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

抖音句子 2021-09-06 13:59:07
“顾北宸,不可以……你不能对我这样,你爸爸知道是会生气的!”乔欣蕊慌了,双手撑在他的身下,用力地将他往外推去。

顾北宸一脸阴沉,不屑一顾地道:“他生不生气我管不着,我只知道我现在很生气!!!”

乔欣蕊吓坏了,怕他真的对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两只手伸到他的背后,拼命地捶打、挣扎反抗,却怎么也挣扎不开他。

“顾北宸,你快给我停下来!我可是你的后妈,你怎么可以……”

“那又如何?今晚可是你主动的!”

他更加霸道地亲吻着她,任凭她怎么反抗跟挣扎,他都没有停下来。

乔欣蕊的心里越来越恐慌,声线都变得喑哑,她推拒着他,委屈求饶:“顾北宸,求你放过我!我们真的不可以……”

顾北宸可管不了那么多,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便是要了她。

他锁了锁眉心,捉住她的两只手,将它们拉到她的头顶上方。

到了这一刻,乔欣蕊彻底地绝望了,肚子突然传来一阵隐隐的痛感。

大姨妈造访……她该说及时还是应该痛苦?

她直感觉肚子越来越痛,痛得她咬牙,闷声哭喊:“痛……顾北宸,我的肚子……好痛……”

“乔欣蕊,你又在玩什么花招?”听到她痛苦的喊声,顾北宸的动作猛地一顿,如寒冰般的眸子死死地盯着她,极不耐烦地问道。

乔欣蕊挤着眉头,摇着头,疼得连话都说不出。

大好的兴致,遭到她的破坏,顾北宸的脾气越来越火爆,他伸手扼制住她的下颚,冷声警告道:“女人,别给我玩花招!否则,受苦的人只会是你自己。”

“我……没有……”乔欣蕊她捂着肚子,疼得额头直冒冷汗。

顾北宸看到她额头上的虚汗,终于相信了她,放开了手。

他赶紧抱起已经缩成一团的乔欣蕊,“怎么回事?你再忍忍,我送你去医院!” 。

“不用!我真的……没事……”乔欣蕊知道他误会了,赶紧道:“我只是痛经,吃点止痛药,休息一下就没事了,不用去医院的。”

她有很严重的经期综合征,每次来亲戚都会痛得死去活来。

平常快要来亲戚之前,她都会提前备好药,再保持好的心态,这样疼痛多少可以减轻一些。

可是这一次,因为太多的事情,她忙忘了,没有备药,且今天一整天又处于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所以才会这么痛。

顾北宸眉头深深地一拧,眼底闪过一抹尴尬。

“咳咳……那你先休息一下,我下楼去看看有没有止痛药。”顾北宸沉着脸,将乔欣蕊放回到床上,转身下楼去了。
乔欣蕊乖乖地躺在床上,顾北宸走了没一会儿,她便睡着了。

顾北宸下了楼,只想着快点缓解乔欣蕊的疼痛,连叫佣人帮忙都忘了。

他快速地找到医药箱,然后,从箱子里找到了止痛药。

认真地看了下药盒上的说明书,再又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一下。

当他看到网上写着,痛经的女人不能经常吃止痛药的字样,立马将止痛药丢回了医药箱,再接着查找别的缓解痛经的方法。

很快,他便找到“喝姜糖水”的方法,丝毫没有犹豫,起身去了厨房。

对照着网上熬制“姜糖水”的步骤,亲自给乔欣蕊熬了一大碗姜糖水。

顾北宸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等他再回来,乔欣蕊已经隐隐呼呼地睡着了。

她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就连她的嘴角也都发白。

“喂!醒醒……起来把姜糖水给喝了……”

听到喊声,乔欣蕊微微睁开了眼睛,茫然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脑子里面一片混沌,完全理不清头绪。

顾北宸见她醒过来了,抓着她的胳膊,将她拉了起来,随手拿了只枕头,让她靠在床头上。

然后,他再伸手把床头柜上的姜糖水拿了过来,送到她的嘴边,语气低沉地道:“快趁热喝了它!”

“什么?”乔欣蕊闻到刺鼻的姜味,意识稍微清醒了些,睁大眼睛,不安地问道。

顾北宸眉头一蹙,冷声便道:“姜糖水!放心,毒不死你!”

他没有照顾别人的习惯,态度上难免有些冷硬。

“哦,谢谢!”乔欣蕊心里刚升起的那一簇感动的小火苗,一下就被顾北宸这冷硬的态度给无情浇灭了。

喝完姜糖水,她又躺了下去,惺忪的睡眼眨了眨,不一会儿,便又进入了梦乡。

顾北宸站在她的床边,默默地看着她,等她安稳地睡着,他这才离开了房间。

喝过姜糖水的乔欣蕊,的确舒服了些,小腹上的不适感减轻了许多。

下半夜,她睡得安稳多了,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醒来后,她甩了甩头发,慢慢地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想到昨晚自己差点被顾北宸那个家伙给吃了,她心里气愤不已。

混蛋家伙!竟然敢对自己的后妈存有坏心思,太无耻了!

从现在开始,她得处处提防着他,可千万不能再让他有机可乘了。

气愤的同时,她的心里又有一些小欣慰,昨晚要不是顾北宸给她喝了那碗姜糖水,她哪能睡上这么一个安稳觉,且还一觉睡到自然醒。

“算了!看在你给我煮姜糖水的份上,昨晚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乔欣蕊自言自语地说道。

她的话刚一说完,门外便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夫人,早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您下楼用餐。”

乔欣蕊一听这个声音,便知道是佩姨,忙应声道:“好,我知道了,马上就下去。”

昨天一天没怎么吃东西,昨晚又大耗体力,现在的她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急需要补充点能量。

快速地起了床,简单地梳洗打扮了下,她便下了楼,进了餐厅。

刚一进餐厅,她便看到顾北宸坐在餐桌前,正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

看到他,她立马想到了昨晚他“欲擒未中”的事情,脸上瞬间染上一抹尴尬之色,整个身子都僵在了原处。

顾北宸抬头,看到了她,眉头微微一拧,严肃地道:“傻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点来吃早餐!”

“哈?哦……”乔欣蕊回过神来,偷瞄了那个家伙一眼,然后,慢吞吞地走了过去。

本来她是想找一个离他远一点的座位坐下,哪知道等她走过去时,顾北宸已经拉开他身旁的餐椅等着她了。

他都这么做了,她自然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只好乖乖的在他的身旁坐下。

“把这杯热牛奶喝了。”她刚一坐下,都还没把自己的情绪整理好,顾北宸端了一杯热牛奶就往她的面前送了过来。

这个家伙突然变得这么好,乔欣蕊俨然有些受宠若惊,迟疑了好一会儿,她才伸出手,将他送过来的牛奶端了起来,小声地说了声:“谢谢!”

“怎么?肚子还不舒服?”顾北宸见她怯怯的样子,眉头紧紧地一蹙。

乔欣蕊惊愣了一下,然后,才慢吞吞地回答他:“哈?没有啊……已经好多了……”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过的?”顾北宸想到昨晚这个女人疼痛难忍的样子,心里闪过一丝心疼,面上却装作淡漠的样子。

乔欣蕊一听这话,立马变得不服气起来,脖子一扭,倔强地怼了过去:“谁说我不会照顾自己?搞得好像我是你照顾大的一样……”

“你这算是过河拆桥吗?肚子不疼了,就开始怼恩人。”顾北宸见她的精神势头升上来了,心里的担忧自然而然地消除了。

“我……”乔欣蕊一听“恩人”立马就怂了,无论如何,这男人昨天确实照顾她来着
“我什么我?昨晚可是你主动爬上我的床,我没拿你怎么样,已经算你走运!”再有下次,他保准不会放过她!

乔欣蕊忍无可忍,扯着嗓子,大喊他的名字:“顾北宸!”

这一大早的,她一口饭还没吃,都要被他给气饱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嫁给一个脾气火爆的老头子也就算了,竟然还被他儿子耍得团团转,这日子真心没法过了。

“叫得这么大声做什么?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顾北宸戏弄她戏上瘾了,又再戏谑地问道。

太久没有触碰感情这东西了,如今生活里多了一个女人,给他带来了不少的乐趣。

乔欣蕊听到这话,立马摇头,否认:“怎么可能?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之前在酒吧里一时冲动,给顾先生戴了绿帽子,她的小命已经够岌岌可危的了。

要是再被顾先生听到,她喜欢他儿子,顾先生肯定饶不了她,就算不把她弄死,也会把她弄残,想想都觉得可怕。

“不喜欢我,那你大半夜的摸进我的房间,爬上我的床做什么?难道不是想让我……”顾北宸并没有善罢甘休,继续揪扯着这个话题不放。

关于“她喜不喜欢自己”这个话题,他似乎多了一些期待……

乔欣蕊彻底无语了,狠狠地瞪视着他,情绪激动地解释道:“都说了……房间是佩姨安排的,不是我自愿的……”

解释完这一句,怕他再反驳过来,她忙又严肃地警告他:“顾北宸,我可是你后妈,也就是你的长辈,从现在开始,你别再说这些无聊的话题了。如果被你父亲听见,你想死,可别连累我……”

她可不想就这么被这个家伙给害死,还想好好地多活个几年!

听完她的话,顾北宸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真不知道该说她什么才好,这个蠢女人,连自己嫁的老公都不知道是谁,还在这里大言不惭,摆长辈的架子。

真是可笑!

算了!他也懒得跟她计较,再这么扯下去,只会把自己给气死。

乔欣蕊把话说完后,过了一会儿,她偷偷地观察了下顾北宸的表情。

见他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意思,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是顾先生的儿子,这儿子跟老子肯定是一条心,统一战线。

万一惹火了他,他跑到顾先生那里告状,吃亏的人只会是自己。

这老子跟儿子还是都不要得罪得好!

顾北宸看到她偷瞄自己的小动作,他也没有刻意地揭穿,身子往餐椅上一靠,双手交叉隆起。

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赶紧把早餐吃了,跟我去个地方!”

“哈?去哪?”乔欣蕊刚静下心来,拿着汤匙往嘴里舀了两口粥,听到男人的说话声,她赶忙抬头望向他,惊奇地问道。

男人的眸色沉了沉,直截了当地说道:“带你去见我爸!”

一早顾老爷子打来电话,让他今天把新婚妻子带回去跟大家见见面,一家人聚一聚。

原本他是拒绝的,可就在刚刚那一刻,他突然又改变了主意!

“啊?这么快啊……”乔欣蕊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吓了一大跳。

“不是你一天到晚问我爸什么时候回来?我就成全你,带你去见他老人家。”

“我……”到了这关键时刻,乔欣蕊到底还是怂了,支支吾吾地为自己辩解起来,“我是要……见你爸,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一点预兆都没有,说见就要去见,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

顾北宸看着眼前这个惊慌失措的女人,轻挑下眉梢,嘴角又戏谑地弯起,“早见晚见,还不都是要见,反正你也逃不掉!”

语落,他起身离开了餐厅,打电话给给郑凡让他安排去顾家老宅的事情。

乔欣蕊看了看他的背影,无奈地叹了口气,想想他刚才说的话也对,早见晚见迟早都是要见,这一难她是逃不过去的,只能认命。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眼下她还是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就算顾先生对她要杀要剐,好歹她也得做个饱死鬼!

很快,顾北宸给郑凡打完电话,又回到了餐厅。

当他看到乔欣蕊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咽地吃着早餐时,就算平时再冷静沉着他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乔欣蕊,你这是在做什么?饿死鬼投胎吗?”

乔欣蕊淡定地扫了他一眼,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回答他,“我吃完这顿,还不知道有没有下一顿了,当然得多吃点了!”

也不怪他突然改变主意要带她回顾家老宅,倘若不带她过去,怕是她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真正嫁的人是谁!

还在异想天开的以为她是他的后妈……

乔欣蕊吃饱喝足之后,顾北宸给了她半个小时的时间,让她上楼打扮收拾一下自己。

想到自己要去见顾先生,乔欣蕊也没什么心思打扮,就随便换了身衣服,简单地编了个头发就下了楼来。

反正她也没奢想着顾先生会喜欢上自己,巴不得他讨厌自己,然后,早点把她给赶出顾家,让她重获自由。

顾北宸看到她敷衍的打扮,眉头微微一皱,“你就打算穿成这样跟我回去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