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伸进内裤里揉捏视频免费 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抖音句子 2021-10-12 14:19:21
云城市区最繁华街道的“月色”酒吧。

程欢喝醉了。

震耳的舞曲里,年轻的身体尽情扭曲,他们浑身都散发着荷尔蒙的味道。

他们谁都不认识谁,却可以放肆的宣泄掉内心。

程欢以为,这样的环境可以感染自己让她忘掉心头的烦躁,可一杯杯烈酒下肚,一双眼,明明染了醉意,她却感觉自己清醒的不得了。

猛然灌下一杯酒,程欢踏入舞池,挤入人群,她闭上眼,释放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年轻活力。

如果,这就是她的路,那她大可以放肆一次。

司厉爵,你不放我走,我就逼你放开我!

程欢本就艳丽,来到这里,又特意穿了诱惑人心的透视装,原本就有不少搭讪的人,只是她一直只喝酒,谁也不理,甚至透着冷漠,男人们摸不准她的心思也就只看着,可见她下了舞池,这些蠢蠢欲动的男人也就趁机向她靠近。

很快,她被男人们包围,甚至有大胆的男人将她圈住怀。

程欢身体一僵,猛然睁开双眼。

她在做什么,她是疯了吗?

想到这里,程欢清醒过来,直接将身上的胳膊甩开,就想走。

可身后的手显然不打算放开她,更紧的缠上她。

“放开我!”

程欢可以感觉出来,酒劲已经上来了,再加上又跳了会舞,她感觉自己双腿都有些发软。

“美女,出来玩的,害羞什么?”身后的男人显然也是喝醉了,胳膊一用力,拽着她就向外走。

“放开我,赶紧放开我!”

“别激动,我马上就放开你……”

男人将她很快拉扯到了酒吧里侧的走廊里,将她直接甩在了墙上,双手不断的在她身上摩挲,似觉不够,直接将她的上衣撕碎了,露出了她浅色的胸衣。

程欢拼命的推搡挣扎,勉强遮挡着,可是酒劲让她根本使不上力,她只能无助的嘶喊着。

“滚开!放开我!”

“啪——”

男人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粗暴的拽过她的头发将她按在墙上,开始解腰带:“臭娘们儿!喊什么喊!出来吊男人还装什么纯情?”

“救命,司厉爵……司厉爵!司厉爵——”

程欢根本抵不过男人的力道,她好害怕。

她后悔了!

她好后悔!

“司厉爵……救救我——”

程欢拼死的嘶吼着,无助的眼泪挂在眼角,晕花了浓妆。

“臭娘们儿,你想劳资……啊啊啊——”男人刚掐住她的脸,就被一拳打在了地上,紧接着要命的地方被用力踩住,他惨叫着。

危机一解除,程欢颤抖着身体小心的蹲下,护着自己,可她却被一个冰冷的手拽住,强硬的拉了起来。

“程欢。”

“司厉爵……”

冰冷的嗓音,似是从九渊地狱传来,醉酒到恶心的程欢浑身一震,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栗。

司厉爵瞳孔冷酷的盯着她,暴虐在眸低蔓延成灾,伴随着他冷笑的唇,让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被冰封碎掉。

“程欢,你惹到我了,知道现在我想对你做什么吗?”

司厉爵向她靠近一步,程欢害怕的后退一步,脊背碰到冰冷的墙面,她被他强烈的气息,吓到心脏窒息般的痛。

程欢看着他抬起矜贵的脚,又重重落下。

“啊——”

地上的男人痛吼着,他双目赫然凸起泛起血丝。

司厉爵扣住她的下颚,让她注视着地上的男人。

只见他慢条斯理的抬脚,直接踩在了男人的手腕上。

“啊……痛——放过我,求您放过我……啊啊啊——”

男人的求救完全没用,司厉爵此刻像是黑暗修罗,每一脚,都带着浓重的惩戒和杀虐。

一下似乎不够,司厉爵又踩了两次,他抬脚,让她看的清楚。

“程欢,我知道,你想背叛我。”

程欢双目瑟缩的看着那一滩血肉,脸瞬间褪去血色,她的整个脊背都是冷汗,胃里翻江倒海,让她觉得恶心想吐。

司厉爵这笼罩着杀心的警告,让她的为数不多的勇气,全被逼退。

司厉爵抬起她的脸,轻吻了下:“拖下去吧。”

跟在他身后的黑衣人应是,像是拖着死狗一样,将那奄奄一息的男人拖了下去。

程欢一身虚脱的靠在司厉爵身上,可是,那不过是警告,还有惩罚再等着她。
这边的动静虽大,可却全部淹没在了震耳欲聋的舞曲里,这边的惨厉,完全影响不到什么。

甚至,不远处就有人在那里亲昵,而唯一让人侧目的,就是司厉爵这个浑身都释放着让人恐惧气息的男人。

“程欢,我以为,经过上一次的事,你会长点记性。”

司厉爵送开程欢,慢条斯理的解开宝石袖口,拉开了自己的领带,而后一身优雅尽散,又危险的气息蔓延。

“司厉爵,我……啊……”

司厉爵猛然将她死死抵在墙上,他眯着透着怒火的眼,些微靠近她。

“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你竟然想背叛我!”

“这种肮脏的地方会让你有感觉是吗?现在呢?”

司厉爵的声音极度冰冷,此刻,他一双冰冷的眼底,平静至极。

“好痛……”

程欢觉得难堪,她没想到,司厉爵会在这种地方,用这种方式惩罚她。

司厉爵强吻上她的唇,将她的一切痛呼拒绝都吞吃殆尽,他睁着一双清明的眼。

漫长的折磨结束,司厉爵才将她带走。

“啊——”

冰冷刺骨的感觉猛然袭来,昏迷的程欢惊叫出声,她本能的想要起身,却被一双手狠狠按了下去。

冷水瞬间漫过了她的耳鼻,让她痛苦极了。

嘴里的空气在减少……

要窒息了……

需要氧气……

倏然,那双手将她松开,她挣扎着想要呼吸,去被一双如同这水一般冷冽的唇封住。

死亡临近,却得到救赎,她的眼角流下了眼泪。

许久,司厉爵松开她,黑眸依旧平静的锁着她。

“到婚礼结束为止,你哪里也不准去。”

不等程欢为生而开心,就被这句话,压垮了神经。

“你在说什么?”

“安闻清明天会和你求婚,半月后,就是你们的婚礼。”

“司厉爵!我不想嫁!我不喜欢他,你明明知道,我想当你的新娘!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如果你不爱我,就麻烦滚出我的世界!我受够……”

“程欢,我再说一次,不需要你想你喜欢,让他开心是你的义务,还有,我爱不爱你,你不知道?”

司厉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双眸低缓缓流淌着光亮。

程欢嗤笑着:“是,我知道……”

“知道就好。”

司厉爵将她拽出来,吻了吻她的唇,程欢试图挣扎,却只得到了他更疯狂的姿态。

又是这样,只有这样,他们之间,除了这层关系,什么都没有……

程欢哭了……

她闭上眼,清晰的感受着心脏在慢慢凋零。

司厉爵变得越来越温和,他嘴角勾起了一丝可以称之为温柔的笑,轻吻在她胸口的刺青上。

可是此刻的程欢完全没看到,她不想去想让她几乎崩溃的认知
第二天,程欢刚刚苏醒,就看到司厉爵要走。

她知道,他每天过早的离去,除了公司的事要忙,不过是为了避开安闻清。

她慌乱的下床,强行拉住了他,有些脆弱的恳求。

“司厉爵,我真的做不到嫁给别人,求你,别逼我好不好?”

她真的没办法去伤害一个拥有赤子之心的男人,他干净到让她觉得惭愧,这是欺骗,她会因为自私伤害到他。

司厉爵眼底沉沉的看着她身上的痕迹,最后落在了她的没穿鞋的脚上,他沉默的抱起她,放回了床上。

“不过是个仪式,很快就好。”

“你就这么希望我嫁给别人?”

“不希望。”

“那为什么……”

“欢欢,让他开心是你的义务,今天他求婚,答应他,听话。”

司厉爵揉了揉她的黑发,凉凉的嗓音落在她的耳旁,程欢难受的想哭,她双手抱住欲走的他,额头抵在他的背上。

“求你了司厉爵,我爱的是你,别让我嫁给别人。”

“我知道你爱我,很快就结束,乖。”

乖?

她觉得这话真是透着满满的讽刺,他在做什么?她又在做什么?

他在乎安家,可却跟着她这样一个女人不清不楚,而她又在做什么,爱着他,却被她逼迫嫁给另一个人。

或许,他是渴望他们成为一家人?

呵,这真是种诡异的关系……

程欢松开他,自嘲的笑笑。“你知道我爱你,却和别人结婚,还把我推给别人,我算什么?”

“你是我的。”

“罢了,你走吧。”程欢疲惫的转身,然后躺下,眼泪又掉了下来。

司厉爵迟钝了片刻,但是看了两眼时间,毫不犹豫的走了。

程欢掩面痛哭,她知道他沉默寡言,不喜解释,可是,十二年了啊,他为什么就不肯说一句爱她。

他知道……

可她不知道……

程欢起身,赤身站在落地镜前,她看着镜中苍白而布满青痕的身体,视线落在左胸口的刺青上。

它因为重新上了色,如今妖冶至极。

可是,它却每时每刻都响在嘲讽她的愚蠢。

她哭着,无助的蹲下,想到了那天他说的话。

他说:程欢,你自愿接受它,从此生老病死都要带着它,要爱我,永远不可背叛我。

这话像极了他惯有的高贵姿态,生冷而霸道,完全不容她反驳。

可是,这却是她十二年里,听到的唯一一句算做情话的情话。

那天他穿着郑重,像是要参加一生一次的婚礼,她到现在都记得,他胸口那朵漂亮的紫色蔷薇……

还有刺青好时,他的轻吻。

程欢后悔刺伤它,因为它也不断提醒着自己,她爱的多卑微,爱的有多痛。

“可真是狼狈啊……”

程欢自嘲的笑着,收起眼泪后,调整了许久,才让自己又变成程欢该有的样子。

电话响起,她反应迟钝了一会,就看向了手机,是安闻清。

“欢欢,起来了没有?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你,你可以来西山牧场吗?”刚接听,安闻清温和的嗓音就落在了耳旁。

西山牧场……

司厉爵和安可儿结婚的地方……

程欢的脸色更差,就算回来了三个月了,她还是一直不想去想这个事实,那就是,她在和一个有妇之夫纠纠缠缠,仿佛一个不觉羞耻的第三者,插足在别人的幸福里,却完全没觉得有问题,反而越发的沉浸。

她可真是卑劣……

“欢欢?”

“嗯,好,我马上就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