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抖音句子 >

小东西这才2根而已视频 新金梅瓶2 国语完整版

抖音句子 2021-07-24 15:10:56
她准备结婚的事儿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于果果说,就怕她知道了一惊一乍。

“姐姐的人生风风雨雨经过了二十一年,居然还能坚挺到现在,我真是太佩服自己了。宋小雨,良心讲,姐姐是不是很勇敢?”

“……”宋小雨嘴角抽了抽,这都什么跟什么。

于果果见她没反应,直接暴怒了:“宋小雨,你丫这个小没良心的,我要跟你绝交!”

宋小雨更茫然了。

于果果要杀人了:“你妹,明天就是姐姐转正的日子,你居然忘了,忘了,忘了!”

这话绝对是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把宋小雨碎尸万段的心都有了。连她这么重要的日子都忘了,算毛线好姐妹!

宋小雨终于回过神来,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发誓给她一个超级贵重的礼物作为赔罪,于果果这才原谅她。

虽然心事重重,可晚上,宋小雨却意外睡了个好觉。梦里她看见自己在宋可欢母女面前扬眉吐气,就连石明轩都被她踩在脚下。

她几乎是乐醒的,一睁眼,却发现自己还在破旧的租赁小屋里,果然一切都是美梦。

揉了揉眼睛,看一眼时间,猛然,她想起今天上午要跟易风云去民政局。飞速起床洗漱,简单吃了面包,喝了牛奶就准备往民政局冲。

滴滴!

手机传来短信,是石明轩,没什么内容,就见一张暧昧的照片猛然跃入眼底。不算暴露,女人偎依在男人怀里,男人霸道的搂着女人,光裸着肩膀。姿势很暧昧,不难想象被子底下,男人是怎么样占有欲强烈的缠着女人。

宋小雨差点把手机摔了,捂着胸口,疼痛的喘不过气来。她一点都不怀疑这是宋可欢故意发来炫耀的,这样的把戏她从小玩到大。

可这一次,她还是被伤了。

她已经很努力在忘记石明轩了,可他们像是不肯放过自己,一次次逼她想起他,炫耀他们过得有多幸福。

眼眶一热,她差点哭出来。

电话响了,是易风云打来的,只不过上面的来电显示宋小雨一愣:风云。

这什么时候改的,她怎么不知道?

“喂。”

她的声音让易风云皱了眉头:“出什么事情了?”

好敏感的男人。

宋小雨赶紧调整一下子情绪,暗暗呼了口气说,“没事,哪有什么事?”

易风云沉默片刻,然后说,“我等你,出来吧。”

“好。”宋小雨收了线,整个人还沉浸在他好听的声音里。

虽然这男人有些冷漠,偶尔也挺邪恶的,可他也有温柔的一面,其实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嫁给他,她是赚了吧?这么一想,宋小雨刚刚悲伤地情绪好了很多。

她特意画了个淡妆,主要是为了配合易风云。那个男人长得太招摇,她可不想被比下去,到时候该被人嘲笑了。

快速下楼,她正准备今天破例打车去民政局的时候,突然手腕一紧,她整个人就被带进了一具温暖的胸膛。

“啊!”她惊呼一声,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眼前的人,就听见拿到低沉性感的声音再度传来,“叫什么叫,我还能吃了你?”

宋小雨感觉放在她腰上的手一紧,小脸骤然红了,挣扎着要拉开两人的距离。

易风云显然没打算放过她,搂着她的腰就往车上走。偏头,看一眼她那张红扑扑的小脸,似乎比昨天更好看清纯了,让他有些移不开眼睛。

宋小雨被他搂在怀里很不习惯,时不时偷偷看看四周,生怕碰上好事的大爷大妈,她以后就不用在这一块混了。

到了车子旁边,她几乎是逃命似的就往车上挤,看的易风云一阵无语。

“等你参加完葬礼,我们就举行婚礼,到时候也你不用怕人看见了。”

“婚礼?”宋小雨震惊的尖叫出声,神色古怪的看着易风云,“我们说不定会离婚,婚礼的事情是不是……”

“没什么是不是,你安心等着做你的新娘就够了。”

宋小雨混乱了,男人不都喜欢流连花丛,假装自己单身吗,这位易主任是怎么回事,这么喜欢告诉别人已婚的身份?

她看不懂。

察觉到宋小雨失神的状态,易风云问,“想什么呢?”

“没有,就是觉得有点不习惯。”她眼睛闪了闪。

易风云嘴角微勾:“以后就习惯了,易太太。”

宋小雨张大嘴巴,错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觉得易风云似乎跟她前两次见面很不一样。不在冷冰冰的,反而温柔好相处了。

她眨眨眼:“你还是易主任吗?”

易风云被她逗笑了:“不然呢?还是你想嫁给易主任的双胞胎弟弟?”

“你有双胞胎弟弟?”宋小雨惊讶。

“哈哈哈……”易风云彻底被都笑了,伸手,宠溺的摸摸她柔顺的长发,“如果你迫切希望,也一点都不介意一人饰两角。”

被她逗弄小脸都能滴出血来了,不过这样好相处的易风云让宋小雨没那么不自在了。

易风云看她动不动就脸红的样子,顿时心情大好。就算是开着不顺手的破大众,也觉得神采飞扬。

“易主任。”

“这里不是医院,你也不是我的下属。”

宋小雨偏头想了想:“易先生。”

易风云满脸黑线:“叫我名字很困难吗?”

“呃,好吧,易风云。”

不是很满意,不过可以勉强接受。易风云看她一眼,“什么事儿?”

“能隐婚吗?”

吱!

紧急刹车,轮胎和地面摩擦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幸好宋小雨系了安全带,要不然整个人还不得撞在挡风玻璃上。

身边传来浓浓的怒气,宋小雨吓得差点心脏罢工,“易、易主任……”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生气,他们各取所需,还可以各自有婚前的自由,有什么不好吗?

对于易风云来说,确实不好!

“我拒绝。”声音明显冷了好几度,而且情绪差到爆,不想跟某个蠢蛋交流了。

“易风云,我爸爸死的时候把整个宋氏都交给我了,他希望我把宋氏发扬光大。虽然我不是经商的料,可是落在宋夫人手里,宋氏迟早是要垮台的。我不想辜负爸爸,更不想看着他一辈子的心血就这么倒下去。”

她说的可怜,几乎是哀求的看着他。

易风云看她一眼,很隐忍:“这跟我们隐婚有什么关系?”

宋小雨低头,犹豫了好久,这才缓缓开口,“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给我订了一门娃娃亲,对方家大势大,宋氏现在有很多元老支持我就是因为这门娃娃亲。他们认定,只要我嫁给爸爸定下的那个人,宋氏就会越来越好。”

宋小雨低着头一点点坦白,没有注意到易风云眼底一闪而过的幽光,“你怎么不去找他
“我不想商业联姻,用感情换取利益。”咬了咬唇,她继续说,“只要我没有结婚,那些元老就会一直抱着希望,我就有可能扳回一城。”

易风云不说话,对上她小兔子一般紧张的情绪让他格外纠结,“既然要夺回宋氏,又怎么会呆在幼儿园做个老师?”

“这是爸爸的意思,个中缘由我现在不能跟你说。可是易风云,我求你了,只要你答应我这个要求,我什么都听你的。”她说的楚楚可怜,就差给他磕头了。

车子停在了民政局门口,易风云突然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点点朝她逼近。

宋小雨瞪大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慢慢放大的脸,吓得呼吸都敢了,身子僵硬僵硬的,抗拒的小手抵在他胸前,“你、你干什么?”

“你是说什么都听我的?”易风云嘴角一勾,“主动亲我。”

宋小雨震惊的看着他,主、主动?

“做不到?”易风云的鼻尖暧昧的蹭着她的鼻尖,“不是什么话都能随便说的,记住,这句话以后除了我,不准跟任何人说!”

“那我要怎么办?”宋小雨突然捂着脸,委屈的哭起来,身子跟着一抽一抽的,“我什么都没有了,爸爸死了,我被赶出家门,男朋友也被抢走了,除了我自己,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跟你登记,就是把我卖给你了,你还把我的梦想拍飞了……呜呜呜……”

她越哭声音越大,像是要把这几天受的委屈统统发泄出来。

“好了,不哭不哭。”易风云抱住她,看着哭的委屈的她,一颗心跟着拧在一起,“小雨,不哭。”

“不许叫我小雨。”宋小雨一边哭,还不忘捍卫自己的姓名权,“只有爸爸叫我小雨,呜呜呜……你不能叫我小雨……”

易风云给她擦泪:“跟你最亲的人才叫你小雨,我是你老公,也可以叫你小雨。”

“你不是我老公……呜呜,我们还没有登记……”继续哭。

“马上就登记了,小雨,乖。”捏捏她肉嘟嘟的小脸,很好玩。

“你不能……小雨,呜呜呜……”

易风云从来没有哄过女人,眼看着宋小雨越哭声音越大,情急之下,突然俯身。

瞬间,世界安静了。

不同于刚刚,这次缠绵悱恻,不仅仅是宠溺,还有男人女人之间的暧昧情愫,发酵,再发酵。

宋小雨瞪大了眼睛,睫毛上还沾着泪水,一根一根,脑子里一片空白。

终于不哭了。

易风云却像是吻上了滋味,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水嘟嘟的,柔软又可口,带着馨香的气息。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他真恨不能……

意识到失控的情绪,他突然松开她的唇,暗暗呼了口气,眼睛怎么也移不开她粉红色的唇瓣,声音沙哑的说,“抱歉,你哭太久了。”

谁知道,他的话音刚落,她又开始哭了,“坏人,初、初吻……也没了……呜……”

初吻?

易风云身子一僵,眼底乍现惊喜,就连给她擦泪的手也抖了一下,一边给她顺气一边轻声安慰,“我答应你,不就是隐婚吗?只要我们一周在一起三天,其他时间都是你自己的。”

宋小雨张着水汪汪的眼睛看他,一边抽泣一边问,“那剩下的四天,我不要跟你住。”

“好,我给你找最好的公寓。”

“住一起的时候,也要分房。”

易风云凝眉,看她一副又要哭的的样子,他最后还是无奈答应了,“好,我不会强迫你。”

在易风云好说歹说之后,宋小雨终于跟他进了民政局。

工作人员看宋小雨眼眶红红的,样子十分可疑,尽职尽责的问,“小姐,你是真心要嫁给他吗?”

易风云嘴角抽搐,想嫁他的女人排成排,眼前这位大妈看他是什么眼神,难不成他还能拐带未成年少女?

对上他理直气壮的眼神,工作人员更加鄙视了,长得人模狗样,怎么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搞不好真是人贩子呢。

“小姐,你不要哭,有什么不情愿的都跟我们说,国家会为你做主的。”

宋小雨看易风云一眼,摇摇头,“我是自愿嫁给他的,没有不情愿。”

“那你哭什么?”

“我……我初吻没了,高、高兴……”

工作人员:“……”

终于拿到了结婚证,宋小雨盯着小红本本有瞬间反应不过来,这就把自己交代了?

“我下午有台手术,先送你回去整理东西,等我手术完了来接你。”

宋小雨不明所以眨眨眼:“整理什么东西?”

“搬去我们新家的东西,易太太。”

宋小雨愣了愣,明显对新身份不那么熟练,“易主任,我……”

“叫老公。”

“老、老……老……”小脸憋得通红,公字也没有挤出来。

易风云很无语:“算了,以后慢慢适应吧,叫我风云。”

好吧,这个可以勉强接受。

“风云,我没什么东西,不用收拾。而且我们是隐婚,要是都搬过去……应该不合适吧?”她咬唇,说的小心翼翼。

易风云挑眉:“不搬也可以,我会把一切准备好的,你只要安心做你的易太太。”

这下宋小雨没话说了,脑子里就想着该怎么跟于果果交代。

下午的时候,易风云是临时接到通知,说是外地有一场特别重要的手术等着他,必须马上过去。

因为是政要人物,易风云耽搁不得,只是简单收拾一下东西,给宋小雨发了条短信,简单通知一下。

宋小雨正拿着结婚证悲春伤秋,一看易风云要出差,悲伤一下子跑光了,刚结婚就守寡,她是不是太可怜了?同情一下自己。

她快乐的把结婚证放好,不用同居了,做点什么好?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居然是易风云的视频电话,“干什么呢?”

宋小雨觉得不要告诉易风云她正在偷偷高兴比较好,免得这男人待会儿生气。

对上他深邃的眼眸,她嘴角弯弯,“我在……难过啊,很难过……”

易风云翻了个白眼,说谎可不可以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眼睛都笑成一条缝了。

两人又简单聊了几句,宋小雨迫不及待收了线,兴奋地哼着小曲,决定打扫卫生。而电话那头的男人有些落寞,尤其想起她那张娇嫩可口的小嘴,更落寞了。
距离分开已经一个月了,宋小雨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回来,还是在于果果生日这天,碰巧对上医院给易风云举办庆功宴。

如果不是突然看见他,宋小雨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已婚少妇了。

……

这还是宋小雨第一次踏进易风云的别墅,她还没来及开口就被易风云重重抱在怀里,耳边传来长长一口呼气,热乎乎的撩拨着她敏感的小耳朵。

“小雨,我回来了。”抱着她,他前所未有的放松。

“我知道哇,可是你快憋死我了。”

易风云这才惊觉自己抱得太紧了,拉着她的手就往客厅走,完全没有察觉到身后小女人古怪的眼神。

如果不是眼前这个男人脸没变,身材没变,就连声音都没变,宋小雨都要以为不是他了。这么热情的男人,当真不是易风云的双胞胎兄弟?

被易风云攥着的小手有些疼,她想抽出来,可怎么也抽不来。宋小雨恨恨的想,这么黏人,这几天他该不会把她拴在裤腰带上,走哪儿带哪儿吧?

不过也只是瞬间的想法,易风云那么忙,应该没时间理她才是。抬眸,她正想说话,眼底不经意间映出他温柔帅气的模样,一时间有些恍惚,这个宛如天生的男人居然是她的丈夫。

宋小雨心底划过一抹异样,就那么痴痴的看着他。

“还满意吗?”易风云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似笑非笑。

宋小雨这次惊觉自己有多花痴,赶紧收回视线,一下子就从他怀里跳开了,“我、我只是想到一些事情……”

“有关我的?”

宋小雨无语,见过自恋的,就没见过这么自恋的。

拉着她的手坐在沙发上,易风云倒了水给她,“最近还好吗?”

其实,她好不好,就算是不在她身边,他也了如指掌。

“嗯,挺好的,谢谢你帮了那么大的忙。”虽然他没有陪她去参加葬礼,可是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让她光明正大参加了葬礼,而且见证了宋可欢母女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宋小雨到现在都怀疑,易风云真的只是个医生那么简单?

“这些都是应该的。”易风云嘴角一勾,拿了张纸巾给她擦擦嘴,“我应该说声抱歉,没能陪你去参加葬礼。”

“啊,那个啊……减少三天,作为补偿好不好?”

也亏了宋小雨这么机智,听得易风云一阵黑线。

管家在这个时候走过来:“少爷,少奶奶的东西已经送过来放回卧室了。”

少、少爷?

宋小雨瞪大眼睛,来来回回在管家和易风云之间徘徊,这位易主任,果然不简单!

“走吧,我们去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再换。”易风云起身,冲她招招手。

“那、那个改天再看吧,你刚回来,早点洗洗睡吧。”宋小雨拒绝跟他一个卧室,万一某人把持不住,想要跟她促膝长谈怎么办?

“我不累,乖,听话。”易风云伸手,拉着她就往楼上走。

宋小雨无语,就算是进了卧室,也只是坐的远远的,让易风云格外郁闷,忍不住叹了口气,“坐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

“我有恐男症!”宋小雨大喊一声。

吃了……这么敏感的时刻,说这么敏感的词,吓死宋小雨宝宝了。

易风云彻底无语了,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盒子给她,一动不动看着她。

宋小雨眨眨眼,有些不明所以。手里是个没什么标志的盒子,简单大气又不失高雅。

“打开看看,在外面看见的,觉得很适合你。”易风云一脸期待。

宋小雨莫名感到紧张,缓缓打开盒子,一枚跟盒子一样简单大气却又不失高雅的戒指安静的躺在那里,没有熠熠生光的钻石,可造型却美好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好漂亮。”她下意识出声,一脸惊喜,忍不住抬起亮晶晶的小脸说,“易主任,你从哪里淘到的,好美好美。”

易风云挑眉:“你叫我什么?”

宋小雨赶紧改口:“风云,我好喜欢。”

易风云一听说她喜欢,忍不住嘴角跟着上扬,“喜欢就好,我帮你带上。”说着,他顺势牵过她的小手,小心翼翼往上套。

“不行!这是夫妻才能做得事情。”宋小雨用力抽回手。

易风云脸色一沉,认真看着她,“易太太,请你搞清楚,我们现在就是合法夫妻。”

“可、可我们不同……我们是……”

“恋爱中的夫妻。”易风云打断她的话,一脸严肃,“既然是恋爱,送礼物就是不可缺少的步骤,而且,你还要跟我去见爸妈,不戴戒指像什么话?”

被他强悍的气势吓一跳,宋小雨明显成了小咩咩,只好不情愿的伸手说,“见你爸妈可以戴着,可是上班我要取下来。”

易风云看她一眼,讳莫如深。

宋小雨也不知道这算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只是感觉易风云给她戴戒指的时候,像是有什么酥酥麻麻的电流经过,很奇怪的感觉。

看着宋小雨手上造型别致的戒指,易风云越发满意自己的眼光。钻石太俗气,配不上他呆萌可爱的小丫头,这枚简单大气的戒指才能把她的所有美好衬托出来。

“时间不早了,那、那我去洗澡睡觉了。”宋小雨被他看的浑身毛毛的,而且还是一声污垢的坐在一个宛如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的男人面前。

无地自容。

易风云张口,刚说完一个好字,宋小雨一溜烟就跑了。正准备松口气,谁知道背后又被补了一刀,“洗完澡,陪我下来吃饭。”

“……”宋小雨嘴角抽了抽,“你晚上不是吃过了?”

庆功宴咩,就是那几眼,她就看见好多好吃的,如果是她,早就吃饱饱了。更何况美人在怀,哪有饿着肚子的道理。

“一口都没吃。”

宋小雨幽怨了,不吃干啥不打包,她很垂涎啊,浪费!

洗完澡,乖乖从楼上下来,就看见易风云在喝粥。她很鄙视他,山珍海味不吃,居然回来吃粗茶淡饭,肯定是脑子抽抽了。

“幼儿园老师好玩吗?”易风云优优雅雅吃着饭,还不忘跟她聊天。

宋小雨气呼呼瞪他:“什么好玩不好玩,你不要歧视我,我是很认真在上班。小朋友都是天使,我很喜欢跟他们在一起。”

易风云眼底闪过一抹笑意:“确定不是小恶魔?”

    标签:

    珍语句子网 短文学 - 用文字渲染心情,把最好的时光交给生活!