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大团圆合集 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

抖音句子 2021-07-26 15:49:23
闻言,顾倾颜垂眸看脚下,这才感觉到脚丫子直接就踩在光亮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拔凉拔凉的,冰得她立马闪进房间,佝偻着腰,费力的从床底下找到自己的凉鞋,三下两下穿好。

站起身,一回头,却发现宁煜靠在门边,微微曲着一条腿,懒洋洋的看着她。

两个人刚才在客厅还没有特别的感觉,这一变到卧室,不知为什么,顾倾颜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脑子也不住的联想到了某些旖旎的画面。

“在想什么?”

相视无言,率先开口的是宁煜,他那宛如石榴绯色的薄唇,挂着一缕悠闲的笑容,微凉的眸子里,阳光照耀下,泛着琥珀色的流光,让人情不自禁的陷入他的双眸里,不可自拔。

微微一愣,顾倾颜差点打自己的脸,才回过神,瞧着宁煜一脸似笑非笑,才发觉自己刚才看他看得入了神,不由得有些丢脸。

目光闪烁了下,顾倾颜小心的说道。

“我在想,我是不是要付你房费啊?”

房费?

听到这个词,眉宇间划过一丝意味,眉头微挑,宁煜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被他盯的有些发怵,顾倾颜瞧着他只着浴袍的身体,胸前的浴袍敞开了不少,里面露出光滑层次结实的肌理,健壮的肌肉,看得顾倾颜一阵脸红心跳。

“呃……难道不对吗?”

虽然顾倾颜刚过十八岁的生日,即将准备进入大学,但不代表她是个纯真的无知少女,对于男女方面的情事,还是懂一些的。

自己身下干燥,并没有痛楚,应该没有遭到侵犯。

既然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她相当于和人拼了酒店,出一半房费有什么不对的?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宁煜的神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顾倾颜,瞧着她一脸毫不知情的样子,心底暗暗叹了一口气。

“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到底是有多蠢?

“我……对啊,我怎么到这里来的?”惊叫一声,顾倾颜终于想起了这件事。

从她醒来起,一直都在纠结于乱七八糟的事情,都没有想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回忆了下,脑袋里对于昨晚的记忆很模糊,她只记得进了一间酒吧,然后记忆就终止在那个公鸭嗓男人,之后她好像就睡过去了,然后一醒来,就莫名其妙的到了这个酒店。

“我是怎么来的?”

清澈的美眸里尽是迷茫之色,顾倾颜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到,为什么自己一醒来,就是宁煜的酒店房间,粉唇轻轻蠕动下,想说昨晚自己为什么到酒吧,看到宁煜凝视着自己,开口的想法又消失了。

有什么好说的呢?一夜之后,她已经不是顾家捧在手掌心的千金大小姐,反而她身上还挂上了一个牌子“贪污犯的女儿”。

“不是巧合,便是刻意为之。”

她眼底受伤的神色,映入宁煜的眼帘,像是一个被抛弃在街头的可怜孩子,眼神失神无助。

“我不可以忘记——”

电话铃突然响起的声音,将顾倾颜飞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往卧室里看了看,却不知道自己放手机的包包在哪儿。

手机在哪儿呢?

仔细的循着声音寻找,顾倾颜一路走到卧室门口,经过宁煜的时候,他身上传来淡淡的烟草气息,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

略一抬眼,她的目光看向了酒店的房间大门,熟悉的手机铃声,似乎是从门外传进来的。

她的手机怎么在房间门外?

难道是她昨天包包落在门口了?

心中纵有许多疑惑,顾倾颜也无法顾忌很多,现在要紧的是去把包包拿进来,不然一会儿让人给捡走就不好了。

几步走到门口,顾倾颜正准备打开门,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总感觉好像会发生什么似的。

手机铃声坚持不懈的响着,一声一声的在提醒顾倾颜,手往下压,打开了房门。

“咔嚓——咔嚓——”

“宁总,昨天我们收到消息,说您今天会在皇朝酒店接受采访,所以我们在这里等候,这个是你的?”

站在门口,举着摄像机的媒体,说完了话,才发现打开门的并不是宁煜,而是一个长相清纯的妙龄少女。

“咦?你不会是?”

“顾倾颜!”

一声咬牙切齿的叹息声,从记者身后传来,随即,一个身材颀长瘦削的男人,面色阴鸷的上前,手上提着一个米白色的LV包袋。

“新宇!”

顾倾颜失声叫了出来,小脸刷的雪白,傅新宇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拿着她的包包?

傅新宇俊逸的脸上,尽是压抑之下的怒色,薄唇抿的泛白。
“早上司悦酒吧给我打电话,说我女朋友的包包落在酒吧里,让我去取……”傅新宇咬牙切齿的说道。

他眼眸里燃烧的怒火,仿佛可以终结一切,大手将名贵的米白色LV包包摔倒顾倾颜身上,声音冷漠的像从来没有认识过顾倾颜。

“顾倾颜,顾家出事不代表你就可以有理由堕落!”

“我堕落?”

包包砸到身上不是很痛,包袋里所有的东西,一股脑的掉了出来,霹雳啪嗒的落了一地,有些砸到顾倾颜的脚上,虽然不痛,但她的模样在摄像头下,变得狼狈起来。

本来她整个人从起床到现在,没有换衣服,头发乱七八糟的,穿在身上的衣服皱巴巴的拧在一起,在镜头下,不止是难看,还有羞耻。

以往高傲的自尊心被傅新宇打碎,顾倾颜已经没有力气站稳,一时间,脑袋乱哄哄的,在避无可避的镜头前,她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躲。

为什么!

泪水渐渐朦胧了她的眼眶,鼻头酸酸的,委屈涌上心头,而那些冰冷的镜头和带着镜框的无情的媒体记者,却不放过她脸上任何的表情,咔嚓咔嚓不停拍着,尽管拿手去阻挡,也有记者不耐烦的打下她的手,语气尖酸的说道。

“还当你是顾家千金啊,都被人睡了,不让我们拍两张啊?”

顾倾颜慌乱之中看了一眼傅新宇,却见他厌恶的站在一边,唯恐避之不及。

说这话的女记者,曾经想访问顾倾颜,专门在学校门口蹲守,结果顾倾颜出来径直上了自家的奔驰,司机还把她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回,她终于是报复回来了,这次她要好好报道这个千金大小姐沦落为风尘女子的劲爆新闻。

“挡什么挡,你们还闲着干什么,快拍啊!”

女记者转过头,对身后的人叫嚣,却发现自己的同事脸色大变,回过头来,却发现她的摄像机正在哗啦啦的滴水,还散发着一阵浓烈的咖啡香味。

“你……”

看到心爱的摄像机被泼了咖啡,女记者气急跳起来大吼,结果抬头一看,对上了一双深不可测漠然的冷眸,到嘴边的咒骂,生生被她吞进喉咙里,脸色紧张的看着面前丰神俊朗的男人。

“你刚才说,顾家千金,被人睡了,就要给你拍照吗?”

低沉的不带一丝情绪的嗓音,冷冷清清的传进在场的每一个人的耳朵,让人不由得身体开始打颤。

宁煜即便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但是由内而外散发的凌厉气势,仿佛带着隐形的杀伤力,刺中在场每一个人的心脏。

“我……”

像是被噎着了,女记者一个词也吐不出来,呆呆的看着宁煜。

身材高大的宁煜,替顾倾颜挡住了所有的镜头,将自己的西服披上顾倾颜的肩头,转而,冷冷视线对上傅新宇。

突然出现的宁煜,让傅新宇眼底微微闪过诧异后,俊眸眯了起来,唇角带着冷笑说道。

“怪不得敢这么猖狂,顾倾颜,原来你是攀上了宁家这座靠山啊!”

“傅新宇是吗?我看,猖狂到我房间门口撒野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冷然的嗓音里,带着天生的傲气。宁煜睨着傅新宇,眼神里的警告不言而喻。

“宁煜,你再说一遍试试!你带着我的女朋友来开房,你真是好意思啊?”

双目怒视宁煜背后的顾倾颜,傅新宇这话一出,旁边的媒体纷纷震惊。

顾倾颜是傅新宇的女朋友?现在顾倾颜又出现在宁煜的房间里,这关系就暧昧起来了啊!

记者们开始给主编打电话报喜,他们这次是挖到大料了!

“傅新宇,我想你是不是没有搞清楚事实。”

蹲下身,宁煜从顾倾颜掉落一地的东西里,翻出一张A4纸,抖开递到傅新宇面前,凉薄的唇边,冷肆着一抹凌人的笑。

“这个上面说的清清楚楚,你已经和顾家解除婚约了,那么顾倾颜就是单身,我有什么不好意思?”

反将一军,站在宁煜身后的顾倾颜,突然佩服起宁煜的睿智。

“好,好,好,就算我和顾倾颜已经解除婚约,你宁煜也没好到哪里去,外界传闻的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商界权贵,我看都是狗屁!”

看到那张纸上写的解除婚约,傅新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顾倾颜站在宁煜背后,一脸嘲笑。

一时间,他的语气暴怒起来,根本忘了他正站在镜头前,一举一动都被录进了摄像里
顾倾颜一愣,下意识的就看向宁煜,却见他脸上依旧是平静,傅新宇在这么多记者面前怒斥他,还是因为自己……

宁煜也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记者看见这一幕,立刻觉得捞到了大新闻。

“请问这位顾小姐,是傅先生的女朋友吗?”一位记者明知故问,将话题转向了三人之间的暧昧关系。

“不是女朋友。”傅新宇看向了顾倾颜,却见她一直垂眸躲在宁煜的身后,心里有些不舒服,“是我未婚妻。”

顾倾颜听到这话,却欲言又止,宁煜也站在她的身前,替她挡住了门外一群摄像机的拍摄。

“刚才宁先生说了,你们已经解除了婚约。”

“对啊,请问傅先生这是怎么一回事,身为您未婚妻的顾小姐,为什么出现在宁先生的房里。”

傅新宇眉心一跳,压抑着心头的怒火,他要是知道怎么回事,就不会来这里丢人现眼了。

“这个,就要问问我们不近女色洁身自好的商界权贵了。”

傅新宇不屑的一笑,将问题抛给了宁煜。

“顾倾颜,已经不是你未婚妻了。”宁煜说着,回头看向顾倾颜,见她一直低头皱眉,心里却有了一丝异样。

“大家也知道,顾家昨天刚出了事,我们虽然解除了婚约,但是仅仅一个晚上,顾倾颜就出现在你房中,你对此有何解释?”傅新宇冷静下来,语气刻薄的针对宁煜。

顾倾颜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握着拳头抬头看向记者。

“不是这样……”

“那是什么?”傅新宇气不打一处来,“就算我们解除婚约,你就这么下贱的立刻跑到了别人的床上?”

此话一出,顾倾颜立刻觉得四周的闪光灯不停的亮起,一时间她心头焦急脚下不稳,差点倒了下去。

宁煜伸手就扶住了她的胳膊,这一幕也被记者都拍了下来,更加怀疑两人的关系。

“不,不是,我们没有。”

顾倾颜喃喃的解释着,看向傅新宇的眼中已经泛起了泪光。

“你没有?那就是洁身自好的宁总逼迫你的。”傅新宇步步紧逼。

宁煜一手扶着她,刚要说话,却被顾倾颜纤细的手指按住了。

傅新宇的话,像是一道道锋利的刀子,狠狠的席卷了过来,将她伤的遍体鳞伤,可是他羞辱自己也就罢了,就连宁煜,也跟着自己一起受到连累。

刚才他已经帮助过自己了,顾倾颜不想欠他太多,可是面对自己爱了那么多年的傅新宇,她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出言伤害。

果然,他已经是对自己没有感情了,不然的话,怎么会拿那些肮脏的词语来羞辱自己?

“他没有。”顾倾颜勉强撑住身子,语气有些低。

宁煜见状,伸手就揽住了她的肩膀,看向了傅新宇。

“我认为,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不算耍流氓。”

清雅的声线,说出的话语,宛如石破天惊,震惊了媒体,也震惊了傅新宇。

傅新宇愣愣的看着宁煜,他实在不信,刚才宁煜所说的意思,是要娶顾倾颜吗?

怎么可能!

他可是一手将顾正文送进了监狱!

“你别忘了……”傅新宇反应过来刚要说话,却被宁煜打断了。

“傅先生,我请你弄明白一个事实,你亲自解除的婚约,可是任何人都没有逼迫你。”

宁煜的这番话,让大家都明白了一个事实,傅新宇一直在强调顾倾颜出现在这里是宁煜逼迫的,而现在宁煜指出婚约是傅新宇主动解除,无疑是狠狠的打脸了。

况且宁煜亲口说了以结婚为目的,那么单身的顾倾颜和傅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况且,顾家出事你就迫不及待的解除婚约,弃多年的恋人于不顾,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的感情和生活?”宁煜看着怀里脆弱的人,低声说道,“你弃之如履的,自然有别人珍惜。

顾倾颜身子一颤,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面对傅新宇咄咄逼人的羞辱,宁煜却一再的帮自己说话。

傅新宇一直自信,却没想到宁煜此刻却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顾倾颜,你也真够厚脸皮。”傅新宇恼羞成怒,看向了脸色苍白的顾倾颜,“分明就是和别人苟合爬上别人的床想找个后台,宁煜你也别装什么道貌岸然了,你权倾一时强迫别人,还不知廉耻的说什么结婚。”

顾倾颜早已失去血色的嘴唇微微颤抖着,傅新宇的这一番话,狠狠的戳在了心口,鲜血淋漓。

亏她还爱了这么久,付出了这么久!

“我们的确要结婚了。”顾倾颜脑中空白,脱口而出。

媒体记者也正在消化着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摄像机纷纷对准了宁煜,闪光灯所到之处,宁煜坦坦然然的站着,听到顾倾颜也这么说,于是轻笑着。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