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意乱情迷 梦筱二 主人我错了请把它关掉

抖音句子 2021-07-26 15:48:31
伸出涂着梅红蔻丹指甲的手,匡雅玲满脸失措的捂住嘴,尖声道:“怎么会这样!赵忠,这是怎么回事?顾家出了点事,傅家就这么丢手不管吗?”

被她失声的尖叫震的抖了一下,赵忠眼底里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心中对傅新宇不免产生抱怨。

唉,少爷也是的,干嘛让他来干这档子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顾夫人,您冷静一下,这不仅仅是傅家的决定,还是复新证券董事大会上的一致决定,少爷与顾小姐的婚事,会对复新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对复新来说,将是不可预计的损失,老爷子不敢用这婚事把复新拖下水,还请顾夫人能够理解老爷子。”

赵忠尽量不去看顾倾颜的表情,顾倾颜他怕一看后,会不忍心的在顾倾颜的伤口上,狠心撒上一把混了辣椒水的盐。

本来顾家遇上这么大的事情,已经被打击的不成样子,他们傅家还要甩手扔下顾家,任凭自生自灭,他们这样的举动,会对顾家,对顾倾颜造成的伤害,他简直无法想象。

“赵忠,你让我怎么冷静,十年前,顾正文和傅宏定下娃娃亲,为了就是能够相互扶持,在另一家有难的时候,出手帮助共患难,你们现在傅家这算什么?”

根本就没有想到傅家会临时抛弃下顾家,匡雅玲心底有些慌乱,一开始在顾正文出事后,心里想着,还可以依靠顾倾颜和傅新宇的婚事,攀附上傅家,结果没想到,这一条退路,傅家居然不顾两家十年情谊,亲手砍断!

“顾夫人……你这样质问,引来媒体对双方都没有好处。”

微微皱起眉头,赵忠被匡雅玲质问,耳膜刺得震痛,余光里,已经看到媒体敏锐的发现了这边的风声动静,他不由侧过身,挡住媒体往这边来的方向,低声对匡雅玲说道。

受到这样打击的匡雅玲,顾不得什么媒体,忽然,她脑中有个想法,既然傅家反手刺了她一刀,那么她还不如借用媒体,装出被抛弃的模样,反而借助舆论的声势,逼迫傅家收回婚约。

“赵忠,你们傅家敢做这件事,还怕大众知道这件事吗?今天,我们顾倾颜受的伤害,我要让群众的眼睛看个清楚,给顾家讨一个说法!”

说着,匡雅玲拉着顾倾颜的手腕,就往媒体摄像机那边走去。

匡雅玲的举动,不禁让顾倾颜蹙起了眉,清秀的脸蛋上苍白的毫无血色,她试图挣脱匡雅玲的手,可是却被匡雅玲给握住了。

“匡姨,不要去了。”

“别怕。”匡雅玲安抚着顾倾颜,“你性子一向温柔,可是也由不得别人这么欺负!”

“我真的不想去。”顾倾颜知道匡雅玲也是想为自己出气,可是现在的她心里一阵乱麻,根本不想追究,她只想一个人逃走,逃的远远的。

“是傅家退婚,是他们的错,轻颜,你别怕,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我不会白白让他们欺负你。”匡雅玲认真的拉着顾倾颜的手,“你爸爸出事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我会代替你爸爸,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媒体蜂窝似的一拥而上,顾倾颜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不想看到闪光灯刺过来。

刚闭上眼,却听见一道清冷淡漠的声线从旁边响起。

“我今天不接受采访。”

听到低沉的嗓音,顾倾颜蓦地睁眼抬头,一张清俊冷漠的容颜映入眼帘。

是陪审团里的那个男人!

他身边站着一个身材比较宽胖的男人,面色和善的拦开挤上前的媒体,笑着说道。

“我们宁氏集团等会儿还有个年会,董事长必须出席,没有时间接受访问,请各位媒体朋友另外单独预约采访时间好吗?”

“宁煜,我们只是想问一问,您的父亲曾经和顾正文的关系,听说宁老董事长曾经是因为顾正文才下海经商,我们想了解一下陈年往事,而且,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到法庭成为陪审团的一员,请问是不是和顾正文有关系呢?”

媒体中,有一个身形苗条的女人,仍旧不放弃,在高尚推开媒体,护送宁煜上车的空隙里,不放过一点时间的追问。

她的问题很犀利,刚一落下,正准备上车的宁煜,高大的身躯停顿下来,缓缓的转过身,一双深邃如海的俊眸,淡淡的注视着大胆提问的记者,宛如石榴果实般红润的唇瓣,轻轻张启,还是清冷不带情绪的嗓音,低沉魅惑的不可思议。

“我秘书的话,你没有听明白吗?还需要我重申一遍?”

“我……”

被他的视线淡淡一扫,那个女记者不禁涨红了脸,准备好的说辞,一个词也冒不出,梗在喉咙里,涂着精致口红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最后只能用有些慌乱的大眼睛,看着面前宛如天神的俊美男人,乖顺的闭上了嘴。

再约时间吧。

女记者这样想着,看着那辆黑色魅影宛如猎豹一样呼啸离开媒体的视线,胸口里汹涌的澎湃让她一下无法回过神来。
宁煜就是宁煜,一出现就会夺走所有媒体的视线!”

看着失落收工的媒体,赵忠叹了一口气,视线转回匡雅玲,却发现她的脸上,闪过了些莫名的神色。

两人准备先回家,顾倾颜只觉胸口里有些发闷。

“匡姨,你先回去吧,照顾好自己,我也出去走走。”

不想继续留在这里,顾倾颜的脑子里一团乱麻,一时间受到的刺激太多,她需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不然她怕自己真的会疯的。

“好,那你也要注意安全。”

匡雅玲并没有挽留顾倾颜,等她走远之后,脸色越发的深沉。

不知走了多远,已经听不到身后乱哄哄的噪音,顾倾颜的心才逐渐平静下来,她一直都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走到哪里了,迷茫的抬起头,这才发现,面前是一条酒吧街。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霓虹灯闪烁着这个世界的虚幻的美好,映在她清澈的双眼里,仿佛是卖火柴的小女孩点燃火柴,噌一下冒出的零星火光。

虽然微小,却像是看到了希望,顾倾颜鬼使神差的迈着虚浮的步子,随便挑了一间酒吧,走了进去。

进到里面,爆响的音乐,激烈的鼓点,还有疯狂舞动的男男女女,那些年轻的肉体都在释放着身体里压抑的情绪。

身体里涌动着火苗,顾倾颜忽然也想上去,小小的身子,在人贴人的舞池里,费力的扭动着,学者周围的人,举起双手,随着鼓点的节奏,律动,波浪。

突然旁边响起一个男人公鸭嗓般的声音,“小姑娘,要不要跟哥哥一起玩玩?”

这男人的声音真难听,顾倾颜下意识想撇开他的手,但不知怎么的,就觉得浑身无力,他轻轻一带,就靠在了他的怀里,这个男人身上传来一股浓烈刺鼻的香味,闻得顾倾颜昏昏沉沉的,意识逐渐开始消散,眼前的东西慢慢朦胧。

*

皇朝,京都消费最高的高档会所,集娱乐、休闲、住宿一体,是很多富豪举办各种宴会的场所。

譬如,今日在皇朝,宁氏集团的年会正在进行。

“高尚。”

被喊道名字的高尚,在宁煜身边呆了数年,自然能明白宁煜的每一个指示,他立马站在众人面前,抱歉的笑了笑道

“各位,宁总还有事,不能再陪着大家了,接下来,大家继续嗨到天亮,场子的费用宁总全包。”

刚说宁煜不能继续下去时,下面的属下眼神里尽是失落,当高尚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所有的属下又兴奋的尖叫起来。

淡漠的宁煜,看着高尚吩咐完一切,接过高尚准备好的房卡,径直往到酒店歇息。

一路上,胃里有火焰在怒烧,喉管里的酒精刺激,让他问服务生酒店房间时,嗓音低沉哑得不行。

被他拉住的女服务生,脸红心跳的指了指酒店的房间,宁煜眯了眯眸子,眼中迷蒙一片,朝房间走去。

房卡嘀得一声响,宁煜打开酒店房间的门,里面漆黑一片。

扯开衣领,宁煜直接进了浴室,他极不喜欢身上出现难闻的酒味,素来有洁癖的他,在浴室里开始洗澡。

“哗啦啦——”

水落到地板上,砸出的水花声响,在偌大的酒店房间里回响。

洗完澡,宁煜只在下半身裹上浴袍,露出上半身结实的肌理,朝卧室走了去,卧室里是静寂的黑暗。

按开灯,宁煜的目光落在了大床上凌乱的床单上。

客房服务,不知道做卫生吗?

蹙了蹙剑眉,宁煜往前走了几步,刚想整理下褶皱的床单,大手刚碰到床单,就感觉到裹成一团的被子下,传来一声软软的嘤咛。

“唔——”

宁煜的手指僵硬了几秒,大手豁然的掀开杯子,这才发现,被子里蜷缩着一个纤瘦的身影。

宛如瀑布的长发,铺散在床单上,女人体态修长,肩膀上的衣服早已散开,丰满的傲挺半露着,肤若凝脂,长而微卷的睫毛轻轻颤动着,粉嘟嘟的唇泛着石榴般的羡红,微微撅着,咋巴着,仿佛在做一个美梦。

站在窗前的宁煜,抱着双臂,一双深沉的眸子,看着床上的顾倾颜,若有所思。

床上的顾倾颜,毫无感觉,根本就不知道,睡得香甜的她,被一个男人注视着,她不耐烦的动了动身子,这轻微的一动,一条光洁的美腿从被子里伸了出来,不雅的搭在床边。

宁煜因为站在床边,她涂着大红指甲的脚趾头伸出了床边,好死不死的正戳在宁煜大腿之间,沉浸在睡梦中的她,似乎感觉到了点异样,便动了动脚趾头。

刚一动,宁煜眼疾手快的扼住了她的脚腕,把这只莹白的脚丫子塞了回去。

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酣睡的女人,宁煜心头有些窝火。

是谁把她偷偷送进来的?

宁煜正准备去拿放在客厅的手机,给高尚打电话,这个时候,床上睡的天昏地暗的顾倾颜,似乎梦到了什么,两只手在空中开始乱抓,嘴里喃喃着。

“爸爸……为什么要骗我……”

浅浅的呻吟,在顾倾颜的睡颜上,布满了忧伤,长而微卷的睫毛,像折断了翅膀的蝴蝶,痛苦的颤动着,一颗晶莹清透的泪珠,顺着深深眼窝,流淌了下来,滴答到白色的枕头上。
“都走了……你们都走了……可是……新宇……你为什么也走了?”

痛苦而压抑的嘤咛,像是不安中挣扎的困兽,在空中挥舞的小手,仿佛在寻求汹涌洪水中最后一根稻草。

刚想迈出脚的宁煜,听到“新宇”两个字后,脚步停顿,侧颜看向床上陷入痛苦的顾倾颜,漠然的面庞,一片沉默。

傅新宇?新复证券有限公司董事长,当年那件事,可是跟傅家也逃脱不了关系。

“顾正文的女儿,顾倾颜。”

回忆了下,今早在法庭上匆匆一瞥过的那个女人么?

微微眯了眯眸子,宁煜脑海里,浮现了一张强忍着泪水的女孩的脸,挺着身板儿,站在被告家属席,用那双清澈的眼眸空洞的注视自己。

瞳孔微凝,宁煜垂眸,高大的身躯倾侧下来,坐到床边,大手握住顾倾颜仍在空中张牙舞爪的小手,薄唇紧紧抿着,看不出他心底的任何情绪。

“求你了……我只剩下你一个人了……不要离开我……”

本来宁煜只想把她的手塞进被子里,没想到顾倾颜触到他的手,反而十指紧紧扣住他的手,不松开的嘤咛一声。

“让我留在你身边吧。”

清浅的嗓音缓缓从她诱人的粉唇说出来,宁煜高大挺直的身躯,微微一震,双眸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这可是你说的。”

低沉的嗓音,宁煜冷漠的脸上,露出一抹似笑非笑,倾覆上去,两片湿润柔软的唇,轻轻覆到顾倾颜光洁的额头上。

印在她额头上的轻吻,仿佛有一种安稳人心的力量,深陷可怕的梦魇里的顾倾颜,气息逐渐缓和平静,睫羽不再颤动,撅着的小嘴,也挂上一丝浅浅的笑容。

给床上睡得香甜的顾倾颜盖上被子,宁煜站起身来,酒精的作用,让他起身时,感觉到一瞬间的晕眩,揉了揉突突跳动的太阳穴,走出了卧室。

客厅和往常一样静寂,宁煜坐在商务沙发上,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查看下级呈递上来的计划案。

安静的夜里,宁煜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灵巧的飞舞,清脆的键盘声响,在客厅里回响。

今天的夜晚,好像什么也没有变,又好像有什么已经变了。

*

似乎感觉阳光照在她身上,但顾倾颜的眼皮就是沉重的抬不起来,在翻了无数个身后,顾倾颜才意识不清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第一秒是迷糊的。

第二秒是迷茫的。

从第三秒开始,顾倾颜的尖叫声,宛如金色维也纳大厅里的高音女演员,穿透了卧室的门,传进了正在沙发上彻夜工作的男人耳朵里。

听到一连串杀猪般的尖叫,宁煜挑挑眉,依旧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等待里面的女人安静下来。

长达三分钟的尖叫停止后,宁煜缓缓站起身,走到厨房,打开咖啡机,熟练的泡了两杯浓咖。

咖啡的浓香,顺着卧室的门缝,丝丝的传入顾倾颜的鼻子里。

吸了吸鼻子,顾倾颜被香浓的咖啡味儿,瞬间提神,这才意识到,天哪,客厅里还有个人!

心慌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顾倾颜的想象力一向很好,脑海里瞬间蹦出了多个场景。

什么先奸后杀,杀了再奸啊……

想到这里,顾倾颜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环顾卧室一周,结果很失望,卧室里干干净净,每一个凳子都圆润的没有任何攻击性。

用来自卫的武器都没有,顾倾颜急躁的抓了抓头发。

她该怎么办?

跳楼?

跳下床,走到窗前一看,几十层的高度,看得她头晕的厉害,猛的缩回头来,小嘴扁了扁,脸蛋上痛苦的不行。

顾倾颜试探性的轻轻开了门,目光瞥到左边正是酒店房门,小心翼翼的抬起一只脚,从门缝里伸了出去。

然后,十分谨慎的冒出一个小脑袋,刚探出去的小脑袋,视线左右扫了扫。

这一扫,顾倾颜目光呆滞了,身子僵硬的看着客厅里的男人。

那个男人交叠着修长笔直的腿,大腿上放着超薄的商务笔记本,他正垂着头,手指在键盘上敲着什么。

似乎感应到了她的目光,靠在沙发上的宁煜,微微侧头,抬了抬下巴,深沉的俊眸晦暗不明的,看着夹在门缝中,只露出一半身体的顾倾颜,唇边不可见的勾了勾。

“你没穿鞋。”

瞧着她黑溜溜的瞳珠转个不停,宁煜好整以暇的放下笔记本,靠在椅背上看着她,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沙发的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