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堵好了一滴也别流出来若若_兴云弄雨又春风枕瑶

抖音句子 2021-11-24 15:05:52

秦决明的心里也没有底,特别又叮嘱仲乐压下热搜以后,就往家里赶。

他才刚刚赶到家里,就看到秦水苏拿着外套,匆匆的跑出了家门。

他们两个人都挺急,差一点儿就要撞到一起了。

“你!”秦水苏指着秦决明的脸。

秦决明毫不留情的挥着手,直接就将秦水苏的手拍开了。

秦水苏想张菘蓝对她的挑衅,又看着秦决明的粗鲁,气得浑身发抖。

“我告诉你,秦决明,不要以为你这一次是占了上风的,我一定能让你一无所有,跪在地上救我。”秦水苏愤怒的说。

“注意形象。”秦决明冷冷的丢下四个字,就走进屋里。

门,在秦水苏的面前甩上了。

他正在换鞋的时候,就听到张菘蓝内疚的声音。

“奶奶,秦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没有怀疑她呀,我只是觉得有点害怕。”

“她有小性子,一会儿就能好。”

“对不起,我给奶奶添麻烦了。”

“怎么是你的错呢,你应该告诉我的,秦家总不能委屈你,我会查清楚的。”

秦决明稍稍松了口气,没有想到张菘蓝这么有本事,把秦老太太也哄得这么服帖。

“奶奶,我回来了,是我的错。”秦决明说。

“你又做错什么了?”秦老太太觉得今天不是个大喜日子,正是多事之秋。

一件接着一件的麻烦事,非要赶在今天挤过来,都不让她有喘口气的机会。

“是我让菘蓝看手机的,吓到她了。”秦决明说。

秦老太太冷冷一笑,“也是你让菘蓝觉得,是水苏做的吧?”

“奶奶,没有的,和决明哥哥没有关系,只是拍摄的人一看就是和我们同桌的客人。”张菘蓝着急的辩解。

秦决明的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打断了她的话。

“吃饭了吗?”秦决明问。

张菘蓝垂着眼帘,微微的点着头。

“我没有吃,陪我。”秦决明说。

秦老太太看着秦决明强拉着张菘蓝走进了餐厅,头疼的直摇头。

秦决明和秦水苏从来就没有让她省心过,什么时候才能和好呀。

佣人把晚餐摆到秦决明的面前,又特意为他倒了一杯温水,又送上了干净的手帕。

张菘蓝双手托腮,看着佣人一件一件的准备着,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回到某个古老的年代,秦决明就是那个最讲究又最龟毛的大少爷。

“看我什么事?”秦决明问。

“你还真的是精致,活得可真累。”张菘蓝哼笑着,摆弄着手里的领结。

秦决明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等我吃完的。”

他慢条斯理的享受着晚餐,哪里像是在吃晚餐,更像是在做一件精致的活计。

太烦了,娘死了。

张菘蓝翻着白眼,丝毫不看好秦决明这个性格的人。

“我觉得秦水苏在短期内不会回来了。”秦决明突然冒出一句。

“不可能的。”张菘蓝比秦决明清醒多了。

“她应该会去江明月那边住几天,也让奶奶担忧她几天。”秦决明猜测着。

“我说了,不可能。”张菘蓝摇着头。

秦决明不太明白,张菘蓝为什么会这么肯定呢?他放下叉子,认真的看着张菘蓝。

“江明月在另一个城市有个代言,今天下午的飞机,现在应该是在飞机上了。”张菘蓝说。

江明月有代言吗?秦决明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个问题。

“你的奶奶呢,之前断了秦水苏的生活费,她走不远的。”张菘蓝摇着头。

秦决明重新拿起叉子,慢悠悠的说,“如果我是她,真没有脸回来。”

“她脸皮厚。”张菘蓝哼笑着说。

她还真的是看穿了秦水苏。

秦水苏刚出去没有几分钟,发现江明月没有在家里,能投奔的人不多,加上没有钱更是坐不了出租车,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她气呼呼的走进了门,扭头就看向了餐厅的方向。

秦决明和张菘蓝正在享受着晚餐,看起来特别的惬意。

秦老太太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眼皮都没有抬。

更加生气的秦水苏跺着脚,一路就跑到了楼上去。

“你不会是我的福星吧。”秦决明突然说。

“谢谢,支票。”张菘蓝可没有打算当谁的福星,也不会变成秦决明的免费苦力。

如果没有钱,她是不会做任何事情的。

秦决明的心情很好,真的在饭后写了一张支票,交给了张菘蓝。

张菘蓝特别的吃惊,又装作无所谓的样子。

她今天是不是发财了?

“我们今天不会同床,但需要同房,你做一个准备。”秦决明在临走时,提醒着张菘蓝。

他们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辛苦秦少了。”张菘蓝并不在意同房不共枕的事情,她在意要怎么离开秦家这个麻烦。

不过,秦决明挺孝顺的,还要陪着秦老太太打发时间。

再看看那个秦水苏,比起秦决明差得远了,秦老太太到底是怎么想的,非要把这么一个身份不明,来历不清,心机又重的孙女留在身边的。

也不怕哪天被暗算了。

张菘蓝站在窗前,看着正在院子里陪着秦老太太散步的秦决明,笑得越发得意。

她以为秦决明有多聪明呢,看来脑子并不怎么够用,这都让她给骗了。

秦水苏什么都没有做,更不是她拍摄的照片。

是她请人拍的。

秦氏少夫人刚刚结婚就被暗算,这个劲爆的八卦不是别人交出去的。

她就是狗仔啊,拿几张没有自己正脸的照片,写了具有戏剧冲突的稿子,赚了笔稿费。

现在呢?张菘蓝甩了甩手里的支票,又从秦决明手里拿到一笔钱。

“秦决明,这都是便宜你了,你知道我的相机有多贵,是我打了几份工,存了多久的钱买下来的吗?”张菘蓝忽然愤怒的说,“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正独自在楼上偷偷的发着狠时,秦老太太忽然抬起头,对着她摆了摆手。

张菘蓝迅速的摆起笑容,温柔的向秦老太太用力的挥着手。

秦老太太转回身,拍了拍秦决明的手背,又往另一个方向走着。

张菘蓝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她差一点儿就要被发现了呢。
 

星动娱乐,多少新人的梦想之地。

张菘蓝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正大光明的走进“星动”,等到离开秦家也足够她炫耀很久的。

“看路!”秦决明感觉到臂间一紧,知道张菘蓝又是因为被公司的某一处吸引,忘记注意到脚下。

“我很注意了。”张菘蓝的声音中带着雀跃,“秦老太太可真的是重视我,肯让我到这个地方来。”

“请注意称呼,这也是你的奶奶。”秦决明说。

“还当真了呢。”张菘蓝不客气的嘲讽着说。

他们都是心知肚明的,何况又装着明白装糊涂,难道不会觉得可笑吗?

“公司里有很多双眼睛盯着我,你注意点分寸,不要给我找麻烦。”秦决明冷着脸,严肃的说。

如果不是秦老太太非要让他带着张菘蓝出来散心,他怎么可能会带着她跑到公司来。

真的是一个甩也不甩不掉的麻烦。

“你可以把我送到其他地方吗?也没有必要非把我带到身边啊。”张菘蓝不屑的说,好像谁愿意和他走在一起似的,破坏心情。

公司上下都在向他们夫妻行注目礼,他们都在等着秦决明与江明月的婚事,这一转眼就换了个人,听说还有了宝宝。

明显就是秦决明在与江明月订婚以后,行为不检点。

“这就是我的办公室,我工作的时候,就你自己玩吧。”秦决明推开办公室的门说。

张菘蓝一在办公室内有什么好玩的,房间全封闭,书架上摆全部都是书,桌子上都是资料,连一本娱乐性的杂志都没有。

“我看啊,你是想要让我睡觉吧。”张菘蓝不满的说。

“也可以,沙上有毯子,盖在身上。”秦决明还算是体贴,会记得提醒她。

张菘蓝瘫坐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可言,拿出手机摆弄了半天,开始玩了起来。

她的内心活动远远要比脸上的表情更加的丰富,她在与秦决明的关系结束之前,要一直过着这种苦行僧似的生活吗?

她必须要改变现状,如果改变不了自己,就改变秦决明。

小梁进来报告公司的事情,听得张菘蓝在一旁直打呵欠,只能勉强着笑容,尽量忽略张菘蓝。

“你先出去吧,午餐订外卖。”秦决明说。

张菘蓝震惊的看向他,直到小梁离开都没有收回视线。

“你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秦决明摸了摸自己的脸,很不自然的说。

“我只是没有想到啊,堂堂星动娱乐的总裁,竟然是要吃外卖的。”张菘蓝说。

秦决明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回击,只是呆呆的看着她,半天才回答,“那我应该吃什么。”

“山珍海味啊,勾了勾手指就会有无数美食自动送上门。”张菘蓝懒洋洋的说。

有钱人的生活应该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可是现在看起来,秦决明好像比她想象中要惨得很多。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好的好事?”秦决明将文件拍到桌上,开始翻看起来。

张菘蓝可是因为太闷,到处转悠着,也渐渐的不开心。

“你老实一会儿,会打扰我工作的。”秦决明不耐烦的提醒她。

“我实在是太闷了,这不利于我的身心健康和孩子的成功,我可以出去走走吗?”张菘蓝努力的扬起自认为甜美的笑容。

她对着秦决明笑一笑,都觉得特别的艰难。

“可以,要记住回来的路。”秦决明还算是很体贴。

“放心,我会给秦少打电话的。”张菘蓝在耳边比划了两下,终于可以离开这个令人透不过气的办公室。

她抱着沙发上的毯子,裹在身上,一路就到了天台上。

天台还摆着桌椅,立着好几个太阳伞,布置得还挺亲和的。

张菘蓝干脆会在一个角落,翘着二郎腿,玩着小游戏。

虽然这与在秦决明的办公室内,做的事情都是一样的,但是会更透气,也让她更舒服一些。

她正玩得开心呢,就有几个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情绪,实在是太讨厌了吧。

张菘蓝稍稍的探了探头,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依我看啊,这位少夫人一看就是个简单的角色,又会扮可怜,又能装无辜的,可惜了我们的江明月,没斗得过这样的绿茶。”

竟然说她是绿茶?是他们见识少,没有眼力吧。

“秦总也不像是那样的人啊,怎么突然就有孩子还结婚了?这对公司的影响会有多大呀。”

他们是对最近的热搜视而不见吧,真正的影响的事件不是秦决明突然结婚,而是作为新娘子的她在婚宴上被人暗算。

“所以说这个女人有本事嘛,什么都能办得到,真不知道以后还能做出多少可怕的事情。”

张菘蓝认真的考虑着,举着手机将他们的一举一动全部都拍了下来,毫不吝啬的发送到秦决明的手机中。

秦决明平时工作这么辛苦,总是要有一些事情可以当作调味。

她非常贴心的为秦决明准备了调味品,希望他会喜欢。

张菘蓝重新躺回到椅上,继续玩着游戏。

那边正在闲聊的员工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他们面面相觑,显然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他们各自接听起来,往不同的方向移走了几步,说着差不多的话。

“我正在洗手间,这就回去。”

“好,我把资料送过去。”

“您放心,我现在就去会议室。”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一起往楼下走,终于让天台恢复宁静,也让张菘蓝的耳根子清静起来。

张菘蓝的手机也响了,还真的是巧得不得了。

“秦少,有事?”张菘蓝的声音带着睡意,像是刚刚睡醒似的。

“下楼,吃午餐。”秦决明说。

“恩?到时间了吗?”张菘蓝扫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竟然过了这么久。

她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张菘蓝慢吞吞的离开了天台,走回到秦决明的办公室。

她在这一路上时不时的观察着四周,发现员工在触到她的视线以后,迅速的闪开,都不敢和她对视。

是因为她睡了一觉,状态很差劲,令人不忍直视吗?
 

张菘蓝走进洗手间,打量着自己,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有可能是在娱乐公司工作的员工,对仪装十分的重视吧!她整理着衣服时,江明月也走过来洗手。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说的就是他们吧?

“你怎么来了?”江明月在见到张菘蓝的刹那,声音都变尖了。

“请注意形象。”张菘蓝提醒江明月。

张菘蓝想到刚刚在天台时,员工对江明月的评价可以说是挺不错的,看来她平时在公司还是很有人缘的。

在外人的面前装得再好,骨子里的品行是很差劲的。

“你放心,我比你有形象多。”江明月嘲讽的看着她,又顺便打量了一番。

她是想要借机讽刺张菘蓝的衣品,却发现张菘蓝今天的衣服件件都是手工制服,价值不菲。

秦决明在张菘蓝的身上可真舍得下血本啊。

江明月不由得眼红,她与秦决明算是从小一起长大,被送过的礼物也是屈指可数,更不要提……

他们谁会想到秦决明有一天会在另一个女人的身上,花费这么多的心。

“你的口语有问题,请注意。”张菘蓝擦净了手上的水,转过身说。

口语有问题,说的不都是普通话吗?

“你应该说,我比你的形象更好。”张菘蓝灿烂一笑,扭头就走。

江明月气急败坏,紧跟着张菘蓝走出洗手间的门,恨不得直接就挤开她。

张菘蓝就像是身后长了眼睛,当江明月挤过来时,她竟然后退了半步,与江明月错过。

江明月再用力一挤,扑了个空,狠狠摔在了外面。

洗手间的门,缓缓的关上,将江明月与张菘蓝隔开了。

“江小姐,您没事吧。”路过的员工见状,立即就过来扶着。

江明月被摔得几乎站不起来,气得鼻子都歪了,正想要将罪过推到张菘蓝的身上时,洗手间的门再次推开。

“明月,你这是怎么了?”张菘蓝对她的称呼十分亲近,甚至主动伸手来扶她。

“你放手。”江明月恶狠狠的说。

“形象。”张菘蓝不客气的提醒着她。

江明月深吸口气,想要对张菘蓝恶言相向的那个心思,只能暂时压了下去,努力的撑起笑容。

“嫂子,我没事。”江明月的表情几乎是扭曲的,看着都挺渗人。

“最好还是去看看医生,如果摔坏就不好了。”张菘蓝又扶向自己的腰,很吃力似的放开了江明月的手。

赶过来的几个员工很有眼力的将江明月扶稳,带着她去休息室。

当然,更有眼力的员工会扶着张菘蓝,先把张菘蓝送到电梯内,陪着她去最高层。

她就以一副娇弱的样子,走进了秦决明的办公室。

“这又怎么了?”秦决明可不认为她是一个娇弱的女人,估计是被人暗算了。

“你的好妹妹江明月,想要推我,结果把自己给摔了。”张菘蓝摇着头。

江明月演了这么多年的戏,一点儿长进都没有,都损失她这么多年的大好青春。

“你不用管她,如果她惹你,就尽情的折腾。”秦决明毫不在意。

张菘蓝发出“啧啧”的声音,感慨的直摇头。

“男人啊男人,你是不是太心狠了,她也是跟过你的人啊。”张菘蓝刚坐到沙发上,小梁就拎着便当,走了进来。

她将便当一个一个的摆在桌上,在打开的时候,香气就涌了出来。

好香,一闻就知道是好吃的。

张菘蓝用力的吸了几口气,立即就走了过去。

“哇,好香!”张菘蓝伸手去拿筷子。

秦决明直接就按住了她的手背,“你想吃。”

“拜托,你总不能让我给钱吧。”张菘蓝迅速的抽回手,赏了他一个大白眼。

“洗手了吗?”秦决明哭笑不得的问。

“啊,那当然是洗过了,我还是一个很爱干净的孩子。”张菘蓝刚刚坐下来,准备吃第一口时,就有人敲门。

不会是现在还有人打算和秦决明谈工作吧,会消化不良的。

“进来!”秦决明喊着。

这一次进来的竟然是秦家的佣人王妈,在看到张菘蓝的筷子上夹着油乎乎的肉时,脸色顿时变得相当难看。

“哎哟哟,少奶奶哟,你不能吃这个,对你和孩子都不好的。”王妈立即就将张菘蓝的筷子夺下来。

那块肉就可怜兮兮的掉到了桌子上,沾了一桌子的油。

王妈手脚利落,将桌子收拾干净,那一堆外卖都推到秦决明的面前,才将自己带来的几个保温桶依次摆开。

张菘蓝还没有看到里面的东西时,就已经开始紧张了。

“这里面是什么?”张菘蓝颤着声音问。

孕妇会吃什么?就会带什么吧?可能一点儿也不好吃。

张菘蓝青着脸,求助的看向秦决明。

秦决明的脸也不好,大约是听到王妈的话以后,认为自己对张菘蓝的照顾被人曲解了。

“我可以照顾……”秦决明想要发表意见。

“少爷,您要好好照顾少夫人,她不能吃油太多的东西,会对身体不好的。”王妈将一样又一样的菜品摆到张菘蓝的面前。

张菘蓝原本是很害怕的,怕这些东西的味道怪异,让她吃不下。

可是当它们被摆出来时,才发现无论是从卖相,还是味道,都远远要比外卖来得好。

“这都是家里做的?”张菘蓝歪着头,吃惊的问。

“当然了,少奶奶以后无论去到哪里,都要吃到家里做的饭菜,干净还可口。”王妈拼命的推荐着。

张菘蓝吐了吐口水,拼命的点着头,可以说是特别的赞同。

她小心的尝了一口,整张脸上都写着“好好吃”的表情,惹得对面的秦决明都馋了。

“这是奶奶吩咐的?”秦决明问。

“是,老夫人担忧少奶奶在这边吃不惯,就让家里人特别准备的,少爷放心,特别干净。”王妈努力的自卖自夸。

秦决明想要问的根本就是这个问题,他的筷子晃了晃,慢慢的伸向了张菘蓝面前的碗。

“少爷!”王妈大叫着。

“你要干什么?”张菘蓝将碗拢住,警惕的看着秦决明。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