闹。

她举起了相机,认真的拍了一张又一张,一边暗骂着姜茗瀚耐不住性子,都没有进门就卿卿我我的不要脸,一边庆幸着自己找的角度好,每一张照片都可以拍得好。

在姜茗瀚进了房间以后,张菘蓝才开始检查照片。

太开心了,全部都拍到了。

她也没有打算把事情做得太过分,不就是前男友和妹妹在一起吗?她大方的祝福。

不过姜茗瀚给她的羞辱,她总是要还回去的。

她将东西装在背包里,拿起塑料袋时,就有一道影子落到了她的身上。

张菘蓝慢慢的抬起头,对上一双鹰眼。

“这位小姐,您在干什么。”保安问。

“装东西,吃小吃呀。”张菘蓝晃了晃手里的门卡,准备大摇大摆的离开。

“这位小姐,对不起,麻烦您把照片删一下。”保安向张菘蓝伸出了手。

张菘蓝按下了电梯的按钮,转头问他,“你知道吗?你还没有权利查看我的东西,所以……”

电梯门一开,她就跳了进去。
 

“来人,捉住她。”

保安迅速的抵住电梯的门,拼命的叫着。

张菘蓝没有想到他还会有同伙呢,顿时就开始慌张起来,脚下也没有再留情面,狠狠的踢了好几脚,终于将保安踢了出去。

电梯的门缓缓的半闭,数字一个一个变化,才让她稍稍的放了心。

她背好背包,做好准备,却还记得要先到前台去付账。

“最讨厌这么严格的酒店了,没有门卡都不能坐电梯。”她不满的抱怨着。

大部分有身份的人一定会选择这样的酒楼,更安全,更不容易被发现。

张菘蓝快步的走到了前台,利落的退了房间,带好墨镜,迅速的离开酒店。

“对,就是她,不能让她离开。”保安在后面指着张菘蓝离开的方向,捂着肚子大叫着。

他刚才被踢了一脚,疼得他几乎都快要断了气。

张菘蓝听到保安的声明后,不加思索的加快速度,往酒店外面跑着。

快了,她快要跑出去了。

张菘蓝的手快要碰触到酒店的大门时,突然有人扣住了她的肩膀,以很大力气将扯了回去。

啊!张菘蓝瞬间后倒,本能的想要护住身后的器材,结果却将手里的塑料袋向后抛去。

她的丸子、小饼、臭豆腐啊……

还冒着热气的食物呈抛物线状扬到了身后,砸在了保安们的身上。

张菘蓝的手却被拉住,猛的一扯,就又向前倒去。

她的脸,会不会先碰到地面啊。

张菘蓝本能的想要去捂住脸,却硬是撞到了别人的身上,她的鼻子虽然疼,但是对方被她踩得也很疼。

“对不起,对不起。”张菘蓝立即就道歉,相当的礼貌。

“你在玩什么?”秦决明的声音从张菘蓝的头顶上响起,震惊得她迅速的抬起头。

“你……你……”张菘蓝结结巴巴,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不准备解释一下吗?”秦决明指着张牙舞爪的几名保安。

张菘蓝猛的回过头,看着他们身上挂着的汤汁丸子,突然嗷嗷的哭了起来。

“老公,我给你买的夜宵,都报废了。”张菘蓝才不管会不会叫秦决明肉麻呢,先哭才是正理。

秦决明看着地上的那滩东西,又看向面色铁青的保安们,冷冷的问,“你们追我老婆干什么?”

张菘蓝听到“老婆”两个字,不由得抖了抖,恨不得将身上所有的鸡皮疙瘩,全部都抖到地上去。

肉麻啊,非一般的肉麻。

“这位先生,您的夫人在楼梯口偷偷的拍摄,被我发现了。”保安捂着肚子,狼狈的说。

“你是说,我老婆偷偷的拍摄别人?”秦决明忽然捏住张菘蓝的下巴,强迫张菘蓝面对着保安。

张菘蓝的眼睛都瞪得圆溜溜的,一脚就踩到了秦决明的脚背上,但秦决明完全没有要放开手的意思,反而捏得更紧了。

这是什么意思,要让他们看什么啊。

“这位先生,您是不能护短,我们是要报警了。”保安看向张菘蓝,目光中带着危险。

“老公,我没有,我要拍也只能拍你呀,我是出来给你买夜宵的。”张菘蓝说话都很费力。

“你们听到了吗?我老婆给我买的夜宵,挂在你们的身上了,你们打算怎么赔偿给我?”秦决明边说,边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事情正闹得很僵的时候,酒店的经理匆匆跑过来,忙着向秦决明打着招呼,“秦少,您怎么来了?这位是……”

保安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以为经理会认为他们做的是对的,结果却狠狠的挨了一顿训。

得谁了谁都不能得罪秦决明啊,他可是……

“这应该只是一场误会。”经理没有办法从秦决明的口中得到答案,只能看向张菘蓝。

张菘蓝委屈的往秦决明的身后躲了躲,说什么都要保住新借的相机。

“我不管是不是误会,伤了我的人,总是要给一个说法的。”张菘蓝冷冷的说。

“我来解决,我来解决。”经理不停的向秦决明点头哈腰,很怕秦决明的一句话,就让他失业。

总是要有人失误的,不能是他,就只能是保安了。

“你们几个人,从现在开始就不是酒店的员工了,立即就卷包走人。”经理拼命的挥着手,像是在扇苍蝇似的扇着他们。

保安们也知道这不能是他们的错,但是和像秦少这样的人去争论,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张菘蓝轻轻的扯着秦决明的衣袖,被甩开了。

她没有死心,又继续扯着,又继续被甩开。

谁让她的脸皮厚呢,用力的扯住秦决明的袖子,“看我。”

秦决明可不认为张菘蓝有什么好看的,特别是她的脸蛋上面还有红彤彤的指甲印,特别是的明显。

“老公,这一次应该是个误会,就罚他们一个月的薪水,就不要辞退他们了吧。”张菘蓝弱弱的说。

秦决明没有想到张菘蓝要为他们求情吧,他也打量了几个狼狈的保安,最终还是点了头。

“谢谢老公,我就知道你是最好的。”张菘蓝迅速的靠到秦决明的肩膀上,紧紧的挽着他的手臂,是死活不会让她挣脱的。

“不用谢!”秦决明用力的抽着手,最后失败了。

“事情到底为止,我把老婆带走了。”秦决明说。

“就这么走了?”张菘蓝挺吃惊的。

她以为秦决明跑到酒店,有可能是有重要的商务要谈,也有可能……咳,是约见小美人,最后看起来,只是要将她带走呢?

“不走?要等到他们发工资的那一天?”秦决明拉住张菘蓝的手,快步的离开酒店。

经理缓缓的松了口气,转头再看着几个员昔,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能不能长点心,也不看看那是谁。”

张菘蓝被拉着坐进了秦决明的车里,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包,目光落到目不斜视的司机身上。

她出来的事情被秦决明发现了,秦老太太是不是也知道了?

估计要是真的问起来,除了敷衍,恐怕就只有闹起来这一个办法了。

秦决明说,“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在打着鬼主意。”
 

“决明哥哥,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打着鬼主意,我只是在害怕了。”张菘蓝顿时委屈极了。

“你放正常点,老赵师傅一直为我开车,算是心腹了。”秦决明解释着。

老赵没有想到秦决明对他这么看重吧,特意说了句“谢谢秦少”。

“你早说呀,我早就装不下去了,这一个个的运气可真好,最后倒霉的都是我。”张菘蓝抱紧了背气,气得脑壳儿疼。

秦决明伸手就扯住了背包带,将包往自己这边扯。

“你要干什么?”张菘蓝戒备的看着秦决明,整个人都像是被踩到了尾巴,警惕的盯着他。

“你盯着我要干什么?我还挺无辜的呢,拿过来让我看看。”秦决明不满的说。

“你弄坏了我的相机,我都没有让你赔偿呢,这可是我借的,你不能弄坏了。”张菘蓝用力的包过背包,绝对不能交给秦决明。

秦决明想到这件事情时,还挺生气呢。

“是我弄坏的吗?是你不肯给我,非要保护照片,最后把我也连累了,我堂堂秦少从来就没有这么丢脸过。”

秦决明从台上掉下来就算了,摔得鼻青脸肿,还被人拴住了。

“你说什么呢,是你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抢我的东西,如果你能把话说明白,我们就是共赢,你懂吗?知道什么叫共赢吗?”

张菘蓝听到这件事情生气,手心不停的磨啊磨,想要动手了。

“你才不知道呢,我堂堂秦总有什么不懂的,我告诉你,我懂的比你多得多。”

他的这句话就有点幼稚了啊。

他们谁都不肯让着谁,直到张菘蓝大声的喝着,“停车,快停车。”

老赵被吓了一跳,迅速的踩下了急刹车,正想要问原因时,张菘蓝就喊了一句“等我”,就跑下了车。

“你以为你的破背包有多珍贵啊,跳车还要背着它。”秦决明埋怨着。

他的目光瞄啊瞄,一直紧紧的盯着张菘蓝的身影。

张菘蓝到底在干什么呢?磨磨蹭蹭的?

“老赵,等我一下!”秦决明下了车,抱着要将张菘蓝抓回来的想法,大步的走向了她。

这几个小摊位是烟火缭绕,都能把人熏得哭出来。

“你在这儿干什么?快跟我走!”秦决明被呛得受不了了,红着眼睛冷冷的说。

“你不喜欢,不代表其他人不能喜欢吧,我的东西还没有做好呢,你不愿意就回车上去。”张菘蓝甩开他的手。

又不是她逼着秦决明站到她身边的,真可笑。

老板将张菘蓝点的小食打包好,递给了她。

张菘蓝对着小袋子,用力的吸了口气,闻着可真香啊。

秦决明在一旁皱着脸,好像是看到什么怪事情,整个人都嫌弃得要命。

“你闻闻,特别的香。”张菘蓝举着袋子在秦决明的鼻子下面晃了晃,不仅没有让秦决明感觉到一点儿香气,反而让他要吐了。

“你可真不会享受。”张菘蓝不再理他,大步的跑回到车里,还把秦决明关在了车外。

秦决明懒得去和她计较,直接就坐在了副驾驶室。

“好吃,真香啊,太美味了……”

张菘蓝边吃边感慨,时不时的发出“啧啧”的称赞声,吵得秦决明都头疼了。

“你能不能有点礼貌,知道点礼仪,你要是秦家的少夫人。”秦决明捏着鼻子,不耐烦的吼着。

“你可以不娶呀,是你要娶的,又不是我逼你的。”张菘蓝不以为然的说。

秦决明有很多次机会可以阻止这一切,是他自己最后放弃了,又能怨得了谁?

“忍着吧!”张菘蓝怕他不够生气,又补了一句。

“我忍着?你知道你今天晚上犯了多大的错误吗?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会放弃这么重要跨国会议来找你吗?我都快要被你气死了。”秦决明咬牙切齿的说。

他来找张菘蓝可不是因为巧合,而是因为某个很严重的原因。

“我犯什么错误了?”张菘蓝低下头,看了看怀里的背包,脑海中迅速的闪出某种可能性,令她的心不由得狠狠一跳,几乎明白了某些事情。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有人跟踪我。”她惊恐的说。

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原因?

秦决明往前挪了挪,“秦少,快说说,是什么人跟踪我?我是不是快要火了?”

“火什么火,自己看。”秦决明都不想再看张菘蓝的脸,直接就将手机丢到了后座去。

张菘蓝过了手机,发现上面还有密码。

她刚想要问一问,突然想到秦决明的态度让她很不开心。

哼,她要让秦决明的手机锁死。

第一次输入,结婚日期……划开了!

“秦少,你的手机密码竟然是……”张菘蓝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挑衅似的说。

“快点看,啰嗦什么。”秦决明在发狠的时候,还有一丝不自然。

张菘蓝哼笑一声,也没有去拆穿他的窘迫,直接就划看着里面的内容。

估计是因为秦决明的记性不好,怕自己忘记这么重要的日子,秦老太太以后问起来,没有办法回答吧?

不过,秦决明还真的是坦白。

秦决明的手机就在她的手上,也不怕她误删掉某些重要的内容。

张菘蓝一边不屑的想着,一边翻到了陌生号码发送过来的信息,上面一再表明有“秦少夫人”的行程,看得她一阵目瞪口呆。

她自己都有行程了吗?她怎么不知道?

她翻看着后面的内容,都是一再提醒秦决明如果想要行程,就要必须给钱。

秦决明始终都没有回复,直到最后一张照片被发送出来后,他就回复了一个“滚”。

重点不是回复,是那张照片。

张菘蓝瞪大眼睛,仔细的看着那张照片,就是她跑进酒店时的情景,没有想到会被人拍下来。

好呀!不仅有人抢她的饭碗,还有人把她当成了饭碗呢。

张菘蓝将手机号记了下来,才想到这就是秦决明来找她的原因。

因为一张照片,赶了过来。

“秦少,你挺仗义的。”张菘蓝歪着头,努力的看向秦决明。

秦决明把手伸了过来,“我的手机,还给我。”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